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之天降女神
都市之天降女神 連載中

都市之天降女神

來源:掌文 作者:蘇媚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熊老頭 蘇媚 都市小說

一個漂亮女人,突然要求住進我家,所有人都認為這是天大的好事,但越漂亮的女人,越危險展開

《都市之天降女神》章節試讀:

第六章 你想怎麼樣都可以


沒想到錢滿才會和我稱兄道弟,張大成的神情,瞬間變得難看起來。

"你們都給我滾出去,我有話和向北兄弟單獨聊!"

張大成一群人,灰溜溜被趕出去,錢滿才堆着笑臉:"向北兄弟,看你的樣子,應該還不知道吧?秦小姐已經買下酒吧,讓我來和你簽合同,以後酒吧就是你的了!"

一聽這話,我也是明白過來,怪不得錢滿才這麼討好,秦白薇他可惹不起。

原來秦白薇說要給我好處,是這個。

大概看了一下,錢滿才給我的合同,最後還是簽了字。

我既然要假扮秦白薇男朋友,那麼當個普通服務員肯定說不過去,這酒吧我就先管理着,以後大不了在還給秦白薇。

"我是酒吧老闆這件事情,能不能先不要透露出去?"

我提醒了錢滿才一句,這事讓蘇媚知道,萬一順藤摸瓜,了解到我和秦白薇有聯繫,可能會帶來麻煩。

錢滿才看我的眼神變得曖昧起來,估計認為我不想讓人知道自己吃軟飯,會意的點頭:"我懂……那剛才偷錢的事情?"

我冷笑:"錢既然少了,又不是我偷的,總有人偷,肯定要把人找出來!"

"這根本不用找,我以前怕有員工偷錢,就偷偷在收銀台的招財樹下面,裝了個微型攝像頭,只要把錄像找出來,自然就知道是誰拿的錢了。"

推開門,張大成一群人,還等在外面。

張大成搓着手,惴惴不安,錢滿纔則是問道:"我問你,我們酒吧是不是真的少了四萬塊錢?"

"對!"張大成心裏還抱有一絲僥倖心理,堅定的指着我:"錢哥,請你相信我,錢真的就是楚向北拿的!"

"我都說了,肯定不是向北兄弟拿的,你還在這裡嚷嚷什麼?"錢滿才怒瞪着張大成,把張大成嚇的後退兩步,他沒想到,錢滿才會這麼維護我。

錢滿才走到收銀台,把他藏着的攝像頭給扣了出來,捏在手間。

"誰拿了錢,我們一看便知!"

全場一片嘩然,誰都沒想到,居然還藏的有攝像頭。

"向北兄弟,你直接打電話報警,警察來了咱們看錄像,誰是一目了然!"

我還沒來得及掏出手機,員工里李軍噗通一下,跪到在地。

"別報警,是我拿的錢!"

見李軍承認,眾人齊刷刷將目光看向他,李軍更是緊張,忙指向張大成:"但我是受了張大成的指使,他威脅如果我不聽他的,就要開除我,我也沒辦法!"

"你血口噴人,和我有什麼關係!"張大成極力解釋,李軍卻拿出手機:"我手機上面還有和他的聊天記錄,大家可以看!"

證據擺在面前,張大成知道自己解釋不了,不在嘴硬,噗通也跟着跪在地上,開始賣慘連抽自己兩耳光:"錢哥,我錯了!"

"我跟我道歉有毛用,要道歉,找向北兄弟道歉!"

張大成跪着到我面前:"向北哥,對不起,我是一時鬼迷心竅,以後不敢了,我上有老下有小,可不能坐牢啊!"

張大成剛才有多囂張,現在就有多狼狽。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張大成,我心裏卻沒有一絲憐憫,一腳將張大成給踹開。

"你剛才不是要報警嗎?我現在滿足你!"

