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古代言情 > 快穿:我靠病嬌橫行修仙界 > 第8章 你歐氣這麼差,怎麼做我的手下?

第8章 你歐氣這麼差,怎麼做我的手下?

問芙

好在昨天晚上殺戮的幾人沒有引起太大的風波。

江湖險惡,那些富家少爺仗着自己有家底,在修仙界里到處橫行、積怨頗多。

得知他們被殺的的消息,門派內外的修士都在拍手稱快,直誇俠士為民除害。

身為俠士的林徽最近有些神經質,總感覺有人在跟蹤自己。

不得不說,她的直覺一向很准。雖然那人仔細避開了和她之間的安全距離,可過往的樹木不會撒謊。

林徽故意走到一條甚少有人經過的小徑上,略微回頭。

四下無人,遠處東南角的草叢被衣帶碾壓過,微微隨風晃動,翠綠的葉子落在地上,呈現出大片的痕迹。

她心下瞭然,快步走到拐角處,假意離開。

那人果真上了當,泄了行蹤。隨着身後腳步聲漸漸清晰,林徽右手撫上劍鞘,只等那人靠近。

陰影籠罩大半在小徑的道路上,林徽看準時機,迅速抽出長劍,抵在那人的脖子上。

長劍出鞘,凌厲的劍風使然刮過,吹斷那人肩部的縷縷烏絲。

看清前方來人,林徽不禁有些吃驚。

「冷莫君?」

被劍風砍掉幾縷頭髮的冷莫君此刻癟着嘴,神情委屈,好似林徽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欺負了他一樣。

林徽彎彎的柳葉眉此刻緊鎖蹙起,神色扭曲,不知道是不是看見什麼莫名想吐。

救個大命,怎麼這個男三的人設如此ooc啊?

一個冷漠直男在你面前委屈撒嬌,擱誰身上受得了?

「你沒事吧?!」

「啊…您想吃溜溜梅了?」

春意盎然,樹木抽新吐芽、茁壯成長。茫茫林海匯成一片碧色,懸掛在二人頭上。

一番訴苦過後,林徽這才相信,眼前的「冷莫君」居然是快穿時空管理局劇情組的新人,隸屬於她管轄範圍內的手下。

「組長,您都不知道,看見您我有多開心。」冷莫君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清潤的眼眶中,迅速噙起層層水霧。

林徽可不吃他這一套,她拂開冷莫君作勢要倒在她懷裡哭的動作,冷笑開口:「不知道剛才是誰說快穿人不騙快穿人,怎麼之前又不展露身份信息前來相認?」

她來逍遙派已有七日,現在才找上門來接頭。如此辦事效率之慢,怕不是想被扣**吧?

