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古代言情 > 鬧翻九天!神尊追妻火葬場 > 第4章 出逃

第4章 出逃

梓墨汐顏霜

翌日,輕月又溜進了鳳鸞宮。

表面上,是給他這位兄長問安來着,實則,她是為了鴉鴉。

「鴉鴉!」她的笑聲,如銀鈴一般直直鑽到人腦子裡。

可惜,聽到雲嫿耳朵里,不甚地厭煩,嘈雜。

無奈,她現下傷未好全,法術也無,對這魔音,簡直沒有任何抵抗力。

她現在靜靜立在桌案上,身旁,某男正在作畫,神態極度認真,修長素指握住一隻紫毫,沾飽了墨,細描輪廓,或輕或重,或淡或濃,緩緩塗繪。

不多時,一隻模樣可愛,身形玲瓏的小鳥,就從畫間出來。那隻鳥渾身透明,周身散發瑩光,撲騰着翅膀,向她飛過來。

她想不到,這男子除了身份尊貴之外,連畫技都是,如此高超。

「鴉鴉,看呆了罷。」輕月輕輕一笑,復而上前,揉了揉她的鳥頭。又道:「天上地下,你上哪兒去尋一個這樣優秀的主人?」

雲嫿:「……」

雲嫿在她極不溫柔的揉弄下,嫌棄地轉過頭去,又默默在和名字作着最後的鬥爭。

鴉鴉?於她一隻鳳凰來說,奇恥大辱啊。

這樣的後遺症,以至於,日後她每當聽見了烏鴉一詞,都莫名地反感。

但是,輕月卻還是沒有從她忿忿的鳥眼中,讀到什麼。

她仍舊肆無忌憚地玩弄她,一把就將她撈到了懷裡,誰知她方法不得當,好幾下就碰到了她的傷腿。雲嫿痛得淚花兒直往眼裡打轉,卻一點兒都不敢動。因為,那樣會更疼。

這時,梓陌君正好抬眸,瞧見這一幕,不覺,眸光寒了幾分。

他又見,小烏腿上的繃帶散了,眉頭頓時冷皺。

「它的傷都沒好,還不放了它。」

說話間,他擱下筆,將鳥抱過來,小心翼翼為它重新上藥,包紮,手法極其輕柔。

雲嫿瞅着他,咂咂嘴巴,想不到這個男人還挺細心,哪裡和輕月那個粗魯丫頭一樣。

這一母同胞,怕是假的吧?

一旁,輕月尷尬笑笑,「兄長,鴉鴉整日被你困在宮中,它不活動一下,怎麼……」好得快呢?

與此同時,梓陌君冷冷掃了她一眼,輕月忙止住了話頭,賭氣一樣垂下了頭。

「就你多話,自去抄清心咒一千遍,日落時分,送來淺陌殿。」

如此這般,輕月再也不敢多話,只好乖乖抄書去了。

雲嫿倒是倒抽了一口涼氣,索性她走了,不然,她可有得罪受。

但是,她要收回剛才對這個男人的好感了,在此人手底下討生活,不易啊,自求多福吧。

……

卻說,輕月垂頭喪氣地離開,只是一個回頭,她就又看到了那隻狐狸。

原本它,日日都來,也無甚特別。

可今日,卻大不一樣。

只見,那九尾狐,柔媚的眼角,竟滾落出一長串淚珠來,她的長尾巴低低垂下,神情哀戚。

莫不是,它喜歡自己的兄長?

