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其他小說 > 朝天闕 > 第4章 單蠢的七殿下

第4章 單蠢的七殿下

白鷺未雙

「國公是剛忙完朝事吧?」前頭的趙長念完全沒有察覺背後的目光,一邊蹦躂一邊笑道,「您這麼忙,還親自來幫我。」

把目光從她手上收回來,葉將白淺笑:「應該的。」

宰牛殺豬之前都得給它們喂得白白胖胖的,更何況是人呢。

「您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長念回頭,搓着手問他,「太貴的我也買不起,但是這麼多年攢的月錢也有個千兒八百兩的,買件稱手的玩器做謝禮還行。」

是個皇子都有幾萬十幾萬的身家了,這位倒是好,攢月錢攢了千兒八百的家底,還要給他買謝禮?

葉將白這次是真的笑了,拱手道:「殿下客氣了。」

他這表情有些古怪,一眼看過去好像在嘲笑她,但等她再揉揉眼睛看,又彷彿是錯覺。長念停下步子,遲疑地道:「我沒規矩慣了,也不擅長與朝臣打交道……可是有哪裡做得不妥了?」

食指輕輕抵了抵嘴唇,葉將白攏好袖袍,一臉認真地道:「殿下沒有不妥,比起旁人之油滑,殿下實在率真可愛。」

說好聽是率真可愛,說難聽點就是蠢,正常人這個時候早該戒備他了,畢竟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七皇子倒是好,竟然還敞開心扉跟他推心置腹。

