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古代言情 > 鬧翻九天!神尊追妻火葬場 > 第2章 血祭

第2章 血祭

梓墨汐顏霜

碧水寒潭,二獸相鬥,難捨難分。

那玄蛇到底有些年頭,亦不是個善茬,見窮奇飛撲上來,巨大蛇身一擺,立時激起不少水花,紛紛化作水刃,射向窮奇。

窮奇嗤笑連連,區區水刃 ,如何傷它?

陡然間,背上雙翼張開,護住周身,羽翼間又憑空生出血色屏障來,那水刃還未觸及,便硬生生碎裂在地上。

玄蛇看着此景,十分震驚,賴以成名的絕技就這麼被破解了,儼然是被刺激到了。只見它飛身上岸,極長的蛇軀竄出潭面,張着血盆大口,沖將過來。

窮奇倒毫不在意,亦飛身上去,欲制住玄蛇,豈料這廝狡詐,張口噴出滾滾毒霧,茫茫遮住視線。窮奇心知大意,雙翼不斷拍打,想要驅散毒霧。

正在這個空當,玄蛇瞅准機會,露出鋒利巨齒,一下子咬住了窮奇的脖頸,頓時鮮血淋漓。嘗到了甜頭的它,自以為得逞了。

就在此時,一記利爪狹着冷芒,自它身前腹部划去。

三道血痕一現,頓時血肉橫飛,血跡斑斑。

玄蛇遭此重創,蛇身顫抖幾下,復又不甘心,再度同窮奇扭打在一處。

二獸彼此你來我往,互相壓制,誰都想致對方於死地。

……

碧水寒潭的內穴,入目皆是寶光,堪為洞天寶地。各色財寶堆積,稀世材料五光十色,異草珍物,都在此間。

乍一看,足以閃瞎人的眼睛。

雲嫿如何想得到,這玄蛇竟貪財至此,積蓄了這麼多寶貝,或者稱它為護寶大蛇都不為過。

不過,如此多的珍奇寶物,倒是正中她下懷。

方解下腰間一個錦袋,素手一抖,那錦袋立時變大數倍。於是,一陣挑挑揀揀,袋子漸漸鼓起來。

反正,洞外窮奇和玄蛇正在廝殺,她趁機會,多撿些寶物,也不為過。

須說,她的眼光也忒毒辣,盡撿些世間罕有之物,隨便一件,便是有市無價。

不過,她倒也不是那麼貪心,只撿了些緊要之物,便去尋那丹朱草。

因她一早得到《異物志》一覽,所以,知道那丹朱草是什麼形狀。

終於,在群草環繞間,她發現了一株根莖碧色,枝葉蔥蘢,果實嫣紅的仙草。

近前一看,果是如那《異物志》所載:丹朱,生七葉,葉有小齒,紅果若櫻桃。

便是這麼一物,惹得那護寶玄蛇,盤踞寒潭萬載,不得自由。

只因仙草素有靈根,不能用尋常方法出。

雲嫿也是早有準備,幻化出一柄小鏟,此物質地,非金非銀,非銅非鐵,自不傷此草藥性。

待小心翼翼挖出那丹朱草,方用一塊手帕,裹了泥土,包實,才置入錦袋中。那錦袋先前鼓鼓囊囊,不過捏一手訣,又幻作原來大小,精巧之處便在於此。

做好這些,雲嫿並未急着出洞,反而側身貼耳去聞聽潭面情景,竟然出奇的靜。

許是那兩個傢伙打的兩敗俱傷,紛紛殞命了罷。

念及此,她方慢悠悠步出洞口。

入鼻,血腥之氣不減,臭氣漫天。無奈,雲嫿只好用袖捂住口鼻,勉強走出。只是,眼前這一幕,卻並不是她想看到的。

與此同時,心頭一陣不好的預感席捲而來。

卻見那玄蛇斗得力竭,渾身上下皮肉俱爛,幽綠雙眼凶寒褪去,將閉未閉,看樣子是苟延殘喘,活不了多久了。

不用多言,它最終沒能斗得過窮奇。

但,現在最重要的是,窮奇去哪裡了?

