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懸疑驚悚 > 山凹村的贅婿 > 第3章 色道

第3章 色道

江南傑少

村長家有一位年輕貌美的女兒叫荷花,年芳二十二。沒想村長跟他老婆長的十分粗糙,生養的閨女卻賽西施。

因此荷花的美貌引來了村外眾多小伙的追求,媒婆更是一波接一波的上門。可她愣是一個也看不上,村長夫妻也很着急,在那個年代,村裡那些二十歲不到的女子基本都當娘了。

亞麗恨不得直接給女兒做主算了,因為心疼女兒,還是讓自己那急躁的心穩了下來。

荷花本人不同意,他們夫妻也只能幹着急,於是每天給荷花做思想工作。

村子不太平,身為村長也有責任。他就找來了一位青衫布衣、肩背桃木劍的道士來村裡,說是為了化解村裡的奇異現象。

道士一到村長家,亞麗就端出了一盤熱氣騰騰的饃饃招待客人,這饃饃是剛領的白麵粉做的,白白的柔柔的,十分香甜。

村長等道士吃飽喝足,說起了這些夜裡奇怪的現象。那道士沒有接話題,而是問村長家裡還有什麼人?

「除了我們夫妻,家裡還有一老母親及一小女。」

道士猶豫了片刻沒有做聲,這讓村長夫妻疑惑了:「道長,你有何高見?」

那道士也不搭腔,直接找了個位置坐下盤腿閉目打坐,村長見狀也就不好再問。

傍晚荷花下班回家,誰知那道士聽到荷花的聲音後,猛地一下睜開了眼睛,接着那雙小眯眼不停在荷花身上掃來掃去。

村長看道士那眼神,心裏十分不悅,就把亞麗拉到一邊說:「老婆子,你看那道士怎麼回事,居然賊眉鼠眼的盯着我們女兒看個不停。」

亞麗一聽急忙跳了起來,拿着洗衣服的棒槌要去跟道長理論。

那道士目送荷花進房間的背影,才慢吞吞的對亞麗說:「大姐,能不能讓你的閨女晚上不要關房門。」

亞麗本來對道士一直盯着閨女看心裏不爽,見道士這麼問,不由指着對方的鼻子罵了起來:「想也別想,你這老淫賊,看我不打你......」

村長也不敢攔,他知道老婆的脾氣,如果不讓她罵個痛快是不會停的。

道士雙手合一:「大姐,我哪裡得罪你了?居然用這般話語罵我!」

「你滾!就是一騙吃騙喝的老淫棍。」亞麗抬起手,指着道士的鼻子罵道。

「大姐,你怎麼說話呢?我可是全真道派第十八代弟子。」道長一臉和善的說。

「我管你是什麼派的弟子,給我滾,馬上滾!」亞麗說完就把茶水潑到了道士腳邊。

那道士臉色依然和善,伸出手彈了彈身上的水;「大姐,你誤會了,我是看你家閨女身上有不幹凈的東西。」

「呸!我家姑娘清清白白,哪來不幹凈的東西。」亞麗面露溫色,兩手叉腰,瞪大眼睛看着道士,做好了隨時要干架的樣子。

村長也後悔找了這麼一個道士來家裡,心想這簡直就是引狼入室。

「大嫂,你可以去問問你閨女,平日里是否有渾身無力,茶不思飯不香的狀況。」道士依然用平和的口吻說。

看着道士認真的樣子,亞麗半信半疑,轉身走進內屋,荷花正在給學生批改作業。

「媽,你怎麼不敲門就進來了。」

「自己的家敲什麼門!難不成當媽的進自己閨女房間,還要提前打報告不成?」亞麗雖然語氣冰冷,但臉上還是帶着微笑的。

平時極少進女兒房間的她,環視了一下房間,並沒有發現什麼可疑的東西,於是一屁股坐在了床上,眼睛依然不停的在床上搜索,希望可以發現點蛛絲馬跡。

「媽,你幹什麼?」荷花看到媽媽東翻西翻的,不解的問。

「媽問你,晚上夢到什麼不幹凈的東西沒有?」亞麗還想證實一下,如果那道士所言不真,出了房間就打算把那道士掃地出門。

荷花紅着臉,半天沒有出聲,一看女兒的神情,一指禪覺得道士是說對了。

只見荷花猶豫了半響擠出兩個字「沒有」就跑出去。

亞麗見女兒跑出去的背影,深深地「唉」了一聲,一種心疼由心而起。

急忙返回堂屋跟道長說好話,求他一定要幫幫自己的女兒,村長跟亞麗結婚三年,一直都沒有孩子,因為怕村裡人指指點點就外出打工了。

在婚後第五個年頭,終於抱回了才幾個月大的女兒荷花,所以他們一直視為掌上明珠。

道士從包袱中拿出一身乾淨的白色道袍換上,然後盤腿而坐,微閉着眼睛,嘴裏不停的叨念着什麼。

約在一柱香後,道士睜開了眼睛,面容痛苦的捂住自己的胸口。

「道士你怎麼了?」亞麗看着他那痛苦的表情,上前關心的問。

「你們這裡有沒有外鄉人?」這時道士的嘴角流出了一絲血跡。

「外鄉人?」

「就是外鄉搬來這裡住的。」

「沒有。」亞麗十分肯定的說。

道士聽完繼續閉上眼睛,嘴裏又開始喃喃自語,又在一柱香後,他瞪大眼睛看了看周圍,接着一口血噴了出來。

這晚我發高燒了,奶奶找出了安乃近掰了半片給我喂下,以往只要半片葯下肚一定沒事,今晚的我依然高燒不下。

爺爺急忙去叫村長,因為村裡唯一拖拉機的鑰匙在村長手裡,本打算讓村長送我去城裡看病。

半夜被叫醒的村長急忙披衣下床開門,這時隔壁廂房的道士在聽到爺爺焦慮的聲後,也起床問情況。

「走帶我去看看。」道士立馬提上桃木劍。

村長跟道士來到我的床前,那道士摸了摸我的額頭後,讓村長去河邊折幾根柳枝條來,接着拿桃木劍在我房間里比划著什麼。

不久村長拿着柳條回來了,道士用嚴肅的神情,舉起雙手恭敬的接過柳枝,然後在我床的上空揮來打去。

折騰了約十幾分鐘後,他摸了摸我的額頭說:「沒事了。」

接着爺爺跟村長也摸了我的額頭,這一夜我安然無恙睡到了天亮。

聽村長說,當時爺爺差點給道士跪地磕頭,最後被道長架住了。

這晚後,全村人都把道長當成了神,傳的神乎其神。

說來也奇怪,自從道士來到這村子後,半夜再也沒有歌聲響起。之後大家見到那道士後會十分的客氣,有些年長的人會邀請道長去家裡做客,道長倒也十分實誠除了喝杯茶水,不會拿村民們一點物品。

三天過去了,荷花的事依然沒有得到解決,村長跟杏花雖然十分焦急,還是好吃好喝的供着道長,生怕惹了道長不開心。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夜歌 第2章 棒槌 第3章 色道 第4章 影子 第5章 秘密 第6章 找爹 第7章 贅婿 第8章 偷吃 第9章 防誰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