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其他小說 > 朝天闕 > 第6章 沒見過這樣的傻子

第6章 沒見過這樣的傻子

白鷺未雙

按照葉大灰狼原來想好的劇情來的話,應該是他不動聲色地挖坑,引着這位七殿下狠狠摔在裡頭,然後七殿下抬起她那絕望的小臉沖他嘶吼咆哮——你這個騙子!

凄慘、無助又憤怒。

那麼這個時候,葉將白就能攏着袖子玉樹臨風居高臨下地道:自古人心隔肚皮,這教訓,殿下可記好了。

悲憫的語氣,配一個薄涼的眼神,多完美,多有趣,多霸氣啊!

可是榻上這位蠢蛋完全沒有給他任何實現的機會。

內室里安安靜靜的,中了毒的趙長念昏死在軟榻上,臉色青紫。旁邊沒中毒的葉將白低頭看着她,臉色也青紫。

他該做的事都做完了,一切都很順利,只要再讓御醫過來看看七殿下的傷勢,上稟於帝,加上典獄史的死訊,今年軍餉督管的差事就有大半的可能花落別家,不會再讓太子吃了肉。

可他就是半點也高興不起來,還覺得有點暴躁。

國公,御醫已經在往這邊來了。宮人隔着紗簾在外頭低聲回稟。

葉將白應了一聲,拿手帕將長念身上殘餘的藥粉擦乾淨,隨手替她放下衣袍,想了想,側頭問了一句:你們誰注意過這位七皇子?

宮人一愣,似是沒想到他會問這個,不過片刻之後還是利索地答:七皇子鮮少出現於人前,消息不多,不過有幾位接觸過他的大人說,殿下心思單純,易輕信於人。

這哪裡還叫心思單純啊,分明就是不要命似的蠢,若是他真的動了殺心,這人現在已經赴黃泉了,還一點察覺都沒有。

能活到現在也是個奇蹟了。

輕哂一聲,葉將白擺擺手:不用管他了,做事去吧。

是。宮人行禮退下。

趙長念覺得自己做了一場噩夢,夢裡刀山火海,鐵索油鍋,讓她逃無可逃,渾身上下都瘋了似的疼。好不容易看見遠處有一汪清澈的泉水,她飛也似的跳進去,結果又溺了水,氣喘不上來,只能拚死掙扎。

……」

一聲**溢出了唇齒,四肢也突然有了知覺。長念動了動手指,隱約聽見旁邊有人在說話。

臣有罪,請陛下責罰。

愛卿何罪之有?是念兒身子骨太弱,這孩子是早產,體弱多病難免的。

竟然是父皇的聲音?長念怔了怔,費力地睜開眼側頭。

隔斷外頭的茶榻上坐着人,透過鏤空的花架,隱隱能瞧見明黃色的龍袍。

殿下醒了?床邊站着的紅提低呼一聲,欣喜地捏了捏她的手,然後連忙提着裙擺出去稟告。

於是不消片刻,就有宮人來扶她出去行禮了。

屁股疼得已經有些麻木,長念眼睛卻亮亮的,任由宮人架着她,腳尖兒使勁蹭地,飛快地蹭去茶榻前頭。

兒臣給父皇請安!

一個雙膝跪地,疼得人齜牙咧嘴的,長念倒吸了兩口涼氣,才撐着地磕下頭去。

葉將白起身在旁邊站着,餘光瞥她一眼,抿了抿唇。

別的皇子都已經獲恩賞行拱手禮了,就七皇子還要磕頭,可她偏生一點不覺得委屈,反而磕得很乾脆,要不是地上有毯子,怕是要磕出響來。

不過想想也是,除卻大場合集體拜見,七皇子應該有小半年沒見過陛下了。

慘兮兮的可憐蟲。

皇帝兒子太多了,對這位七皇子又沒什麼印象,自然也沒多少憐愛,要不是葉將白說該來看看,他今兒也不會坐在這裡。不過皇室最擅長的就是表面功夫,哪怕已經很久沒見這個兒子了,他也還是要慈祥地說:

身子不舒服就別跪着了,起來吧。

多謝父皇!

長念起身,坐也坐不得,就只能被宮人架在旁邊。不過她是真的開心,蒼白的小臉上都透出了紅,眼神亮得灼人

葉將白不經意地看了一眼,暗罵一句傻子。

最是無情帝王家,皇帝從來不是一個會被親情打動的人,她表現得再高興也沒用。

太子這回下手重了些,朕已經讓人給他傳話了,待會兒他便來賠罪。皇帝半責怪半安撫地道,不過你也是,好端端的去招惹他幹什麼?

長念眨眨眼,小聲道:兒臣知錯。

知個什麼錯?太子小心眼在前,他陷害在後,這人還真覺得是她自己的錯?葉將白聽得心裏直翻白眼,忍不住便說了一句:七殿下這耿直的性子,的確容易得罪人。

話出口,他就後悔了。

幹嘛啊這是?幫趙長念可對他沒半點好處,做什麼要開這個口?他是過來吹皇帝耳邊風的,可不是來救濟傻子的。

皇帝聽着他這話也有點意外,看他一眼,摸着鬍鬚道:愛卿也言之有理。

長念聽着,可不覺得葉將白是在幫她說話,還以為是在指責她呢,小臉一垮,張嘴就想替自己辯解。

葉將白眉心跳了跳,知道這傻子想幹什麼,連忙趕在她之前開口道:殿下傷重,還是先去歇着吧。

我沒事!一聽要讓她走,長念立馬搖頭。

葉將白咬了咬牙,維持住臉上的微笑:御醫都說您傷重,差點要沒了命,您不用硬撐。

……我還能堅持會兒。長念搓着衣角,有點固執

好不容易父皇來她這兒坐坐,她想多看兩眼不成嗎?

不成!

葉將白微眯了眼,她臉色已經這麼難看了,身子也抖得跟篩糠似的,說明他的藥效很好,足以讓皇帝起點兒惻隱之心。可她強撐着說沒事是什麼意思?拆他台呢?

他扭頭,看了紅提一眼。

這宮女比七皇子聰明多了,立馬扯了扯她的衣袖。

長念耷拉了腦袋,撇撇嘴,沙啞着嗓子朝皇帝行禮:那兒臣就先告退了。

去歇着吧。皇帝擺手,也沒多看她。

葉將白斜眼瞧着,就見七殿下跟突然沒了力氣一樣,整個人都焉了,被人架進內室趴去床上,裹成小小的一團。

隔得遠,只能瞥見床上被子的形狀,可是不知道為什麼,葉將白有個直覺。

這傻子肯定委屈了。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設置X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