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奇幻玄幻 > 異世:黑暗中尋求光明 > 第5章 悲傷的過往

第5章 悲傷的過往

樹無年輪

木屋中

夏至等了許久都沒有看見幻空回來,百無聊賴的望着窗外。

突然一隻白狐出現從草叢裡鑽出,金色的瞳孔注視着他,隨即轉身消失在夏至的視野中。

他獃滯的看着白狐消失的地方,腦子閃過一些片段,但又模糊不清。

只感覺那隻白狐好像在哪見過。

「在看什麼呢?」

身後傳來幻空的聲音。

夏至搖了搖頭,但那白狐的身影卻反覆在腦中浮現。

「啊!…疼…疼」

突然間夏至雙手抱着腦袋倒在地上,腦中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

灰暗的房間…

一個男人的身影…

冰冷的雙眼…

躺在床上的女人…

滿地的鮮血…

一陣暈眩感襲來,夏至陷入昏迷之中。

「夏至!…夏至!」

幻空見狀連忙抱起夏至,單手放在他的胸口感受片刻後,鬆了口氣。

「只是陷入了昏睡,身體沒什麼大礙,可為什麼會這樣呢?」

「是世界意志嗎?」

將夏至放到床上後,幻空看向夏至先前注視的方向。

「應該沒有人可以進入這裡」

此時的夏至正陷入一場夢境之中

在夏至看來那是一個別樣的世界,平坦的路面上各種各樣的鐵盒子在急速奔跑着,高樓林立的地方人來人往。

畫面一閃,一個小山坳中一座普通的房子出現在他的眼前。

一個男人慌忙的從房子跑出。

不多時那個男人帶着鄉里鄉親走進了房間內。

「哇…哇…」

一個嬰兒的哭聲傳來,許多人都在恭喜那個男人,男人尷尬的笑了笑,但可以從他的眼中看到,其實他並沒有多高興。

夏至走進房子里,發現一個女人躺在床上抱着嬰兒溫柔的撫摸着。

時間流逝,畫面一轉,當初那個嬰兒已經6歲,但卻過的十分的凄慘。

母親終日躺在床上,身上插滿了管子,而他的父親每日打罵著他,年僅6歲的他身上布滿了傷痕。

他的手臂上,身體上,小臉上沒有一處完好。

煙頭燙傷的痕迹,被毆打的淤青,被玻璃劃破的臉頰。

男人一把抓住男孩的衣領狠狠將他摔在牆上。

「都是你!都是你害的…你為什麼不去死?」

男孩恐懼的看着他的父親,身體蜷縮在角落,眼淚模糊了他的雙眼,這些年來他一直被父親打罵,每次都說是因為他所以母親才會變成這樣,漸漸的他的內心也覺得母親因為自己才會病倒的。

每次他都沒有反抗父親的毆打,但他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的父親要殺了他。

床上的女人緩緩睜開雙眼,看着男孩的方向,已經不能發聲的她眼角的淚水流下。

她恨自己的丈夫。

每天看着自己的孩子被虐待,她無能為力,心如刀割的她也變的越來越虛弱。

她知道丈夫對她的愛已經變得扭曲。

慢慢的她抬起手臂朝男孩揮了揮。

「咳…咳…」

男孩忍痛起身來到母親的身邊。

「對…對不起!…也…也許我不該帶你來到這個世上…」

她雙手緊握,身體緊繃,費力的說出了最後一句話,原本不能開口的她,在這一刻耗盡一切。

大量的鮮血從她嘴角流出,染紅了床單,滴落在地上。

看到自己的愛人死去,男人癲狂的拿起菜刀逼向男孩。

「要是沒有你該多好,我們一起去死吧!…」

男孩恐懼的向外跑去,但被抓住了手腕。

「嘭!…」

一道巨大的聲音響起,男孩被重重的摔到牆上,鮮血滑落。

看着自己的父親持刀一步步向他走來,他滿是淚水的雙眼乞求的看着父親。

「噗!…」

男孩的身體被刺穿,連同刀把沒入他的心臟,在這一刻他的雙眼變的模糊,抬頭看去依稀可以看到他父親冰冷的雙眼。

「哈哈!…早就該這樣了…早就該這樣了…」

「噗…」

男人的身體倒下,他用刀割破了自己的喉嚨。

房間內三人的鮮血將地面覆蓋。

男孩的雙眼變得灰暗,他最後的念頭是討厭這個世界,討厭這裡的一切。

不多時一隻白狐出現在房間中,走向男孩的屍體。

畫面一轉

**出現在房間內,發現了兩具大人的屍體,最後結果為殉情自殺。

所有畫面破碎,夏至緩緩睜開了雙眼。

上一世記憶恢復,腦子都是每天被父親虐待和最後死亡的場景。

「這就是我的過往嗎?」

「父親殺了我,母親也不希望我活着」

夏至此刻的內心變的冷漠無比,對生命的冷漠,對自己的冷漠。

「醒來了就好,你都昏迷了整整一天了,先吃點東西吧!」

幻空將粥端到桌上後向夏至走去,來到床邊摸了摸他的腦袋。

「啪!…」

夏至重重的拍開他的手,抬頭看着他語氣冰冷的說道:「以後不要接近我了」

隨後默默的起身離開了木屋。

「撲通…撲通…」

幻空的心臟急速跳動着,剛剛夏至灰暗的雙眼中他看到一片死寂,比之前還要令人心悸,那不是人類該擁有的瞳孔。

深吸了口氣他回過神來連忙追上夏至。

「夏至!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我討厭這個世界,也討厭把我當做替代品的你,所以請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夏至說完一步步向外走去。

聽到夏至的話幻空止步站在原地。

幻空看着夏至消失的背影喃喃自語。

「對不起!我沒有保護好你」

「也許我真的只是為了彌補過去吧!現在想來我的內心也沒有那麼堅定」

幻空陷入了迷茫之中,獨孤夜也好夏至也好,兩人說了同樣的話,使得他的內心動搖,也開始懷疑自己之前的所作所為是否真的是單純的為了夏至。

「過幾天再去找他吧!現在的我也沒有資格去挽留」

他嘆了口氣轉身走進木屋中。

另一邊

夏至漫無目的的走着,彷彿行屍走肉一般,不知不自覺間來到了一處懸崖。

想起之前他和幻空的對話,活着的意義是什麼?

「可能我活着的意義就像老鼠那樣吧!被世人唾棄」

「就這樣吧!…」

夏至攤開雙手一躍而下,兩世的人生他沒有感受到情親,也沒有獲得友情,那些過往抹殺了他的情感,也抹除了他的思想。

世界帶給他的只有冰冷和嘲笑。

他已經找不到活着的感覺,唯有死亡才能解脫。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學院 第2章 授課 第3章 詛咒 第4章 標題不見了 第5章 悲傷的過往 第6章 覺醒 第7章 令人心悸的力量 第8章 死氣 第9章 爭奪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