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懸疑驚悚 > 追兇生死局 > 第七章 辦公室內

第七章 辦公室內

何天樹

當那三個**出現在新科局辦公室門外時,局長何天樹少不了一臉詫異。尤其是當**說是來調查一起謀殺案時,他甚至有點惶恐。對於他這麼一個兢兢業業的年輕人來說,平時最不願面對的就是惹麻煩上身,可眼下麻煩怕是一點兒也少不了了。

何天樹今年二十二歲,在鄰市的江城大學讀完本科之後就在他導師的安排下進了一個新開設的「局」級單位擔任所謂的「局長」一職,這個「局」名曰「新科局」,位於地處仁軒市郊區的江南天體物理學研究所里。看上去似乎挺高大上的,可實際上新科局僅僅是租用了研究所的一間辦公室而已,並不歸其管轄,平日里何天樹也基本上不和那些科學家們來往。要說在這研究所里與他最熟的人,恐怕只能是那個日常在他上下班和他打招呼的門衛老張了。

說到門衛老張,昨天下午那件事仍舊讓何天樹覺得莫名其妙。當時他下班後照例跟老張打招呼,可是老張卻神秘兮兮地遞給他一根甩棍,還差點被他以為要挨揍了。老張跟他說注意到研究所附近貌似有些鬼鬼祟祟的動靜,讓他拿上甩棍防身。他倒也沒有什麼非拒絕不可的理由,也就勉為其難地收下了,但都沒有試着揮舞一下就一直放在自己車裡。為了讓老張安心,他早上過來時特意拿上那根甩棍準備歸還,但老張卻說本來就是送他的,留着以後或許有機會用呢。

何天樹當時還想,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機會,老張怕是神神叨叨過頭了。他壓根就沒想到接下來他所要面臨的是什麼。

這天一大早,當他聽到警車鈴聲駛進研究所大院時,遠沒有想到**竟然是衝著他來的。三個來自仁軒市郊區分局的**對他年紀輕輕就擔任一個「局長」頗感驚奇,但何天樹早就習慣他人這種驚奇的感慨了。一個自稱姓田的年輕**解釋說他們在調查一起昨晚發生的謀殺案,要來確認死者與他的關係。何天樹心想,你們竟然都找到我這兒來了,怕是早把我和那個死者的關係給調查清楚了吧。他估摸着是哪個朋友那麼倒霉,死在了昨天晚上,**居然這麼早就來找他了。

可還沒等他在心裏排除幾個人呢,**就直接把死者的名字告訴他了。

劉星辰。

不得不說,當這三個字從那個最年長的人稱「趙局」的老**嘴裏吐出來時,何天樹整個人頓時如墮冰窟。劉星辰其人,和他的關係一句兩句不好概括,但毫無疑問,對方絕對是他最好的朋友,沒有之一。剛才他在回憶朋友時,因為潛意識不願意麵對最好朋友的離世而刻意早早將其排除。然而,**的一句話便打碎了這個天真的幻想,死者就是劉星辰。

「你們說是謀殺案,那是誰殺了他?」何天樹激動地問。

「暫時還不知道,但我們正在調查。」那個小田回答道。

而那個趙局則在新科局的辦公室內四處打量,很快就把目光定格在了辦公桌上的一件東西上。

那根甩棍。

「這是哪來的?」趙局問道,語氣不容置喙。

何天樹連忙解釋:「噢!這個,是研究所的門衛老張昨天傍晚送給我的,他說我一個人上下班不安全,剛好他有根新的甩棍,就交到我手裡了。」

「噢?是嗎?小李,去問問那個門衛這根甩棍的事。」趙局喚過那個守在門口的年輕**,後者領命而去。

「讓我們看看如何?」趙局雖然如此發問,但是早已從兩端將甩棍拿了起來,他的手在之前說話間早已戴上了手套。

「新的甩棍啊?你有用過嗎?」一旁湊着看的小田問道。

「沒有啊,老張說怕不安全,可我一個人開車上下班快一個月了也沒什麼事,他這完全是杞人憂天嘛!我跟他說我隨身帶着,但其實我就放在我車上沒拿回住處。直到今早上來才拿出來給老張看讓他安心。」

「你把甩棍放在車裡?」

「對啊。有什麼問題么?」

對方沒有再回答,只見趙局說了句:「看這制式應該也可以慢慢抽出來。」小田點了點頭。

於是趙局伸手抓住甩棍的尖頭那端,緩緩地往外抽,一節又一節。

何天樹見他們這樣,自己也不好說什麼,只好站在那裡干愣着看。突然,趙局和小田都低呼了一聲。

「你看這是?」趙局指着甩棍被抽出的金屬節問小田。

「嘖!這好像是人體的毛髮還有死皮角質!」小田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一下讓何天樹的眼睛也驟然大睜!

「證物袋!」趙局長喊了一聲。

小田會意,立馬拿出一個證物袋,由趙局小心翼翼地將甩棍放了進去。

「報告!」門外傳來剛才小李的喊聲。

「進來!」趙局應道。

「報告趙局!我剛才問了那個姓張的門衛,他說從來沒有拿過什麼甩棍給小何局長!」

小李說完這句話後,整個新科局辦公室里的空氣彷彿凝固了一般。

片刻後,面對着目瞪口呆的何天樹,趙局長卻像是什麼也沒發生的一樣淡然一笑:「小何局長,看來你得跟我們走一趟了……」

「小何局長,請吧!」小田說道。

「哎!」剛剛反應過來的何天樹連忙退後擺手,「這麼說我現在算是嫌疑人了?」

「瞧你說的,只是配合調查而已。」小田微笑。

「那是不是只要我配合了調查,你們就能儘快抓到謀殺劉星辰的兇手?」何天樹想了想後問道。

「這我們無法做出確切保證,但我們一定會還死者一個公道!」趙局此話擲地有聲。

何天樹盯着對方看了幾秒鐘後釋然道:「既然如此,那容我跟我導師告個假。」

「請便。」趙局示意,不過三個**並沒有退到室外的意圖。

何天樹倒也不在乎,直接就撥出了一個電話:「喂!陳老師!您好!我這邊有點事,來了幾個**找我幫忙調查一起案子,我今天怕是要跟您請個假了……沒事,就是請我去配合調查……放心吧,沒啥事……那好,謝謝您陳老師,再見。」

「江城大學陳育昌教授。」何天樹放下電話後解釋了一句,隨後便跟着三個**出了辦公室的門。

由於平日里何天樹基本上不和研究所的科研人員來往,所以這次他被**請去局子里喝茶甚至都沒人出來看熱鬧。這種冷清的場面倒讓何天樹有了冷靜的頭腦梳理與**見面後所說的每一句話,這其中讓他印象最為深刻也最讓他震驚的無疑就是小李那句:「……那個姓張的門衛,他說從來沒有拿過什麼甩棍給小何局長!」說實話,這一句矢口否認的反水讓他當時感到驚詫萬分時又莫名地生起一股寒意。

