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軍事歷史 > 侯爺世無雙 > 第4章 踐踏底線,楚曄公主擺台招駙馬!

第4章 踐踏底線,楚曄公主擺台招駙馬!

老山參


  「快去看!」
  「公主要拋繡球擇婿!」
  秦昊等人剛過城門,就看見前面烏泱泱的一群人從四面八方彙集過來,呼朋喚友,拖兒帶女,朝着一個方向涌了過去。
  「是哪位公主?」
  男人一邊跑一邊捋了一下自己頭髮,滿嘴抱怨說道。
  「怎麼不早通知?」
  「現在是不是有些遲了?」
  另一男人嘲笑他說道。
  「趙大!
我們去看個熱鬧而已。」
  「難不成你真的能當了公主駙馬?」
  趙大邊跑邊說。
  「我雖然長得不濟,但昨日有算命先生說,我三日之內必有鴻運罩頭。」
  他滿臉得意。
  「說不定今日便有這個福分。」
  「去!」
  馬三冷笑一聲。
  「別做夢了!」
  「你看官道上那些公子小王爺,都是各國的達官貴人。」
  「就算真的有繡球扔到你臉上,你搶得過他們身邊那些凶神惡煞的侍衛?」
  「得了。」
趙大也知道自己是痴心妄想,只不過身為男人,過一過嘴癮而已。
  「你還沒說是哪位公主?」
  「如今的楚曄公主、贊花公主都是花笄之年,但不知是哪一位。」
  馬三隨口說道。
  「當然是贊花公主。」
  「楚曄公主不是已經許配給大禹國的虎羅小王爺秦昊了嗎?」
  旁邊周五跑過來。
  「馬三!」
  「你說的是什麼話!」
  「那已經是過時的消息!」
  「聽說楚曄公主休了虎羅小王爺,早就見過東涼的魯巴爾殿下,屬意於他。」
  「只不過大禹那邊早有婚約,那倒霉的虎羅小王爺如今還在送親路上,如今不知得了這消息沒。」
  趙大驚了。
  「既然這樣,楚曄公主怎能這麼快就急着招駙馬?」
  「難道不等虎羅小王爺來了,解了那親事再說?」
  「怯!」
周王不屑的說道,「他算老幾?」
  「在大禹,他也不過是個拚命三郎,替他那位皇兄出大力的一莽夫而已。」
  「血戰十年。」
  「讓他那位一母同袍兄弟,享盡人間極樂,榮保帝皇之威。」
  「如今,他那同袍兄弟,又派了兵馬,連下南方十城,早就不把寒涼北疆放在眼裡。」
  「那虎羅小王爺年已二十有六,戰神威名,名震大都。」
  「早過了成家立親之年。」
  「他那母后,日日催着皇帝為他娶親。」
  「皇帝一急,撤他兵馬,送他為質。」
  趙大不信:「周五!
你儘是胡說!」
  「那虎羅小王爺與大禹皇帝可是一母所生,怎會如此?」
  周五冷笑。
  「如今大禹國平民百姓哪個不知,哪個不曉?」
  「只虎羅小王爺和他那些手下將士,個個是聾子,充耳不聞罷了。」
  三人說著,秦昊臉色漸漸發冷,紫了起來。
  「不說這些了。」
周五說道,「就算選不上駙馬,今日公主開心,必有大賞!
我們快走!」
  趙大一聽急了,吼吼的說道。
  「那還啰嗦個甚?」
  「趕緊搶位子去!」
  想去召喚自家親戚朋友,又怕趕不上,撒開腿丫子跑了。
  「狗日的!」
  馬三腿短,加緊了幾小步,卻還是遠遠的落在後面。
  「小王爺。」
秦安怕秦昊發起瘋來,趕緊低聲說道,「如今我們身在西齊,一切從長計較。」
  按他脾氣,此時,應該拔劍。
  沒想到,秦昊只是咬牙說道。
  「這個臭婆娘!」
  「竟然如此不要臉!」
  「我人還未到,她就忙着另找男人!」
  秦安一臉尷尬,小聲說道。
  「爺,咱怨不得人。」
  「你被奪了封號,沒了王爺身份。」
  「身邊又無戰將聽你號令……」  「爺,小不忍則亂大謀。」
  「咱先忍了吧。」
  「啰嗦什麼?」
  他脖子一梗,滿面怒容。
  「男人需要女人?」
  「笑話!」
  「她踐踏了我男人尊嚴!」
  「我倒要去看看,我秦昊的女人,哪個敢去跟我搶?