看來看去,輕月只得了這麼一個結論。

可嘆今日,同是天涯淪落人,她也才被兄長給攆出來,就碰到了傷心的狐狸。

正待她先上前,打個招呼。

不曾想,那九尾狐一見她,毛茸茸的大尾巴突然一晃,竟原地消失了。

「這狐狸看來道行不淺啊。」輕月自言自語起來。

那九尾狐一路狂奔,跌跌撞撞,差點從雲頭跌下來,那眼中滾燙的淚一直未停過。晶瑩剔透的淚珠落下雲頭,很快就被浮風吹散。

又一陣光芒籠罩着它,種種奇異變化下,那九尾狐竟然,褪變成一個美人。

只是,那美人哭得,一枝梨花春帶雨。

她就這麼邊哭邊跑,朝的,卻是青丘的方向。

……

輾轉,已過半月,蒼翠的梧桐葉熱得捲起,暑氣席捲,夏至方至。

鳳鸞宮,棲梧殿。

廊下,有人輕闔上眼,執着小扇,手底下生起一股清風,驅散着濃重暑氣。

丹朱鳳衣加身,襟間以金線描繪鳳騰,紅裙為底,大朵鳳凰花竟相綻放。

只是,她未加髮髻,萬千青絲結了玲瓏辮挽起,發間斜斜簪着枚鳳簪,其餘流蘇微曳,風聲一過,宛耳動聽。

那女子,斜倚欄杆,玉顏中,愁郁染了眉色。

這宮宇雖大,卻似囚籠,外面的天,才是一望無際。

「小烏?」突然,有人叫她。

她乍一聽,激得她,差點從欄杆上滾下來。她的眉頭緊蹙,趁那人還未發現她的所在,轉身一變,成了一隻大鳥。

如今,這才是她的本相。

雜亂黯淡的翎羽褪去,轉而以五彩羽替代,上面鍍了一層金輝。陽光下,每一根翎羽都閃耀出奇異的光芒來,華麗令人不敢直視。

那前來傳話的仙娥,剛好瞧見她這副模樣,也不禁感嘆連連。

畢竟,一朝烏鴉變鳳凰,可是不小的視覺衝擊。

她們又哪裡想到,那平日里可憐巴巴的丑鳥,竟是只鳳凰。

「小烏,你怎麼跑這裡來了?君上滿宮在尋你……」

那仙娥也顧不上讚歎,氣喘吁吁地迎上前,正好雲嫿立在廊下,她張手就要把她撈在懷中,欲抱走。

此時,她尚不知 ,眼前這隻小鳳凰,聽得懂人話哩。

雲嫿見她上來,撲騰幾下翅膀,凌空而去。那熱情滿滿的小仙娥,撲將上去,手中卻是一空,奈何她撲得實在熱切,收勢不及,竟硬生生抱住了那根石柱,小臉上慘兮兮一大片紅痕。

由於,那石柱為寒玉質地,極是冰涼,小仙娥那肉肉的臉貼上去,登時一個激靈,嚇得急急縮回了脖子。

雲嫿如此瞅着,好笑了一陣,才扇了幾下翅膀,默默跟在她身後。

雲嫿入了殿,才見她那位主人,坐在玉案前,細細批着文書,極為專註。

「又去哪裡玩鬧了?」

他的聲音,仍舊冷冽,好似世間沒有什麼東西,值得他熱烈。

雲嫿一點兒也不意外,她早就料到他會問。於是乎,她飛了過去,乖巧的立在他身旁。

他放下了筆,撫了撫她的鳥頭。

其實,梓陌君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對一隻區區彩鳳上心。

只知道,了塵山那日,當他見它奄奄一息,方動了惻隱之心。況且,小烏似乎不似別的靈獸,格外聰明聽話,他倒想,養只這樣的靈獸,似乎也不錯。

於是,梓陌君再度抬手,替愛寵梳理背上羽毛。

這樣的觸摸,其實,雲嫿她內心是很抗拒的。

可是,吃人嘴軟,拿人手短。

更何況,他還是她的救命恩人。

她依靠於他,必然要做個乖巧的靈寵。

「明日是瑤池宴,我怕是顧不上你了,只好由輕月照顧你。」

忽而,他這麼一句,弄得她驚喜萬分。

須知,那瑤池宴上,仙人赴會,必定天門大開。人多就亂,到時,她只需使個附身法,化成某位仙人身上的物事,來一個夾帶出逃。

如此完美的計劃,就這樣被她,悄悄醞釀心頭。

怪只怪,這天宮清冷,不如外面的天地愜意。

夜裡,某隻鳥,躺在她的小窩裡,翻來覆去,喜得她竟是一夜未眠。

……

