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古代言情 > 鬧翻九天!神尊追妻火葬場 > 第8章 禁制

第8章 禁制

梓墨汐顏霜

「阿嫿,你怎麼了?」墨羽見她滿頭大汗,面露痛苦之色,眉頭緊鎖。

「……」雲嫿痛得說不出話來。

如玉瑩白的皓腕上,璇璣石鏈散射出白光,鏈上鐫刻的禁制咒文如飲血一般,熾熱灼燙着底下的白嫩,泛起寸寸紅痕。

起始,僅是手腕處灼痛,後來卻遍及四肢百骸,竟是愈演愈烈。

「啊……」 雲嫿捂着頭,只覺頭痛欲裂。

「阿嫿……」墨羽上前擁住她,拉起他的手,只看了一眼,便道:「這手鏈被人下了禁制。」

可惜是神器一類,材質特殊,無法取下,他只好強行通過外力干預,達到緩解的目的。

耗了些許修為,墨羽不由疲累,想來這施術者的修為,倒是深不可測。

「阿嫿,是誰給你下此禁制?」

「長慕。」雲嫿緩了緩,方啟唇答道。

「是他?」墨羽再度蹙眉。

長慕此人,他早有聽聞,天界殿下,修為高深莫測,為人清冷難近,只萬年便晉了上神之位,天賦卓絕。

這樣的人,他實想不到,會和阿嫿有什麼瓜葛?

「有什麼辦法嗎?」雲嫿擦了擦額上的汗珠,問道。

墨羽迎上她期待的目光,眼眸中似藏着萬千星辰,他不忍她失望,只好搖搖頭,實話實說,「阿嫿,抱歉。」

果然,他看到她嘆了口氣,心中不免澀然一片。

雲嫿十分清楚,這意味着她的自由,將受人管控。

可是,手腕處的灼痛絲毫不減,隨時都在警示她。

良久,雲嫿抬起了頭。

「阿羽,你先回去。」

「你不同我回去么?」

「等我解決了這些麻煩,就會回去找你們。」

「好。」

墨羽只得如此應,他怕耽擱的時間久,阿嫿會遭手鏈反噬,只好一人離開。

……

雲嫿拖着身子回到鳳鸞宮,已是戌時。

不過,意外的是,宮門並未落鎖。

很顯然,有人在等她。

隨着她離那人愈近,手腕處的灼痛方才減弱。

很快,有人前來傳話。

「殿下有請。」

雲嫿抬頭,不免諷刺,她如今不過是個澆水宮娥,何以要用一個「請」字?

哦,她差點忘了,自己到底還是個上仙。

鳳鸞宮,淺陌殿。

殿中,赤金香爐中,絲絲裊裊縈出幾縷香煙,卻是清冷沉馥的檀木質調,厚重有質,不入塵俗,似那制香的主人一般。

有時,倒是香如其人。

雲嫿推門進來時,便看到窗前一抹月白身影,靜靜佇立,皎潔月輝散陳下來,那人側臉輪廓分明,五官比例恰到好處,唯有寒眸中冷寂若漫天星辰,沉寂深邃。

仿若山巔雲立,獨是世間妄想。

上蒼果真厚待於他!

雲嫿瞅了數秒後,方才想起了正事。

「見過殿下。」微微福身。

長慕並未回頭,鼻尖倒是捕捉到了一股特殊的氣味。

不由皺了俊眉,「喝酒了?」

清冷的語調,沒有什麼起伏,淡淡如水。

「嗯。」雲嫿悶聲回答。

方低頭仔細去嗅那衣袖,酒氣卻是微淡,不曉得他如何聞到。

「上仙倒是未有將天規放在心上。」

「……」雲嫿剛放下的心,陡然懸起。

什麼意思?

