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古代言情 > 鬧翻九天!神尊追妻火葬場 > 第1章 桃淵

第1章 桃淵

梓墨汐顏霜

精彩節選

自青丘往西十餘里,有一桃淵林,林深繁茂,不少靈物棲居於此。

雲嫿第一次來桃淵林,可是見到的卻是枯樹老鴉,死氣沉沉之景,她差點都懷疑自己來錯了地方。

她素有不知名的心疾,既非先天,又非創傷,多番求醫問葯,皆是無果,只得以葯丹之類緩解癥狀。

她早聞桃淵林靈氣充沛,產有靈藥,便想來碰一碰運氣。怎料?再度撲空。

須知,她這個藥罐子,可是離不開藥物,若尋不到合適的草藥,搞不好,她明天就可以去地府,閻王爺那兒報到去了。

當然,倒霉事也不只這一件。

她前腳進入林子,後腳就有小花精急急忙忙來勸她離開。

「為什麼要離開?」雲嫿到底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性子。

小花精只好耐着性子,解釋一番。

原來這桃淵林中本有一道靈力防護結界,凶獸邪物難以入侵。

若說這結界由何人所設,抑或天生地長,無人可知,只道是上古時期便遺存下來的。

不過,世間萬物,豈有亘古長存之理?

終於,那道結界碎裂,林中享了千載的安穩,也隨之破滅。

起初,那結界僅是裂開小小縫隙,然日積月累,或是由於林中靈氣滋養諸靈過多,不堪負荷,結界失去靈力支持,裂隙愈發加大,直至分崩離析。

當桃淵林不斷出現凶獸侵擾,諸靈終於才意識到,這千年的太平日子,終究是到頭了。

凶獸殘忍,噬血為生,不過半月,就屠盡了林中半數生靈。

自此以後,林中靈脈枯竭,到處屍骸遍布,怨氣難消。

得知了事情的始末,雲嫿不再如之前那麼淡定,心忖:出門看黃曆還是有必要的。

好巧不巧,她今天可碰上了給凶獸,上貢的日子。

所謂上貢,是一月為期,向妖獸們上交百餘靈獸,若是活人則最佳。

咋一聽,雲嫿下意識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恐怕,還不夠它們,塞牙縫的吧。怪不得,她瞅着林中最多,不過是些弱小的小花精。

呵呵,這幫子妖獸,還喜歡大佬的待遇,挺會玩的。

她清楚,凶獸弒殺成性,不足為奇,哪怕是同類都不會手下留情,只會痛下殺手。

一般這種事,常人都是一走了之,唯恐避之不及,當然,她一個藥罐子,沒必要留在這兒送死。

就在她準備離開的時候,林中突然飛沙走石,風聲呼嘯而過,一似牛似虎 ,背生大翼 ,渾身醜陋的龐然大物出現,一下子就擋住了她的去路。

整個地面,異常抖動的厲害,一幫子小獸躲在角落,嚇得瑟瑟發抖。巨大的晃蕩,卿嫿開始頭暈,勉強才穩住身形。

剛抬眼,她都驚愕不已,這倒霉催的,這次來的,是它們的老大——窮奇。

若說尋常妖獸,她尚能對付一二,可是窮奇,她是真的力不從心。

不經意的,往身後看了一眼,終見那些小精怪們懼怕萬分,可憐兮兮的,她卻又動了惻隱之心。

反正,逃也逃不掉,那就只能,硬着頭皮來了。總之,找不到葯,她早晚要死。

這時,窮奇注意到了她,觀察她,竟無半點懼色,點點頭很是滿意,語氣都愜意起來:「你就是貢品?」

「……」雲嫿不斷做心理建設,暗示自己,要淡定。

半天,面上才浮起抹懼色,支支吾吾,搖頭道:「我…我不是……」

沒有人看到,她的後背已經被冷汗浸濕,粘連一片,右手緊緊攥在袖中,捏的自己生疼。

「不是?」

窮奇不由冷笑,心頭的小算盤打的乒乓亂響。眼中除了嗜血森寒,還有一絲精光划過。

「這半年來,林中所貢靈獸大多資質一般,我觀你絕非凡體,不如自主獻身,讓我吃了,助我修為大漲,可好?」

其實,它不需要如此麻煩,還要與她商量。但是,似它這般境界的獸類,修鍊成型,也有天道約束,因為肆意殺生,壞了修為可不好。

此女血脈尚可,若她願意獻出靈魂血肉,供它取食,助它修鍊。那麼,有朝一日,於它稱霸一方,自是事半功倍。

雲嫿聞言,自是知它早存歹心,不懷好意,也不戳破。忍不住,內心一頓吐槽,竟然問她,可好?還說她絕非凡體,呵,我謝謝你。

她承認,自己就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明擺着想吃了你,還要誇你一句,證明你多麼有價值。

不多時,她突然就有了主意。

「如果,以我一人之命,你可願放過這些花精樹怪?」

窮奇一聽,頗有些嫌棄她,這女子莫不是腦袋有問題,盡學那些修仙論道的仙人道士,為了一個好名聲,真真妄想拯救蒼生?

