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她是人間萬千風情
她是人間萬千風情 連載中

她是人間萬千風情

來源:掌中雲 作者:林黛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黛兒 沈墨川 現代言情

林黛兒遭人誣陷坐了五年牢,她以為這便是人生最大的劫難
直至遇到沈墨川,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人間地獄
他毀了她的家,逼她淪為圈養的金絲雀.......直至真相揭開,她是最無辜的受害者,他把她捧在心尖,而她只想他去死
他央求她:我把命給你,你把心還給我
她勾起紅唇自嘲一笑......展開

《她是人間萬千風情》章節試讀:

第7章 沈先生,好巧


林黛兒的腦子亂糟糟一片,但她在心裏不停地警告自己:一定要冷靜,不能露出破綻。
她又狠掐一把大腿肉,拖着沉重的步伐來到沈墨川的面前,媚笑道:「沈先生,好巧,你也來出差嗎?」
沈墨川炙熱的大掌突然扣到她的頭頂,低頭審視她。
那雙漆黑的眼瞳深邃如淵,看不清他半點情緒,他卻彷彿能洞察一切,直窺人心。
他的巴掌滑過她冰涼的額頭,再輕輕地往下摩挲,挑起她的下巴。
「巧嗎?我可是等了你六天。」
林黛兒的身體止不住地發顫,艱難地擠出一抹笑:「沈先生,你是不是誤會了?我帶律師一起去北城談融資。」
沈墨川黑眸狂風暴雨凝聚:「林黛兒,你再裝下去就沒意思了。」
輸了就得認,耍賴太不體面。
林黛兒沮喪地耷拉着腦袋。
沈墨川早料到她會逃走,專門布置好陷阱,等她傻乎乎地跳進去。
她還天真地以為做得瞞天過海,倒成為一場笑話。
林黛兒磨着牙,憤憤不平地質問:「沈墨川,你耍我很好玩是吧?」
沈墨川斜長的眼線閃着銳利光芒,字字帶冰:「我說過要看你從天堂跌入地獄。」
事實上,他確實成功了。在她以為自己要自由時,他硬生生撕毀掉她的期許。
剛才她有多開心,現在就有多絕望。
她氣得恨不得砍死沈墨川:「我惹不起你,又躲不了你,現在你打算怎樣折磨我?」
沈墨川敏捷地收回手,貼近她的耳畔:「你一大早起來趕飛機,肯定沒吃早餐,我先帶你去吃早茶,其他事慢慢談!」
親密的低語,溫熱的氣息吹入林黛兒的耳蝸,引得她耳根一陣酥酥麻麻。
但她的心冷得都成冰渣子。
她才不信沈墨川只是帶自己去吃早茶,肯定會用變態至極的手段來報復她的逃跑。
偏偏她又反抗不了,只能交代完宋律師:「北城那邊就拜託你了。」
車子七拐八彎來到一家地道的早茶店,老闆親自送沈墨川來到五樓的雅間。
屋內的布置得古香古色,頗為講究。
沈墨川脫掉西裝外套,墨色的襯衫勾勒出他肌理分明的線條,充溢着磅礴的力量感。
這個男人穿上西裝看着欣長清瘦,脫衣後倒是荷爾蒙爆棚,很有男人味。
也就是眾人口中所謂的性感。
沈墨川偏頭正對上林黛兒打量的視線,眼角微微往上勾起,勾挑着妖冶:「喜歡?」
「呵!」
林黛兒嫌棄地別過頭,冷哼道:「抱歉,我對肌肉男和暴力狂沒興趣。」
那晚他把她扯在懷裡壓骨拉筋,害得她快丟掉半條命,現在想一想雙腿都在打寒顫。
她還是很惜命的!
沈墨川也不生氣,坐在主位心平氣和地說:「你初經人事,還不懂其間的樂趣,日後你會喜歡上的。」
頓時間,她整個人都感覺很不好,有種想吐的感覺:「沈先生,你太過自戀。」
「我有資本不是嗎?」
沈墨川禮貌地把菜單遞給林黛兒,言行舉止盡顯紳士風度。
儘管林黛兒心裏很不願意承認,但沈墨川確實屬於頂級版的高富帥。
要不是兩人有着血海深仇,說不定她也會像別的小姑娘被他迷得神魂顛倒,要生要死。
林黛兒接過菜單專點最貴的菜,邊點菜邊問:「請問我可以打包嗎?」
「當然可以。」沈墨川落落大方地回道。
林黛兒在原來的十道菜基礎上,又多點十二道菜:「後面點的菜直接打包送去我公司的秘書辦,謝謝了。」
不宰沈墨川,白不宰!
等用完餐後,沈墨川左手搭在林黛兒的椅子後背,慢慢地朝她傾去。
他大掌按在她的發心,然後緩緩地往下撫,修長的手指一路摸到她的肩膀處。
「現在我們可以好好算賬了吧!」
凜冬已至,她躲無可躲!
林黛兒闔眼深吸一口氣,再緩緩睜開迎上沈墨川的黑瞳:「好!」
下一秒,沈墨川俊美如刀刻的臉籠罩着一層寒霜,他粗暴地拽住她生拖硬拽到陽台。
秋風掃過林黛兒的臉頰,留下蝕骨的寒意,卻遠遠不及男人散發的寒氣更凍人。
沈墨川揪着她往欄杆外倒去,她的大半個身體都吊在半空之中,頭直往地面垂落。
血液直往她的腦門衝去,她憋得滿臉通紅,呼吸急促。
沈墨川手指着樓下遛狗的老人,疏朗的眉目帶着慣有的不可一世。
「為了不連累你外婆,你出獄半個月都不敢聯絡她。你應該很想見她,不如我們下去打聲招呼?」
林黛兒順着他修長的手指,視線定格在樓下佝僂着後背往前的外婆。
外婆穿着一件紅色毛妮大衣,人蒼老瘦小了很多,顯得外套尤其肥大。
那是她拿國家獎學金買給外婆的外套,當時外婆覺得顏色太亮了,不符合她的年紀。她笑着誇外婆一點都不老,穿紅色衣服更顯年輕。
現在外婆真的老了,頭髮斑白,那件紅色大衣與她的蒼老形成鮮明的對比。
林黛兒鼻尖泛起酸楚,勉強地乾笑:「不用了,還是別打擾老人家的平靜生活。」
沈墨川冰眸暗攜陰霾,陰霾里裹着風暴:「不知老人家看見你摔下去,她會露出怎樣的表情呢?」
只要他一鬆手,她就會從五樓摔下去,頭部先着地,必死無疑。
林黛兒全身震了一下,心裏掀起驚濤駭浪,外婆生育一對兒女都英年早逝。
她不能再讓外婆白髮人送黑髮人,那太過悲涼。
「為了我臟掉沈先生的手,太不值得。我向你保證,日後再也不逃。」
「還有呢?」
「沈先生讓我做什麼,我便做什麼?」
沈墨川滿意地拽回林黛兒,把她甩在地面,就像隨手丟棄的垃圾。
林黛兒難受地咳嗽起來,咳得淚水都來了。
她抬手抹眼淚,不想在沈墨川的面前流眼淚,不然他會很高興。
可眼淚越擦越多,止不住地往外流。最近發生太多不幸的事,她身上背負着太沉重的罪孽,太多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