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古代言情 > 鬧翻九天!神尊追妻火葬場 > 第6章 隱秘

第6章 隱秘

梓墨汐顏霜

近日,南海諸多水族於各族邊界處大動干戈,彼此相持不下,眼瞅着便是一場腥風血雨。

礙於種種利益關係,南海龍王可謂是忙得焦頭爛額,至於這個燙手山芋,最終還是推到了梓陌君面前。

如今,他頗受天帝看重,極具威信,時有處理政務,且是手段雷霆,無人不服,故而此舉也未有不妥。

然,梓陌君又豈會不知西海龍王心中那點子小算盤?

呵,他不敢得罪那些水族,便讓他來,然後再借他之手,除掉心腹大患。

心知如此,不過,面上卻不會表露分毫。

梓陌君依舊眸色淡淡,「龍王且先回去罷。」

聞言,龍王自然心中大喜,這話,便是應了。

「那敖閏便叨擾殿下了。」龍王依言,恭敬退出了大殿。

一番客套話下來,大殿再次陷入了寂靜。

許久,司祁自角落裡出來,恭敬面向眼前這個謫仙般的男人。

「殿下為何要答應西海龍王?」

「敖閏那點心機算盤,還不足為慮。」梓陌君抬手,示意他安心。

「你便去西海一趟。」

「是,殿下。」

司祁領命而去,即使未交代具體任務,主僕間多年的默契已經讓他知道,該怎麼去做。

水族勢力錯綜複雜,個中緣由須得清楚。

突然,轉身之際,眸光一頓,瞥見了玉案上那柄鳳羽扇。

此扇的來歷,他最是清楚不過。

鳳羽扇周身覆以九天火凰鳳羽,上嵌女媧補天所用五彩靈石,以神界至純之火冶煉,由上古真神灼夭打造,威力無比。真神隕落後,流轉至月璃上神手中,非火凰血脈不得駕馭。

然此扇自月璃上神隕落後,就不知所蹤。

三界皆知,那月璃上神自妖神之戰後,傷重不得治,便身死道消,元神歸於混沌。

然,梓陌君卻知,這,不過是個幌子。

過往記憶如雲煙,絲絲縷縷牽引。

當日,那個清冷絕艷的女子,立於天地間,身影泠泠蕭然,「來生,願不為神。」

梓陌君清晰記得,她說,她不願為神。

自此,月璃這個人,成為了永遠的回憶。

即便,他尋天覓地,也只覓到她的一縷慘魄。

就在他以為無望的時候,偏生鳳羽扇現世了。

那女子偏生說她是順道撿來的,梓陌君分明清楚,鳳羽扇極具靈性,威力無比,常人難以接近,自然也無法使用。可是,此女卻毫髮無損。

這,女子,莫非同月璃有什麼關係?

梓陌君觀察過她,血脈靈根一般,雖有上仙之體,卻無多少修為根基,確為平平無奇。便是這樣的人,鳳羽扇選擇了她。

也是這樣,梓陌君留她在天宮。有一種預感,她身上有些不為人知的隱秘。

晨時,宮中仙娥便已稟告,稱她素有心疾,故而昏厥。

這倒是其次,經藥王診治,卻是查無病因。無奈,他只好令人以藥物救治於她。

想不到的是,此女確是一藥罐子,但還是一非同尋常的藥罐子,普通藥物於她,根本無用。梓陌君用了好些珍稀藥材,方才將她奄奄一息之命挽救。

如此一番周折下來,雲嫿身體方恢復些許。

然而,昏睡這一段時日,她身體里的一個意識徹底蘇醒了。

那人是個女子,言笑晏晏,冷艷無雙,她認得出來,就是上次喚她的紅衣女子。

周遭依舊桃花灼灼,明艷芬芳,處於一個巨大的水鏡當中。

「這是哪裡?」她問她。

「這是吾的虛彌水鏡。」紅衣女子不緊不慢答着,笑着向她行來,許是見她有所畏色,距離幾步時方才停住。

「汝莫怕,吾不會害汝。」雲嫿一副「我信你個鬼」的樣子。

紅衣女子見她不信,繼續解釋:「吾和汝簽訂了共生契約,所以不會對你不利。」

「共生契約?」雲嫿疑惑一陣,反問:「那是什麼東西?」

紅衣女子的臉莫名一僵,乾笑一聲,「汝心口處不是有一枚血印么?」

「你怎麼知道?」雲嫿有點激動,下意識拂向心口處,一副被人威脅的樣子。

她怎麼知道,究竟是什麼時候?

荼月也是有點無語,偏生還得耐着性子解釋,「那血印是我的梵天印。」

荼月很是錯愕,這幾萬年間的代溝,也實在是太深了吧。她還是表述不要那麼文縐縐了。

這邊,雲嫿乍一聽,突然福至心靈,「莫不是我的心疾,與它有關?」

荼月眼中倒是一亮,朝她讚許地一笑。

可是,緊接着,荼月臉就垮下來。

「原來一切都是你!」雲嫿哪裡忍得住,那一腔怒火自心口湧出,一發而不可收拾,「讓我莫名其妙做了這麼些年的藥罐子。」

雲嫿也不與她廢話,揮掌朝此人面門而去,可惜,出掌卻並未擊到實體。她以為是這人用了幻形術,方改了出招策略。

不過,招招仍舊勢頭很足。

荼月瞧着勢頭不對,臉也黑了黑,明明她是來談和諧共處盟約的,怎的就成了這樣?