不過,下一秒,又心中大喜,當即應下:「好,你若自願,那再好不過,我今後再不踏入桃淵林就是。」

哼,他可只說了自己不來,可不代表它的那些手下不來,到時候……

一邊,雲嫿已經將它眼中的貪婪,一睹而盡,卻也默不作聲,心中思量 ,已有後策。

她看向窮奇,故作為難,眉頭一皺,「只不過……」

窮奇生性暴躁多疑,見她猶豫不決,一腔怒火節節攀升,但又不想到手的鴨子飛了,只好勉強壓制想捏死人的衝動,急問:「只不過什麼?」

雲嫿細覷窮奇的反應,惱羞成怒,暗自忍住笑,緩緩解釋:「其實,也沒什麼。」

「快說!」窮奇猛然怒吼,終於忍不住了。

「只是,我身中奇毒,凡葯難醫,不知道對大人有無影響?」

「什麼毒,這麼厲害?」窮奇突然上前幾步,地面又開始動蕩 ,張開血盆大口,湊上去,威脅她,「你可不要耍什麼花招?」

「花招?」雲嫿反問,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

「大人修行了幾萬年 ,法力通天 ,我靈力低微,哪裡見過什麼大世面,就算有什麼手段,在您眼中,也不過是花拳繡腿。」

這一波馬屁,恭維得極好,窮奇聽得倒極為順耳。

不過,它活了這麼久,也不傻,但又一想,確實,此女實力不如它,絕對難逃它的手掌心,如此,它倒放心了幾分。

雲嫿對它的反應也很滿意,繼續道:「聽聞了塵山靈澗內有一株丹朱仙草,服之可解百毒,或許……」

說到此,她就頓住,不再接下去。

那窮奇也是個有心眼的,馬上就明白了,「你是要我為你去取那棵丹朱?」

「不錯。」雲嫿點頭默認,內心卻緊張起來。

此計的關鍵,便在於此。

「我倒小看你了!」

半晌,窮奇多疑的目光再次打量過來,雲嫿也絲毫未懼。窮奇知那了塵山確有其事,但難保……

聞此,雲嫿故作無辜地聳聳肩膀,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反正我早晚都會死,今日又插翅難飛,只能任憑您處置。但是,如果大人中途出了什麼事,也就不能怪我沒有提醒過您了。」

「好狡猾的丫頭!」窮奇目光兇惡,盯着她,語氣沉重了幾分。

雲嫿反而坦然自若,「謝謝您的誇獎!」

左思右想之下,窮奇最後還是答應下來,當即擄了雲嫿,一人一獸,趕往了塵山。

了塵山,雲霧繚繞,不少毒物盤踞於此,灌木林間充斥毒霧,形成了天然毒障,即便大羅金仙也不敢擅自出入。

窮奇到底有數萬年功力,絲毫不懼毒物,可雲嫿哪裡禁得住,不過半個時辰就頭暈目眩,站都站不穩。此時的窮奇已化作一個男子,但是面部猙獰,一臉兇相。

他眼瞅着身邊的「獵物」,頃刻間就要撐不下去,只得耐住脾性,在她周身布下結界。畢竟,他可不喜歡死物。

不多時,二人就尋到那處靈澗。

周遭夾山傍水,一處天然洞穴隱蔽其間。入內則是一方碧水寒潭,寒氣入骨,沁涼無比。雲嫿禁不住寒氣,縮了縮身子,唇凍得一片青紫。

怪異的是,那一方寒潭寂靜無波,似受到某種禁制,如一潭死水。空氣愈發薄冷,肅殺之氣撲面而來,仿若風雨欲來之勢。

因這寒潭實在古怪,連窮奇也不免小心翼翼起來,雲嫿也不敢大意,斂了周身氣息,在他身後跟着。窮奇自然看不到她指間燃起一簇小火苗。

那火苗受寒氣壓制,極其微弱,卻立時掀起來了**浪。

電光火石間,一股水流迅疾自潭底捲起,呈巨大漩渦衝擊兩岸,寒潭水開始劇烈翻滾,似燒開一般 ,「咕嘟嘟」不斷冒出氣泡,伴隨一陣古怪的聲音,潭底不知名的東西似要破潭而出。

「吼……」,那怪聲愈來愈近,直至兩盞幽靈提燈浮出水面,迎水而來,燈光幽幽,攢射出極致凶芒,不由令人驚懼,陡然生寒。

二人皆盯着那幽靈提燈,驚詫不已,就在那燈快要竄出水面,一瞬間,窮奇終於看清,意識到危險 ,驚呼連連:「眼睛,那是它的眼睛!」

只見,那東西破水而出,夾雜巨大的水浪襲來,二人即使身法極快,亦是被水流衝擊,淋濕全身。

雲嫿匆忙間回頭一瞥,那怪蛇體青腹白,身粗兩丈,至於體長為何 ,因它巨大蛇身尚在潭底,並不知曉。不過,可以確定的是,方才那幽靈提燈,卻是它的眼睛。

「玄蛇,它怎麼會在這裡?」

窮奇根本想不到,會在這裡遇上這麼個難纏的傢伙。

眼看那傢伙就要攻擊,他只好化作原身,飛將上去,攔住了玄蛇。到底,那個女子是他的獵物,任何東西都不能染指分毫。

二獸立時纏鬥在一起,難捨難分,雲嫿趁機,入了內穴。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桃淵 第2章 血祭 第3章 落難 第4章 出逃 第5章 盤問 第6章 隱秘 第7章 子虛 第8章 禁制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