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古代言情 > 鬧翻九天!神尊追妻火葬場 > 第5章 盤問

第5章 盤問

梓墨汐顏霜

天門前,雲嫿左等右等,就是尋不着一個好時機,急得她直跳腳。

「來人,封鎖天門!」突然一聲令喝,雲嫿的表情立刻不好了。

難道,這麼快就被發現了?

她急急回頭,拂了拂不安的小心臟,看來,今天有場硬仗要打了。

她又側頭去望,發現不遠處又奔來一**天兵天將。若她再不行動,只怕…就真來不及了……

好,她今日就再賭上一把。

身隨心動,她發出全力,指間緊緊攥住手訣,一個瞬移,就掠到天門口。那守衛的天兵自是要攔她,揮起手中的銀槍就要刺去,雲嫿身形一動,靈活地閃避。

幾個回合下來,額頭起了層薄汗,慢慢浸**衣襟,她不覺有些吃力。

這梓陌君帶的兵果真不一般,連一個小小天將,都…都這麼厲害。

說話間,她又從那奪命一樣的銀槍上躍起,慌亂之下,竟被他削去幾縷青絲…

「該死!你毀了我寶貴的頭髮!」

她氣急,招呼起紅蓮火就砸了過去。那人似乎料不到她會放火,沒有防備之下,自身衣袍給點着了,哪裡還顧得上別的,只掐着水訣,一下又一下地滅火。

嗯,對於如此傑作,她很是滿意。

雖然她修為術法一團糟,可偏偏這放火的法子,她還自認,有些天賦。

如今,她要出去,還有誰會攔着?

興許,她過於得意忘形了,這意外么,就接踵而至。

待她前腳踏出天門,後腳就止住了。

「請留步!」身後有人沖她清喝一聲。

這聲音…這聲音,莫不是,他?

清冽的嗓音聽到她耳朵里,那分明是魔音,寒徹的音調,威嚴帶有絲絲慍怒,逼得她,不得不止步。

她慢悠悠抬頭,梓陌君也疾步行來。

「怎麼?不跑了?」他淡淡問。

「不…不跑了……」她的嘴角抽了抽。

嗯哼!不跑,不跑才怪!

她幾乎瘋了一樣,又沖向天門,奈何,她的腳才踏出去,就…就不能動了?她瞪大眼睛看着他,眼睜睜看着自己身子懸空。

她…她居然被人給拎了起來,老鷹逮小雞么,像不像?

「還不老實!」他把她重重放到地上,雲嫿痛哼連連。

「你這個男人,長得好看有什麼用,一點兒都不懂憐香惜玉。」

「……」梓陌君對她的抱怨,懶得理睬,轉頭吩咐一句,就欲拂袖離開。

於是,雲嫿就被慘兮兮押入了天牢。

這一天,整個鳳鸞宮皆是陰霾一片。

因為,小烏,不見了。

梓陌君本就性子清冷,經此,俊艷愈發冷了。

這幾千年來,敢在他眼皮子底下鬧事的人,真真沒有幾個。

那日,正是瑤池宴,就有人通報,天后的蟠桃被人給打劫了。真真吃了熊心豹子膽,黑手都伸到天家頭上來了。

先是劫走小烏,後又順手牽羊,拿走蟠桃,本事倒不小。

而那歹人,擅用火系術法,而那個女子,正是個放火的好手。

種種跡象,都意味着,和那個女子有脫不了的關係。

可他,方才見她一身紅衣招搖,舉止散漫,哪裡是個心思縝密,作案老練的歹人,在那麼多人眼皮子底下,消失得無影無蹤。

本來,他要好好盤問於她,奈何他一見此女,就失了耐心,只好作罷。

這事,只得他囑咐司祁慢慢查,司祁是他的心腹,行事穩重,未有大錯,最是合適不過。

可他如何知道,司祁這一盤問,竟然無果。

看來,要他親自前去了。

梓陌君來的時候,雲嫿尚在啃剩下的蟠桃,正吃的滿足。忽聽得有腳步聲,方眼疾手快藏好那些蟠桃,又理理衣服躺好,佯裝小憩。

梓陌君令人打開牢門,進去看到此景,星眸沉了沉,語氣淡淡,清冷,「別裝了。」

雲嫿一驚,竟然被你發現了。

於是,她只好窘迫地起了身。

「怎麼?終於良心發現,冤枉了好人,要放我走么?」

「……」梓陌君不語,只是冷冷盯着她。

一股莫名的威壓,雜着薄冷的氣息襲來,空氣降了幾個度。雲嫿禁不住緊了緊身上的衣服,不免小心翼翼起來。同時,她還有幾分心虛。

隨着時間消磨,梓陌君的耐心在一點點的,下降。

陡然間,雲嫿呼吸一滯,抬眼間,怔怔對上一雙深邃黑眸,只覺肅冷無比。那大掌死死箍住她的脖頸,所有生氣,盡在掌握。

她幾度試圖掙扎,可惜那人不給絲毫機會,反而加了幾分力道,不多時,她已然渾身無力,氣息微微。

梓陌君有意留她一命,恰到好處的,留她幾分余息。

雲嫿不甘心地瞪他,也發覺此人周身無一點慍怒,但氣息極冷,威壓極甚,彷彿她的生死,不過是他一瞬間的事。

便這麼對峙了片刻,雲嫿亦知道,他不會真的殺她,反而定下心來,閉上眼,不去理他。

須臾,耳旁冷風拂來。

「小烏在何處?」

雲嫿聞言,臉色微變,心情莫名煩躁,乾脆睜眼說瞎話,「小烏?小烏是什麼?」

無論如何,她是絕對不會承認這件事的。

恥辱!

