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其他小說 > 餘生,永不相見 > 第5章

第5章

恆星億光年

精彩節選

  「賤人!」霍翊晟狠狠地掐着紀若的脖子。

  「呃……」窒息的痛楚湧上腦髓,紀若死死抓住了他的手臂,眼睛瞪得腥紅。

  霍翊晟就像發了瘋的野獸咆哮,「你居然敢找人傷害安雅,你就那麼喜歡犯賤嗎?!」

  紀若痛苦地張着嘴,艱難地吐出聲音,「我……我沒有……」

  她什麼都沒有做,她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從他們結婚那天晚上起,已經一年了,他都沒有回家。

  可是今夜,他忽然回來,一進門二話不多,就掐着她的脖子要殺了她!

  「呵,沒有?」霍翊晟咬牙切齒,「你騙誰呢?難不成你想告訴我,是安雅自己找人輪辱自己,然後誣陷你?」

  「……」

  紀若已經被他掐的說不出話來了,她好想告訴他,沒錯,林安雅能幹出這種事情!

  可是,說了又如何?他根本就不會相信的!

  在他心裏,林安雅就是他的白月光,而自己就是一個惡毒自私的妒婦!

  她死心的閉上了眼睛,痛苦不已。

  就這樣掐死她吧,她受夠了,她也不要忍受折磨了。

  十年了,她愛了這個男人十年,可是在他眼裡,她卻一文不值。

  看到身下的女人閉上了眼睛,一臉等死的表情,霍翊晟忽然微怔。

  末了,他破天荒地鬆開了她的脖子,嘴角勾起一絲殘酷的冷笑。

  他剛鬆開,紀若從瀕臨死亡的感覺中撿回一條命,她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捂着胸口,大口地呼吸着空氣!

  她滿含淚水的眸子痛苦的凝視着眼前的男人,顫抖道:「你……你為什麼不殺了我?」

  她真的好痛苦,從來都不能為自己而活。

  父母逼她,公婆責怪她,丈夫憎恨她,所有人都不想她好過。

  與其每天活在水深火熱,還不如一死了之。

  「想死?沒那麼容易!這一年來,你不停地在我父母耳邊說我壞話,讓他們逼我回來。你找人傷害安雅,不也是為了逼我?很好,我現在回來了,讓你如願以償!」

  看到男人朝她衝來,紀若下意識地想逃,可是已經來不及,她被一隻大手被狠狠一拽!

  紀若嚇得頭昏腦漲,本能地反抗了起來。

  「你這個瘋子!」她恐地吼出聲。

  「這麼久以來,你耍花招嫁給我,不停地在背地裡玩手段,不就是要當我的妻子嗎?我今天就讓你這個賤人心滿意足!」

  「我沒有,我沒有!我什麼都沒有做,求求你放過我吧!」紀若的呼喊聲,幾乎穿透了整棟別墅,凄慘決絕!

  「你不是很愛我嗎?不擇手段嫁給我,很好,你好好感受我對你的愛!」

  她既然敢傷害他的安雅,就準備復出慘烈的代價吧,他會讓她痛苦十倍,百倍!

  比起她對安雅做的,他對這個女人做的,不及萬分之一。

  他要為他的安雅報仇,讓紀若體會到深刻的痛苦!

  ……

  一切結束後。

  紀若整個人就像是死了之後又活了過來,但是這樣的活着卻令她比死了還要痛苦。

  她多希望閉上眼睛再也醒不過來。

  嘩啦一聲!

  臉上被潑了一杯冷水!

  紀若回過一些意識,她雙手撐着冰涼的地面,艱難的坐了起來。

  冷意席捲而來,她抱着懷,凌亂的發遮住她淚水斑駁的臉蛋。

  她的臉上還有幾道紅色的掐痕,都腫了起來。

  霍翊晟高大的身體站在她眼前,西裝筆挺,氣勢非凡。

  此刻,他又是站在金字塔頂尖的精英,任何人看着這樣優秀的他,都無法聯想到他做過怎樣殘忍的事情。

  紀若渾身發抖,被他這樣的眼神所注視,她憤怒又窘迫。

  她咬了咬牙,跌跌撞撞的從地板上站了起來,牙關打顫的去衣櫃前拿衣服穿上。

  霍翊晟目光冷峻的盯着她,陰沉沉的視線在顯示,這事情沒有那麼容易結束。

  紀若的衣服還沒穿好,連扣子都沒來得及扣上,突然,手腕被緊緊握住,她的身子被猛的一拽。

  她嚇了一跳,本能要掙扎,卻被他死死抵在櫃門上!

