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現代言情 > 她的表白耳目一新 > 第4章 自由的靈魂

第4章 自由的靈魂

席千樹

舒斯年等在班級門口,他們班在樓口第一間,所有從一樓走的人都要經過他們班級。

遠遠地看到黃花走過來,跟沒看到他似的,舒斯年更氣了,就是因為她,自己才被老師誤會早戀,誤會自己主動追女生。

黃花走到他面前時,舒斯年一把拉住她的手腕,進了一班。

班裡還剩下幾個學生,舒斯年不想這件事被人知道,對他們說:「你們先出去。」

等人都走了,舒斯年把門關上,空蕩的教室里只剩他們兩個人。

「你跟老師都說什麼了,他們以為我在追你。」舒斯年看着黃花,語氣里不屑,他會追她?這種平凡到他高中兩年都沒注意到的普通女生。

「老師以為我早戀了?不是吧,不會告訴父母吧,我會被我爸媽打死的。你什麼時候追我了?我怎麼不知道啊。」黃花用一種不敢置信的語氣說道。

「不是你說的?」舒斯年疑惑道,那算了,「反正,我是不會喜歡你這樣女生的。以後我們井水不犯河水。」

「我是哪樣的女生?我覺得我挺好的呀,你今後肯定會了解到我的優點的,沒準你真會喜歡上我呢。」黃花挑了挑眉,同學話不能說的太滿,容易今後打臉,會疼的哦。

舒斯年覺得自己剛才說的有些過了,對女生還是要紳士,於是說道:「以後只要沒奇怪的謠言就好,對你的名聲也不好對吧。」

「嗯。舒同學你人真好,還為我考慮。」我這麼害你,今後還繼續害你,你還能對我這麼好,我真是好感動呀。

「那走吧,等會要鎖門了。」舒斯年準備走出去。

黃花在他前面,準備去拉門。

舒斯年按照自己正常的步伐走着,沒想到黃花拉開了半截門,又關上,舒斯年一不留神撞了上去。

「對不起啊。」舒斯年抱歉地說道。

黃花再次打開門,走出去,對着路過的同學,彷彿在喃喃自語:「斯年,你太心急了,怎麼能在教室抱我呢?」

舒斯年楞在當場,問黃花:「你說什麼?」

黃花回頭一臉嬌羞地說道:「下次不要這樣了,我先走了。」然後飛快地跑了,在外人眼裡,就是害羞地逃跑了。

幾個剛才路過的同學回頭看了眼舒斯年,開始頭挨着頭竊竊私語。

只留下舒斯年一個人站在原地咬牙切齒,真相明了,暗自發誓:黃花,我不會放過你的,還我清譽。

黃花噠噠噠地跑着路上,誒呦,今天該在空間的秘密里發點什麼好呢?

他今天抱了我,還說我是萌萌噠小仙女。可是總感覺自己配不上他,怎麼辦才好呢?難道我們註定要分開嗎?

舒斯年晚上打算睡覺時,才被媽媽允許玩一會手機,上了QQ,一連串的消息,來自溫綸:你今天抱那個女生了?握草,我發個截圖給你,感覺高三都知道這件事了。你還是在班級抱的?還讓咱班人出去,你可以啊。你白天還跟我裝你不喜歡那個妹子。感覺被欺騙了。還是不是好兄弟。

舒斯年打開空間動態,滿屏幕的說說都沒法看。鬧心。

他被氣得跳腳,把被子掀開,在屋子裡來迴轉。

「那女的故意陷害我,我真是沒見過這樣的,太有心計了。」舒斯年氣得冒火,跟溫綸吐槽。

「你聽我仔細跟你說。」舒斯年把放學後跟那個食人魔花說過的話又重複了一遍,把怎麼撞上她,她怎麼裝可憐秀演技的場景描述給同桌。

兩人一起感慨道:心機太重了。

溫綸突然想到,語音道:「那瓶奶?!」

「對!」舒斯年也同時間想到。

就是她送過來的!