此時快要走到警車旁邊時,他猛地抬起頭說:「**同志!請讓門衛老張跟我對質!」

「噢?」

「一對質就知道我們兩個說的話孰真孰假了!」何天樹還有點興奮,只是他料不到的是,他這麼一點小小的興奮很快就會被潑上一盆涼水。

趙局對何天樹這麼點小聰明不置可否,其實不消說他本來就是要把這個門衛當人證給帶到郊區分局去的,這會兒讓何天樹先說了出來,至少也能看得出這人遇到事的時候腦子還算清醒。於是他揮了揮手吩咐小田去帶那個門衛。後者小跑去進了值班室的門,片刻後卻只見他一個人慌裡慌張地跑了出來,他快步跑到趙局長面前:「趙局,那個門衛不在啊。」趙局長皺眉對旁邊聽到這話已然再度震驚了的何天樹問道:「你們這的廁所在哪?」何天樹指了一個方向,趙局長連忙讓小李前去那尋找。

然而,當小李也是單獨跑回來時,幾人都感覺到了不對勁。

「趙局,廁所里沒人啊。」

「他不是跑了吧?」何天樹脫口而出道。

「不可能!」小李反駁道,「我剛才問話的時候他還在呢!」

「行了!」趙局長抬起手道,「小李,你去研究所主樓裏面找負責人讓他們廣播找人,看這個門衛是不是進到了那裏面去。小田,你去查門衛室最近的監控。你,」他指向何天樹,「上車坐着去。」

「噢。」何天樹只好自己打開警車后座門坐了進去,頭一回坐警車沒想到竟然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剛才的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了,反水的門衛老張竟然失蹤了?這要是真的,那甩棍的來源豈不是死無對證?

透過車窗,何天樹看到再次進到門衛室的小田警官沒多久就神色匆匆地跑了出來,對趙局長說了一句話,後者立馬神色大變。而在研究所主樓折騰了一番的小李警官過了一陣子也回來了,一個勁兒地搖着頭。

這三個**在上車後一言不發地朝郊區分局開去,臉色都極其難看。何天樹只道是他們沒有找到門衛老張,卻不知道還有另一件事更為讓人惱火。

當他們眼瞅着就到分局了時,何天樹猛然想到監控的事情連忙說道:「哎呀!我差點忘了!如果門衛老張不承認是他給我的甩棍,那你們剛好可以查一下昨天大門口的監控嘛。」

正在開車的小李透過**後視鏡白了他一眼,而坐在副駕上的趙局壓根沒理他。只有坐在他旁邊的小田朝他尷尬地笑了笑:「小何局長,我剛才查監控時都翻遍了,很不幸,從昨天下午到剛才的監控數據,全部被毀壞了……」

「……」何天樹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想了一下後他接着問,「是如何被毀壞的?硬盤故障?」

「不,那一看就知道,必定是人為故意的。」小田搖了搖頭。

「那還能恢復嗎?」何天樹不甘心地追問道。

「不是用常規手段毀壞的,也很難用常規手段恢復。」小田苦笑了一聲,之後便不再說話。何天樹在心裏不知道暗罵了多少句,現在他的麻煩是真的大了!

進了郊區分局大院後,何天樹被小田警官帶下了警車,隨後便被安排到了一間休息室待着。他本打算問**一點情況的,可是大半天了根本就沒人來找過他。只有中午的時候有個**遞進來一份飯菜,但還沒等他多問幾句便走了。他不知道此刻趙局長正忙着指揮警員通知周邊分局和派出所協查那個失蹤門衛的下落,一時間壓根顧不上他。

何天樹在蹉跎到臨近傍晚時分,實在是百無聊賴了,此時終於他又撥通了他導師陳育昌教授的電話——他本來不打算麻煩陳老師的,剛才在新科局他就沒說什麼案子,但眼下估計他一時半會兒是回不到研究所新科局了。在電話裏面他把昨晚門衛老張送他甩棍直到他進入郊區分局的這一系列事情統統告訴了陳教授,對方聽上去好像並不十分驚訝,但仍然問了他一個至關重要的問題:

「那個劉星辰的死真的與你無關嗎?」

何天樹聽到時愣住了,他一時半會兒根本無法為這個問題給出準確的回答。他想說「無關」,但劉星辰的死要真是和他半毛錢關係都沒有,**怎麼會立馬找上了他,還因為那根莫名其妙的甩棍而初步判定他具有謀殺嫌疑?劉星辰會不會正是因為他而死的,只是他現在還無法得知因果?但要立馬說「有關」的話,是不是為時尚早了?此刻那根甩棍的歸屬還成問題,本來讓他和門衛老張對質一下就能搞清楚的,可是一來昨晚的監控被毀二來張門衛也突然失蹤,這一切瞬間就變得複雜了起來。

劉星辰,當這個名字再次閃現在何天樹腦海當中時,他不禁感慨,他們倆的關係打從小時候就鐵。兒時他倆一塊在孤兒院長大,沒想到對方竟然悄無聲息地就與其陰陽兩隔,而他在**來之前甚至半點消息都沒聽到,更遑論見其最後一面了。他現在只知道劉星辰已故,但死亡時間、地點、原因都不知道。不,原因還是已經清楚了的,**定性為謀殺,那就肯定不是自然死亡。謀殺謀殺,那麼必定是有人殺了他。那這兇手是誰?**為何直接找上了自己,還因為那根甩棍聲稱自己是嫌疑人?這些問題又在短短几秒鐘之內頻繁轟擊何天樹的大腦,讓他頓時苦不堪言。

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陳教授的這個問題,腦子裏面早已是天人交戰不知所謂,直到電話那頭陳教授在不停地「喂!你在聽嗎?你還在嗎?」他連連應聲:「噢噢!陳老師,對不起對不起,我剛走神了。我……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我想他的死應該還是和我有關係的吧,但我現在完全不清楚詳細情形,**到現在也沒問我多的問題呢。」

「那至少可以確定,你絕對不是直接謀害他的兇手了,對吧?」

「當然不是!我和他可是從小一塊長大的,後來聯繫雖然少了,但絕對沒有結仇!我壓根就沒有去謀害他的理由!」何天樹有點激動。

「好了好了,不是你直接謀害的,那就好說了。現在你說**手上有不利於你的證據,就是那根你們研究所門衛送你的甩棍——疑似兇器對吧?」

「對對對!我估計那根甩棍上的東西就是劉星辰身上的呢!」

「但有利於你的物證——研究所大門監控,還有不利於你的人證——那個姓張的門衛,統統沒見下落,對吧?」

「對啊!可我不還是被警方帶過來了?」

「這樣倒也不是一件壞事。」

「這又是怎麼說,陳教授?」

「關於兇器的歸屬是證據鏈非常重要的一環,現在這一環與整體證據鏈連接不起來,疑點尚且眾多,你暫時還不會被當成嫌疑人收押,可儘管放心。這一切的背後肯定是有人在陷害你,那兇器在你身上,你身上便有了嫌疑。」

