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軍事歷史 > 千道無疆 > 第5章

第5章

佚名


第5章  廣順南大街凱悅大酒店,王老闆給我點了接風席,他這個人很講究,很守江湖規矩。
  請藍馬出山救命,事後都會大擺筵席。
七上八下十五道硬菜,席間擺了一頭烤乳豬。
他三請四邀,把我請到席位上,讓我坐正位,當然了,也就是走個過場,講個排場。
  我坐在正位上之後,王老闆就帶着他手底下十二位狗牙子還有老婆孩子,給我請香,鞠三個躬,給足了我面子。
  雖然有點繁文縟節的意思,但是,我必須得受,因為,這是藍道的規矩。
  江湖上,你一定得講規矩,你不講規矩,別人就會不尊重你。
  有些架子,面子,一定要端着,揣着。
  就跟九爺似的,別看九爺是個混蛋,但是,誰見了九爺,你都得彎腰鞠躬請一聲好,因為,那就是他的江湖地位。
  請了香,我就擺擺手,擺着架子說:「入座。」
  王老闆將香燭插在烤乳豬前的鼎子里,他先入了坐,隨後幾個狗牙子依次入座,老婆孩子最後入座。
  這怎麼坐,坐那裡,什麼時候做,江湖上都是十分講究的。
  首先是主客,其次是當家的,再者,是兄弟手足,最後,才是老婆孩子。
  主客幫你安身立命,兄弟幫你守家創業,老婆孩子是你的私人家眷,你私底下可以寵着慣着,但是桌面上,你就得輕着,要不然誰給你賣命?
  坐下來之後,王老闆就給我倒酒。
  藍道呢,吃喝玩樂不忌諱,用九爺的話說,撈偏門的,除了不為非作歹,其他什麼事,都可以做。
  而且,我們這一行賺錢太快,眼紅的人太多,所以有錢,就趕緊花,要不然,人死了,錢沒花完,那可真的就是冤枉死了。
  倒完酒之後,我就端起來酒杯,笑着說:「諸位,第一杯敬**,五財臨門,財運亨通。」
  我說完,就把酒給潑地上了,其他人跟着我敬**。
  這繁文縟節是煩了點,但是,江湖規矩必須得做,尤其是我們這些撈偏門的,一定要敬鬼神。
  敬完**之後,滿上一杯酒,我這才換了一副笑臉,笑着說:「諸位,規矩走一遍,私下裡,咱們就隨意一點。」
  王老闆立馬舉起來酒杯,笑着說:「今天多謝小九爺幫我王忠慶找回場子,我代替兄弟們,敬小九爺一杯,滿杯……」  王忠慶說完,一揚脖子,四兩的紅星二鍋頭一口悶了,喝完之後,酒杯一倒,一滴不剩。
  着實一個狠人。
  他滿杯,我自然不能慫,揚起手,一杯酒下肚,喝完之後,肚子火辣辣的,燒的抓心撓肺。
  但是酒肉穿腸過,滋味那叫酸爽啊。
  喝完酒之後,王老闆哈哈大笑着說:「小九爺厲害啊。」
  王老闆說完就給我滿杯,我也不拒絕,他起杯又要敬我。
  我擺擺手,拿起筷子夾一道菜,冷着臉說:「黃泉路那麼長,急什麼?」
  聽到我的話,王老闆立馬放下杯子,等着我吃完菜。
  這喝酒就跟做人是一個道理,你一定要拿到主動權,千萬不能別人敬你酒,你就喝,那你豈不是很容易喝死了?
  什麼時候喝,跟不跟你喝,那得我說了算,因為,我有那本事。
  我吃了一口菜,笑了笑,挑着眉頭瞥了一眼那憋着勁的丫頭,我說:「什麼名啊,多大了?
有婆家沒有啊?」
  我說話非常的老成啊,常年跟九爺那種人活在一塊,渾身上下的那股氣勢,不由而然的就養成了。
  王老闆立馬說:「叫王玥,十八了,上學呢,王玥,敬小九爺一杯。」
才十八歲,我立馬捏着下巴,瞄了兩眼。
現在這營養也太好了,十八就就完全發育了呀,跟大姑娘了似的,感覺跟她娘沒什麼區別。
  王玥立馬站起來,走到我身邊,端着酒杯,有點憨似的,直接懟到我面前。
  「我敬你。」
  她說完就大口大口喝起來,我看着那張臉,擰巴地跟吃藥似的,但是這丫頭也夠狠的啊,愣是一口給悶了。
  什麼叫虎父無犬女?
這他媽就是。
  她喝完之後,就直勾勾地看着我,臉上的表情,很挑釁啊。
  王老闆立馬笑着說:「小九爺,賞個臉吧。」
  我立馬伸手打住,這面啊,不是你說要,我就給你的。
  但是,就沖這姑娘的烈性,這杯酒我得喝。
  女人不喝醉,男人那有機會啊。
  我二話不說,直接把酒杯端起來,一口給悶了。
  「好,小九爺海量。」
  所有人一聲爆呵,王老闆立馬給我倒滿酒。
  王玥立馬臉紅心跳地看着我,滿臉地猶豫,可是想了很久之後,還是跟我說:「你……玩牌很厲害,能不能教教我?」
  我聽着,就覺得搞笑。
  千門有千門的規矩,  惡人不傳,壞人不傳,小人不傳。
  心不正着不傳。
  我他媽知道你是誰啊?
你就讓我教你?
  我笑着說:「小丫頭,你知道我這身本事,怎麼學來的嗎?」
  她立馬好奇的搖了搖頭,我拿着筷子戳在她胸口上,她立馬紅着臉低下頭,我笑着說:「六年牛,三年馬,兩年孫子,一年老王八,吃盡大江南北的土,喝完了東南西北的風,整整十三年,才練出這一身本事,你小丫頭花花腸子那麼多,心眼子鬼點子那麼賊,你熬的住嗎?」
  我的話,讓她立馬就嚇的臉色驚訝起來,她說:「你,你怎麼知道我想什麼?」
  我笑着說:「鬼丫頭,我見的人多了,你小丫頭恨吶,恨不得自己長了一雙翅膀,飛出那賊窩,你啊,並不是真的想學本事,只是恨,恨自己不是出身名門,恨自己父母男盜女娼,恨自己無力掙扎,所以,你就想找我學點本事,自己能賺錢了,就可以飛了。」
  我的話,讓她震驚地眼珠子都掉出來了。
  王老闆也丟人的低下頭,他老婆也是無聲地喝着悶酒。
  我笑着說:「小丫頭,出生不能選,父母天註定,恨歸恨,但是,別學歪門邪道。」
  王玥立馬不服氣地說:「那你也是歪門邪道?」
  我搖了搖頭,我說:「我跟你不一樣,我學的東西,不是為了錢,是為了道。」
  我的話,讓王玥立馬佩服的跪在了地上,特別憨地跟我說:「我跟你學,當牛做馬我也跟你學,你收了我吧,只要能出這個賊窩,你要我幹什麼都行?」
  她說的信誓旦旦地,滿眼都是決絕。
  我笑了笑,我說:「什麼都行?
包身的賣肉的暖腳的貼房丫頭你也願意?」
  我的話,讓她咬着牙,狠心說:「我願意……」  我一聽,喲。
  這丫頭,有點牙口啊。
我立馬把鞋脫了,往桌子上一擺,笑着說:「那行啊,常言道,胸口有團火,暖腳如火爐,那先暖暖腳吧……」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