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古代言情 > 鬧翻九天!神尊追妻火葬場 > 第3章 落難

第3章 落難

梓墨汐顏霜

近日,鳳鸞宮內,又添了個新寵。

它的到來,惹得那些個小圓毛們,紛紛不快。它們都和主人堵着氣,幾日下來,竟連飯食也不吃了。

「鴉鴉,鴉鴉……」銀鈴一般的笑聲從不遠處傳來。

殿前,一個粉裳小丫頭,追逐一隻鳥,圍着花壇轉了幾圈,喘着氣,一張小臉上紅撲撲一片,額上布滿細汗,卻不知倦。

不過,那鳥渾身毛色黯淡,沒有太多光澤。除卻頭上戴着一頂金冠外,沒什麼與眾不同,就連它的叫聲,都有些喑啞。

這模樣,左看右看,分明是只烏鴉么。

嘁!不就是一隻小扁毛么,嘚瑟什麼!

牆角邊,坐着只狐狸,九條尾巴掃拂地面,爪子刮著地,幽深的狐狸眼中,嫉妒,嘲諷,鬱悶一一閃過,它死死盯住那隻丑鳥,氣憤地呲了呲嘴。

不多時,玉石地面上,一條又一條狹長的爪痕,清晰無比。

那鳥自半空盤旋一圈,才落下。它的頸子上,挽了條明黃色帶子,末端系著枚龍形玉佩,金黃玉穗於風中飛揚,耀武揚威一般。

九尾狐一見,難以置信,用爪子揉了揉狐狸眼,才看清那玉佩,心中一陣發作。渾身的毛直直竄起,爪上一用力,地上又一條深痕。

那玉佩,可是龍吟佩!殿下就這樣隨隨便便給了它。

「輕月殿下,它的傷,還沒好呢。」

一個小仙娥急匆匆跑過來,一面為主子拭着汗,一面又不忘提醒她。

雖說,那形如鳳鳥,色若烏鴉的丑鳥兒,僅是君上他誤打誤撞,撿回來的。可這鳥兒偏偏受了傷,殿下又憐愛它。於是,它就留了下來。

多些小動物本不是什麼稀奇事,可那牆角的九尾狐,是自己跑來的,死乞白賴了幾日,就也留下了。

不過,她們發現,那隻狐狸,對君上他,很感興趣。

但是,君上他,偏偏看重那隻扁毛,唯一的一隻小扁毛。

小扁毛,它也很有靈性,沒有恃寵而驕,調皮玩弄。連輕月也誇它:是只聰明乖巧的鳥兒。

「鴉鴉……」輕月又喚它,音線溫柔,充滿憐愛。

某隻小扁毛一聽,身子僵了僵,整隻鳥都不好了,纖細瘦弱的鳥腿氣得打顫,差點一頭栽過去。

它氣憤一般鳴叫幾聲,為自己的名字做出最後的反抗。無奈,壓抑許久的怒火,僅僅化作幾聲難聽的「嘎唧」。

這樣難聽的聲音,它都羞愧地抬不起頭了,只將頭埋在翅膀下,拚命掩飾尷尬。

一場收勢不及的業火,毀去了它光鮮的外表,還有引以為傲的天籟之音。

末了,它只得嘆上一把:它不就歷個劫么,為何就這麼堅難?

