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奇幻玄幻 > 灰燼之主 > 第5章 開膛手傑克

第5章 開膛手傑克

矢禾不是適合

來到信息上瑪麗的前夫伊恩的地址,莫爾頓按響了門鈴。

屋內傳來了一串腳步聲。

「誰?」伴隨着開門,一股濃重的酒臭味兒撲面而來,艾赫斯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一個中年男性站在屋內,看來他就是伊恩,看着二人身上的警服,他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有什麼事?」

「我們有一些事情要問你,請問瑪麗.凱麗是你的前妻吧。」莫爾頓問道。

「是,那女人怎麼了,呵呵,估計是賣身被抓了吧。」他不屑的哼了一聲。

「她被殺了。」艾赫斯在莫爾頓身後說道。

伊恩眼神微微一變。

「被殺了?被誰,怎麼死的?」

「我們能進去說嗎。」

「……..進來吧。」

伊恩將門完全推開,屋內一片狼藉,到處都是空酒瓶和沒洗的盤子。

將沙發上的一些衣物扔到一旁,伊恩示意二人坐在那裡。

「殺死瑪麗的人,據我們推測是開膛手傑克。」莫爾頓坐下說道。

「開膛手傑克?就是那個連環殺人犯?」

「正是。」

「呵呵,這樣啊。」伊恩冷笑了兩聲,似乎對自己前妻的死並不在意。

莫爾頓和艾赫斯對視了一下。

「我們這次來就是想問你,你為什麼和瑪麗離婚。」艾赫斯問道。

「這和破案有關係?」

「當然,伊恩先生,瑪麗的這次案子是我們目前唯一有可能抓住開膛手傑克的機會,希望你配合。」莫爾頓在一旁補充道。

「……..那女人受不了我了,自然就離婚了。」

「受不了?能再說具體一點嗎?」

「這還看不出來嗎?」伊恩掃視了一下房間說道,「她嫌棄我賺不到什麼錢,每天還只知道喝酒不知道打掃,自然就離婚了,呵呵,她也好不到哪兒去,每天去酒吧工作沒少和男人上床。」

「你有什麼證據證明嗎?」

「她身上的唇印和煙味兒就是最好的證明啦,呵呵,沒準開膛手傑克是哪個和她上床的男人,嫌她技術不好就把她給宰了。」說著,伊恩從茶几下面拿出了一罐啤酒打開喝了起來。

「她和你離婚之後,有一段時間是住在賓館裏的,這件事你知道嗎?」

「當然知道。」

「原因呢?」

「她那房子是她父親留給她的,他和她父親的關係一直不好,估計是她父親知道了她和我離婚住在那裡的事情去找過她吧,總之在那裡住了沒多長時間她就搬走了。」

「原來如此,那,最後一個問題,如果瑪麗留下了678這個信息,你能知道些什麼嗎?」艾赫斯問。

「678?不知道。」莫爾頓思考了一下,搖了搖頭。

「好吧,時間也不早了,既然如此,我們就先離開了,如果有什麼事情,我們還會來找你的。」艾赫斯和莫爾頓起身說。

臨出門的時候,艾赫斯看到房間的角落放着一個大箱子。

「那裏面是……..」

「是鋼琴,那女人留下的,她之前很喜歡彈鋼琴,不過走的時候沒有拿走,這段時間我打算把它給賣了,反正留着也是佔地方。」伊恩說。

走出門後,艾赫斯注意到房間的二樓,一個小男孩正盯着自己。

「那是瑪麗的兒子吧,跟了那個酒鬼也算是倒霉了。」莫爾頓看了一眼那個小男孩說。

「你覺得,伊恩是開膛手傑克的可能性有多大?」上車之後,莫爾頓問道。

「不大,但也不是沒有,總之先回去看看屍檢報告,確認了死亡時間之後再來問問他吧。」艾赫斯說。

回到警局,屍檢報告已經出來了。

「死者瑪麗死於昨日凌晨一點十五分,死因是左頸部動脈失血過多,體內未檢測到**一類的痕迹,應該沒有被性侵。」莫爾頓看着報告說道。

「死因是左頸部動脈失血過多,也就是說剖腹什麼的是在死者死亡之後做的嗎?」

「不一定,也有可能在剖腹的時候死者還沒有完全死亡,不過每次屍體都被破壞的這麼嚴重,兇手的心理素質還真是不一般。」莫爾頓喝了口咖啡說道。

「明天,再去一趟伊恩的家,然後還要去找一下那個瑪麗的父親。」艾赫斯說。

「嗯。」

第二日。

艾赫斯和莫爾頓趕到了伊恩的家,剛一進院子,艾赫斯就看到伊恩的兒子正在院子里玩。

「孩子,你父親呢?」艾赫斯走上前問道。

「爸爸出去了。」

「出去了?去幹什麼了?」

「不知道,好像是去和朋友玩了。」小男孩搖了搖頭說。

「這樣啊,對了,前日的凌晨,你父親在家嗎?」艾赫斯問。

「在家。」

「這麼確定?那時候你沒有睡覺嗎?」莫爾頓問。

「爸爸那時候正在家裡和朋友們打牌,聲音很大,吵得我睡不着覺。」小男孩說。

「這下可以排除伊恩了,他那時候在家裡打牌,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明。」莫爾頓看向了艾赫斯說。

