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古代言情 > 快穿:我靠病嬌橫行修仙界 > 第5章 人間絕色大師兄

第5章 人間絕色大師兄

問芙

談妥條件後,林徽略過幾人,抱起白芨,往濟世堂里走去。

濟世堂是逍遙派醫修最多的地方,來來往往的弟子忙碌的拿着手上的醫書,辨別著面前擺放的株株藥草。

筱七幫林徽放下白芨抬到擔架上,拿出藏在袖中的玉簡,幫忙聯繫着相熟的醫修。

不一會兒,一個英姿颯爽的女子從坐堂裏面走出,來到大家的視線中。

林徽認得她,原著中的女二號,女主的閨中密友,男三冷莫君的道侶——

慕千雲。

只見她走近到白芨軀體旁邊,抬手翻檢查看了白芨身上的傷痕和身體狀況。

不一會兒,慕千雲放下懸掛在少女脈間的絲線,對着面前二人說道:

「只是一些輕微的皮外傷,服過葯後很快便可以痊癒。」

林徽向前一步,對着慕千雲微微鞠躬致謝。

她在這個世界根基不深,雖然系統強制性頒佈任務讓她和主角團產生羈絆,但林徽是絕不想要這種因果產生的牽連。

在尚未融進他們這個團體之前,還是分清楚些好。

慕千雲瞧着眼前的這個新面孔師妹,她似驚訝的挑了一下眉,等待着筱七介紹。

「這位師妹是……」

「是我們內山新入門的小師妹。」筱七連忙接過慕千雲的話題,將她們之間的距離拉近。

不同於女主筱七小家碧玉、林下風致,也不同於林徽杏臉桃腮,生的海棠醉日。

慕千雲眉眼生的極為英氣,身量足有一米七二。

烏雲疊鬢,五官輪廓流暢有致,舉手投足間盡顯英姿颯爽。

她倒是不認生,見林徽生的容貌好看,心中對她的好感急速劇增。

「期待師妹日後在宗門大比上的表現,不妨我們現在交換個玉簡通訊如何?」

宗門大比在外山弟子入門十日後舉行,目的是為了篩選前三名外山弟子進入內山,拜入各大真人門下,充盈門派優質生源。

算上今日,林徽來到逍遙派已經五日,還有五日的時間準備。

雖說她剛才被主角團看中實力內定,可在外人面前總得拿出真本事去拼擂台,不然難以服眾。

慕千雲的話給林徽敲響了警鐘,她還記得,自己有一個支線任務是——要成為仙門大比的第一名。

不僅僅要在攻略男人上花費功夫,其他地方照樣也要竭盡全力,做到極致。

「榮幸至極。」林徽拿出掛在腰間的玉簡,禮貌詢問道:「不知師姐在公網上聯絡名是什麼?」

修真界摒棄凡間的車馬書信,自創了具有通訊工具的法器——修真玉簡。

玉簡功能強大,上面的功能更是五花八門。

懸賞尋物、交友互動、音頻共享,最近還出了個直播打賞,給平日里無事可乾的道友增添了許多樂趣。

慕千雲臉色微微滯住,她不可思議的翻開着林徽手中的玉簡。

樸實(破)、無華(舊)、簡潔(早就被淘汰的版本)。

不同於新版玉簡隔空添加通訊好友的方式,這種老古董似乎還就只能通聯絡名來搜尋好友。

嘴裏艱難的咽下一口唾沫,慕千雲望着林徽帶有疑惑詢問的眼神,感慨萬分的說道:「原來真的有人用宗門裡提供的修真玉簡,我還以為早就停產了。」

「要知道,這可是修真界已知目前最老的玉簡版本,我師尊的年紀在裏面永遠十八。」

林徽心下瞭然,怪不得宗門這麼好心,免費派發修真玉簡到她手裡,原來只是為了處理滯銷品。

見慕千雲久久退縮不前,林徽心中已有定義。

她繼續梅開二度,熱切的探究道:「師姐的聯絡名是不方便講嗎,手動輸入也是可以的。」

說完,便將手中的玉簡作勢要遞給慕千雲。

慕千雲神色略有閃躲,神情慌張扭曲。在她身旁的女主也微微蹙眉,一副替她尷尬的樣子。

錦鞋上方凸現不平,似有什麼東西在瘋狂摳着鞋襪,窸窣的動靜在空氣中格外引人注意。

「不必了…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慕千雲蒼白着一張臉,視死如歸的閉上雙眼,從口齒里努力擠出幾個字。