「這是誰要這麼做啊?那要是**把張門衛給抓回來了呢?」

「這誰能知道?但警方要是順利把那廝抓回來了的話,你就更不用擔心了,既然你問心無愧,那麼你和他對質,最終警方一定能夠知道撒謊的是他,你的嫌疑也就順便解除了。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

「只不過我擔心,如果真有人意圖陷害你,那麼那個門衛的失蹤就一定不是偶然,也不會是他臨時起意,想必對方早就做好了周全準備。張門衛這麼一個普通證人的失蹤,**暫時沒辦法在市縣邊界設卡,他要逃離是非常容易的。」

「那可怎麼辦呢?」

「你現在要做的就是靜觀其變,只要人不是你殺的,哪怕最後鬧到公堂上,你也能夠順利脫身。我只是擔心,你在那邊了解的情況太少了……」

「陳老師您是說關於劉星辰遇害的情況嗎?我正想着問**呢,可他們……稍等我先掛了……」何天樹見休息室的門開了,連忙掛斷了電話。

「打電話呢?」進來的是那個小田。

「嗯,在這裡不禁止吧?」何天樹警惕地問道。

「無所謂。」小田警官聳了聳肩,一副不置可否的樣子。後來何天樹才知道,他剛才打的電話早就被監聽了,趙局長已然知曉他的通話內容。

「外面什麼情況啊?那個門衛……」

「很可惜,他跑了,我們正在進一步搜查,但……他畢竟不是兇嫌,很多方法不好使。」

果然和陳教授說得不錯,對此何天樹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此時小田警官換了個口氣:「那個,小何局長啊,你是不是想知道,死者劉星辰的情況?」

「這當然了!且不說我和他是一塊長大的,就算是個陌生人,我因為他的死而被你們帶到這兒,我肯定也要問個清楚嘛!」

「趙局授意我可以告訴你一些東西,剛才我們開過會了,痕檢那邊的同事說,你那根甩棍上的人體毛髮和死皮角質已確定來源,根據DNA檢測,還有傷口着力點分析,確系都是來自於死者劉星辰的後腦勺部位。加上法醫的進一步研究,那根甩棍毫無疑問就是擊打劉星辰致死的兇器!」小田警官像是在照本宣科。

但何天樹一直緊盯着對方,明顯聽出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出來,根據他本能的判斷,在有些地方,這個**沒說實話。但具體是什麼內容他現在還不好判斷,因此他選擇一併相信暫時不予戳穿。他想了想後問道:「那我現在算是正式的嫌疑人了嗎?」

「噢,還不至於,小何局長。」小田警官笑了,那微笑任誰都無法對其動氣,也正是這樣笑着說出來的話才能讓人坦然接受,他接着道,「不過,為了進一步配合我們進行調查,今晚恐怕還得委屈你住在我們的警員宿舍,以便我們隨時開展工作。當然,各種生活方面的要求你儘管提,如果你需要回一趟自己的住處,我們也可以全程陪同。你看……」

何天樹聽明白了,他機械地點了點頭:「沒事,我明白,警員宿舍應該有一次性的洗漱用品吧?我不講究的。不過我想我住的那地方應該至少有一位警官在,我倒是想先和那位打個照面,可以嗎?」

「有的。」小田先回答了前一個問題,緊接着他又露出招牌式的微笑,「當然可以,你已經跟他打過照面了,那位和你同住的警官——正是在下。」

何天樹滿意地點了點頭,眼前這個小田警官看着挺和善,和他一塊住一晚上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但如果他提前知道幾個小時後,小田的宿舍里會發生什麼,他肯定會忍不住扇自己一巴掌,畢竟他此刻的想法簡直是幼稚得出奇。

而與此同時,在這座郊區分局的局長辦公室里,趙局長正坐在他的辦公椅上出神。沒有人知道此刻他正在想什麼,不過下一秒他就從座位上彈起來,掏出一部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電話過了很久才通,那邊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找我幹嘛?」

「想必你也知道了吧?」趙局長聲音比對方更低沉,也更陰鬱。

「我知道什麼?」那邊反問了一句。

「劉星辰死了!」趙局長低吼了一聲,同時朝門口瞄了一眼。雖然他很清楚在他這間辦公室里說的話從門外面不可能被偷聽到,而他現在打電話的這部手機也不是他平時用的那部,甚至還做了反竊聽反定位處理;但向來謹小慎微的趙局長還是選擇盡量減小自己聲音的分貝。這或許是他的習慣使然,又或許是因為……他潛意識裡不願讓這個既成事實從自己嘴裏大聲說出……

「這我當然知道!」那邊回答得非常迅速,「但這事你早該有預料!」

「我能預料什麼?!」又是一聲低吼。

「那你現在幹嘛給我打電話?來找我興師問罪嗎?」那邊的語氣也不見緩和。

「不論如何,劉星辰的事和你脫不了干係!」趙局長喘了口氣,隨後又說道,「我這次找你,是要你幫我查個人,這人非常關鍵,但現在他失蹤了,我們這會力不從心。」

「什麼人?」

「他叫張躍進,是江南天體物理學研究所的門衛,今早上突然無故失蹤了。」

「這和劉星辰有什麼關係?」

「讓你查你就查,而且要儘快!有沒有關係你查查就知道了!」

「好吧!我儘快搞定。還有,以後盡量別主動找我,有什麼進展我會來找你的。」

「知道了!」說完兩邊幾乎同時掛斷。

趙局長望着天花板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累了一天的他準備先短暫眯上一會。可如果他能知道幾個小時後局裡會發生什麼,那現在肯定沒心思睡。不過此刻的他與何天樹一樣,明顯過於樂觀,而且還放鬆了應有的警惕……

當天晚上,小田領着何天樹進了警員宿舍樓內他的寢室313室。

「嘿!你們這警員宿舍這麼給力啊!看看這床鋪的!我還以為在軍訓呢……噢不好意思,我這瞎類比。」何天樹摸着小田警官疊得整整齊齊的床鋪不禁感慨道。

「沒關係。其實有時候我們碰上什麼大案要案,一連在局裡加班好幾天這都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這被子經常就是一疊好幾天!」小田指着被子微笑着說道。

何天樹眉毛一揚:「合著你們這郊區分局也經常有大案要案?」話一出口他就覺得好像又說錯話了。

「咱們這塊郊區雖然人少,但是卻正好是犯罪分子最方便窩藏的所在。我們經常要配合市局或地方分局協同調查,必要時抽調大部分警力出去也常發生。再有啊,市裡很多失蹤案大多發生在我們這塊,而這邊安防監控的數量又很少,所以我們……」小田本來正說著,突然停下了,「對不起,我不能說太多,容易犯紀律。」

