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情難測:前夫,別來無恙
婚情難測:前夫,別來無恙 連載中

婚情難測:前夫,別來無恙

來源:陽光書城 作者:葉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佳敏 現代言情 程錦時

我人生最難堪的時刻,是在我爸和小三的婚禮上
我闖入那個人的生活,也是在他們的婚禮上
從此,天崩地裂,而我只求能和他白頭到老
他說,我們結婚吧
我說,好
早就喜歡上的人,我怎麼說得出拒絕的話
他說,寧希,我們之間只談性和錢
我說,好
在這場無愛的婚姻里,能守着他,也是好的
他說,我們離婚吧
我說,...展開

《婚情難測:前夫,別來無恙》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大鬧婚禮


第1章:大鬧婚禮

我從來不知道,人可以無恥到這個地步。

我媽還躺在醫院,我爸就光明正大的和破壞我們家庭的女人舉行婚禮了。

時隔半個月,我再一次回到自己的家裡,看見的就是這一幕。

滿院子嬌艷的玫瑰、自助西餐。觥籌交錯間,氣氛喜悅又和諧。

我幾乎不敢相信,那個端着酒杯,滿臉喜色的新郎寧振峰,會是我爸,親爸。

半個月前,我和我媽都在家的情況下,他跟別的女人。

那個女人,就是今天的新娘,也是幾乎從小就在我家長大,僅僅只大我四歲的宋佳敏。

捉姦在床,我爸沒有任何解釋,一開口就說要娶宋佳敏。

我媽當時就從別墅三樓跳了下去,至今還不能下床。

越想,恨越深。

此時,我只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在倒流,恨與怒不斷交織,情緒直接抵達臨界點,恨不得殺人!

哐——

我瘋了一般衝進宴會廳,取下他們的婚紗照,奮力砸在地面,玻璃碎片四處飛濺。

可是,這樣非但沒能讓我的情緒平息一點點,反而讓我愈發憤怒。我不顧玻璃渣,徒手撿起那張婚紗照,想要撕個粉碎!

寧振峰怒氣騰騰的走過來,恨不得掐死我,喝道:「寧希,你想幹嘛?啊?」

他沒有一絲愧疚,沒有一點心虛。

「我幹嘛,你知道你在幹嘛嗎?!」

我氣的牙關都在發顫,伸手指向宋佳敏,目眥欲裂,「我媽還躺在醫院,你就迫不及待想娶這個賤女人?」

宋佳敏忙不迭地撫了撫寧振峰的胸口,眼眶泛紅,裝模作樣的勸道:「你別生氣,小希這樣我能理解,畢竟......」

我從自助餐桌上取了一杯紅酒,兜頭潑在她的身上,憤恨的盯着她,「宋佳敏!畢竟什麼,畢竟是你也知道自己不要臉是嗎?!」

想盡自己知道的所有惡毒話語,卻都不足以表達千萬之一的憤怒,我死死捏着高腳杯,恨不得直接砸過去才好。

「啊......」她尖叫一聲,紅酒迅速的在她潔白的婚紗上暈染開來,她有些無措,眨眼間,兩行清淚滑落,「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歡我,可是,我和你爸爸結婚了,以後我們就一家人了,你能不能放下對我的成見?」

哈,又是這一套,虛偽至極。

從小到大,不管什麼事情,她都能裝出一副極其委屈又寬容的姿態,不知情的人,會真的以為是我看她不順眼,沒事找事。

就像現在,明明是她害慘了我媽!說出來的話卻是那麼大度,彷彿錯的人是我!