!」
  話音鏗定,竟讓秦安無話可說,趕緊小步跟了上去。
  卻不知,秦昊早已淚流滿面。
  他身體里,有一股異樣的灼傷,讓他感覺痛苦。
  將軍劍在身,馬在前,十年生死兩不顧,一心為他。
  想不到,一場骨肉兄弟,竟至如此!
  當年話語,猶在耳邊,令他浴血奮戰十年,竟不過是一場騙局!
  到頭來,十次撤他兵王,置他與死地,甚至褫奪他小王爺封號!
  如今,竟連他唯一的容身之地,也想抽了去!
  「讓開!
魯巴爾小王爺來了!」
  一群士兵咋咋呼呼的拿着手中兵器,攔截着一些擁擠過來的年輕人,囂張的推搡着他們說道。
  「滾到後面去!」
  年輕人們不幹了。
  「你們算什麼?」
  「不過是些東涼人而已!」
  「竟然敢在我西齊上撒野!」
  「就是!」
  一群年輕人喊了起來。
  「公主是西齊的公主!」
  「就算挑選駙馬,也應從我西齊年輕男人中挑選優秀之人,何苦勞你們東涼的什麼狗屁小王爺在這裡充數!」
  「這算什麼?」
  士兵冷笑。
  「算什麼?」
  他把手中的長戈往那人臉上一戳,差點戳瞎那人的臉。
  「憑我東涼如今勢不可擋,連下大禹三座大城,你們區區西齊,竟敢和大禹和親。」
  「不想活了是吧?」
  「如今就算你們皇帝,見了我們小王爺,都不敢讓他跪着說話。」
  「你說算什麼?」
  屈辱!
  在西齊地盤上,竟然受到如此奇恥大辱,年輕男人,個個心中怒火。
  無奈,對方人多勢眾,個個手中操有利器。
  西齊親兵們,雖也操持兵器圍在那裡。
  他們的兵器,也不過是對着那些年輕人而已。
  反而由着那些東涼兵胡鬧。
  西齊年輕男人們心中悲苦。
  國之不幸。
  國之大恥!
  身在這樣的一個國家,簡直就是男人的羞恥!
  「讓開。」
  忽然一幫人大搖大擺的走進來,他們完全無視那些東涼士兵們的攔截,彷彿入無人之境。
  「你們什麼人?」
  「膽敢闖進來!」
  「怕是不要命了吧?」
  魯巴爾惱怒萬分。
  今天的繡球他是勢在必得。
  前幾日在未央宮見過楚曄公主,二八年華,風姿卓越。
  絕美的臉上,配上一臉英姿,簡直是讓人夜不能寐,非要一親方澤才行。
  今日一大清早他就命人收拾好床被,掛上大紅幔帳,大門外紅燈籠都挑了起來。
  只要搶到繡球,根本不管幾時成親,今晚就要香到楚曄公主!
  此時,他全身都充滿了男人之力,積蓄待發。
  沒想到,區區幾個小毛賊破壞了他的好心情。
  魯巴爾十分惱火,命令士兵。
  「把這幾個雜碎給我打發了!」
  這些人還真不容易打發。
  他們看上去像是銅牆鐵壁,死死的把一位面色凜然的男人圍在中間,任他如同王者一般,直接前行到廣場**。
  西齊年輕男人們看到,頓時心熱起來,主動護上前,支援那威風凜凜的男人。
  管他是誰!
  只要不是東涼的狗就行!
  高台上的人似乎發現了一些端倪。
  來來往往的女人中,其中有一位穿着輕羅細紗,眼神極為犀利霸道,轉身進到後面幕帳,噘着嘴說道。
  「公主,那個人來了。」
  一件巨大的斗篷之下,黑色罩衣,黑色面罩,把這位公主罩得嚴嚴實實的,完全無法分辨出她的容貌。
  「誰?」
  雖看不到她面容,但聲音極為震怒,手一抖,隱在罩衣下的鑲金青玉劍就抖了出來,嘩嘩顫了兩下,手背上露出一截看上去似芭蕉扇一般的印記。
  等到她手腕往上一翻,劍氣一開,那整個手腕露出來,竟是九天玄女的玄鳥鳳尾!