「抱歉抱歉,理解理解。」何天樹拱了拱手,然後看向自己今晚要睡的那張床,「誒,田警官,這床原本是誰在睡啊?」

「是李哥。你見過的那個。」

「噢!那他今晚不回來了?」何天樹想起小李警官那張不對付的臉就有點不太自在。

小田回答說:「今晚楊隊長回來,他去接了。」

「楊隊長?就你們刑偵隊長?」

「對。」

「我就說怎麼發生了個命案竟然勞你們局長親自前來,敢情是刑偵隊長不在啊。」何天樹聳了聳肩。

「嗯,楊隊長他出差去外地辦案了,今晚就回來。」

「那等他回來,劉星辰這命案就交給他了?」何天樹在小李的床上坐了下來,煞有介事地說道。

「從程序上來說,沒錯。」小田在他對面坐下點了點頭。

「那這位楊隊長肯定是個厲害角色了。」

「對,楊隊長的刑偵能力在整個市區都是排得上號的。」小田說道,「有他在,劉星辰的案子很快會得到解決的。你也別有太大的心理壓力,該還給你的清白一點兒都不會少你的。」

何天樹笑了:「敢情小田警官你認為我是清白的?」

「我現在不是在以一個**的身份在跟你對話,你就當我是一個你同宿舍的舍友。」小田正經地說道,「從我個人所觀察的看來,何局長你年紀輕輕就能擔任局長一職,想必不會蠢到把兇器擱在辦公桌上等着**上門來拿走。我要是你,肯定早就把兇器給處理掉了。」

「嗬!原來是這麼回事啊!」何天樹看着對方緩緩點了點頭,「不過田警官你高估我了,我這個局長當的其實和一個科員沒區別,你見過待在辦公室里連一個秘書或助理都沒有的局長嗎?再說了我每天都做些什麼呢?幾乎就是在看郵件罷了!你說像我這麼窩囊的局長全中國有幾個?」

「的確沒幾個,但是你這個局長特別的地方不在這,而是你這『新科局』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所在?聽說背後那可不得了啊!」小田警官誇道,「而且看樣子你的待遇也不低啊。」

「待遇低我早跳槽了!」何天樹揮了一下手。

「但是你們這個局還具有一定的保密性質,想必不是什麼尋常的事業單位……」這時小田警官的手機響了,他站起身來去了門外。

片刻後他回來打開門探頭說道:「不好意思小何局長,楊隊長已經到了,我得過去一趟。你就在這兒,吃的喝的都在冰箱里,你想什麼時候睡都行。我可能晚點回來……」

「行行行……」何天樹聽着小田的腳步聲遠去,心想今晚怕是不能睡個好覺了。他這人認床,睡別人的床第一晚肯定要在床上翻烙餅。尤其此次還是在人家**的宿舍裏面睡,只怕安生不得。然而,他根本意識不到,今晚上最大的麻煩,遠遠不是在床上睡不着覺……

他閑着沒事去試着開門鎖,果不其然被打了倒閂。面對被軟禁的局面,何天樹無奈地聳了聳肩,圍着整個宿舍內部轉了好幾圈後他掏出自己的手機:「還好還好,總算是沒限制我繼續打電話。」

他打算直接回撥了手機的上一個撥號,那正是他的導師陳教授,他還沒下手撥呢,就有一個電話打過來,他來不及看清號碼就接了:「喂!你是……」剛說三個字就被對方直接打斷:「我是陳育昌,什麼都別說了!你得趕緊走!」

何天樹聽名字和聲音立馬知曉對方正是陳教授,他欣喜又疑惑道:「陳老師!什麼趕緊走?去哪啊?」

「趕緊離開公安局!」陳教授在電話那頭特別急切地喊道。

「為什麼啊?對了,陳老師,我現在在郊區分局的警員宿舍呢,住在313!這裡住的一個**把我鎖在裏面了……」

陳教授又打斷了他:「你在那待着別動!待會會有人過來找你,你跟他走就是了!」

「可是陳老師,之前不是說了嘛,我又沒殺人,幹嘛要跑啊?這一跑不反而證明我心虛嗎?」何天樹還是不解。

「哎呀現在沒時間解釋啦!你在那等着!那人很快就到了!待會再說!」然後電話就被掛斷了。

何天樹看了來電顯示,竟然是一串網絡撥號的字符,他頓覺奇怪:「陳老師為什麼要用這種加密的方式給自己打電話呢?」

他正繼續轉着圈圈想着,門口突然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像是有老鼠在鑽門縫。何天樹心想這警員宿舍哪裡會有老鼠,再仔細一聽那聲音也不是來自門的下部,反而集中在門的中部——門鎖部位!

有人在撬鎖!

「天吶!誰啊這是,溜門溜到警員宿舍來了!」何天樹眉頭一皺,然後又突然想到,剛才陳教授說有人會來找他,莫非……

他走到門前去,想着不論是誰要進來,那給他開門就是了,剛到門邊卻又拍了下腦門:「何天樹你傻不傻啊,剛才田警官不都已經在外面反鎖了嘛!這裏面怎麼開嘛!」

正當他要開口對門外面的人說話時,他突然聽到了一陣「咔噠」聲。原本他要張開的嘴頓時僵在了當場,因為那聲音……如果平時聽到這聲音也就罷了,關鍵是他現在在公安局裏面啊!他幾乎是只花了零點幾秒的時間就意識到了——那「咔噠」聲是來自槍械上的,有人在拉手槍的槍栓!

何天樹頓時嚇得從門前倒退了幾步,他頓時想到,如果陳教授派的人來找他,怎麼著也得說句話確認一下身份吧。現在門外的人倒是好,直接溜門撬鎖,還拉起了槍栓!等等……撬鎖和拉槍栓的聲音幾乎是同時發出的,那也就是說……對方至少有兩個人!

「我靠!」何天樹登時驚出一身冷汗,他連忙左顧右盼看向整個宿舍內部,想找個藏身之處。但是他很快就清晰地聽見門外的人已經打開了第一道倒鎖,情況已經萬分危急……就在這時,何天樹瞄上了宿舍的窗子……

片刻後,郊區分局警員宿舍313的房門鎖被撬掉,然後門被猛地踹開,兩個持槍的黑衣人闖了進去。他們掃視了一下房間內,一眼就看到了大開的窗子。其中一人衝上前去趴在窗子上往下看,然後對他的同伴說:「這小子一定跳窗跑了!我們趕緊追!」說著就要往外跑。

另一個黑衣人卻堵在門口,將門關上後攔住了他:「別中計了!這小子鬼得很!你瞧窗檯這腳印,像是正常人踩上去的嗎?那很明顯就是這小子脫掉鞋拿手強行摁上去的!然後他把鞋子給丟出去,製造他跳窗逃生的假象!其實他還在這個屋子裡!想等着我們出去追了然後他好離開!」

