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奇幻玄幻 > 異世:黑暗中尋求光明 > 第3章 詛咒

第3章 詛咒

樹無年輪

「我反對,那種力量不僅僅是厄運之體那麼簡單,應該控制起來」

聽到這次要商討的事情後,君奉天拍案而起。

獨孤夜雙眼凝視着他,寒冷無比的目光讓君奉天徹底冷靜了下來。

「陛下恕罪!」

一滴冷汗滑落,他暗自後悔,這位帝王可不比他的父皇那麼愚昧,雖然自己位高權重,但要是惹怒了他,誰也不知道這個瘋子能做出什麼事情來。

獨孤夜掃了他們一眼,冷然道:「君奉天,君家家主,掌管帝國軍事,手中權利不小啊,但我希望在我面前收起你高傲的姿態,你明白嗎?」

「是!老臣知錯!」

君奉天躬身顫顫巍巍的回道。

其餘三大世家的家主也知道這是陛下在殺雞儆猴,也都不敢再多言。

「夏至今後交由幻空看管,這件事情就這樣決定了,你們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獨孤夜注視着幾人開口說道。

「臣附議!…」

幾個個家主也都是明白人,知道陛下是鐵了心要幫助幻空,也就不再阻止。

都是老謀深算的老狐狸,即使明面上同意了陛下暗地裡他們也有自己的手段,沒必要和陛下對着干。

幾個世家家主離開後,幻空轉頭看着獨孤夜

「多謝陛下!」

見獨孤夜沒有回應,幻空身影消失離開了此處。

「陛下嗎?…」

獨孤夜呢喃道。

武學院

幻空來到空地並沒有發現夏至的身影,他閉上雙眼感應周圍的景象。

隨着感應範圍擴大,終於在教學樓的後面發現了夏至,幾個十幾歲的小孩在遠處將他包圍,撿起地上的石頭丟向他。

「你這個倒霉蛋就應該去死!」

「沒有人要的廢物,打死他!」

看到夏至滿身的傷害,幻空瞬間出現在他身邊,眼中寒芒一閃注視着周圍的小孩。

接觸到幻空的目光,幾個小孩連滾帶爬的逃出了學院。

夏至蜷縮在角落,額頭上的鮮血緩緩流下。

「對不起!我來晚了」

幻空抱起夏至向校長室走去。

「嘭!…」

校長室的門被踢開,幻空充滿殺意的眼神看着茗楚,冰冷的聲音響起。

「你為什麼不阻止?」

茗楚咽了口唾沫,深吸一口氣讓強行讓自己鎮定下來,但顫抖的雙手難於掩飾心中的恐懼。

「剛…剛剛有個小孩路過…」

「我不想聽你的解釋,再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你就自刎吧!」

幻空打斷了他的話,抱着夏至走出了學院。

看着懷中沉默的夏至,幻空莫名的感到心疼,那灰色的瞳孔越發的深沉,一路上彷彿人偶一般。

「上面已經同意我帶你出去住了,今後我們就可以不去學院了」

「其實你不用去在意那些人的言語,你要知道他們為什麼會害怕你,是因為你的能力讓他們不安」

「你的力量無比強大,如果能夠掌控那種力量,你的成就遠遠比我要高,說句不敬的話,哪怕陛下也比不上你」

「所以我希望你能振作起來,等你成長起來後就會知道,只有力量才是根本,那些流言蜚語可以輕易擊碎」

夏至抬頭看着他,從他記事起一直都是孤身一人,遭到村民的辱罵和驅趕,逃到森林中和野獸爭奪動物的屍體充饑,從來沒有人關心過,從來沒有人和他說這麼多的話。

「活着只是為了活着嗎?意義是什麼?」

見夏至終於肯說話了,幻空笑着說道:「活着的意義是什麼,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不同的,有些為了權利而活,有些為了金錢,有些為了守護某個人,沒有人在一開始就確定了自己的人生,活着的意義需要自己尋找」

「那你呢?」

「我嗎?我想我已經找到了」

夏至繼續詢問道:「是什麼?」

「以後你就知道了」

「到了!這裡是帝國的最外圍,盤龍山脈的腳下,以後我們就住這裡了」

看到眼前的木屋,夏至的眼中出現了一絲神采,終於有了自己的住處,那是他夢寐以求的東西。

掙脫開幻空的懷抱獃獃的看着前方

「我可以住在這裏面?」

「當然,整個木屋都是你的,這是陛下送給你的禮物」

夏至聞言向木屋飛奔過去,嘴角忍不住的上揚。

看着他的模樣幻空欣慰的點了點頭,自己的努力沒有白費,終於再次看到了夏至的笑容。

「怎麼了?」

夏至停止了腳步,遲遲沒有推開那道木門,幻空察覺到他的異常立刻來到了他的身邊。

「哪裡不舒服嗎?」

幻空仔細的檢查了一遍夏至身上的傷口,發現並沒有什麼問題,畢竟路上已經吃過治癒丹了,紅腫的地方也都消了下去。

「滴答…滴答…」

夏至的眼淚滴落在地板上,幻空連忙將他抱起,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腦袋。

「沒事了…沒事了…都過去了,以後我不會讓人欺負你的」

幻空以為他是因為在學院被欺負感到委屈才哭泣的,事實上夏至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哭,或許有委屈也有高興。