清早,某鳥舒展了翅膀,鳥眼慵懶眨巴幾下,就從那柔軟舒適的窩裡,一骨碌翻了起來。

天才蒙蒙亮,熹微的晨光輕透紗窗,靜靜的細風低囀素吟。

四下里,沉寂如水。

她早就做好了打算,自然心下有數。

當即,她搖晃一下,換成人身。

丹朱衣裳如紅楓葉,依舊明艷。新雪般的肌膚凝脂一樣,玉姿亭立,婉麗無雙。

她也顧不上旁的,偷偷入了後花園,那裡直通鳳鸞宮的側門,守衛也少。她只需略施小計,就能哄過那些個酒囊飯袋。

誰知,倒是她低估了那些守衛。

她只素手捏了個昏睡訣,本想令那守衛睡上三四個時辰。可是,那人修為並不低,她的昏睡訣,一點效力也無。

看來,硬的不成,只好來軟的了。

她只好苦巴巴地求:「大哥,你大發慈悲,放我出去吧!」

「怎麼以前未見過你?」

這話問到了點子上,她差點噎住,深吸一口氣後才答話。

「我…我是新來的仙娥,因…因前些日子……」

因她的種種表現,那守衛漸漸察覺出幾分可疑來,目光添了幾重凌冽。

但,與此同時,某女的唇角緊緊一抿,泠然堅決。

「殿下!」她突然朝那人身後一喊,那人臉色一滯,又急急回頭,看向身後。

可是,並沒有人。

又一個電光火石間,一記火掌凌厲朝他面門襲來,卻是猝不及防,避之不及。待他忍着劇痛,反應過來之際,側頭看去,身旁哪裡還有人。

牆角處,雲嫿仔細盯着,終見那人支持不住,栽倒於地上,才放下心來。

不過,她方才情急之下使出全力,難道就這麼厲害?

她素有自知之明,本來她就沒有好生修習術法,自然不會一出手,就有這麼大的威力。

唯一的解釋,或許是她的運氣太好。

如此一來,她此行,必然順利。

為了不引人注意,她只好斂了氣息,換上宮娥服。即便那清一色的純白,單調乏味,她不喜歡。但為她脫離苦海,她,認了。

一路,她規規矩矩經過天橋,果見,那大小仙娥來往不絕,想來,那瑤池,必然熱鬧得緊。

「那個仙娥,同我去摘桃吧。」

忽而,有人叫她。

她不禁苦笑,還真是命途多舛,做了幾月靈寵還不夠么,現在,又要去摘桃?

好,她忍。她又默默安慰自己一把。

待入了天后的桃園,只見,碩大的蟠桃壓彎了枝,綠枝玉葉層層點綴,蒼翠欲滴。卿嫿也有些見識,知這萬年蟠桃樹,干年開花結果,若食果實能長生不老,駐顏美容。

當下,她覺有些口渴,旋即就躍上那高大的蟠桃樹,瞅中飽滿多汁的,素手一伸,抓過一顆,拿到唇邊,輕輕一咬。鮮甜可口的滋味在舌間滾動,無比留戀。

待她吃罷,自袖中掏出絹子,擦了擦嘴,才款款下了樹。

卻見眾人痴愣一樣,獃獃瞧着她,驚駭錯愕,匪夷所思,呆如木雞,一一從他們臉上閃過。

這女子,如此…如此膽大包天!

須知那蟠桃千年不過結九十九個果子,現下被她吃上一顆,已是難以交差。眾人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蟠桃還不錯!」雲嫿淡淡瞅過一眼,漫不經心地彈了彈衣角,手指一沾,衣服瞬間染成丹朱一色。

眾人的臉色,綳得更緊了。此人舉止無忌,修為也高,莫不是個大人物?

雲嫿也沒有多待的意思,順手又摘上幾個大桃,丟進袖裡,再也不顧眾人如何苦求反對,就欲離去。

「這幾個桃,我就打包帶走了。」她長袖輕拂,化成清風,往遠處去了。

「快,快去稟報殿下!」

一個仙娥急得滿頭大汗,另一人聞言跌跌撞撞,極速往鳳鸞宮的方向去了。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桃淵 第2章 血祭 第3章 落難 第4章 出逃 第5章 盤問 第6章 隱秘 第7章 子虛 第8章 禁制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