心酸的往事,再度憶起,深刻猶如昨天。

那日,她正在歷劫。化作真身,渾身是火,一路游盡四海八荒,本也順暢。

誰承想,她身上的火,突然着了魔一般,該熄滅的時候,怎麼也不滅,活生生給燒糊塗了。又偏巧不巧,途經天界,火勢卻弱了。她尚是彩鳳真身,似一顆火球,硬生生砸了下來。

「撲通」幾聲,巨大的水花激起,將她埋沒。

那邪火,受了水,登時滅了。

她的翅膀拍打着水面,剛探出鳥頭,就讓眼前的畫面給驚呆了。一出神,猝不及防,就嗆了一口水。

如此,她差一點就成為了四海八荒,第一個讓水溺死的上仙。

然,眼前之景,令她的臉燒紅一般,乾脆鳥眼一閉,時刻提醒自己:不要看,不要看,會長針眼的。

溫泉里,男子三千墨發優雅披散,霧氣朦朧下,俊逸清冷的容顏若隱若現,謫仙之姿出塵不俗。他未着寸縷,精瘦的肌理鍍上層迷人的光澤,窄腰以上,盡顯男子魅力。

聽見動靜,男子閉着的眸微微睜開,寒光冷掃,周身彈起一道透明結界,小鳳凰的鳥臉還未貼上結界,就已經可憐兮兮再度落了水。

這回,可是生生灌了一大口溫泉水。

這一幕美男出浴,讓她給撞見了。

不對,它意識到不好,猛地探出水面。呸呸,將那口中水吐了個乾淨,胃裡都一陣翻江倒海。

這泡澡水,能隨隨便便地喝么?

正在她心中懊悔,不該平日偷懶,懈怠了術法修鍊。忽覺,身子一輕,她,被人給拎出水面了。

她的鳥命,叫他給救了?

可是,她更不敢直視他,哪怕她現在是只鳥兒。她乾乾脆脆將頭埋進濕漉漉的翅膀,使勁擋住眼睛。

「怎麼?你這小東西,害羞了?」

清冽好聽的嗓音突然傳來,男性的氣息拂在她臉上,氣息中,是好聞的沉木檀香。

這一問,她真真,無地自容,將發燒的頭,垂得更低,更低。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她的腦殼子,都快想得冒煙了。

忽而,她烏溜溜的眼珠一轉,靈光一現。終於,有了好主意。

於是,就在某個美男冰冷的注視下,她鳥眼一閉,給激動地暈了過去。

「有意思!」裝暈的她,就聽到了這麼一句。

唉,她們做彩鳳的鳥兒,太不易了。

可是,更倒霉的是,她發現歷劫過後,自己的腦袋瓜,有點子不對勁。

她只記得歷劫之後的事,對於她姓甚名誰,家住何處,她真的是一點頭緒也沒有。

「鴉鴉,你怎麼了?」猛的,思緒又打斷了。

她,不想理她,身子氣得發顫。忽然,她想到了什麼,卻已經來不及控制翅膀,「嘭」一聲,慘慘掉到了地上,撲了一身灰塵,眼冒金星起來。

痛,好痛!她頭上頂着個大腫包,悲哀一樣瞅瞅自己的腿,上面的傷,還沒有好呢。這下,真真慘了。

但是,真真慘的,卻在後面。

那隻怨婦一樣的九尾狐,似是瞅准了時機。它搖晃着毛茸茸的大尾巴,猛地俯衝過來,嘴裏「嗚嗚」叫個不停。

「鴉鴉!」輕月頓時慌了神,瘋一般衝過來。

她卻一聽這名字,氣得更厲害了,索性閉上眼,翅膀堵住耳門,直接躺在地上,動也不動。

她對於即將到來的危險,一概不知。

終於,一股子莫名其妙的氣味襲來,她認真嗅了嗅。

咦?怎麼…怎麼是一隻,狐…狐狸!

狐狸?還是九尾狐?