見林徽望着他的神色不妥,齒間還發出桀桀的笑聲。冷莫君心中警鈴大響,立刻撇清自己的所作所為。

「我那是有苦衷的!」冷莫君嘆了一口氣,「我這次任務主要是負責促進組長您和大師兄之間的好感度增長,同時還要捋順原著男女主的之間的感情線發展。」

冷莫君越說呼吸越急促,越說神情越氣憤。

「可您知道嗎,那個陸行簡直就是個大傻逼,用人工智障形容他都不為過。」

說到這裡,冷莫君面色悲愴。「您可知他百花節送筱七什麼嗎?」

修仙界一年有兩次百花節,一次是在二月中旬,另一次是在農曆七月初七。

按照慣例,人們可以給自己在意的人或者愛慕的異性送花,以此表示對對方的珍重和喜悅。

二月十四那天,冷莫君大張旗鼓,竄掇着陸行給筱七送花。

一向外表清冷漠然的劍修微微愣神,他茫然着說:「為何要送花?」

冷莫君在心中大大的翻了個白眼,耐着性子的解釋了節日的習俗,賦予送花行為美好的寓意。

陸行這才反應過來,驀然頓悟。他偏轉過頭來詢問好友:「為何只送筱七?」

冷莫君斟酌了一下說法,暗示着他:「女孩子最喜歡花花草草了。如果你送一束花給筱七,她會很開心一整天,練劍都精進幾分。」

對面直男劍修,就要從常人無法理解的角度去勸說、去鼓勵。

陸行垂下眼帘,心裏暗自明白該如何去干。他向冷莫君投了個讚許的眼神,大手拍打着好友的肩膀。

「我懂了。」

見今天陸行如此開竅易懂,冷莫君顧不上被他拍到發青的肩膀,呲牙咧嘴的跟上去湊熱鬧。

二月中旬,在於冬末。

逍遙派昨日下了場鵝毛大雪,厚厚的積雪攢在兩旁的樹枝上,壓的枝椏彎了腰。

入目所致皆是白雪皚皚,銀光閃耀,在暖陽的擁抱下悄然融化。

筱七正在跟慕千雲在努力發展副業,一人負責埋頭苦寫劇情,一人負責印刷出版。

身為劍修,實在是窮。身為逍遙派的劍修,更是窮上加窮。

門派長老根本就不管事,閉關的閉關、雲遊的雲遊,宗門的財政還是靠招入紈絝子弟入學,和親傳弟子之間的副業才充盈起來。

「筱七師妹,我找你有點事情。」

陸行徑直來到筱七身旁,頎長身形微微俯下,在宣紙上彌留大片陰影。

察覺到有人靠近,筱七放下手中的墨筆。見是自己的心上人,今天又恰逢百花節。

該不會是……

筱七現在心臟跳動極快,小鹿在胡亂碰撞着,漾起心池層層漣漪。

她扭捏着裙角,神色微羞。兩頰浮現淺淺的酡紅,水汪的眼睛裏透出一絲不易察覺的期待。

「我來是想要……送你花。」直男劍修毫不猶豫的說出自己此行的目的。

「今天莫君告訴我,倘若師妹在百花節收到花,定會開心的劍術精進幾分。」

果然如此!

在一旁負責印刷的慕千雲彷彿看見了八卦,臉上不由自主的展露出姨母笑。

她拉起身後的冷莫君躲在屋外,手持玉簡,記錄著這歷史性的一刻。

不得不說,不管在哪一朝代還是異世界。人民大眾對於吃瓜的心理,都是空前的高漲。

冷莫君心裏莫名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但說不上來是哪裡不對勁。

他心中微微收緊,緊攥着慕千雲的衣袍不放手,再定睛一看。

陸行從芥子囊里拿出一個椰菜花,遞到筱七面前,用着極其邪魅狂狷的語氣對她說道。

「師妹,不如你我今日以其物作為參照物,切磋一下劍術如何?」

他自信一笑,不自覺的挺直腰背。

即是百花節,就要送出椰菜花給師妹開心。椰菜花長的好看,又能吃又能觀賞,性價比極高。

陸行回過頭來,對着門外的冷莫君投以一個志在必得的微笑。

何況…莫君說了,女孩子最喜歡花,看見會擁有一天的好心情。

他索性和筱七師妹一起用劍花比劃椰菜花,二花齊下,師妹怕是得樂兩天。

我的天爺呀!

冷莫君大掌拍在自己的額前,他就該料到事情的走向會是這般脫離原有劇情。

臭直男劍修!

他頓時咬牙切齒,恨恨的說道。

你活該單身一萬年!

……

「人雖麻了,可工具人的任務不能停。這些天為了促進他倆的感情線,我都快要煩到禿頭了!」冷莫君抓狂的撓了撓頭皮,委屈巴巴的說。

身為任務執行人之一,林徽也被他這番言語打擊到了。

世上怎會有如此不解風情的男人,實在是讓人苦惱、讓人無從下手!

二人頹廢的圍在牆角的石板地面上,坐的屁股直發涼。

「所以昨天主角團的出現、乃至你與我交手,都是你一手策劃好的嗎?」

林徽想起什麼,冷不伶仃的開口。倩目有些怒火中燒,緊盯着冷莫君。

「看見同門被那些渣滓欺辱,也坐視不管?」屬於領導階層的威嚴漸漸升起,壓的冷莫君險些喘不過氣。

他連忙直擺手否認三連:「我昨天剛到現場,就看見組長您在用七匹狼大開殺戒,我可什麼都沒幹。」

林徽冷哼一聲:「你最好不是。」

想到什麼,她用手肘捅捅冷莫君。「你系統商城積分還有多少?」

「大概三五百?」

「借我二十還債。」

冷莫君老老實實的轉了二十積分給上司。見林徽還在思忖着什麼,他突然膽戰心驚,一股莫名的預感油然而生。

林徽對着冷莫君甜美一笑,笑的他心裏瘮人至極。

明明今天是個艷陽高照的好天氣,可為什麼後背卻如此發寒冷顫?

「我記得每到一個任務世界裏,系統商池都會上新這個世界的隱藏款物品。」

「所以您是想……」

「沒錯,借你積分一用。」少女甜美的笑容明媚萬分,瑩白的牙齒在太陽底下發光發亮。

一刻鐘後,一聲怒吼拔地響起,驚擾了樹上棲息的鳥雀。

「你歐氣這麼差,怎麼做我的手下?」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開局就要面臨生死危機? 第2章 我是你日後的道侶 第3章 你在狗叫些什麼? 第4章 必須逐出逍遙派 第5章 人間絕色大師兄 第6章 從哪裡開始,就從哪裡結束 第7章 你真可愛 第8章 你歐氣這麼差,怎麼做我的手下? 第9章 宗門大比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