長慕毫無表情轉過身來,剛好看到她的表情,不過他的臉上依舊無有波瀾。

拂了衣袖,前行了幾步。

突然,他低下頭,視線冷凝在一處,驟然冰寒。

只見他的袖子被人死死攥住,偏那人還咄咄逼人。

「你說清楚!」

「……」

無言的迫人氣息鋪天蓋地席捲而來,雲嫿有些站不穩,咬緊貝齒忍耐,美眸始終與他對視,絲毫不肯相讓。

手中衣袖攥得皺皺巴巴,長慕眉頭愈發緊皺。

以他的修為,必不會受制於人。

可對上那雙倔強固執的眸子,他不由莫名其妙多了幾分耐心。

「放開!」音線清冽動聽,卻偏是高高在上的矜貴。

或是觸及到了那聲音中的泠冽,雲嫿後知後覺地鬆開了袖子。

長慕俊臉陰沉,明顯不悅,雲嫿看見那皺巴巴的袖子,終於意識到不妥,方討好似的替他理了理袖口的褶皺。

可哪裡想得到,某個人並不樂意。

長慕臉色一冷,揮開她的手,重重吐出兩個字,惜字如金一般。

「不用!」

這態度,可惹惱了雲嫿,心火驟起。

可惜她尚有幾分理智,明知受制於他,只好一腔怒火壓在心頭,隱隱不發。

可就是這般糾結隱忍之態,還被長慕悉數睹盡。

也不欲與她多言,薄冷的唇輕啟:「自去將天規誡律頌記心中,明日晨時,本殿親自檢查。」

「你……」

可是,剛要出口的話就被長慕一記冷芒嚇得生生扼住。

很顯然,她怕他。

但是,梓陌君長慕對這個結果卻很滿意,拂袖而去。

鮮有耐心的他,向來不會如此。不過,雲嫿倒是個例。

待長慕人影逐漸消彌於皎皎月色中,某女才敢吐露出一點點心聲來。

不過,只是一星半點的微微吐槽。

「也忒沒人性了。」

只不過,某女的聲音不甚大,便是借她一萬個膽子,她也不敢在人家這地盤,放肆狂言。

奈何,目前她的處境慘淡,更何況屁股後面還追着一大筆債,某男不追着她要,她就已經感激涕零了。

……

第二日,某女撐着黑眼圈前往淺陌殿。

梓陌君長慕尚批閱完最後一卷文書,見她前來,也不意外,反而令人準備好一應筆墨紙硯。

雲嫿微微蹙額,這是什麼意思?

很快,梓陌君就為她答疑解惑。

「所謂眼過千遍,不如手過一遍。」

「所以?」雲嫿彷彿明白了他的意思。

「所以,上仙開始吧。」

雲嫿聽後,不由苦笑,只好硬着頭皮坐在了書案前,只是,如坐針氈。

倒不是她未記會,只是背和默寫本就不同。她一時有些心亂,過程中,有些卡殼,故而寫得很是艱難。

大約磨了一個時辰,那《天規》才堪堪寫完。

梓陌君取過一覽,看過之後,面上並沒有什麼表情。

雲嫿倒是期待,一直等着他的下文。

梓陌君這時卻故意吊她胃口,半天才道:「上仙倒是好記性。」

「那是自然。」雲嫿肯定自如。

到此 ,梓陌君也未多言,一雙星眸沉沉,不辯心意。

最終,梓陌君放她歸去。

……

這天夢裡,雲嫿再一次入了虛彌幻境。

只見,桃花樹底下,斜椅一個紅衣女子,似在閉目小憩。

察覺來人,她緩緩睜開了眼睛。

「小丫頭,可是想我了,特來尋我?」

荼月化成一陣清風,來到她面前。

雲嫿有些不悅,拂開她貼在自己臉上的手,認真道:「我是有事來找你。」

「這樣啊。」荼月輕笑着放下手,略拂拂衣袖,抬眼笑盈盈看她,「小丫頭,你有什麼事?」

緊接着,雲嫿抬手,衣袖輕褪,一條曜黑的璇璣石鏈鎖在皓腕間。

「這是?」荼月不解。

「這是璇璣石鏈,如何解開?」

荼月細細觀察,須臾才道:「小鳳凰,這石鏈經玄鐵打造,本就堅硬非常,再加上鏈身附有縛身禁制,若要解開,須得解除事先禁制。」

「我先試試。」

說罷,荼月雙手結印,口中低頌幾句,一股瑩白光芒自她指尖環繞。隨即她單手一指,光芒隨她手上動作牽引過去,覆蓋在那處石鏈上。

很快,白光驟然大綻,石鏈受力,開始顫動,暗色的符文緩緩流轉。

雲嫿可以清晰感受到石鏈受外力所帶來的壓迫,心中不免多了幾分希望。

荼月亦明顯感受到那道禁制的力量,看來施術之人修為不低。

可是 ,如今她的修為早已不如當日巔峰時期,如此,是破不開那道禁制的。

倒,小瞧了,這破鏈子。

與此同時,她撤下了法術。

然,雲嫿的目光也逐漸沉下,至於那璇璣石鏈,竟然,毫髮無損。

荼月黑着臉扶了扶額,神色有點不自然,「呃,不是我解不開,只是我如今的修為不如以往,有點困難……」

解不開?

雲嫿都要炸了,這也太倒霉了吧,原本還以為遇上一個神級人物,這……

在對面灼然探究視線中,妖神大人感覺十分難為情,呃,第一次被一個小丫頭質疑,這臉可丟大了,她得想個辦法才好。

「其實也不是沒有別的辦法。」

「還能有什麼辦法?」雲嫿沒好氣的說,明顯不信。

「你可聽說過溫如玉此人?」

雲嫿點點頭,印象中,確實聽過這麼一個人,岐山溫如玉,號稱「六界百曉生」,此人極擅問卜之術,無所不知,無所不曉。

「你想讓我去找他?」

「嗯。」荼月正是這個意思。思索片刻後又做補充,「他世居岐山,有一妻素患沉痾,你若以良藥贈之,他自會應允,幫你解開石鏈禁制。」

聞言,荼月終於看到小鳳凰的面色緩了緩,方攬過她的肩,笑得明媚嫣然,「小鳳凰,我幫了你的忙,你該怎麼謝我呢?」

一邊說,又兀自欲拂上她的臉頰。

雲嫿眼疾手快,伸手制止住那隻不安分的手。

這傳說中的妖神大人,莫不是有些常人沒有的特殊癖好?

「快說!」聲線絲絲縷縷拂撩入耳,雲嫿有點難以適應。

「事成之後,再說吧。」

呃,她這是發現了什麼隱秘之事。

……

自虛彌境出來,雲嫿仍在思索,捻指一算,方知那千年冰蠶將於近日現身。正巧的是,這日子正好與她小休的日子重合。

這倒是一個機會。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微信閱讀

章節X

第1章 桃淵 第2章 血祭 第3章 落難 第4章 出逃 第5章 盤問 第6章 隱秘 第7章 子虛 第8章 禁制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