她這才捕捉到那絲危險氣息,眼睛眯成一條縫兒,立時就嚇得羽毛倒豎,下意識後退了幾下。

只見,那狐狸用兇狠的目光盯着她,瑩白鋒利的尖牙直抵住她的咽喉 ,好像下一秒就要把她給生吞活剝。

她再也無法淡定,沒有工夫去計較自個兒的鳥生。

她假裝哀鳴幾聲,嗓子喑啞,那圓毛狐狸都嘲笑她了。

好你一隻狐狸!她心裏暗暗罵了一聲。

不過,嘴上卻並不這麼說。她可憐巴巴地討着饒:「九尾狐姐姐,你這麼漂亮,不如,放了我吧?」

她就這麼目光凄楚,用示弱的語氣哀求,為了更逼真些,那鳥眼中,也是淚光瑩瑩。

「呲!」九尾狐更得意了,將爪子抬了抬 ,摁住她的身子,終於將那死亡之吻移了移。

「小扁毛,你搶了我的殿下,我就要你的鳥命。」

「別!別!別!」她立時急了,試圖掙扎。

可惜,除了掉一地羽毛之外,她是什麼好,都討不着。

這時,輕月趕上來了,準備阻止。誰知那九尾狐卻狡猾得很,輕月還未近前,一條毛茸茸的大尾巴就襲過來,她直接被掃退一旁。

某鳥見此,不免難過哀鳴,眼見那狐狸就從她細嫩的脖頸咬過來。她放棄了掙扎,翅膀無力垂落下去,等死一般。

想不到她好歹一隻鳳凰,給別人認成了烏鴉。

想不到她雲嫿,命途多舛,就要這麼一點兒也不驚天動地,喪命於狐口之下。

那一刻,她等着就要發生的一切。

九尾狐本來打算取了她的性命,可是當她咬向她的脖頸,就發現了異樣。

那看似細嫩的頸子,可怎麼也咬不穿。

莫非,有人護着它?

說時遲,那時快。天空中掠過一道白光,一個白影落到地上。

卻說那狐狸被白光晃了眼睛,痛得她用爪子直捂住,難過地「嗚嗚」。

下一秒,九尾狐就被人給提了起來,懸在半空中。

只聽那清冽的嗓音悠揚而來,猶如天籟。

「你這小狐狸,怎這般狠心?」

眾人抬眼一望,只見來人一襲月華錦服,衣袍間不染纖塵。萬千墨發用玉冠束得一絲不苟,雍容清貴。五官精緻如玉刻,氣質清冷,殷紅薄唇間,儀度不凡。

他的到來,一時為人矚目。雖未有任何動作,只是立在哪裡,無聲的威嚴還是迫人,眾人不得不恭敬起來。

「兄…兄長!」輕月乖覺上前,行了個禮。

男子寒眸沉靜,不起波瀾,面容泠然寒徹。

輕月只知他是生氣了,亦是無奈撇了撇嘴。這位兄長的性子她也清楚幾分,素來嚴厲,不容私情。

「沒有下次!」他淡淡道。

眸光冷掃下,輕月只好悻悻離去。

與此同時……

「嗚嗚……」

九尾狐嫵媚的大眼,細細瞅着面前的男子,終是難掩興奮,激動。它任他提着,又忍不住用頭蹭蹭他的手腕,袖口,只盼他能抱它入懷。

哪怕,只是一下,也好。

這一幕,在某鳥看來,分明…分明就是一個撒嬌的,小媳婦。

哈哈哈,她忍不住歡快撲動翅膀,鳥肩抖了半天,笑出了聲。

一人一狐,亦是回頭望她。

男子望過來的神情,有幾分疑惑不解。那隻狐狸,卻如同遭了什麼刺激,瞪着她,狠狠地沖她又呲了呲牙。

良久,他終是淡笑一聲,嘆了口氣。他的手卻撒開了。

九尾狐「嗚嗚」痛哼,叫聲尖銳,他也不理睬。它淚眼汪汪,眼睜睜看着他弓下身子,蹲下來,凈白的長袍散在地上,卻是將那隻丑鳥,護在了懷中。

那一刻,小狐狸的心,碎了。

「小烏,你總是這樣頑皮!」他的音線雖清冷,可裏面話的袒護之意,卻是不減。

某鳥輕啄一下他的手背,顯然對這個名字不太認同。

小烏?鴉鴉?一個比一個奇葩,黑了她一臉。

她的頭枕在他胳膊上,不得不說,她還得感謝這個男人。若不是他,她早就鳥命嗚呼。即便是現在,她的小心臟也沒緩過來,那「狐口逃生」一幕,可是無比清晰。

現在,最要緊的是,她養好傷,離開這個地方。

通過這幾天觀察,她發現這個男人好像喜靜。那麼,她就做一隻乖巧,聽話的鳥兒嘍。

至於,她這個名義上的主人,可是天族的殿下,人稱梓陌君,頗受天帝重視,整個鳳鸞宮 ,都是他的。這樣一來,誰還會有膽子,欺負她呢?

那麼,她就坐等養好傷,再溜嘍。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桃淵 第2章 血祭 第3章 落難 第4章 出逃 第5章 盤問 第6章 隱秘 第7章 子虛 第8章 禁制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