而與此同時,正藏身於某個暗處的何天樹聽到這話眼神頓時一凜。

「搜!」第二個黑衣人低吼了一聲。

然後兩個黑衣人就開始翻箱倒櫃,噼里啪啦地一通翻找。兩人分工明確,從床底下看到衣櫃,再從儲物櫃看到衛生間。那第二個黑衣人甚至還檢查了衛生間上方的通風管道,不可謂不細緻。然而……

第一個黑衣人衝到衛生間來說道:「老大!都找遍了!沒有啊!你這兒呢?」

那個「老大」看着通風管道搖了搖頭。

「不能啊!」第一個黑衣人說道,「難道是趁我們不注意從門口逃了出去?」

「不可能!」被稱為「老大」的黑衣人堅決地搖了搖頭,「剛才我們進來的時候我就守在門口,你去看了窗戶後想出門追,我攔住了你,順便關上了門,不可能有人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跑出去!」

「那就奇怪了!難道這小子人間蒸發了?」第一個黑衣人撓了撓頭。

這時「老大」眉頭越皺越緊,然後倏地瞪大眼睛:「不好!中計了!這小子!快追!」說著立馬從門口跑了出去,第一個黑衣人連忙緊緊跟上。

而此時早就搭上一輛的士狂奔在自由大道上的何天樹回頭望了一眼警員宿舍的方向,輕蔑地笑道:「這兩個棒槌!真是自作聰明!哼!」

那兩個黑衣人匆忙下樓,經過門口執勤室時看了一眼那裏面,有個保安正趴在桌上。他倆匆忙上了宿舍樓外的一輛黑色小車,朝着大路的方向開去。

第一個黑衣人開着車,此時他仍然疑惑:「老大,這小子是怎麼辦到的?」

「哼!」「老大」眯起了眼睛,「看來我小瞧他了!這小子故意脫下自己的鞋子,在窗台上按了腳印,把鞋子扔掉然後自己爬出窗外,躲在上層窗沿位置。這時候如果我們以為他已經跑了出去追,他就可以從容不迫地爬回宿舍,然後從正門逃掉;而如果我們識破了他的假腳印,那我們就自然會在房間內部翻找,這幾分鐘足夠他從窗沿上沿着外牆爬下去逃生了!」

「可惡這小子!」開車的黑衣人猛地一拳捶在方向盤上罵道,響起一陣喇叭聲。

「他確實很聰明。」「老大」望着窗外陰狠地笑道,「但我倒想看看,他到底還能夠耍這種小聰明到什麼時候……」

話分兩頭,小田在接到電話得知楊隊長回來了之後立馬就離開警員宿舍一路小跑回到了局裡。當他到達隊長辦公室的時候,房門大開,楊隊長正在和幾個警員談笑風生還吃着東西。

見到他到了門口,楊隊長連忙招呼道:「喲!小田過來了,快進來!正宗的江城特產!嘗嘗!」

小田連忙踱過去,湊到辦公桌前拿起桌上的東西塞嘴裏後說道:「謝謝楊隊!江城那邊那案子還順利吧?」

楊隊長還沒開口,旁邊的小李就拍了一下小田的腦袋:「瞧你問的,不順利的話楊隊會這麼開心地回來嗎?吃楊隊帶的東西還問東問西,真是……」

「誒!」楊隊長擺了擺手,「不妨事,案子都辦好了,那邊也做好了交接。離開江城前我特意咱隊的兄弟們帶了這些,當然還有趙局的份,趙局已經睡了吧?」

「這麼晚了肯定睡了。」有個正吃着東西的**看了看錶,「最近也沒有什麼大案,局裡的作息時間還是比較規律的。」

「噢?是嗎?」楊隊長揚了揚眉毛,「可是我在回來的路上聽小李說,你們今天一大早就接到匿名報警電話,說在郊區旁邊的落霞山山道上發現了一具年輕男屍。初步勘驗後查出死者是一個自己開工作室的平面設計師,並且確定了他是死於謀殺,對吧?」

「對!而且我們還把嫌犯給抓住了!」小李連忙接話。

「可是……」小田聽到小李這話頓時想要說點什麼,但楊隊長卻伸出一隻手來示意先安靜。隨後楊隊長看向小李,語重心長地說道:「小李啊,我們辦案講究的是證據確鑿而不是主觀臆斷,從你的描述來看,現有的證據還不能表明死者那個發小——也就是那個年輕的局長就具備犯罪嫌疑人的全部特徵了,目前還只能把他當作一個懷疑對象來看。你這麼貿貿然地就把他當成嫌犯,有失公允。」

「可是……」這下輪到小李說「可是」了。

但楊隊長沒給他機會就直接問向小田:「小田,現在那個年輕局長還在你宿舍對吧?」

「是的楊隊,我來見您之前把他反鎖在我和小李住的313了。」小田回答道。

「希望他別把我床弄太亂……」小李在一旁嘟噥道。

「好,既然他在那裡,那我現在就去會會他。」楊隊長說著就要走。

「哎可是楊隊,現在這麼晚了,您剛回來還沒喘口氣呢,要不先休息一晚上,明天再去吧,反正這案子明天也得交到你手裡頭。」小李忙勸道,另外幾個**也附和說隊長舟車勞頓還是先休息的好。

「誒。」楊隊長抬起一隻手,「反正現在閑着也是閑着,我正好去逛逛你們的宿舍,順便看看我不在的這些天你們有沒有私藏什麼違禁品。」說最後一句時他明顯是狡黠的語氣。

「噢……」幾個**頓時裝作被看穿了的模樣,然後又正經起來了,「歡迎楊隊視察!」

「行了行了,趙局那邊明天我去交接,今晚我先和你們去宿舍。走吧!」楊隊長說著就往門外走去,小田和小李連忙跟上,剩下幾個**不忘把特產也捎上了。

當一行**走到警員宿舍大門口外邊還有一點距離時,楊隊長突然抬起一隻手示意大家停下,然後警覺地看向四周。幾個**也紛紛下意識地散開,手摸在腰間隨時準備拔槍。

楊隊長掃視了一圈,隨後招呼小田和小李過來,指着大門口那兒的攝像頭低聲說道:「看到那玩意了嘛,上面有個眼。」

「槍眼!」小田和小李幾乎同時驚道。

「小鄭!」楊隊長又叫過來一個正低下身子四處張望的**,「你和他們幾個守在門口,對講機打開,有情況隨時聯繫,必要時可以把所有外勤都叫回來。但先別驚動趙局了,這裡先交給我處理。明白了嗎?」

「明白!」小鄭隨即招呼剩下幾個**分散在了大門四周隱蔽。

「你們倆,跟我進去,傢伙掏出來!」楊隊長對小田和小李吩咐道,然後三人紛紛掏出配槍,打開保險,拉動了槍栓,輕手輕腳地踱進了警員宿舍大門。

在剛接近保安室時,楊隊長讓小田和小李待在外圍,然後他就地一滾衝到了窗前,手裡端着槍指着裏面,緊接着他看到了裏面正趴桌上一動不動的保安,眉頭一皺,罵了句:「靠!」接着他以一閃身衝進保安室,手裡槍還是沒放下,在確定房內沒有多餘的人之後,他將手伸到保安的脖頸處,緊皺的眉頭瞬間鬆開,並鬆了一口氣:「還好!」

