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軍事歷史 > 威震山河 > 第7章

第7章

李智

  兩人之間緊張的氣氛在茗煙的一翻插科打暉之下,終於有所緩解。

  李智在桓熙的一邊坐了下來,面前也擺上了三兩個小菜,一壺清酒。

  茗煙不愧是在風月場上打滾的人物,三言兩語之下,便讓兩人彷彿忘了下一個話題,言談甚歡起來。

  讓桓熙驚奇的是,眼前的這個軍漢談起話來甚是儒雅,與他之前印象中的那些軍人完全是兩個模樣,顯然是受過正規教育的。

  甚至於說起風月話題,這傢伙也頭頭是道,與他的身份完全不匹配,一時之間,桓熙都要以為眼前這小子定然是一名世家子弟。

  但深想一下,卻又拋開了這個念頭,哪一個世家子弟會從軍,豈會從一名雲麾校尉做起。

  這雲麾校尉是最底層的軍官,打起仗來便是沖在最前面的,死亡率最高的便是這些雲麾校尉。

  酒過三巡,李智看到氣氛也差不多了,便重新提起了話頭:

  「桓公知我今日來此之意,還請桓公憐憫這些士兵甘苦,能隨我去營中走上一遭?」

  事已至此,桓熙倒是有些佩服眼前這個小校尉了,自己是什麼人?