有那麼一瞬間,葉將白甚至想起了被自己遺忘已久的良心。

當然了,想起的良心也已經在狗肚子里了,沒什麼用。葉將白抬頭看了看宮道,臉上笑容依舊溫和而不達眼底:「殿下可想好要怎麼同太子解釋了?」

「這個簡單。」長念一臉輕鬆地道,「我沒錢買那麼貴重的珠子,擺明了是有人弄錯了,皇兄只要冷靜一些就能想明白的。」

「若是太子不信,非要遷怒呢?」

一聽這話,趙長念臉皺成了一團:「不會這麼小氣吧?」

就有這麼小氣,當今太子可是個錙銖必較的性子,最在意的就是顏面,太后壽宴上丟了臉已經夠他氣一壺的了,今兒這罪魁禍首再上門去,定是要讓他氣上加氣。

然而葉將白是不會告訴趙長念這些的,他只笑笑,就繼續帶人往前走。

沒走一會兒,不遠處突然跑來了個宮人。

「國公!」那宮人滿臉焦急,過來就湊在葉將白耳側一陣嘀咕。

葉將白收了臉上的笑意,神色凝重地聽完,抬頭看向趙長念:「殿下可能得自己去太子宮裡了。」

「啊?」長念驚了,立馬慫成一團,「我自己去見不着皇兄的吧?」

「無妨,在下已經讓人通稟過,太子會見的。」葉將白滿眼歉疚,「等陛下那邊的事情忙完了,在下再過去接您。」

長念想了想,點頭:「也好,您先去忙,皇兄只要肯見我就成,待會兒我能自己回去。」

說罷,朝他咧嘴一笑,放放心心地就朝東宮去了。

葉將白站在原地沒動,安靜地看着那個瘦小的影子。

一個四皇子被送封地尚不能讓陛下覺得太子獨斷蠻橫,那再加一個無辜的七皇子呢?許是能給他添兩分思量。

方才還一臉焦急的宮人,這會兒也不急了,只垂頭低聲稟告:「都安排好了。」

「嗯。」葉將白摸着下巴想了想,「那咱們就等着吧。」

等七皇子從東宮出來,定然就不想給他送謝禮了。

想起方才他那一本正經說謝禮的模樣,葉將白還是想笑。在宮裡哪能有這麼笨的人呢?該經歷點事長記性了。

拂了衣袖,葉將白帶着那宮人去了議事殿側堂,悠閑地坐着喝茶,時不時聽人回稟兩句。

「七殿下進東宮了。」

「七殿下跪在了東宮主殿外頭,太子沒讓起。」

「七殿下跪了一個時辰,跪不住了,動了動腿,被太子以『藐視儲君』之名罰了二十個板子。」

吹了吹茶沫,葉將白唏噓:「咱們的太子,真的很小氣。」

旁邊站着的宮人應和地點頭,然後道:「板子挨完了,七殿下沒回自己宮裡,似乎是往咱們這邊來了。」

來找他算賬嗎?葉將白挑眉,優雅地理了理衣襟,便起身,掛上溫和的笑容,往門外走。

他這個人最不怕的就是與人對峙,尤其是在坑了人之後,也不愛躲,就喜歡聽人氣急敗壞地罵他兩面三刀口蜜腹劍,等人罵完他再給人行個禮,禮數周全,風度翩翩,任誰恨得牙痒痒也拿他沒辦法。

站在議事殿門口,遠遠看見七殿下被人用肩輿抬過來,葉將白已經準備好了台詞。

然而,肩輿落在門口,趙長念白着小臉齜牙咧嘴地抬頭看他,說的卻是一句——

「不好意思啊,國公,我給你丟人了。」

嗯?葉將白僵了僵,頭一次覺得自己聽不懂人話,低頭看着她這半死不活的樣子,反應了好一會兒:「給我丟人了?」

「是啊。」

怎麼就給他丟人了?他與她哪有半分關係?分明是他送羊入虎口,這羊怎麼沒半點要責怪他的意思?

葉將白沉默,沒想明白,一雙狐眸半眯,來回掃視面前橫着這人。

她還在自顧自地嘀咕:「國公都替我引見了,我卻沒能讓皇兄諒解,還把他氣得連國公的面子都不看,直接打我了,這說出去多丟你的人啊。我也不是故意的……就是沒忍住動了動。」

「哎,也不能全怪我,皇兄那殿門口的石頭不平,又讓我跪那麼久,哪能忍住不動呢,膝蓋疼。」

「……」

伸手捏了捏眉心,葉將白想笑笑不出來,想氣又覺得沒必要,臉上的筋抽了半晌,終是道:「殿下不必自責,剛受了罰,便回去休息吧。」

為難地看他一眼,長念乾笑道:「我過來,是還有件事想麻煩國公。」

「什麼?」

「我這個樣子,回宮裡去,紅提會嚇死的。」撇嘴看了看自個兒的屁股,長念雙手撐着肩輿上的椅子扶手,艱難地道,「您能不能給我找點葯?我先在您這兒歇息好些再回去。」

人都蠢到這個份上了,葉將白也不得不起個惻隱之心:「跌打葯在下是隨身備着的,殿下裏面請。」

議事殿側堂的內室里是專門設了給輔國公歇息的軟榻的,恰逢秋日,上頭已經鋪了厚軟的褥子,趙長念抱着枕頭趴着,雖是疼痛難忍,倒也舒坦了幾分。

「幸好國公平易近人。」一安頓好,她就忍不住嘀咕,「若是讓我就這麼回去了,少不得要先寫摺子遞去管事那兒,再列個我能用的藥材單子過審,等調派御醫來了,人都該疼死了。」

葉將白拱手行了禮便在她身邊坐下,掏出一瓶子葯來,道:「宮裡規矩多,也是為了各位殿下的安危着想。」

說著,他看了一眼自己手裡的藥瓶,似笑非笑:「不檢查好的葯,可不好亂用的。」

這話其實已經有暗示之意,正常人都該警覺,然而榻上這位完全沒反應,隨意嗯了兩聲便道:「找個手輕些的宮女吧,我怕疼。」

葉將白:「……」

被氣得笑了,他看了看葯,又看了看她,乾脆道:「不用宮女了。」

不用宮女,那用誰?長念愣了愣,回頭一看,就見榻邊的人撩起衣袖,朝她的嬌臀伸出了手。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設置X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