梓陌君冷眸注視她片刻,見她死鴨子嘴硬,哪裡會妥協。

於是,大掌忽的一收。

「你不知道?」

緊接着,雲嫿發覺頸上力道愈發加重,方才她不過呼吸困難,此時可卻清晰感受到死亡的迫近。與此同時,心口處突然傳來一陣灼痛,她再明白不過,那是心疾發作。

梓陌君亦觀察到她的異樣,看她死死捂住心口,痛得冷汗直冒,卻倔強地咬牙硬撐,甚至抬眼冷冷望他。

那一瞬的倔強,淡漠,讓他動容,那樣的眼神,在另一個人身上,他分明是見過的。不知不覺間,他的手鬆了幾分,直至放下。

隨之而來,心中又是無奈自嘲,自唇角淡淡溢出。

他,果真放不下么?

雲嫿尚不知道,他之所以放過她,不過是因為一個眼神。

可是,她可不會在意旁的什麼事,待鬆了桎梏,兀自理了理氣息,才對上那人的視線,再次回答,「你說的,我並不知道。」

「但是……」

「但是什麼?」

那道清冷的眸光再次迎過來,雲嫿並不懼他,心下已有對策,「我倒是見過一隻鳥,往南去了。」

她早就思忖好,往南正是鳥族之地——鳳梧,由鳳族統轄,至於尋一隻鳥,便如大海撈針一般。

梓陌君默默打量於她,黑眸愈發深沉幽邃。

「那麼,你到底是誰?」

「……」雲嫿哪裡料到他如此問,一時未打腹稿,便接不上話。

「你有什麼目的?」梓陌君又問。

雲嫿眼見被逼到這份上了,只好承認下來,「我名喚雲嫿,是剛飛升的上仙。」

「哦?」梓陌君又重新打量她一番,他觀她確是上仙之體,可是修為根基卻是不相匹配,倒是有名無實。

雲嫿被他這番打量,弄得着實尷尬,的確,她就是掛着個上仙名頭。

「目的?」清冷的聲音再次傳來。

雲嫿看他幾秒,眸中光華流轉,語氣無奈,「只因渡劫之時發生意外,不甚流落天宮,幸得好心仙娥相救,今日本欲離開,隨後就遇到了殿下您。」

答完,梓陌君重新對視上她,似在探究她話中真假。良久,他忽然朝她走近幾步,清冷之氣愈甚。

「那你可知,偷盜蟠桃,乃是大罪。」

不知怎的,看着眼前人冷冽的眼神,雲嫿忽的腦子一片空白,那平日里活絡的思路便攪和一處,成一團亂麻。她竟覺得,自個兒在他面前,很是透明。

「我…我……」她心急如焚,如此,話竟說不利落。勉強理了理頭緒,方才啟唇,「初來天界,我…我不知……」

「哦?不知?」梓陌君明顯不信。

雲嫿自然也知這理由漏洞百出,當即又弱弱地補上一句:「我可以做出補償。」

「什麼補償?」梓陌君倒想看看,她究竟怎麼補償?真當那血玉蟠桃是凡間的白菜,蘿蔔?

下一刻,只見她素手一攤,一柄金色羽扇散發華光,現於長慕眼前。

雲嫿本期待着他的反應,豈料這男突然上前捉住她的手,冷聲質問:「快說!你從何處得來的?」

這着實,讓人有點猝不及防。

「我撿的。」雲嫿索性如實以告。

長慕聞言卻是不信,那鳳羽扇他再清楚不過,頗具靈性,豈會輕易認主?

他不由內心生出幾分希望來,仔細看着眼前這個女子,可惜,同他的記憶相比,並沒有什麼一致的地方。

但是,他相信鳳羽扇的選擇。

雲嫿心思細膩,亦看出他看她時 ,彷彿是在看另外一個人。

當然,這種感覺,她有些不爽。

但,不爽歸不爽,正事她也沒忘。

「不知這扇子可抵那蟠桃?」

長慕也回過神來,黑眸幽邃,深沉無波。

不過,他還是接過了扇子,卻並沒有什麼答覆。

雲嫿乾巴巴等着,直着急。

長慕似是故意吊她胃口,等了片刻,方才緩緩啟唇:「鳳羽扇確是至寶,只不過,也並非你之物。」

「所以?」雲嫿神色不由冷峻。

梓陌君長慕刻意看她幾眼,似有深意。不過,雲嫿並看不出。

「蟠桃千年結果,實屬不易。你便留在園中日日澆水,施肥 ,直至它開花結果,方可離去。」

「什麼?!」彷彿一個晴天霹靂砸下來,雲嫿直瞪着他。

長慕看也未看她,倒給了她一個溫馨提示:「不過,每半月許你一天假,你可來往自由。」

這倒是一個好盼頭,雲嫿心道。

只是,當那石鏈拴在她手腕上,她就不那麼想了,臉上喜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垮下來。

某男在一旁耐心解釋:「此為璇璣石鏈,上附了禁制,你若有什麼旁的心思,他會好生提醒你的。」

雲嫿忽覺得有什麼東西自心口衝撞,卻偏生沖不出,悶悶地直難受。

一陣絞痛突然襲上來,她心覺不妙。

果然,下一瞬,在某男視線中,她便跌在地上。

某男:就這麼激動?

只是,這個情景,他好似是見過的。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桃淵 第2章 血祭 第3章 落難 第4章 出逃 第5章 盤問 第6章 隱秘 第7章 子虛 第8章 禁制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