  咚一聲,她的後背撞上了櫃門的把手,疼得她直冒冷。

  「霍翊晟,你這個瘋子,你憑什麼這麼對我?」

  「那你又憑什麼那麼對安雅?你知道她受了多大的傷害嗎?要不是我及時趕到,她就沒命了,你憑什麼這麼對她?憑什麼!」

  「我說了我沒有!」紀若的嗓子都啞了,「你為什麼不相信我?為什麼那個林安雅說什麼你都信?為什麼我說什麼你都不信!」

  「就憑安雅救過我,她為了救我,差點連命都沒了,可你呢?你做了什麼?!」

  「救你的明明是我,什麼時候變成林安雅了?」

  「哈哈哈。」霍翊晟忽然笑了起來,「紀若,都這個時候了,你居然還在撒謊,你的臉皮可真是夠厚的。我相信我的眼睛所看到的,你落荒而逃,安雅卻為我連命都不要了!」

  「……」

  紀若疼的心肝俱裂!

  霍翊晟這樣偏執的認為是林安雅救了他,那麼她說什麼也沒有用,他根本就不相信她。

  一個不相信她的人,她再怎麼解釋也是浪費口舌,只會讓他更加厭惡而已。

  「你明知道我愛的是她,要娶的也是她,但你卻聯合你的父母在我父母面前嚼舌根,說安雅只是個夜總會陪酒的小姐!你背地裡侮辱安雅,那你呢?你自己有多乾淨?你紀大小姐不過也是人盡可夫!安雅雖然只是夜總會陪酒的,可是她比你更乾淨!」

  「……」

  他居然這麼羞辱她!

  她死也想不到,有一天他們會走到這一步。

  就算,他對她的感情沒了,至少不會這麼殘忍。

  可是,她錯了……

  但是,她沒有嚼舌根,她沒有說過林安雅的壞話。

  可是不是她說的,卻是她的父母說的。

  父母的債,子女還,所以紀若默默的吞下了這些苦楚。

  只是她很失望,她跟霍翊晟認識了十年,霍翊難道還不知道她是什麼人嗎?

