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懸疑驚悚 > 陰事 > 第四章 六十仙命

第四章 六十仙命

羅小琪


  因為剛才的倉促,她帽子掀開了半截……  黑漆漆的長髮露出來了大半札,她慌張的去整理帽子,把頭髮塞了回去!
  楊水兒,竟然沒剃頭!
  這要出大事!
  她假扮孝子,才能走完流程。
  現在帽子掉了,頭髮還露出來。
  這不就是告訴楊木匠,我們在蒙鬼嗎?
  我一個激靈回過神,匆匆朝着我爸走去,得趕緊和他說這個問題!
  同時,一陣刺耳的喇叭聲忽然響起!
  人群陡然被驚散不少。
  三岔路口的另一側,一輛失控了的廂式貨車衝過來。
  搖搖擺擺,眼瞅着就要撞到路中間了!
  八仙兒也被嚇掉了魂,幾乎同時撒手,驚慌失措的朝着路邊躲去。
  可楊水兒還在棺材下頭呢!
  她一點兒防備都沒有,更來不及逃出來。
  一聲慘叫就被棺材死死的壓在了地上!
  更詭異的是,棺材四平八穩,一個角都不帶落地的!
  這一切都是轉瞬之間,我也大吼了一聲:「爸!
小心車!」
  我爸正對着棺材,剛好就是背對着那輛貨車!
  此刻他臉色也很焦急,喊人回來把棺材抬起來,要壓死人了!
  廂式貨車卻猛地一下撞在了他的背上。
  一聲悶響,我爸直接被撞飛了好幾米!
  就像是個滾瓜葫蘆似的,滾到了路埂旁邊……  那廂式貨車這才停了下來。
  司機探頭看了一眼,面色惶恐無比,卻調轉了車頭,朝着另一個路口直接就跑了。
  我都要被急瘋了,在後頭大喊他別跑,又趕緊跑去看我爸。
  路埂邊,我爸身體不停的痙攣,嘴巴鼻子都在往外頭冒血!
  我被嚇傻了,眼睛都瞪得通紅。
  這是沖路煞了啊!
  肯定是楊木匠發現我爸和楊水兒騙他,才沖了路煞。
  我爸傷的這麼重,楊水兒被壓那麼一下,怕是半條命也要沒了。
  「爸……你撐住,我現在就叫救護車!」

摸出來手機,我趕緊打了120,倉皇的說完位置。
  我爸卻顫巍巍的抬起手,指着棺材,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斷斷續續的喊道:「你頂上……去出喪……人都……叫回來……」
我哭喪着臉說這喪出不了了。
  我剛都瞅見了,楊水兒沒剃頭,這是楊木匠沖的煞!
  要不然哪兒能在三岔路口出事?
  這是楊木匠氣不過我們蒙他,給我們的教訓!
  這事兒我們再不敢管,再管命都要沒了!
  我爸嘴角一直溢血,一邊斷斷續續的說不是楊木匠。
  棺材四平八穩,楊木匠是願意走的,有人不想楊木匠上路!
  他說完這句話,手咣當一下就摔下來了。
  呼吸都變的格外微弱,眼瞅着出氣兒容易進氣兒難了……  我也不敢碰他,生怕造成什麼二次傷害。
  站起身,我匆匆的回到了棺材前頭,大喊了一聲讓所有人都回來!
  趕緊把棺材抬起來!
  楊水兒被壓着,要鬧出人命了!
  王翠嬸兒和楊家其它人也跑了過來,哭天喊地的讓八仙兒趕緊來抬棺材。
  八仙兒這才回到路中間。
  幾人把棺材抬了起來。
  這會兒見了鬼,棺材輕巧無比的起來,龍杠也不彎了……  我臉色變了,也信了我爸說的話。
  這路煞還不是楊木匠沖的。
  要真是楊木匠的話,棺材肯定落地,絕不會四平八穩……  更重要的是,八仙,也絕對抬不起來!
  那又是誰,不想楊木匠上路?
  讓我爸和楊水兒倒了血霉?
  棺材抬起來之後,領事就趕緊往前挪了幾步。
  楊水兒也吐了不少血,此刻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是給壓死了,還是昏迷。
  王翠嬸兒癱坐在地上,哭的肝腸寸斷,喊着這到底是造了什麼孽,送個喪,都鬧出人命了!
  楊家其他人也都是神色惶恐不止。
  眼瞅着事兒要亂,我硬着頭皮喊了句:「都別慌!
先送事主上山!
否則的話,今晚上事主鬧祟化煞,都得倒霉!」
  我吼得很大聲,幾乎都快破音了。
  這一下子,也將所有人都鎮住了!
  領事也臉色鐵青,他聲音帶着幾分微顫,沙啞道:「羅看事兒都被沖煞沖的快沒命了……這山還咋上?」
  「誰點墓看穴?
誰讓事主入土?