李軍和張大成被警察帶走後,第二天我便頂替了酒吧主管的位置。

那些嘲笑我的員工,一個個都開始巴結我。

我對他們,已經沒有了以前的感情,這幾天時間我除了一直在小心提防蘇媚意外,我也一直在等周虎。

我知道,這個傢伙還會來找我麻煩,以前我被他欺負,但現在不會,既然決定不再懦弱,那以前他給我帶來的羞辱,我都會加倍奉還。

當然這幾天,我也在研究硬幣,藉助工具我看清了硬幣上的字。

硬幣邊側,刻有三字,太極幣。

正面,密密麻麻刻着各種藥方和治病救人手法,背面則是毒方。

所謂太極,指陰陽,救人還是害人,都在一面之間,一塊小小的硬幣,上面所記錄的內容卻極多。

開始我對硬幣上的寫記載的東西,還抱有疑慮,便做了個實驗,小時候手割破留下了個疤,而硬幣上面記載的就有祛疤膏的配方,我按照配方做出了一些祛疤膏,結果也就上了兩次葯,疤痕便消掉。

今天秦白薇約我,見面地點在一家咖啡廳,去的時候,秦白薇已經到了。

"過兩天你得去見我的家裡人,需要準備一下!"秦白薇直入主題,對我的態度也依舊冰冷。

"我給你列個單子,你把單子上的東西記住,到時候我家裡人問起一些有關的事情,你也好回答!"

接過秦白薇遞過來的單子,還沒來得及看,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嘈雜。

透過咖啡館玻璃窗,我看見咖啡館外馬路,一名老太太躺在了地上,正捂着胸口,大口喘着粗氣,周圍不少路人,都紛紛圍了過去。

在酒吧工作,難免會遇到一些生病的顧客,老太太的表現,明顯是突發重症哮喘。

這種情況如果不及時處理,很可能出現性命危險。

巧的是硬幣上,我正好看到有關於哮喘的治療方法,顧不了這麼多,起身便是要出去。

"你要幹嘛?"秦白薇冷聲叫住我。

"我懂一點醫療方面的知識,我去看看老人情況!"

"不該管的事不要去管,你不是醫生!"秦白薇提醒的說道:"別給自己惹麻煩!"

她根本不相信,我出去能幫到老太太,我知道她覺得我不自量力,雖然她極力阻止,我還是出咖啡館。

擠開指指點點的人群,蹲在老人身前,老人意識已經有些模糊,呼吸也越來越困難。

"小夥子,你別逞強,老人萬一出了事,你可逃不了關係!"

"沒事!"回應了路人的好心勸阻,我開始回憶起,硬幣上所記錄的內容。

重症哮喘可以使病人出現窒息、缺氧,以至於心臟驟停死亡,硬幣上記錄的應對突發情況的方法,便是刺激穴位。

通過反覆,有規律的刺激氣海穴和中脘穴,可通氣定神,減緩癥狀。

我還特意查過氣海穴和中脘穴的位置,憑藉記憶,開始按照硬幣上所記錄的按壓規律,按壓起老太太的穴位。

看到我的舉動,不少路人都嗤之以鼻。

"他難道認為這麼按幾下,老太婆就能好過來?"

"要是出了事被訛上,這傢伙估計得賠的傾家蕩產!"

就連秦白薇也從咖啡館裏走了出來,見我居然用這種方法就老人,上前冷聲道:"你這是在幹嘛,快點跟我走,我已經打了急救電話,你別在這裡搗亂!"

"她現在情況很危險,等救護車來就晚了,我必須要試一下!"我一邊說著,手上的動作依舊沒停。

秦白薇也蹲下身,小聲道:"楚向北我知道你是想救人,但你這樣不可能把人救下!"

"我要是救下來了呢?"

"你要是能把人給救下,你想怎麼樣都可以,但這根本不可能,快點跟我走!"秦白薇畢竟不是普通人,她必須要竟可能的避免一些麻煩。

而我卻是回頭笑着看她一眼:"你自己說的,我能把人救下,想怎麼樣都可以,到時候別反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