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緋聞影后:帝少的貼身私寵
緋聞影后:帝少的貼身私寵 連載中

緋聞影后:帝少的貼身私寵

來源:有書閣 作者:林逸宸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逸宸 現代言情 顏錦繡

港灣市最大的酒店,港灣市最美的建築,港灣市最豪華的房間——流光溢彩酒店頂樓zongtong套房
房間外,陽光明媚,似乎沒有人願意辜負這樣美好的陽光
然而在酒店最高層最豪華的zong....展開

《緋聞影后:帝少的貼身私寵》章節試讀:

第七章 強勢歸來(二)


「查,給我查出來,是誰幹的。」他林逸宸一定要知道是誰幹的,然後給對方一點教訓,讓對方知道在港灣市是誰說了算。

「我們查過了,對方十分隱蔽,根本打聽不到任何信息。」

林逸宸站起身來,床上的女人以為他要過來,忙用嗲嗲的聲音說:「親愛的,快過來,人家快等不及了。」

「滾!」

女子以為自己聽錯了,愣愣的看着林逸宸。

林逸宸轉身,終於給女子一個正臉:「我的話從來不說第二遍,趕緊的,別礙眼。」

女子聽到林逸宸冷冰冰的話,如夢初醒般,傻獃獃穿上衣服,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女子名叫劉妍妍,本來以為今晚能夠成功誘惑林逸宸,從此嫁入豪門,告別二線演員的行列呢。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結局,唉,真是倒霉透了。

房間內,林逸宸沒有唉聲嘆氣,但很顯然他的心情並不好。他來到客廳的吧台,從裏面拿出一瓶紅酒,給自己倒了一杯。

隨後,他又來到卧室內的落地窗前,慢慢的品味着。心想,今天到底是誰這麼大的膽子,竟敢這麼明顯的和自己作對?他是活的不耐煩了,想往槍口上撞嗎?

第二日,林逸宸從睡夢中驚醒。昨晚,他又夢到了那個可惡的女人。他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從床上坐起來。

當年就是在這張床上,他想置她於死地,可是她竟然搬救兵逃跑了。然而讓他更為出乎意料的是,她沒有死在酒店,忽然失蹤了。呵呵,這真是天意弄人。

五年來,他從未再娶妻生子,可是卻經常會夢到顏錦繡。他不明白,那個女人傷自己那麼深,為何自己還會經常夢到她,他是不是應該聽家裡人的意見,趕緊見見幾個正兒八經的女人,然後結婚呢?

洗刷完畢,林逸宸穿戴好以後,就坐電梯下樓。當他坐着自己的專屬電梯下樓以後,在酒店大廳里聽到幾個工作人員在高興的聊天。

「你看昨天的新聞了嗎?東方女神回來了!」

「啊,我看了,那女人真是太美了,簡直是讓人舔屏的節奏啊。」

「她身邊的霍總也很帥啊,簡直讓我魂牽夢縈了。」

……

林逸宸坐上車,好奇的問司機:「小王,你知道什麼叫東方女神嗎?」

司機小王險些要笑出聲,這個林總真是out,連東方女神都不知道。不過礙於林逸宸的身份,他沒有嘲笑,而是一本正經的說:「林總,東方女神是我們中國人,她之前在好萊塢發展,現在回國發展了。」

「她很美嗎?」林逸宸在翻看資料的同時,漫不經心的問道。

「對,很美,美若天仙。」

聽到小王如此誇讚,林逸宸笑了,難道還有女人比那個背叛他的女人還漂亮?

車子剛走過一個路口,林逸宸的電話響起,他接起,聽到電話那頭林媽***聲音:「兒子,今晚有空嗎?你霍伯伯他們一家子從美國回來了,咱們一塊聚聚。對了,最重要的是霍家的女兒霍婷芳,那可是美女啊,你有沒有興趣見見?」

「今晚我有個慈善拍賣會要去。」林逸宸繼續看着資料,淡然的拒絕媽***好意。

林媽媽着急了:「唉,你總是給我找借口,別是還想着那個不爭氣的女人,我說啊,你就要趕緊找個好女人結婚,然後給我生個孫子才好呢。」

林逸宸習慣了媽***嘮叨,也不是很在意。

沒有聽到林逸宸的回答,林媽媽更為著急了:「你這孩子,都快而立之年了還不着急娶妻,是要急死我們嗎?這樣,今晚的拍賣會你帶着婷芳去!」

在林媽***執意要求下,林逸宸答應了媽媽,晚上帶霍婷芳過去參加慈善拍賣會。

夜晚,餘光酒店的大廳里燈火輝煌。在酒店門外,鋪起了紅毯,迎接即將到來的達官貴人。

晚上七點多,余江酒店已經沒有了停車位,來晚了的豪車被迫停在門口。此時,在紅地毯上走過的,有商業奇才,也有公司老總,有經常能在電視上看到的政府官員,也有紅透半邊天的明星。

在這些人當中,除卻鼎鼎大名的林逸宸和剛剛回國的霍旭陽,最引人注目的有那麼幾個人:璀璨娛樂公司的大老闆顧蔚藍,黑白兩道通吃的湛爺,年輕有為的總裁任顏翡,當紅小生顏錦熙和張子謙,還有剛剛回國的娛樂明星東方女神——顏錦繡。

紅毯外,記者們拿着相機不停的拍照,紅毯上,顏錦繡挽着霍旭陽的胳膊,笑的得體。

很快,拍賣會開始了。在經過幾個物件拍賣以後,最後的一個重頭戲來了。那是一幅畫,是國際書畫大師張本山的遺作。

畫里是大片的九重葛,紫紅色的花瓣隨風飄揚,花下,是一個身穿白色連衣裙的女子,女子背對着,似乎在出神的看着花兒想着什麼……這幅畫被稱為九重葛少女。

而這幅畫之所以是重頭戲,一是因為它是國際書畫大師張本山的遺作,二是因為張大師的繪畫手法十分特別,三是畫的意境十分好。無論是懂畫的人還是不懂畫的人,都想佔為己有。

然而這三個原因,都不是林逸宸想要拍下這幅畫的原因,他只是看中了裏面的九重葛。

因為這幅畫的特殊Xing,引得眾多人想要拍下。但是當價位越來越高,且大家看到競標者是林逸宸時,都紛紛退了下來。此時,唯獨一個面帶紗帽的女子,還在繼續競標。

這幅畫由十萬起價,此時已經飆升到了一百萬。隨着女子和林逸宸的競標,價位還在上漲。

林逸宸很好奇,是誰在和自己作對,可是從他的角度看過去,只能看到女子的側臉。那側臉有些眼熟,可是他並沒有多想,而是繼續競標。這幅畫,他是一定要拍下的。

然而,女子似乎故意和林逸宸作對,林逸宸出價後,她總是立即出價。

林逸宸好奇,再次看向女子,他發現女人的側臉是那麼的熟悉,好似那個自己恨了許久的女人。不可能的,她明明在五年前就失蹤了……

就在林逸宸出神的空檔,頭戴紗帽的女子成功的拍下了那幅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