隨後楊隊長衝著對講機說道:「小鄭小鄭,快叫救護車!讓兩個人進來!另外你去勘察一下門外十點鐘方向那片車轍印。」

那邊小鄭收到之後,楊隊長又讓小田和小李進屋:「你們倆把他架出去,交給外面的弟兄,然後跟我上樓!」

兩人照辦,昏迷的保安被剛在外面守着的兩個**接過,小鄭叫的救護車也已經在來的路上了。

楊隊長則帶着小田和小李提着槍快步衝進了警員宿舍大樓,直奔313而去。在路上楊隊長還不忘看樓道里的攝像頭,每看到一個他的臉色都不好看。在三樓樓道里時,他們便注意到313的大門正敞開着!

楊隊長示意三人一塊進行包抄,當他們逐漸接近時,楊隊長換單手持槍將另一隻手揣進兜里,掏出了一塊東西。小田和小李注意到那正是他帶的江城特產。只見楊隊長猛地將特產扔進313敞開的房門裏面,但緊接着的只有特產落地的悶響。

過了緊張的幾秒鐘之後,楊隊長率先沖了進去,小田和小李隨後跟上,三人端着槍指着313室內,裏面一片狼藉。三人隨即帶上手套一番徹搜,房間里確定沒人。

「窗檯的腳印……」楊隊長在窗前若有所思,然後他探身出窗,手伸到後頭,小田連忙遞過去警用手電照着,「嘖……這可真有意思。」

這時樓下傳來了救護車的聲音,楊隊長從窗口看到那個保安已經被送上車了,然後他轉身對小田和小李吩咐道:「小李,你去把住外面的那些兄弟該叫醒的叫醒,現場怎麼保護不用多說了吧,動作麻利點快快快!小田你去技偵組辦公室,配合他們定位那個年輕局長的手機位置,另外讓他們派人來檢查一下這兒的監控,還有大門口那個被鑽眼的攝像頭,看彈頭還在不在裏面。」

倆**連忙跑了出去。隨後他又拿出對講機:「小鄭小鄭,那車轍印看出名堂來了吧,你帶上幾個兄弟沿着它開走的方向追追,另外直接聯繫市局交通那塊,讓他們協助調查,必要時可以封鎖相應路段進行攔截!」

「是!楊隊!」小鄭回答道。

楊隊長吩咐完畢後在宿舍內踱了幾步,然後走到門口觀察那個門鎖,眼睛眯了好幾下然後自言自語地說道:「這鎖撬得太沒水平,太慢了,我管治安那會抓的很多小賊都比這厲害。」

隨後他站起身來撥了一個電話:「喂!檔案室嗎?我楊奕軍啊!」

對方忙說道:「哎呀楊隊您已經回來啦!您不在的這些天我們都很想您呢!」

「行了胖子別拽這些酸話了,有要緊事。」楊隊長毫不客套,「今天白天局裡不是帶回來一個姓何的年輕局長嗎?你幫我把他的資料還有今天做的筆錄整理一下,然後派個人送到警員宿舍313來。」

「噢好的,馬上就整理好給你送過去……誒?楊隊,你怎麼跑那住去了?你不是……」檔案室那人還有點疑惑。

「少廢話,這兒現在是案發現場!你趕緊讓人麻利地送過來,明白了嗎胖子?」楊隊長語氣一點都不溫和。

「明白了明白了,馬上送到。」對方頓時誠惶誠恐,等着楊隊長掛斷電話長舒了一口氣然後便開始找人整理資料。

在等待的期間,楊隊長又開始研究起了整個房間,他小心翼翼地觀察分析着房間里每件事物,凳倒桌翻的局面看似很難收拾,但卻能夠清晰地還原出前不久這兒到底發生過什麼。

楊隊長正在思考,突然門外傳來了一群人的腳步聲,他頓時喊道:「怎麼這麼慢,你們這些……」同時踏出門去,但是他的後半句話終究是沒說出口,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面對來人當中走在最前面的人,楊隊長愣住一瞬後連忙敬禮道:「趙局!」

趙局長點了點頭問道:「小楊啊,出了這麼大的事你還想捂住不讓我知道啊?」

楊隊長看向在趙局長身後一臉瑟縮的小李,這麼一看,對方更是低着個頭。

趙局長見狀接着道:「跟小李無關,是我自己察覺出來的。小楊啊,你這剛一回來,還沒讓你好好休息休息呢,結果就出了這麼個事。實在對不住啊!」

「趙局您這是說的哪裡話!」楊隊長連忙笑道,然後看向趙局背後那群**,「還愣着幹什麼?快進去好好勘察現場啊!」於是他們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

趙局長在門外看着他們行動,然後對楊隊長說道:「小楊,你把你到這兒來後發生的情況都給我說說。」

楊隊長於是就把他到來時所發生的情況事無巨細地跟趙局長說了,然後補充道:「具體的調查操作我已經吩咐下去了,就等着他們彙報情況了。其實這麼晚了趙局您用不着親自過來的,我一個人能搞定。」

「你的能力我還不清楚嗎?我當然知道你一個人能搞定。」趙局長拍了拍楊隊長的肩膀,隨後湊近他耳朵說道,「但是得分場合啊,現在這案子發生在我們局這幫孩子們的宿舍裡頭。你得慶幸很多人出外勤不住這,還有小田小李等人也去迎你去了,但那個保安小王可就……」

「他情況怎麼樣?」楊隊長連忙緊張地問道。

「鈍器擊打導致輕微腦震蕩,現在倒是醒過來了,但有沒有後遺症還不好說,還得繼續觀察。」趙局長嘆了一口氣,「不幸中的萬幸就是沒出人命。但即便是這樣,我難道還不該過來看看這幫孩子們嗎?」

「應該應該,趙局關愛我們這些後輩可是出了名的,我們這局裡一半以上都是出自您的門下!大傢伙兒也都看到了,您第一時間就來出現場!」楊隊長誇讚道。

「行了!現在……」趙局長正說著,突然樓道里跑過來一個年輕人喊着「楊隊」打斷了他。那人跑近後才注意到趙局長也在,忙不迭地叫「趙局」,接着叫「楊隊」,同時喘着粗氣向楊隊長遞過去一袋檔案材料。

楊隊長和趙局長對視了一眼,然後接過材料問道:「郭胖子……呃檔案室郭主任叫你來的?」

「對……對!」那人還在喘,明顯一路狂奔,跑得上氣不接下氣。

「行了!謝謝你年輕人!你去忙吧,回去時別跑這麼快了!」楊隊長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回頭我在郭主任面前幫你美言幾句,辛苦了啊!」