「嗯,走,去瑪麗的父親那裡吧。」

剛要離開,小男孩拽住了艾赫斯的衣角。

「媽媽不是壞人,他沒有和其他男人上床。」小男孩的眼睛看着艾赫斯說。

「……..我知道了。」艾赫斯沉默了一下,點了點頭。

「開膛手傑克之前殺死的那些人有什麼共同特點嗎?」路上,艾赫斯又問道,在原本的歷史中,開膛手傑克殺死的都是結婚並且育有子女的婦女,並且有很多還是ji女。

「都是女性,但年齡小的有二十多歲,大的有五十多歲,有些是獨居,有些有自己的家庭。」莫爾頓說。

和原本的歷史不一樣啊。

來到瑪麗的父親,瑪麗.盧門的家門前,這次是艾赫斯敲了敲門。

一個留須戴帽的男人從屋內走了出來。

「有什麼事情嗎,二位警官。」他問道。

「您的女兒在前日被殺,我們這次來是調查取證的。」莫爾頓說。

「你說什麼,凱麗被殺了!?」盧門大驚失色,一個不穩差點跌倒在地,莫爾頓趕緊扶住了他。

「請節哀。」

「我,我知道,不好意思失禮了。」他嘴唇顫抖着,擦了擦額頭的汗,「凱麗她是……..」

「目前我們懷疑她是被開膛手傑克所殺。」

「開膛手傑克……..那個連環殺人惡魔,上帝啊,這是為什麼。」聽到開膛手傑克這個名字,盧門忍不住流下了一滴眼淚。

進屋之後,盧門用手帕擦了擦眼淚。

「那個,凱麗女士的母親…….」

「她的精神出了點問題,而且十分脆弱,如果可以希望你們不要告訴她凱麗被殺的事情,我擔心她想不開,有什麼事都問我就好了。」盧門說。

「好吧,我們想知道,凱麗為什麼從家裡搬去了賓館,我們問過她的前夫伊恩,他說是你和凱麗的關係不好她才從家裡搬走。」

「我們父女之間確實是有一些隔閡。」盧門嘆了口氣說道,「一開始,我知道她瞞着我和伊恩離婚之後,我確實有些生氣,也去她家找過她,但我們兩個並沒有起什麼太大的衝突,之後不知道為什麼,她就從家裡搬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個賓館。」

「是這樣嗎。」艾赫斯有些不相信,畢竟這只是盧門的一面之詞。

「那,在前日的凌晨一點,你在做什麼。」

「我在家裡睡覺。」

「有人能證明嗎。」

「當然有,我的妻子。」說著,他把凱麗的母親從屋裡叫了出來。

「這二位是……..」凱麗的母親顯得十分憔悴。

「這二位是我的朋友。」盧門趕緊說道。

看來她的精神確實有不小的問題,竟然沒有注意到艾赫斯和莫爾頓身上的警服。

「弗琳啊,前天晚上我是不是一直在家?」盧門問道,「他們兩個前天非得說在酒吧看到我了,你說這不是胡說嗎。」

「啊,對,前天盧門他一直在家,晚上也沒出去,我精神很不好所以睡眠很淺,他如果出門我會感覺到的。」弗琳點了點頭。

莫爾頓和艾赫斯對視了一下。

「欸,這下可完了,還是一點線索都沒有。」

「最後再去一趟凱麗的家吧,她應該不會莫名其妙的從那裡搬走才對。」艾赫斯嘆了口氣說道。

來到凱麗的家,莫爾頓三下五除二就打開了她家的房門。

「你還有這技能?」

「這是**必備的開鎖技能,艾赫斯。」莫爾頓說著,戴上手套走進了屋子。

房間內很乾凈,看起來有認真打掃過,和凱麗的前夫伊恩的房間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剛一進屋,艾赫斯就看到一個鋼琴擺在客廳,上面還放着幾本樂譜。

「看來她真的很喜歡彈鋼琴啊。」莫爾頓看了一眼那個鋼琴說。

「能買得起鋼琴,看來她也不是很窮的樣子了。」艾赫斯說著,隨意的翻看了一下那些樂譜,其中還有一本數字樂譜的讀法。

就在艾赫斯翻看的時候,莫爾頓叫了一下艾赫斯,艾赫斯走過去,發現廚房那裡放着許多空瓶子。

「這裏面,似乎是牛奶吧?」莫爾頓稍微聞了一下空瓶子說,「看來她有訂牛奶,不過為什麼沒把空瓶子扔掉呢。」

「估計是攢着賣掉,你看那裡也有一些紙殼。」艾赫斯指了指廚房的角落說。

從房間里走了出來,艾赫斯微微瞥了一眼鄰居家,鄰居家的門前放着一瓶奶,看來是不久前剛剛送來的。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這是穿越了? 第2章 地下書庫的少女 第3章 洞悉過去 第4章 迷霧之書 第5章 開膛手傑克 第6章 契約簽訂 第7章 引子:經濟與生存 第8章 製作 第9章 蛋炒飯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