「操、盡、人間、絕色、大師兄。」

修真界的ID人均搞怪,只要不知道你真人是誰,你隨便取什麼天花亂墜的聯絡名都沒人理你。

可現在不一樣,面對面的開誠布公,念出那讓人慾仙欲死的ID名,實在是耗盡了慕千雲畢生的勇氣。

面對這個遠大的目標,林徽深感震撼不易。她逐一輸入搜尋,加上了慕千雲的通訊。

可能是剛才發生的事情太過難以啟齒,慕千雲沒待多久,便尋個借口匆匆離去。

筱七見好友倉皇出逃,底下的白芨也有悠悠轉醒的跡象,便沒有繼續留在這裡的必要。

她輕聲告別林徽二人,追着慕千雲逃竄的對方向走去。

林徽看着二人着急忙慌離去的背影,心中不禁有些好笑。

隨後,她垂下眼帘,看着身旁的女修病殘虛弱,翹起的睫毛掩蓋住眼底陰戾的眸色。

戌時,逍遙派外南側密林。

天已經全然黑了下來,靜謐的夜色自天幕蔓延而下,籠罩着周圍四處的景象。

一輛馬車在荒無人煙的密林里飛馳,車上塞滿了今天被逍遙派掃地出門的二世祖們,車軲轆深深的軋在泥地里,留下清晰可見的轍痕。

葉聞不愧是未來修真界的大佬,他處理事務的能力和速度就同他殺人一樣快速高效。

林徽一身夜行衣,背上挎着長劍,在馬車必然經過的路段上埋伏。

見遠方隱隱傳來馬蹄擊打地面的奔跑聲,她迅速攀附在樹上,手裡捻着路上撿的石子,等待着馬車途過。

就是現在!

林徽發動手中的石子,疾迅的速度橫穿夜色,準確的打在車夫的昏穴上。

車夫只感覺腦海里突然頭暈目眩起來,在意識徹底消失殆盡之前,他用盡最後一絲力氣逼停馬車,以免撞到兩旁的樹木上。

車夫的此舉,正好無形中給林徽省了不少事。

她用手輕輕抽出懸掛在背脊上的長劍,劍身出鞘,發出興奮激昂的顫鳴聲。

在寂靜的夜裡,格外放大擴音。

車壁內,聽到劍出鞘的聲音,那幾個富二代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哭爹喊娘。

林徽疾行閃現,劍光一閃,大半夜車廂被她刮砍下來,露出內貌。

長劍在月色的朦朧下,顯得寒光湧現,激的身後的幾個男人的幾個男人直接嚇尿了褲子。

一股尿騷味在底下瀰漫開來,空氣中儘是腥臭的氣味。

為了活命,他們還將昏迷不醒的唐山抵在身前,抱有僥倖心理,祈求着林徽不要大開殺戒。

「都是唐山的示意,我們都是迫於他的**之下,這才行此無奈之舉。」

「對啊對啊,我們都是無辜的,冤有頭債有主,你只管找唐山便是,為何要怪在我們頭上?」

……

劍刃抵上其中一人的脖間,其餘人馬上噤聲,生怕一不小心再度惹惱了林徽。

林徽身穿夜行衣,彷彿與周圍夜色混為一體。在這廣闊天地,她就是這片地區最果決的肅殺女王。

「訴苦喊冤的話,朝着閻王爺說去。」

劍身隨着手腕翻轉迅速變換姿勢,血跡如同鮮紅的大片綢緞一樣,往旁邊兩側空中飛展。

身下的人應聲而倒,眼睛睜的大大的,斷絕生氣。

頭顱齊整的被人一劍划下,隨着崎嶇的山坡滾在其他地方,拉出一道道長長的血痕。

林徽拉起車夫的領子,往旁邊安全的地方拖去。

火石在她手中摩擦生煙,猛的被扔到馬車上,轟然引起滔天大火。

林徽清冷的身影在火光中逐漸遠去,劍身上沾染的液體流到刃尖,朝着地面滴落下去,匯成一條暗紅的溪流。

月黑風高夜 ,殺人放火天。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開局就要面臨生死危機? 第2章 我是你日後的道侶 第3章 你在狗叫些什麼? 第4章 必須逐出逍遙派 第5章 人間絕色大師兄 第6章 從哪裡開始,就從哪裡結束 第7章 你真可愛 第8章 你歐氣這麼差,怎麼做我的手下? 第9章 宗門大比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