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軍事歷史 > 異世大唐:找死我是認真的 > 第8章 李嶼你個奇葩

第8章 李嶼你個奇葩

沒打傘的稻草人

隨着萬花樓事件在長安城中傳開發酵,不少人聚集在一起熱烈的討論着此事,而李義仁在面對四少之首的李嶼之時所表現出的大無畏精神和一身正氣,更是贏得了很多人的欣賞和敬佩。

「李兄這是在用實際行動為自己之前在禮部所說的文人風骨踐行,屬實讓人感佩不已。」

「原本我還以為李兄是因為醉心功名之輩,當初在禮部所為也只不過是不捨得狀元功名,今日得知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如李兄一般一身正氣,滿腹才華之人本應在大唐大展拳腳,不應該就此死於紈絝之手啊。」

「據說李兄是被帶到了相府別院,我們一起去為他請命如何?」

「你瘋啦?李嶼是什麼人?你不怕?就算你不怕這個紈絝,那他老爹的滔天權勢你也不掂量一下嗎?」

「那又如何?李兄一個人不怕,我們這麼多人還怕?

俗話說法不責眾,我們團結起來,一起去,就算是李林甫也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對付我們。」

「沒錯!我們就算沒有李兄的膽魄孤身犯險,至少在他身陷險境之時,我們也要團結起來,保住他性命!」

好在李義仁不知道長安城中為了救他正在暗中積聚着一股龐大的力量,若是知道了的話,估計他都恨不得拿把機關槍把這些礙事的一起突突了。

他現在完全沉浸在即將得償所願,登頂萬界的喜悅之中,畢竟馬上就要死了,死了就可以成為萬界之主了。

到那時候直接走上神生巔峰,成為至高之中的至高,真正的君臨萬界,光是想想心裏就美滋滋。

所以被李嶼關進別院密室之時,哪怕是密室之中陰森恐怖,也絲毫沒有影響到李義仁的大好心情,反而是連嘴角都掛着掩藏不住的笑意,心中忍不住都想高歌一曲「好運來」來抒發一下內心的激動。

但是李義仁還是忍住了。

畢竟還沒真死,還是要穩住,免得節外生枝。

而李義仁此時的表現則讓一旁看着他的李嶼和僕從更加佩服了。

僕從眼神一凝,用心感知了一下,低聲的說道:

「主人,我在他的情緒里感受不到任何的恐懼,反而隱隱有些開心。這種豪傑真是屬下生平僅見。」

李嶼不置可否的搖着扇子:「豪傑?那些自稱豪傑的我見得多了,最後不都是乖乖的跪地求饒?說吧,李義仁你想怎麼死?」

李義仁思考了一下,一臉認真的說道:「有沒有那種又快又沒有痛苦的死法?不要來什麼十八般刑罰之類的耽誤大家時間,這樣我會很感謝你的。」

李義仁說的倒是實話,畢竟這輩子的任務只需要死就可以成為萬界之主了,並不需要吃苦受罪之類的額外條件。

如果李嶼能滿足他,給他個痛快,完成這最關鍵的一步,那麼他也絕不吝嗇,一定要給他一個大大的福緣。

看李嶼這細皮嫩肉的標準小白臉做派,應該很受那些特殊愛好的貴人們喜歡,李義仁決定到時候給他安排個權勢熏天的老漢給他收了,日日承歡,享受老漢的天倫之樂,應該很合適他。

朕果然是一個知恩必報之人。

李義仁給自己點了個贊。

李嶼給他加了個贊。

李嶼作為李林甫之子,從小什麼形色的人也都見過不少,唯獨沒見過李義仁這種面對死亡如此坦然之人。

「人死了可就什麼都沒了,你真的考慮好了?」李嶼追問道。

李義仁心裏有些焦躁起來:「你作為紈絝的操守呢?怎麼辦起事來磨磨唧唧,拖拖拉拉的。給我個痛快不行么?我還趕着投胎呢!」

說完李義仁乾脆閉上眼睛等着最後結果的到來。

心中激動的心跳直接掛了4檔狂跳起來。

一秒,兩秒,三秒……

遲遲沒有動靜。

李義仁有些費解的睜開眼睛,正好看到了李嶼眼中的火熱。

「你這是……」李義仁剛想開口詢問這是什麼情況,卻被李嶼直接打斷了。

李嶼一把攥住李義仁的雙手,眼神火熱,手心也火熱,但是說出來的話卻讓李義仁渾身發冷:「李兄,請隨我到我房裡來,我們好好了解一下。」

好好了解?

到你房裡?

兩個男人?