夏至這一哭持續了許久,幻空也默默的陪伴着他,直到他哭累了。

看着在自己懷中睡着的夏至,幻空喃喃道:「發泄出來也好」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夏至哭泣,他可以想像到夏至這十年是怎麼度過的,也越發的堅定了自己的信念。

將夏至抱進房間小心翼翼的為他蓋好被子後,幻空來到了木屋外。

圍着木屋轉了一圈後,手中一道符紙向上空射去,不一會兒一個半透明的光幕將木屋籠罩其中,幻空隨手一抹隱去法陣的蹤跡。

「想不到這張符紙會用在這裡,不過為了以防萬一也只能這麼做了」

這張符紙來之不易,那是他的弟弟死亡後獨孤夜為了補償他所賜予的,哪怕整個帝國也沒有幾張,其擁有隱匿空間的力量,可以阻擋任何生靈的窺視。

如今陣法師少的可憐,能將陣法刻在符咒上的更是沒有一人能做到,而且這種陣符的做法已經失傳,用一張少一張。

這種符在戰爭中的用處極大,現在用在一個木屋上實在是有些大材小用了。

布置好陣法後,幻空閃身離開了木屋。

皇宮中

「看來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找我啊!」

獨孤夜看到幻空的到來有些詫異。

「陛下!我想向您換取一件寶物,我可以用斷空和您交換!」

聽到幻空的話,獨孤夜瞬間就明白了他想要什麼。

「是為了那個小孩?這麼做值得嗎?」

幻空沉默了,斷空是他的配劍,經過多年的孕養才達到如今的地步,世上唯一一把攻擊型的空間寶物,是那些絕頂劍客夢寐以求的武器。

做出這樣的選擇,幻空也是思考了許久,當他看到夏至哭泣的時候下定了決心,放下過往放下手中的劍,陪伴着那個小孩平凡的度過這一生。

他從來沒有愛過任何一個女子,也以為自己的一生會在任務中度過,但現在他找到了活着的意義。

「夏至是我的弟弟!為了他一切都值得」

「是嗎?你不過是在尋求內心的救贖罷了,你在欺騙你自己也在欺騙那個小孩」

獨孤夜憤怒的說道,他知道幻空將夏至當做自己的弟弟是為了彌補過去,但那樣做沒有任何意義。

如果幻空真的將夏至當做了自己的弟弟,那結局註定是悲劇的,因為夏至是被這個世界所不容許的存在。

事實上他在發現夏至的時候就打算將其擊殺,但因為一些原因讓他暫時放棄了。

「我希望你能放棄那個小孩,不然最後痛苦的也是你自己」

幻空看着獨孤夜,他不明白話中的意思,但還是堅定的說道:「我不會放棄的,我一定要守護他」

獨孤夜無奈的嘆了口氣

「既然如此我接下來的話你做好心理準備」

「夏至的那種力量並不是厄運之體,而是一種詛咒,這種詛咒無法解除,因為是這個星球的意志」

幻空剛想開口詢問,獨孤夜朝他擺了擺手繼續說道:

「先聽我講完,星球的意志不允許任何人教導夏至,因為它在害怕夏至還未覺醒的力量,那東西已經不能稱為力量了,貌似還有一種本能存在」

「星球的意志曾經想擊殺夏至,但是反被那股力量擊傷,所以你應該明白他是被這個世界拋棄的人」

「現在你依靠空間的力量接近夏至還沒有被發現,那是因為世界意志受傷陷入沉睡,再過不久它就會蘇醒,那時候你打算怎麼做?你有對抗它的能力嗎?」

聽完獨孤夜的話幻空明白了他的意思

「還有多久它會蘇醒?」

見幻空沒有放棄的打算獨孤夜無奈的嘆了口氣

「還有兩年時間」

「你要的是這個吧!斷空我不需要,就當做欠我個人情」

說罷一枚寶石丟向幻空

「多謝!」

幻空拿着寶石轉身離開了皇宮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學院 第2章 授課 第3章 詛咒 第4章 標題不見了 第5章 悲傷的過往 第6章 覺醒 第7章 令人心悸的力量 第8章 死氣 第9章 爭奪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