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懸疑驚悚 > 陰事 > 第五章 忌葬六山,宜葬六山

第五章 忌葬六山,宜葬六山

羅小琪


  八仙兒只能抬棺,對於看事兒,就是一竅不通。
  他們大部分都是村裡頭的壯勞力,特點就是一個字,命硬膽子大!
  看事兒,源於風水之中的陰宅葬法和陽宅相法,精通兩種,就是陰陽先生。
  只會一種,才叫做「看事兒」!
  敢將看事兒的字眼加在姓氏後頭,也是對自身實力的拿捏。
  我爸精通陰宅葬法,加上我爺爺那一代往上,都叫做羅看事兒!
這稱謂就傳承了下來。
  其他村子的人,都不敢自稱看事兒先生,就是實力不到位。
  十里八鄉最厲害的那個葛白事,在我爸面前,還真就只是一個跑白事兒堂子的。
  領事催我趕緊上山,我卻沒動。
  因為他半竅都不通裡頭的門道!
  出喪有喪時,落葬有墓處,其中事主又有亡命年。
  今年是庚子年,楊木匠就屬於庚子亡命,有忌葬六山,宜葬六山。
  這丁山,就是忌葬山之一!
  要是將楊木匠埋在裡頭,他子孫必定敗了家業,又瞎又跛!
男兒無用,女兒還要淫亂!
  且不說葬宜山,至少要擇一塊平靜的牛眠地。
  思索之間,我也扭頭左右四看。
  學看事兒這一個月,我爸教我的第一件,就是要分辨山向走勢。
  很快,我就分辨出來,在小栗山左側的小山包,在二十四山向之中屬於巽山!
  巽山屬於宜山!
  楊木匠葬在這裡,就利於子孫後代,富貴榮華!
  我正準備喊眾人抬棺過去……可我又猶豫了一下。
  沉默了片刻,我沒有指旁側的那座小山包,反倒是指向了更遠一點兒的一座荒山。
  之後我才沉聲說道:「小栗山不適合葬楊木匠,會讓家業落魄,去葬那一座山吧,就不會禍及家小,平平安安。」
  領事本來面色都急躁了,聽我這樣一說,也愣了。
  他的神色,似乎對我有了兩分刮目一般。
  喪葬隊伍裡頭的楊家人,之前或多或少對我有些懷疑不安的目光,現在也已經打消!
  一直走到了那座荒山下,我才在山腳點了一個位置,讓八仙停棺挖土。
  這當口,時間已經不知不覺到了酉時。
  酉時是五點到七點之間。
  天逐漸地昏暗,也到了日落時分。
  很快,一個兩米深的土坑被挖了出來。
  楊木匠的棺材落進去,迅速地填上了土,堆起來了一個墳土包。
  我這才鬆了口氣,將招魂幡拿過來,插在了墳土包之上,又將靈位立在了墳堆最前方。
  「事主落葬,家屬作揖,大吉大利!」
  我拉長了嗓子,沉聲喊了一句。
  哭喪的聲音停了下來,送葬隊伍里的人挨個上前扣頭。
  八仙也收拾好了龍杠,他們擦着額頭上的汗水,臉上有了幾分鬆口氣的笑容。
  所有人磕頭作揖之後,天也快黑了。
  我懸着的心,也才稍微落下來一些。
  楊木匠的堂侄兒小心翼翼地湊到我跟前問我:「羅初九,沒事兒了嗎?」
  我點點頭,重重地吐了口氣:「沒事兒了,可以打道回府,如果有準備的話,就可以開白席了,不過楊木匠屬於橫死,七七四十九天斷陰之前,都最好不要再來祭拜。
過了斷陰日,將靈位換成墓碑吧。」
  楊家人臉上都有了鬆口氣的笑容。
  當然,也怪不得他們笑。
  楊木匠橫死,都三天整了!
都因為孝子不磕頭,沒人敢來操辦喪事。
  要不是我爸,楊木匠今晚上就在家裡鬧祟化煞了!
  剛才又出了撞路煞的事兒,好在一切有驚無險。
  笑一笑,也就無傷大雅。
  領事聽完我說的話,直接帶着八仙匆匆地回村,楊家人也返程,我心裏頭的石頭,卻只落下來一半!
  急匆匆地朝着三岔路那邊走去。
  也不知道我爸到底怎麼樣了,救護車來了沒有!
  五六百米,不過一里地,很快就回到了三岔路上。
  讓我心裏頭髮慌的是,我爸已經不在了,楊水兒和剛才留在這裡的王翠嬸兒也沒了影子。
  救護車來過了?