照我看,還是把棺材送回去,再想辦法吧!」
  「這事兒犯忌諱,咱們誰都門兒清!
遭鬼敲門,莫過於死在路上好啊!」
  八仙兒的其他幾人,也七嘴八舌的開口了。
  當然,誰都不敢直接說,孝子是假裝的!
  我額頭上汗水一直冒,心裏也有點兒後怕。
  剛才是別人不想楊木匠上路,楊木匠怕是沒發現孝子的問題,不然的話,這會兒楊木匠也鬧起來,才真的是半點兒法子都沒了。
  深吸了一口氣,我繼續道:「我爸受傷了,還有我呢。
況且棺材不落地,代表楊木匠還是願意走的!
留一個照顧我爸和「孝子」!
等救護車來,其他人跟上,招魂幡歸位!」
  我又衝著路邊散開的楊家家屬喊道,同時我匆匆走到了楊水兒近前,將靈位遺照給拿了起來。
  其他人這才陸陸續續的回來了。
  八仙兒看我將信將疑,可現在也是騎虎難下,沒人再說別的。
  我將靈位和遺照給了抱着招魂幡的楊木匠堂侄兒。
  隊伍齊了,哭喪的幾乎哭起來,號子也繼續響。
  這會兒哭聲要比之前凄慘多了,分明都被是嚇出來的。
  站在棺材最前頭,我卻開始覺得冷颼颼的。
  搓了兩下胳膊,勉強壓抑住懼怕。
  我學着我爸的語調,拉長了嗓子喊到:「上墈下嶺,切莫慌張,跨溝過路,難免碰撞,棺不落地,八仙同心!
起步嘞!」
  出喪送喪,路上難免出現些許問題。
  看事兒先生就得解決這些問題,安安穩穩的讓棺材送到牛眠處。
  也就是葬地!
  我話音落下之後,領事兒八仙,眼中也對我有了幾分正色。
  又是齊聲嗬了一嗓子,抬着杠子往前走了。
  頃刻間,我們就過了三岔路。
  雖說我此刻還是擔心我爸的狀況,但是送楊木匠入土更重要,否則鬧起鬼祟來,能要了我爸的命!
  他是看事兒先生,楊木匠想走走不了,就會最恨他!
  三岔路之後,再朝着西走了五六百米,眼前出現一座矮山,旁邊還有一些小山丘。
  我們瀝口村家家戶戶出喪,幾乎都葬在這小栗山上。
  我正要走上山道,忽而一下就僵住了。
  喃喃道:「庚子亡命,這小栗山是丁山……不能葬啊……」  我停下來,八仙兒和送葬隊伍就一起停了。
  領事兒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他聲音略有幾分沙啞:「羅初九,咋地又停了?
這棺材越來越重了,眼瞅着要天黑了,別鬧幺蛾子,趕緊上山點墓吧!」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一章 孝子頭,滿街流 第二章 女子代兒 第三章 沖路煞 第四章 六十仙命 第五章 忌葬六山,宜葬六山 第六章 坑蒙拐騙 第七章 縫屍匠徐文申 第八章 葬塋 第九章 開陰路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