看着來人不要命的打法,她左避右閃,也很無奈。

「你…你有話好好說……」

「休要多言!」

「你只需知道重點,我不會害你。」

「看招!」

「你……」

一開始,荼月還在躲避,不過,她很快想起來,她如今不過就是幾縷殘魂,憑這隻小鳳凰的修為,還不足以傷她。

於是,她乾脆站在原地,任她發泄心中不快。

雲嫿對着木頭樁子一樣的紅衣女子,劈了半天,仍未能傷她分毫,不由氣悶。

不過,她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

很快,她停手了。

「你是魂魄?」

「你終於看出來了?」

魂魄是沒有實體的,怪不得?

雲嫿一直防備於她,荼月豈會不知?未了和平盟約,她只好再次苦口婆心解釋,「因為梵天印灌注了我的力量,你的修為不深,無法承受,故而演變成了心疾。」

然而,她的解釋成了廢話。

「梵天印怎麼解?」雲嫿問,眼神直勾勾的。

「解不了!」荼月唇角微微勾起,邪魅一笑,「你可是我千挑萬選的小鳳凰。」

雲嫿聞言氣得直跳腳,荼月看了,心覺有幾分好笑,繼續引誘她,「梵天印可是神的饋贈,你除了要任我差遣,同時還能獲得我的力量,這不好么?」

「我不需要!」雲嫿直接拒絕了她。

荼月嘖嘖幾聲,瞧,還是只硬氣的小鳳凰。

嗯,她,很喜歡。

她就是不喜那些腌臢人,為了強大的力量,便要出賣靈魂。世間,很少人能夠不為此折腰。

荼月一邊感嘆自己的好眼光,一邊繼續逗這隻小鳳凰,「可惜啊,抗拒梵天印的人,可是沒有好下場的。」

荼月故意瞅她一眼,繼續添油加醋,「最開始只是萬蟻噬心,疼痛難忍,後來,肌膚潰爛,如遭凌遲,最後……」

雲嫿聞言,一幅幅情景不由自行腦補……

荼月故意頓了頓,繼續道:「最後,業火焚體,身魂俱滅,不得入輪迴。」

只見,雲嫿臉色一白,手都有些顫,最後一句話徹底嚇到了她。

荼月看着她這反應,十分滿意。

「小鳳凰,你放心好了,我會找下一個宿主。」

「不…不要……」雲嫿有點慌,很快她的靈台就清晰起來,恭敬道:「雲嫿願意幫助大人。」

「這不就好了么。」荼月上前,滿意地扶她起來。

於是,雲嫿就心不甘情不願地成為了荼月的宿體。

要命的是,她還得知荼月就是幾萬年前禍亂六界的妖神。

敢問六界之內,誰會不要命,取這麼個相似的名字。

光是一人一口唾沫,就足以淹死。

可是,妖神不是隕落了么?

她光是想想,日後都要跟這個大魔頭相處,就感到脊背生寒。

當然,在此之前,大魔頭還友情提示於她,「小鳳凰,我的身份,所在,與你息息相關,你若敢泄密,到時候成為眾矢之的,可別怪大人我沒提醒你。」

雲嫿苦笑連連,她難不成是腦子有坑么?要自找死路?

她不禁抬頭看天,原本天朗氣清,可她怎麼覺得自個兒頭頂上,籠着巨大一片陰霾?

還真是,飛來橫禍,躲不過。

這天,雲嫿照例在天后的蟠桃園打理那些桃樹,眼看着半月之期將至,也就有了些盼頭。

她是不知自己命里究竟觸了什麼霉頭,接二連三地倒霉。

抑制不住煩躁,她扯了扯腕間的那什麼破鏈子,質地堅硬,天知道,這是什麼材質。不過,一想到她身體里那位大魔頭,或許她有辦法呢,雲嫿便尋思着找個機會問問。

這園中 ,共有七七四十九棵桃樹,待她一一澆水照料完,已然日薄西山。方提上水桶,弓着腰,步伐艱難往回走。

出了蟠桃園,走過石拱橋,方是幾處冷清殿宇。不過,她的居處卻不是這裡,而是鳳鸞宮裏面一個小小側殿。

故而,雲嫿和鳳鸞宮裏面那位,住在一個屋檐下,整天抬頭不見低頭見。

就連今日也是,冤家路窄。

雲嫿其實一早就發現了,來人身姿欣長,俊顏絕世,一襲淡月紫華服,腰系珠玉,冠發還是束得一絲不苟。這樣刻板冷肅的氣質,不是長慕又是誰?

作為一個女子,她承認,他確實好看過甚,可是,和她有什麼關係?

雲嫿選擇無視他,繼續往前走,假裝看不見。

「咳……」背後突然傳來一聲輕咳。

雲嫿的身子一僵,灌了鉛似的頓住腳步。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桃淵 第2章 血祭 第3章 落難 第4章 出逃 第5章 盤問 第6章 隱秘 第7章 子虛 第8章 禁制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