  一身黑罩衣,一把青玉劍。
  與這細嫩白玉的女人之手,看上去那麼格格不入。
  丫鬟噘着嘴說道:「就是那個剛剛被廢的戰神虎羅小王爺、公主的准駙馬,秦昊。」
  嗆啷一聲劍響,楚曄公主上前一步,厲聲說道。
  「我今日公開擇夫,他敢來攪我場子。」
  「我去殺了他!」
  「公主!」
丫鬟嚇了一跳,趕忙從後面抱住她。
  用力過猛,那黑面罩竟讓她給拽了下來,露出公主半個臉來,黑眸中一點怒氣,在空氣中瀰漫出來,讓人看見,竟有一種忍不住的衝動,很想去讓她痛打一頓的感覺……  大概,這就是所謂的女人的美好吧!
  她怒,任她怒。
  她嗔,任她嗔。
  說到底,她只不過是個看上去很兇的女人而已。
  能有多厲害呢?
  那半卷的眉毛,細長的眉結,淺淺的一汪小水窩。
  只會讓男人無限疼愛罷了!
  原來,這位,就是西齊人人傳說的脾氣暴烈、殺人如麻的楚曄公主。
  殺了多少人,並沒有什麼人知道。
  但在獵場上,她與九位哥哥出獵,數量並不多。
  卻,都是極為兇猛之物。
  譬如,花額白虎,猛獸中十凶之首,她今年一年獵得兩頭!
  如今一件虎皮在西齊皇帝的皇座上,另一件,則鋪在她床塌前。
  「公主,」丫鬟勸她道,「他雖被褫奪小王爺封號,終是大禹國皇帝之袍弟。」
  「你若是殺了他,怕是對我兩國不利。」
  小丫鬟噘着嘴說道:「公主天天叫着要殺人。」
  「我自四五歲跟了公主,竟沒見過你殺過個人。」
  這話說得楚曄一下子綳不住了,噗嗤一聲,自己笑了起來,回頭瞪了小丫鬟一眼,狠狠責備說道。
  「你天天噘個嘴,我倒也沒見誰敢惹你生氣!」
  「公主!」
  這小丫鬟,真是大膽,竟在楚曄公主,自己主子面前,撒起嬌來了!
  楚曄公主咯咯笑了一起,拿開罩衣,在小丫鬟身上肆意蹂躪起來。
  「該死的小丫頭!」
  「你敢跟殺人如麻的楚曄公主頂嘴!」
  「來來來,楚曄公主教你如何做人家丫頭的!」
  「饒命了!」
  「下次敢不敢了?」
  「下次還敢!」
  兩個年輕姑娘,竟忘記今日是擇夫大事,在後帳中戲鬧起來。
  「公主。」
  一位上了年紀的太監進來,看到這場面,皺了皺眉頭說道。
  「諸公子王爺已到。」
  「公主該上場了。」
  楚曄公主頭也不回說道。
  「去請贊花公主來。」
  太監大驚,脫口而出。
  「公主,您可不敢再胡鬧了。」
  「這,這可使不得。」
  嗆啷一聲,青玉劍猛然刺了過來,直貼着那老太監臉皮。
  只聽楚曄公主怒氣沖沖的說道:「快去!」
  老太監一慌,不敢再多嘴,轉身一溜小跑,趕緊離開了。
  後帳一出大戲剛剛落幕,前面廣場上暗潮洶湧。
  「去告訴蘭姑娘,我們在西角上,穿青藍袍的。」
  魯巴爾命令心腹說道。
  「速去!」
  秦昊立在廣場**,一排人像焊死了一樣,無論外面的人潮多麼兇猛,他穩如磐石,紋絲不動。
  魯巴爾手下士兵們幾次衝刺,都奈他不何。
  尤其是西齊那些年輕男人,個個奮勇向前,完全就是對剛才的報復。
  眼看時間越來越近,魯巴爾只能放棄中場,佔據西邊半邊天。
  手下心腹立刻飛速向後台跑去。
  秦大遠遠看到,手中舉起一面旗幟。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凜冬將至,魂穿失勢小王爺 第2章 天下奇聞!戰神小王爺變質婿 第3章 倒霉透頂,落魄王爺被霸凌 第4章 踐踏底線,楚曄公主擺台招駙馬! 第5章 傾國傾城,仙女下凡 第6章 重賞之下,翻目無情 第7章 得繡球者,居高臨下 第8章 言而守信,三日內迎娶兩位公主! 第9章 饕餮當道,忠義驚天地泣鬼神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