兩人想到一塊去了。

「這個女生後續不會還有大招吧?」舒斯年有點後怕,他這是被人給盯上了呀。

「我跟你說,下次再有什麼事兒,你就躲,跑的遠遠的,看她還怎麼陷害你。」溫綸為好兄弟抱打不平。

「那萬一她傳謠言呢,怎麼都是一個年級的。感覺自己無意中被黏上了牛皮糖,甩也甩不掉了。」舒斯年覺得自己無比的委屈。自己一直都是好學生,認真讀書,樂於助人,從小到大都是三好學生,學習標兵,怎麼就被這種人壞了名聲。

「這樣,我明天去找她,話說狠一點。女生還是有自尊要面子的。你放心,我一定把事給你辦好了。」溫綸決不允許有人來又影響他同桌的學業,他同桌可是要考狀元的人。

兩人又聊了一會球賽,到了十一點就都睡了。

第二天上午跑完操後,溫綸使了個眼色給舒斯年,示意他先走。

溫綸四處搜尋着那朵小黃花的影子,終於瞄準她,跑過去。

溫綸攔住她:「黃花是吧,我是舒斯年的同桌,咱倆聊聊?」

黃花捏了一下楊果的手,楊果眼神鼓勵她:別怕,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這位同學,你能先迴避一下嗎?」溫綸看着楊果,果然都是四班的,身上就是有一種差生的氣質,溫綸在心裏嫌棄着。

楊果白了溫綸一眼,迴避唄。

「行啊,舒斯年讓你跟我說什麼?」黃花和溫綸一起走着,跑完操到上課的時間不算太長。

「也不是他讓我對你說什麼,是我自己有點事情想跟你說。」溫綸極力撇清舒斯年,不拖他下水。

「你是舒斯年的同桌,那就是我的朋友,你直說唄。」黃花說道。

溫綸想了想開口:「咱們年級包括高一高二,喜歡斯年的女生特別多,都能組成一個班級了。但他高中沒談過戀愛,你知道為什麼嗎?」

黃花搖了搖頭,「不知道。」舒斯年好蠢啊,真追到她就賺到了。

溫綸有點急,「是因為沒人配得上他啊。他那麼優秀的一個人,有哪個女生能跟他一樣優秀呢。」

黃花點了點頭,這倒是。

溫綸看她點頭,為了照顧小女生的自尊,委婉地開口:「你不覺得他對你來說有點太好了么?」意思就是,你配不上他啊。

黃花突然抬頭對準溫綸的眼睛,真誠地說道:「他要是不好,我幹嘛追他呢?難道找個差生,一起墮落么。同學,你想看到一個女生就這麼自甘墮落下去么,考不上大學,以後去掃大街賣菜,你忍心看到我以後成為菜市場的大媽么?」黃花說著眼裡噙淚,她的淚水格外多,而且隨叫隨到。

溫綸被她的辯駁氣到:「那你就要拉着斯年跟你一起墮落么?」

「你怎麼知道我們在一起就會墮落,你怎麼知道我們就一定會在一起呢?噢,舒斯年是不是也有點喜歡我,所以怕自己真的會動心跟我在一起,才找你來當說客。」黃花歡呼雀躍起來。

溫綸盯着黃花的臉,他太幼稚了,這個女生是沒有自尊的!