這時的雲嫿再也不敢大意分毫,若是那窮奇隱在暗處,給她一擊,絕對致命。

她小心查探四周,忽覺背後有人行來,那人問:「你可是在找我?」

雲嫿緩緩回頭,心中思索應對之策。如今窮奇尚得餘力化為人身,想來他不過受傷而已。

「怎麼,讓你失望了?」陰沉的聲音再一次問。

這一次,雲嫿還是沒有回答,而是迅速做出了反應。

瞬間祭出鳳羽扇,幾乎孤注一擲,用盡全力凝訣,羽扇挾紅蓮火,燎原而去。不過,朝的卻是窮奇的雙眼。

火,終究是他的剋星。

「啊……」窮奇吃痛,已經癲狂,捂住受創的雙眼,怒而嘶吼,「我要殺了你!」

話畢,胡亂髮了數掌,雲嫿避無可避,一掌斜斜落在她小腹之上。

「噗……」重擊之下,一口鮮血吐出,浸**她大片衣襟 。

雲嫿身子如風中柳絮,堪堪才站穩,哪裡還敢多做逗留,她忍住心口傳來的鈍疼,咬緊貝齒,轉身就走。

出了塵山,西北通蠻荒之境,東南往仙族重地。無奈,雲嫿只好往東南而去。

此番傷重,行了才半個時辰,就體力不支,從雲頭落下,恰好是片梧桐林。林深繁茂,便於遮隱蹤跡。雲嫿倚着樹,左右吐了幾口血,方緩上一緩。

她自知那窮奇嗅覺極敏,只怕不多時就要追上來,偏生她讓他吃了那麼大的虧,他肯定不會善罷甘休。

可是,如今她心疾發作,只怕,更加力不從心。看來,這次,憑她一己之力,當真不能全身而退。

輕咬發白的唇瓣,她有氣無力伸出左手,自袖中取出一枚金紙鶴,附上傳音術,紙鶴立時化作流光,划過天際。

如往常一般,這一次,她又要麻煩他了。

估算一下時辰,那窮奇也快要追上來了,雲嫿可不敢久留,勉強拖着虛弱的身子,準備再次跑路。

誰知,剛行了幾步,眼前一個黑影一閃,語氣陰涼,笑道:「都死到臨頭了,還想跑到哪裡去?」

雲嫿可不想跟他多費口舌,拚命抑住喉頭腥甜,凝神念訣,想要脫身。哪知她內傷極重,施術時氣血翻湧,一個禁不住,大口鮮血逼出。

頃刻間就染紅了衣襟,一片斑駁。

身後,窮奇倒惡趣味起來。他今日讓這乳臭未乾的丫頭擺了一道,栽了這麼大個跟頭,此刻就喜歡看她死死掙扎,叫天天不應,只能乖乖認命。他若此時出手,她當即就會香消玉殞,如此,也難消他心頭之恨。

此時,雲嫿氣息不穩,伏在地上,當然,她這可不是破罐子破摔。

美眸一轉,她輕輕一笑,道:「窮奇大人,我很好奇,以你如今的修為,若直接殺生會怎樣?」

「都死到臨頭了,還想耍什麼花招?」

「咳咳咳……」雲嫿捂住心口,抬頭看着他,「以你如今的修為,只怕不日就要達到上君巔峰了吧?」

「那又如何?」

「你是想用我練靈丹吧?」

這次,窮奇一時錯愕,原來,此女一早就知道,果然心思細膩,不好對付。唯恐生變,他欲快刀斬亂麻,以免節外生枝。

經窮奇施法,須臾,自雲嫿四周現出詭異陣法,陣眼處存有一股無形之力,不斷抽去雲嫿周身氣血,不多時,她的臉色煞白如紙。

這便是血祭大陣,以獻祭之法獲取別人的力量,而不受天道制裁,但由於獻祭者不可入輪迴,怨氣難消,施術者亦會受到反噬。此種術法實為蠻荒禁術,尋常妖獸不可涉及。

雲嫿躺在地上,雙眸不甘抬望天宇,麻木感一分一秒傳遍四肢百骸,那便是源於死亡的恐懼么?清晰感受生氣一點點流逝,大腦中的意識混沌一片,離死亡無限接近。

一旁,窮奇肆意得逞的笑,她始終是他唾手可得的獵物。

可是,她不甘心,就這樣死得莫名其妙。一股生的執念如燎原之火,燃燒綻放。

「雲嫿……」一個女人突然喚她。

與此同時,心口處傳來一片灼熱,有什麼東西在慢慢蘇醒,莫名的力量將她的神識逐漸拉回,她終於意識到,那個聲音正是從心口傳來的,莫名有些怪異。

她竟以為自己幻聽了,出現幻覺了。

不知何時,林中飛嘯之聲襲來,緊接着,數柄仙劍如破長風,生生斬向血陣**,凌冽迫人的氣息自劍身盪來,剛勁霸道,勢如破竹。

雲嫿意識才清醒了幾分,卻倒霉催,又被那股劍氣震暈過去,不省人事。

那窮奇亦受巨大威壓,伏在地上,哪裡敢抬頭。

一宏厚男音傳來,「大膽窮奇,敢私逃蠻荒,與屬下妖眾屠戮生靈,該當何罪?」

說話之人一襲仙官服,恭敬立於一側,身旁白衣男子便是其主。

一襲月華錦服,衣袍間不染纖塵。萬千墨發用玉冠束得一絲不苟,雍容清貴。五官精緻如玉刻,氣質清冷,殷紅薄唇間,儀度不凡。

窮奇方才一見光華逼人的蒼華劍,就知來人是何許人。此番只顧得上逃命,一股黑霧自周身溢出,升向林空,欲使個障眼法脫身。

那錦服男子眉宇間不露分毫思緒,只任他逃。

未及片刻,那黑霧就自半空降下,以人身,狼狽落於地上。

原是那林空之上早已設了禁制,任何魔物亦插翅難逃。

這時,錦服男子上前,廣袖一拂,窮奇身上立時現出一重符咒。不多時,玄火焚體,禁制加身,就廢去他一身修為,只得以原身現人。

「司祁,提他去蠻荒之境。」

「是,殿下。」司祁領命而去。

待得他又往血陣之地查看 ,卻只發現一隻奄奄一息的彩鳳。

那彩鳳渾身都是傷,身上羽毛被泥土鮮血浸染,司祁看了都不忍心直視。

「殿下,這……」

不知為何,長慕忽的對它,生出來憐憫之心。

「帶回去。」

司祁倒是滯了一瞬,這不像是殿下的行事作風啊。

哎,君令不可違。

無奈,他只好彎下身子,抱起了那隻彩鳳。

又一陣風起,殘花落,林中再度寂靜無聲。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桃淵 第2章 血祭 第3章 落難 第4章 出逃 第5章 盤問 第6章 隱秘 第7章 子虛 第8章 禁制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