李義仁觸電般的直接甩開李嶼的手,渾身上下都表示着拒絕:

「不應該啊,你剛剛不是還在調戲倩兒姑娘,你這是跟我玩的哪一出?」

「李兄,你聽我說,我了解你之後心中對你全是仰慕,不會對你做出任何不利的事情。」李嶼猛地一把又攥住了李義仁的手。

李義仁第一時間就再次將手甩開,並且下意識的退後了幾步,滿臉警惕的說道:

「我警告你啊,士可殺不可辱。要殺你就痛快點,你要是想要對我做出些什麼奇奇怪怪的事情,我一定讓你後悔當初從娘胎里爬出來。」

一旁的僕從看着事情的發展方向有些詭異,趕忙替自家主子解釋道:「李公子,你確實是誤會了,我家主人原本就沒有想要為難你。」

李義仁看着一臉真誠的僕從,又看了李嶼一眼,顫聲的問道:

「不知閣下婚配了嗎?」

「沒有啊。」

「子嗣呢?」

「沒婚配哪裡來的子嗣?」

李義仁捂着臉,語氣中充滿了憂傷:「我懂了。原來你好的這一口,又怕作為李相之子傳出去影響不好。所以才在萬花樓整了這麼一出,顯得自己很正常,免得被人懷疑是吧?」

「……」

李嶼和僕人一腦門的黑線。

這都哪跟哪啊?

狀元不但詩詞歌賦擅長,腦洞也都這麼大嗎?

「李兄,你先冷靜一下,聽我跟你好好解釋。」

半個時辰之後,李嶼終於口乾舌燥的將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訴了李義仁,解釋清楚了其中緣由。

李義仁不淡定了。

「你費這麼大勁,是為了替你爹考驗我?」

李嶼不好意思的點了點頭。

李義仁:「……你是不是吃鹽吃多了,咸出病了?」

被李義仁如此嘲諷的李嶼,卻絲毫不以為意,反而洒然一笑的說道:

「請李兄見諒,我的身份註定了身邊儘是些趨炎附勢之輩,但是我內心中確實對如你這般真正的君子心嚮往之。

而且父親交代之事茲事體大,我不得不謹慎行事,所以才有了這場考驗。」

「那你城外農莊的土包是怎麼回事?不是說之前那些頂撞你的都被埋了么?」

李嶼瀟洒的搖着扇子,有些得意的說道:

「那些都只是障眼法而已,那些人我都給他們安排好了很好的去處,絕對不會委屈他們。」

李義仁有些難以理解:「你這麼費盡心思,到底為了什麼?」

李嶼臉色變得莊嚴無比,莫名的出現了聖潔的光輝:

「為了解國家困局讓大唐重回巔峰,為了安天下讓百姓安居樂業。我只是損失些個人名聲,和這些比起來,不足道也。」

李義仁:「……你吃不吃鹽,你都有病。」

李義仁還是有些不甘心就此錯過這次找死的機會,心中期望着自己的冷嘲熱諷能讓李嶼這個紈絝子弟惱羞成怒,一時衝動把他弄死。

但是李嶼再次澆滅了他心中這僅剩的一點點小火苗。

李嶼這次被嘲諷不但沒有生氣,而且還閉上了眼睛,發出了一聲舒服的**,然後由衷的感慨道:

「李兄,你果然是一個不會趨炎附勢的真君子。哪怕是如今知道我不是紈絝,胸懷家國之人,依舊還是如此真性情的與我交往,真是讓人傾佩。」

李義仁:「ˋ( ° ▽、° )」

這廝怕不是精神病院跑出來的漏網之魚吧。

李義仁既然確定了這個奇葩不想殺他,那麼也就跟他沒什麼繼續聊下去的興趣。

「我對你的另類取向沒有興趣,我現在只想知道李公子打算接下來怎麼收場?也準備給我安排個好去處,然後改頭換面重新生活?」李義仁揉了揉眉心,無力的說道。

李嶼詭秘的笑了一下:「這個李兄自不必操心,我一會自有安排,我們先用膳吧。」

說完拍了拍手,下人們魚貫而入只一小會就將提前準備好的珍饈美味擺滿了一桌。

李嶼此時正是興緻大好之時,在酒桌上頻頻舉杯向李義仁表達着仰慕之心。但是李義仁卻根本不想跟搭理他,這種表面一套背後一套的假紈絝,他連敷衍的興趣都沒有。

但是李義仁越是對李嶼冷淡,李嶼的興緻就越是高昂,臉上充滿了滿足。

這一頓飯李義仁吃的那叫一個難受。

怪不得朕當初決定要定下萬世輪迴來歷練道心。

如果不多經歷一些歷練,怕是遇到李嶼這種奇葩,說不定此時道心早就崩潰了。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微信閱讀

設置X

  • 閱讀主題
  • 正文字體雅黑宋體楷體
  • 字體大小A-18A+
  • 頁面寬度

    -

    800

    +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