  自從這個林安雅出現,一切都變了。

  霍翊晟以為林安雅為了救他,差點死了。

  從那開始,他就變得盲目。

  紀若清澈的眼睛被淚水渾濁,絕望到沒有半點光澤,「隨便你怎麼想,可是,如果我早知道你這樣討厭我,我是絕對不會嫁給你的。」

  這場婚姻,她也嘗盡了苦頭。

  原本,他和霍翊晟很小就認識,兩家也來往密切。

  可是後來,紀家家道中落。

  但霍家卻蒸蒸日上,尤其是霍翊晟接管霍氏集團總裁位置之後,將霍氏集團的巔峰又推到了新的高度。

  所以爸爸媽媽就希望她能夠嫁給霍翊晟,拯救紀家。

  紀若原本不同意,她雖然深愛霍翊晟,但她知道霍翊晟將林安雅視為他的救命恩人,對她百般愛寵。

  若是她現在嫁給他了,霍翊晟會恨她。

  可是當時,母親卻跪在地上向她磕頭,苦苦哀求她。

  紀若很痛苦,兩頭為難。

  霍航和周玉榮對林安雅很不滿意,絕對不允許兒子娶一個妓~女進門,所以,也希望紀若可以跟霍翊晟在一起。

  可是紀若不想逼霍翊晟。

  之所以最終決定嫁給霍翊晟,是因為有一天,林安雅突然來找她,並且罵她,「紀若,你這個賤人,到底怎麼勾引了晟,他做夢都在喊你的名字!他只把我當成替身!」

  當時,紀若震驚。

  她本就傻傻的愛着霍翊晟,聽到林安雅這麼說,竟沒有懷疑。

  當時她真的好傻,甚至在想,霍翊晟跟林安雅在一起是,為了避開她。

  畢竟他誤會了當時他出事,她不顧他的死活,以為錯信了她,只要他們兩個人結婚就好了,她一定會跟他好好解釋當時事情的真相。

  或許,霍翊晟是在等她主動。

  當天晚上,周玉榮召集了大家在一起吃了一頓飯。

  大家都喝了很多酒,醉意朦朧。

  霍翊晟喝醉了,紀若也被灌醉了,結果周玉榮將喝醉的二人安排在一起,放在一張床上。

  第二天一早,一大家子人推門而入。

  當時紀若也是懵的,她沒想到周玉榮會這麼做。

  所有的人都逼霍翊晟負責。

  而紀若的母親更是又哭又鬧的。

  紀若想為霍翊晟解釋,可是母親卻抱着她大哭,在她耳邊以死威脅,讓她不準解釋。

  她一直都記得,當時霍翊晟的臉色有多難看。

  她也沒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不過她卻傻傻的覺得這是暫時的。

  既然林安雅說霍翊晟做夢都在念着她的名字,肯定是愛着她的。

  然後,他們真的結婚了。

  可在他們的新婚之夜,霍翊晟便收拾東西離開了。

  這一走就是一年。

  直到現在,紀若才想明白當時林安雅為什麼跑來跟她說那些話欺騙她。

  可是,不是林安雅太聰明,而是她紀若愛的太深。

  這種種的誤會,加上林安雅還裝白蓮花陷害她,導致霍翊晟更加厭惡她。

  現在紀若滿身嘴都說不清。

  「紀若,你怎麼有臉說?」他掐住了她的脖子,憤怒道:「當初是你用卑鄙的手段嫁給我的,現在又說不想嫁給我,你以為這個世界是繞着你轉嗎?我告訴你,你傷害安雅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今天晚上我會讓你生不如死!」

  他拽着紀若的手腕,將她往房間外拉。

  紀若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她拚命的想要甩開他,「你放開我,你幹什麼?!」

  可霍翊晟的力氣大的可怕,硬是將她拽出了房門。

  僕人看到了,不敢言,往後退。

  也只有別墅里的劉嬸試圖阻止。

  她走上前來,焦急道:「少爺,您這是幹什麼呀?你要把少夫人帶到哪裡去?」

  「閉嘴!隨隨便便來個女人都是你們少夫人嗎?我告訴你們,少夫人只有一個,她的名字叫林安雅,如果你們再敢叫別的女人少夫人,全都滾蛋!」霍翊晟幾乎是咆哮出聲。

  劉嬸嚇了一跳,趕忙低下了頭,也不敢再多說什麼。

  畢竟她只是一個僕人。

  她無奈的看了紀若一眼。

  紀若絕望了,沒人能幫得了她。

  她只能眼睜睜的看着自己的身體,被這個男人拖出別墅外,塞進了車裡。

  「你要帶我去哪裡?你這個瘋子!」

  霍翊晟鐵青着一張臉,沒有理她,將油門踩到底。

  一輛黑色的跑車在夜色中穿梭,即將開進地獄。

  ……

  待他們走後,劉嬸焦急不已,急得來回踱步。

  這可怎麼辦呀?

  少爺看起來好像要殺了少夫人似的。

  忽然,劉嬸想到什麼,她趕緊跑到了電話前,撥通了一個號碼。

  因為那個人跟她說過,要是紀若出了什麼急事,一定要第一時間打電話給他。

  ……

  夜色斑斕。

  這是一家高級的夜總會,能夠來這裡的人都是有錢人,不過這裡卻是非常亂的。

  「你帶我來這裡幹什麼?你想做什麼?」

  紀若很害怕,他帶她來這裡絕對不會有什麼好事的。

  忽然,她的身子被用力一推,「進去,難不成還想讓我親自牽着你的手?」

  「你到底想做什麼?我跟你說了多少遍,我沒有傷害林安雅,你為什麼就是不信我?!我們認識了十年,你難道還不知道我的為人嗎?」

  「你給我進去!」他的臉色陰沉得可怕,直接抓着她的手,將她狠狠的拽了進去。

  「你放開我,求求你了,你放我離開這裡,求求你了!」她彷彿已經知道這個男人要對她做什麼了。

  他覺得她找人強.暴林安雅,難不成他也要這樣?

  可是,她什麼都沒有做過,他憑什麼要這麼對她?

  經理迎了上來,「霍先生,您來了呀,真是蓬蓽生輝,這位小姐是……」

  「她是你們這裡的新人,特意給你們送來了。」他冷着一張臉,直接將紀若推到了經理的懷裡,冷漠的說,「把她丟進包廂里,給她找十個男人!」

  「……」

  經理臉上一陣錯愕,「霍先生,您說什麼?」

  這夜總會什麼事都有,可是經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5章 第6章 不如愛畜牲 第7章 沒有人性 第8章 不要走 第9章 噩夢 推薦 第11章 一巴掌打過去 第12章 埋怨 第13章 真的好噁心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