我雙手緊握,指甲深陷進手心卻感受不到疼痛,咬牙切齒,「一家人?我他媽要是和你做一家人,還不如養條狗......」

「啪!」

一個耳光狠狠的扇了過來,力道又狠又重。

我猝不及防,踉蹌兩步撲向了地面,玻璃碎片扎進膝蓋,嘴裏也湧出一股甜腥味,耳朵嗡嗡作響。

寧振峰伸手指向我,唾沫橫飛,「你給老子閉嘴!半個月前不是就嚷嚷着再也不回這個家嗎,趕緊滾!」

這是我爸......這竟然會是我的親生父親。

我愣了好幾秒,委屈在瞬間替代憤怒,充斥在我的胸口,又酸又漲。

覺得雙眸有些模糊,好像有什麼溫熱的液體要溢出來。

周圍的人指指點點,我無助的低下頭,閉上眼,想要把眼淚憋回去。

身側光線驀地一暗,上方響起男人低沉的嗓音,「寧希?」

我尋着聲音抬頭,登時,連心跳都漏了一拍,「程總,你,你怎麼在這兒......」

程錦時,一家創業公司的副總,上一次見他,是我準備和他表白,但是意外得知他有女朋友了。

從那之後,就想方設法的避開他。

完全沒想過,再次遇見他,會是我這麼狼狽又難堪的時刻。

我連忙擦了擦眼角,有些無措,恨不得找條地縫鑽進去。

他穿着簡單的純黑色襯衣和西褲,氣質衿貴,單手抄在兜里,沉聲道:「還不起來?」

我有些緊張,猛地想要站起來,卻忘記膝蓋受傷了,支撐不住朝地面撲去,落入一個溫暖結實的胸膛。

程錦時眼疾手快的攬住了我,清冽又好聞的氣息包裹着我,渾身一僵,推了推他,「謝,謝謝,我沒事了。」

他沒有放開我的意思,溫熱的大手強勢扣在我的腰部。

宋佳敏有些慌張的問道:「你......你怎麼來了?」

程錦時漫不經心的開腔,「寧總發了請柬給我,看見請柬上的照片和名字,我還不信,沒想到,新娘真是你。」

他的語氣極淡,卻透着說不清的情緒,是失望,還是別的什麼,我猜不出。

宋佳敏咬着下唇,像是想要解釋,淚水在眼眶打轉,只問出一句,「你和寧希認識?」

他寵溺的揉了揉我的頭髮,意味深長,「何止是認識。」

模稜兩可又引人遐想的話,態度從曾經的淡漠,到此時的曖昧,令我思緒亂成了一團。

「程錦時,你們兩個不合適,你犯不着為了......」

宋佳敏眸光熾熱的看着他,卻在瞥向寧振峰的那一刻,頓時沒了聲音。

程錦時痞氣的勾了勾唇角,語氣輕諷,「為了什麼?」

這個時候,要是再看不出什麼,我就是傻子了。

我突然勾住他的脖子,藉著力道踮起腳尖,蜻蜓點水般吻了下他的雙唇。誰料,他驀地壓住我的後腦勺,加深這個吻,繾綣又霸道。

我一顆心幾乎要跳出嗓子眼,想要推開,但他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幾分,帶着絲警告的意味。

寧振峰一把拉住我的胳膊,想把我從程錦時身邊拉開,大罵道:「寧希,你一個女孩子家的,還要不要臉了?!」

我用力甩開他的手,厲聲反問,「上樑不正下樑歪!你有什麼資格管我?」

他氣的滿臉通紅,又想來拉我,程錦時突然抓住他的手腕,深邃的眸底是毫不掩飾的恨,冷聲提醒道:「寧總,今天可是你的婚禮。」

寧振峰這才發現,四周賓客的目光全都落在我們這個方向,他甩甩手,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低聲斥道:「丟人的東西,給我滾!」

我正要反駁,程錦時突然彎腰打橫抱起我,我一聲低呼,下意識勾住他的脖子。

他似笑非笑的低頭,朝我道:「走,既然這個家不歡迎你,我帶你回家。」

他的聲音很溫柔,「回家」這兩個字,有那麼一瞬間把我撞得暈頭轉向。

寧振峰氣的面紅耳赤,破口大罵,「寧希,你今天踏出這個家門,就......」

程錦時抱着我徑直離開,後面的聲音逐漸變得很模糊。

我心裏冒出一陣又一陣的艱澀,這明明是我家,我卻成了一個外人。

出了寧家別墅,他的腳步停在一輛別克旁,黑色的轎車,停在一堆上百萬的轎車中,顯得有一些......與眾不同。

他要帶我去哪兒?

他眸光極淡,聲音寒涼,「還不下來,看來你入戲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