「不辛苦不辛苦,不客氣楊隊、趙局,這都是我……應該做的。」年輕人擺擺手,然後轉身慢慢走了回去。

楊隊長聳了聳肩,趙局長看着年輕人遠去的背影說道:「郭子那傢伙還是這麼愛折騰實習生啊。」

「可不是嘛。」楊隊長應了一聲,隨後說道,「現在正好,您也在,我們一起看這個人的資料,不過我想您早看過了,畢竟您白天就和他打過交道,現在您就幫我做個見證。」

他邊說話手也沒停,檔案袋打開之後,楊隊長抽出了第一頁,右上角有一張半身彩照,上面的人笑得特別燦爛,左上角頭一欄寫着那人的名字。

何天樹。

此時此刻,被楊隊長、趙局長還有兩個黑衣人同時盯上的何天樹正在一輛的士上,他讓司機一路狂飆開到了市裡,然後在路邊指了個地方停車,丟下幾百塊錢沒要找零就走了。下車的時候險些踩到路邊的玻璃碴子,何天樹沒穿鞋子的腳在地上跳過來跳過去,這一切都被拿了錢還沒離開的的士司機看在了眼裡。

何天樹顧不上身後,他急急忙忙地跑進一家運動品牌門店,直說要買43碼的鞋。店員剛給他拿來他就搶過急不可耐地穿上,然後直接掏出幾百塊錢來又跑了出去,留下幾個店員面面相覷。

遠處有一輛黑色小車正放慢速度,副駕駛的車窗正慢慢放下,一個黑衣人遠遠地看到了正從門店跑出來的何天樹,他嘴裏吐出一個字:「追!」

即使是隔得那麼遠的汽車引擎發動聲,何天樹也聽到了。他不敢遲疑,連忙向著附近的街道巷子里跑去。此時他兜里的手機正振動個不停,他都來不及拿出來接。

黑色小車上的人自然是窮追不捨,他們在巷子門口停好車之後就提着槍追了進去。

與此同時,警員宿舍內部。楊隊長和趙局長剛剛一起看完何天樹的資料還有他今天的筆錄,兩人均皺着眉頭,望着遠處若有所思。正在這時,楊隊長的手機響了。

「喂!楊隊長!」電話那頭傳來小田的聲音,「我在技偵組這邊,已經定位到了何天樹的手機正在市裡霞飛路一帶,目前正在移動中。另外他們派去的檢查監控的人已經在忙活了,到時候他們直接跟您彙報!」

「知道了,你趕緊告訴小鄭,把具**置範圍發給他,讓他在霞飛路那邊聯繫西城分局,抽調警力好好搜捕。一定注意,要保護好何天樹的安全,另外還有兩個目標至少持有一把槍,很可能是兩把!如果看到了他們,不要輕舉妄動,按正常程序帶回。如果他們膽敢反抗甚至襲警,不用請示當場擊斃!」楊隊長指示道,對方立馬錶示收到。

「事情不簡單啊趙局。」楊隊長對趙局長搖了搖頭,隨後他探頭向313門內問道:「兄弟們活幹得怎麼樣了?」

「報告趙局、楊隊!」小李跑到門前彙報道,「目前現場已經勘驗完畢,房間內一共提取到三個人的指紋,其中最多的兩個毫無疑問是住在這裡的田恆冰和我的,另外一個人的指紋集中在我的床鋪上、書桌上,還有窗檯的邊緣。初步斷定是何天樹的,準確的結果還要等隊里的指紋比對。」

「只有三個人的指紋?」楊隊長眉頭一皺。

「正是!楊隊,本來可能還有其他兄弟的指紋,但前些天隊內宿舍搞大掃除,在那之後又沒人來串過門,所以主要指紋就只剩我們兩個的了。」小李解釋道。

「好,你讓他們記錄好就離開吧,不過313這間房暫時是不能讓你們倆住了,能理解嗎?」楊隊長問。

「能理解!楊隊,這兒是罪案現場!在破案之前只能被保護起來!」小李挺直來了身板。

「那行,回頭你和小田商量商量,看那些外勤人員的宿舍沒人住,你們就暫且搬那裡去吧。現在把現場的記錄帶回局裡去吧。」

「是!」小李正準備回房間,楊隊長又說道:「等會!」接着招呼對方耳朵伸過來,他低聲囑咐了幾句,然後拍了拍小李肩膀,小李點點頭回房間拿了個袋子就向樓梯間跑去。趙局長對此沒有提出疑問。

過了一陣子,所有現場勘驗人員都陸續離開了。房間內已經標記了不少東西。

楊隊長和趙局長踏入房間之後,各自環視了一遍,然後前者說道:「趙局,這倆不速之客真是有備而來啊!」

「戴了手套,一枚指紋都沒留下,但要說是老手,不太像。」趙局搖了搖頭。

「沒錯趙局,您看到這門鎖了吧。」楊隊長指着門鎖問道。

「看到了,手法很業餘。」

「對,太業餘了,而且找他這麼搗鼓,只能用兩隻手。據我猜測,一個人在撬鎖,另一個人在端着槍隨時準備衝進去。」楊隊長分析道。

「這個還不足以斷定是兩個人。」趙局如是說。

「對,不過在房間內部卻得到了印證。儘管他們二人戴了手套,但是兩個人翻箱倒櫃的風格明顯是不一樣的。您看得出來吧,這其中一個人還比較……優雅,也就是翻找得非常有條理;另一個人就不一樣了,怎麼簡單粗暴怎麼來!而這麼短的時間內不至於是一個人人格分裂分別翻找,那就只可能是兩個人。」

「不錯,很有意思。這兩個人翻箱倒櫃是在找何天樹吧?」

「趙局您猜得沒錯,我剛到的時候就發現了更有意思的一點,您過來看。」楊隊長走到窗前,趙局長也踱了過去,兩人小心避開窗台上做了標記的腳印。前者打開警用手電遞給後者:「趙局,注意抓穩,然後側過身子往上看。」

「那牆上的擦痕……」趙局微微眯眼,然後很快舒展開來,「噢……」

兩人將身子收回來,然後楊隊長沖對講機說道:「小李小李,情況怎麼樣?」

對講機里回答道:「報告楊隊,413的窗檯外側確實檢驗到了幾枚指紋,雖然還沒有送去精細對比,但從箕和斗的獨特形狀來看,與樓下313窗台上的指紋基本一致。如果沒有出錯的話,便可以確定這是何天樹的指紋。」

「好了!辛苦了小李,先回局裡去吧。對了,明天天一亮讓幾個兄弟在樓下空地上找找什麼原本不屬於局裡的東西。」對講機那頭收到。

「趙局,這個何天樹夠有意思的吧?假腳印,吊窗外,跟入室歹徒玩心理戰!無論對方識破假腳印與否他都能全身而退!這就叫臨危不亂!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想出這樣的高招,年紀輕輕當上一個局長沒準真有兩把刷子呢。」楊隊長說這話時有意無意地瞟向趙局長。