「我追他是我的自己的事,我們在不在一起也是我們兩個人的事,這跟您這位汪又有什麼關係呢。」黃花真誠地問道。

溫綸氣絕,甩手就往一班走,這個女生真是無可救藥。

溫綸正要邁進一班後門,從走廊的盡頭,傳來黃花叫他的聲音,聲音奇大。

「溫綸。」黃花喊了一聲後,本來想當著呆若木雞的同學們大喊的,後來想了想,影響不好,噠噠噠地小跑到一班,站在溫綸面前,聲音比奇大小一點,「你告訴斯年,讓他十點以後再給我打電話,不然我爸媽會發現的。」說完,還拍了拍溫綸的胳膊,作囑託狀。

舒斯年在座位上正喝水,聽到這話一口噴出來,詫異地看着後門,把保溫杯重重地一擱。

黃花朝舒斯年眨了個眼睛,轉身,跑的賊快。

從知曉黃花的心機後,舒斯年和溫綸一天的日常就是學習吃飯罵黃花。

然而流言甚囂塵上,舒斯年越解釋塗得越黑。

開學一段時間,學校就開始狠抓校風校紀。

不許在學校內穿奇裝異服,一律穿寬胖藍白色的校服。

不許燙髮染髮做髮型,男生板寸女生短髮學生頭長發馬尾辮。

前一天放學前各班班主任通知,第二天一早校門口就站着查崗的學生。

校門口哀鴻遍野,站了一排人。沒穿校服的被趕回家穿校服,長發的女生接了根皮筋把頭髮梳起來,進了校門,打了上課鈴,最後剩下十幾個頑固分子。

其中就有黃花,她的頭髮剛到肩,她打算留長,高三一年,到大學正好燙成波浪卷,多嫵媚啊。

可是現在又不足夠長梳不起來,黃花就在那站着,今天查崗的竟然又是舒斯年。

教導主任讓他們幾個學生站成一排,背着手,訓話:「昨天你們班主任沒說過要求?!是你們自己回家把頭髮整好再來,還是我帶你們去理髮店?」

現在回家就剪個頭,會被家長罵死的吧。

黃花還是二皮臉地站着,一般人多勢眾的時候學校領導就容易屈服,他們最後被訓個幾分鐘還是可以進去的。

黃花看着舒斯年,他頭髮倒是剛理過,碎碎短短的,很清爽。黃花心裏嘆一口氣,真是的,他怎麼樣都帥。

舒斯年被安排了任務,不能走,旁邊還有個朵食人魔花向他投來火辣辣的目光,心煩。

「走了。」

黃花回過神來,幾個剛和她站一起的同學都跟着教導主任走了,「去哪啊?」黃花有點驚慌。

「理髮店。」舒斯年催着黃花趕緊走,他今天真是倒霉催的被教導主任留下來監督這群不聽話的學生剪頭髮。

「我不剪!」黃花轉身就要跑。

她這一喊,舒斯年開心了,大步追上她,拎回來,「不剪也得剪,把你剪成禿子。」

離學校不遠就有一家理髮店,洗剪吹五元,門市很破,黃花遠遠看着都要哭,被舒斯年推進門去,眼淚直接下來了。

男生們排着隊五分鐘一個平頭,巨丑,哭喪着臉回學校去了。

剩下幾個女生,黃花第一個,男「造型師」對女生挺溫柔,「想剪什麼髮型?」

舒斯年站在她旁邊:「直接給她剃了,跟剛才一樣。」

「對女孩子要溫柔。」男「造型師」GAY里GAY氣地懟舒斯年。

馬上要下第一剪子了,黃花瞪着面前的鏡子,突然跳起來,「你剪吧,但你剪不掉我自由的靈魂!自由的靈魂!」

十平方的理髮店裡爆發出大笑。

十五分鐘後一顆新鮮的蘑菇出爐。

黃花盯着鏡子搖着頭,喃喃道:「舒斯年不會娶我了。」

教導主任一巴掌拍過去:「不許再糾纏舒同學了,聽到沒有。」

「沒有。」黃花眼裡噙淚,跑出理髮店。

「老師我去把她帶到學校。」舒斯年說完也跑出去。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有病就去治 第2章 那是個神經病 第3章 找那個食人魔花談談 第4章 自由的靈魂 第5章 Abandon 放棄 第6章 清白的名聲都被你毀了 第7章 臉有點疼 第8章 舒斯年我喜歡你 第9章 二維碼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