  那可是能通天的人物,不說自己,便是自己的兒子,那也是當朝說得上話的人物,這個小校尉居然敢一而再,再而三地強邀自己,沒幾分膽子還真不成。

  一邊的茗煙因為得了一首好詞,更重要的是這首詞對自己的際遇,心情可謂是說得一清二楚,心下不免生起知己之感。

  以前也不是沒有一些才高八斗的才子為自己作詞作賦,但卻都是貪念自己美色,個個都想做那入幕之賓。

  只有李智感念自己身世,悲嘆自己處境,當下也開口幫腔,「桓公醫德,世人感念,定會幫李校尉解難。」

  桓熙哈哈一笑,「既有茗煙姑娘開口,看來我倒真是要走這一趟了。」

  李智不由大喜,長身而起,深深一揖到地,「常勝營全體皆感桓公大德。」

  又轉身對茗煙道:「多謝姑娘相助。」

  桓熙眯着眼笑道:「空口白牙相謝么,既要相謝,可得真心誠意,這樣吧,你既然能吟詩作詞,不妨再為茗煙姑娘吟上一首,以作謝資如何?」

  李智沉吟半晌,「既如此,在下就獻醜了。」

  原地蹁了幾步,開口道:「鶯飛燕舞三月春,二八佳人色傾城。莫教先境幸得見,神仙莫不下凡塵。」

  詩剛一出口,桓熙已是鼓起掌來,「好詩,好詩,卻比先前的好得多了,這才符合茗煙姑娘的姿容,先前的一首卻是太過於凄涼了。」

  茗煙玉面含春,笑道:「校尉謬讚,多謝校尉了。」

  桓熙大笑道:「好,沖這好詩,我便隨你去一趟也不冤了。李校尉,你當真是與眾不同,我且問你,如果我今日定不從你,你卻待如何?」

  李智微微一笑:「月黑風高夜,卻正好是劫人擄掠天啊!」

  一聽這話,桓熙不由臉色一變,一邊的茗煙也是變了顏色。

  李智這是說桓熙若今日不從,那他就是將人掠了去,當真是膽大包天。

  桓熙臉色變幻數道,忽地大笑道:「有趣,有趣。既如此,我便還是老實地隨你去吧。

  茗煙姑娘,今日這惡客攪局,來日再來聽箏吧。」

  茗煙福了一福,「求之不得,李校尉得閑時請來常坐。」

  李智卻連連擺手,「姑娘這裡太貴,進門便要百兩銀子,我卻是付不起的。」

  茗煙含羞道:「校尉以後來,卻是不要分文,只求校尉常來便好。」

  桓熙一聽可不幹了,大叫道:「茗煙姑娘,這可不公平了,我每次來可是分文不少的。」

  李智一笑之下,已是拖了桓熙,迫不及待地便向外走去,任由桓熙大叫大嚷。

  看着二人離去的背影,茗煙的眼神忽地朦朧起來,

  「若得山花插滿頭,若得山花插滿頭,唉!」

  一聲長嘆中,小樓的門已是緊緊地關了起來。

  出得陶然居大門,李智便迫不及待地拉着桓熙前往常勝營。

  同時,又在桓熙的提醒下,讓馮國持桓熙信物前往桓府召集一眾徒子徒孫。

  畢竟常勝營的傷員可不是個小數字。

  。。。。。。

  俗話說的好,人的名,樹的影兒。

  桓熙盛名之下倒是真非虛士,便是他家的一眾弟子僕從,也比那些江湖游醫強了許多。

  只三兩日功夫,便將李智營中一眾傷兵處理的妥妥貼貼。

  而桓熙卻也不是沒有收穫,李智營中的一些做法讓他先是大惑不解,接着卻是若有所悟。

  比如軍中的衛生,桓熙本以為到了傷兵營這種地方,必然是污水橫流,臭不可聞。

  但李智營中卻是清爽之極,雖剛剛立營,但溝渠,茅廁一應俱全,傷兵所有的包紮布條都用開水煮過。

  特別是用新鮮的肉類貼在傷口上,居然令絕大部分傷兵的傷口沒有發炎化膿,讓桓熙大惑不解。

  問之李智,李智自然不會告訴他這是因為新鮮肉類含有抗生素,可有效抑止發炎,只是語焉不詳的說這是一個遊方郎中的偏方。

  桓熙倒也不以為意,自來草莽之中多豪傑,有些有真本事的隱居民間也不是什麼稀奇事,讚歎一番便也罷了。

  是日,李智在營中擺了幾桌酒,宴請桓熙及其弟子,營中自沒有什麼好東西,只是將大魚大肉的弄了一些,煮熟之後,用一個個的大盆端了上來,堆在案上。

  這讓素重養生之道的桓熙大皺眉頭,坐在營中,卻是懶得提着嘗上一嘗。

  反觀李智,倒是與王啟年,姜奎,馮國等人大碗喝酒,大口吃肉,酣暢淋漓之極。

  桓熙見李智如此,不由暗自稱奇,前日在陶然居見識了李智的文采書法,自以為李智是一個飽讀詩書之人。

  但今日觀之,卻無異於市井匹夫,這一前一後,竟然判若兩人,吃驚之下倒讓他不得不深加思索。

  如此之人,久後絕非池中之物,倒是值得他結納一番,也許今日種下善緣,他日必有所回報。

  看到李智已有了三分酒意,桓熙卻笑道:「李校尉,如今你營中傷兵都已治療過了,以後只需按日換藥,不過旬日,就又生龍活虎一般了。」

  李智大笑着向桓熙舉起酒碗,「多謝桓公高意,李智敬桓公一碗,來,都端起碗來,我們一齊謝桓公。」

  王啟年,姜奎,馮國三個新晉的雲麾校尉都轟然站了起來,一齊向桓熙敬酒。

  桓熙卻不端碗,笑道:「既如此,我們是不是該算一算帳了。」

  「算帳?」李智大惑不解。

  「不錯,算帳。」桓熙笑道,那笑容活似一隻老虎看見了一隻小白兔,正要大快鳳頤一番的模樣,

  「我桓某人出診,一向是百兩銀子一人,你營中五百餘人。

  好吧,我卻給你省去零頭,只算五百人,合計共是五萬兩銀子,此間既已事了,便請李校尉結帳吧。」

  呃!

  李智一個酒呃上來,險些將吃下肚去的東西都倒將出來,「五萬兩?」

  臉上一下冒出汗來。

  王啟年三人對看一眼,個個臉上冒出冷汗。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