  也就在這時,後面傳來了喊我名字的聲音。
  我很不安地回過頭,跑到我近前的,卻是楊木匠的堂侄兒。
  他捂着胸口直喘氣兒:「羅初九,你走得太快了!
剛才我姑媽打電話了,說你爸羅看事兒,還有我妹都給接到鎮上的醫院搶救了。」
  「你爸沒大礙,好像就是骨折了。」
  「你在這裡等等我,我去騎摩托車,載你去鎮上?」
  我趕緊點了點頭,說了個「好」字。
  約莫過了半小時,我才趕到鎮上的醫院,這會兒天都已經黑透徹了。
  月亮剛出來,就蒙上了一層霧色。
  等我找到病房進去的時候,我爸靠在床頭坐着。
  略有陳舊的病房裡頭,瀰漫著一股子濃郁的藥水味。
  他這會兒已經醒了,他鼻子上插着氧氣管,胳膊和腿都打了石膏,皮膚還很蒼白,看上去格外地凄慘。
  「爸!」
  我喊了一聲,忍不住眼淚,想要哭。
  白天我爸還是好端端的,就因為楊木匠這檔子事兒,斷手斷腳。
  要不是為了給我賺錢,他也不至於這麼拼。
  「大男人,流血不流淚,哭什麼哭?
收回去。」
我爸聲音很疲憊,神態也是如此,不過他的態度卻沒變化。
  我擦了擦眼角,強行憋了回去那股哭勁兒,眼睛和心裏頭都酸得不行。
  「安穩落葬了?
沒事兒吧?」
我爸喘了口氣問我。
  我點點頭,道:「葬了,沒出任何紕漏。」
  「沒葬小栗山吧?
葬哪座山了?」
我爸的聲音微弱了幾分,不過眼中卻有急切。
  我知道他在擔心什麼,馬上就說道:「您放心,我把他葬在旁邊的一座荒山了,是乙山,沒葬小栗山。」
  「乙山?
小栗山旁邊的不是巽山嗎?
巽山葬,福澤後代,家業興旺。」
我爸明顯有點兒急,都咳嗽了起來。
  我趕緊給他拍了拍背,就小聲地解釋,說我覺得楊木匠養子不孝,三個兒子都不給他送葬,他們又憑啥享受楊木匠屍骨落葬帶去的福澤?
葬一個普通的山,也沒有破壞我們羅家看事兒的規矩。
  我爸怔怔地看了我幾秒鐘,他輕嘆了一口氣。
  「倒沒看出來,你還有這些想法。」
  還沒等我說話,我爸就讓我去找找看楊水兒在什麼病房,她怎麼樣了,有大礙沒有。
  我正準備起身,病房門就推開了。
  走進來的是一個穿着白大褂的大夫,他低着頭拿着一張表,到了我跟前說了句:「你是病人家屬?」
  「去交一下費吧,手術和搶救兩萬塊錢,再預交兩千的住院費。」
  他將表遞到我手裡頭就走了。
  我心跳落了半拍,低頭看著錶,打出來的正是在醫院的費用明細。
  「爸,我這就去看楊水兒,順便問問王翠嬸兒謝禮的事兒。」
  我心裏面嘆氣。
  果然,這忌諱還是不能亂犯。
  雖然出這事兒是因為有人不想讓楊木匠安穩落葬,但是我爸也受了這麼重的傷,算是遭了報應。
  賺來的錢,眼瞅着一半要進醫院的賬房。
  在走廊裡頭找了一個護士,問到了楊水兒的病房,我匆匆地走過去。
  剛到病房門口,我就愣住了。
  病房門是打開的,楊水兒躺在病床上很虛弱。
  在床邊不只是王翠嬸兒,還有兩個人。
  那兩個我都認得。
  一個穿着西裝,打着領帶,是楊木匠的大兒子楊永利。
  另一個,竟然是隔壁村的葛白事!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一章 孝子頭,滿街流 第二章 女子代兒 第三章 沖路煞 第四章 六十仙命 第五章 忌葬六山,宜葬六山 第六章 坑蒙拐騙 第七章 縫屍匠徐文申 第八章 葬塋 第九章 開陰路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