「哼,我倒是覺得如果這個何天樹如果是殺害劉星辰的真兇,那他有這點機靈也不奇怪。」趙局長冷哼了一聲。

「誒,趙局,首先甭管他何天樹是不是兇手了,反正現在他自己成了被追殺的對象。這起案件當中有太多的疑點,引起了我的強烈興趣。趙局,明天我就想看到那個劉星辰的屍體還有屍檢報告,還有現場勘驗結果,多半我還得去一趟兇殺現場。」楊隊長一本正經地說道。

「行了行了小楊。」趙局長白了他一眼,「我還不知道你嗎?哪回來了疑點多的案子不是引起你強烈興趣?你哪次沒認真勘察屍體和屍檢報告?現場你總是看到後能夠默畫出來了吧?這個案子本身就是要交給你的,只不過剛好今天白天你不在,只能我這老傢伙親自出馬了。」

「您可一點都不老。」楊隊長笑道,他正準備誇上幾句呢,又有電話打了進來。

「您好楊隊長!我是值班室的小胡,剛才我們接到兩通報警,似乎和今晚發生的事很有關係!」

「好的小胡,我馬上過來,準備好報警電話的錄音!」那邊隨即收到。

「趙局,那就麻煩您留在這了,技偵組的弟兄還在檢查監控,他們待會直接來這彙報,您就……」楊隊長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

「行了行了,還教起我來了。」趙局長揮了揮手,「去吧去吧,明天一大早到我辦公室里把兩頭消息匯總。」

楊隊長領命而去,到了值班室聽了兩段報警電話的錄音。

第一個報警電話來自一個的士司機:「喂!110嗎?我要報案!我是紅運公司的的士司機,我叫王大磊,車牌號『軒B430』,剛才我在外城道接到一個年輕人,這人古怪得很!大晚上出門居然不穿鞋!然後到了霞飛路的李寧店門口時他直接給我三百塊錢就走了,然後在路上蹦蹦跳跳進到李寧店了去了,出來的時候已經穿上了鞋,估計就是臨時剛買的!我看這人行為不軌,估計不是什麼好人……對了,還有一輛沒牌照的黑色奧迪車跟着他呢,在他買鞋後還跟着,之後那人跑到了巷子里,奧迪開到巷子口就下來兩個黑衣人,手裡好像還拿着什麼東西追進去了……**同志,那好像是槍啊!我估摸着這是一場黑吃黑……」

第二個報警電話正是來自霞飛路上那個李寧店,店主報的警:「……我在霞飛路183號……那個年輕人一進來就問我們要雙43碼的鞋,我的店員剛遞過去一雙他就着急忙慌地穿上了,那襪子可是髒兮兮的呢,他進來的時候就根本沒穿鞋!他穿上之後直接扔了四百塊錢就匆匆忙忙跑出去了,我看他沒準是個逃犯,果然我在門口就看到他出門後就跑遠了,一輛黑色車子跟着他,下來倆黑衣人,我估摸着是你們的便衣吧!還有那四百塊錢我覺得是贓款,就原封不動沒敢放櫃檯裏面……**同志,我這算是立功嗎?……」

聽完之後楊隊長深呼吸了一次,然後對接線員說道:「小胡,你馬上回撥回去,跟他們說讓他們待在原地,的士今晚別再出車了,他要是走了也讓他給我開回去!李寧店今晚也別再營業了,有客人也趕緊趕出去!乖乖等我們到!明白了嗎?哎呀你別這麼看着我,我只是告訴你話是這麼個意思,具體該怎麼說還用我教你嗎?快啊!」小胡忙不迭地和同事進行回撥。

楊隊長接着自己打出一通電話:「喂!小鄭嗎?你們現在到了哪?剛進霞飛路?與西城分局的弟兄會合上了?很好!你聽好啊,你們馬上趕到霞飛路183號的李寧店,留兩個人看住那個店還有車牌號『軒B430』的的士!另外注意一輛沒牌照的黑色奧迪,也給守住了!多帶點人手進那旁邊的巷子。西城分局那邊誰在帶隊?馮高遠副隊長?噢!老馮啊!老熟人了,把電話給他。」

片刻後,電話那頭換了一個人:「老楊你個沒良心的,大晚上的把我叫起來給你抓賊!抓賊就算了,還鬧出倆持槍歹徒來!你說說你欠哥們兒多少次飯了?」

「好了好了老馮,吃飯的事後面慢慢算啊,我這不也是剛回來嘛!沒跟你鬧着玩啊,你那邊可一定要小心啊,架不住的話就叫上那邊的特警隊。」

「信不過哥們兒是不?多大點事你就放心吧!快到了,隨時聯繫,我號碼沒變。」過了一陣子電話那頭又換回了小鄭,「楊隊,我們已經看到了那家李寧店,還有一輛黑色奧迪,的士……噢看見了看見了,正往這邊開呢!」

「記住,你們接下來的搜捕行動具有一定的危險性,還是那句話,何天樹要保護好,他現在身份特殊,不能有半點閃失。至於那兩個持槍的黑衣人……如果膽敢傷及何天樹或者你們中的任何一個人,就地擊斃!明白了嗎?」

「明白!」小鄭響亮地回答道。

放下手機的楊隊長突然感到一陣身心俱疲,而他目前還根本想不到,從劉星辰到何天樹這一連串牽扯的案件背後究竟會有多複雜,今晚這場追捕還僅僅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何天樹進了巷子之後一直沒命地狂奔,剛買的鞋子還有點磨腳,但他已經顧不上這麼多了。口袋裡的手機一直在振動,而後面的急速腳步聲也一直沒停。

正常人遇到這種事情會怎麼辦?當然是趕緊報警啊!但現在何天樹的遭遇太特殊了,他本來就是從公安局裏面逃出來的,後面兩個身份不明的傢伙正在沒命地追他。警就不用報了,等**們回宿舍時發現異常情況自然會跟過來的。

跑着跑着,何天樹已經喘得上氣不接下氣了,他這時候終於有心思去管一下手機了。「算了!甭管誰打來的,這回要是死了就當留遺言了!」他費勁地把手機掏了出來看都沒看就接通了:「喂!」

「小何你在搞什麼!你怎麼這麼久不接電話!」對方分明是陳教授的聲音。

「我這有點事!」何天樹的語氣很不好,一半是因為他在逃命,一半是因為陳教授說派人來找他結果來的卻是兩個持槍歹徒!

「你聽我說,情況我都知道了。你手機別離開耳朵,待會照電話里說的做!」陳教授嚴厲地說了一句,之後好幾秒鐘都沒聽到他的聲音。

何天樹腳下沒停,他皺了皺眉頭後還是沒把手機移開,果然片刻後一個陌生的奇怪聲音傳了過來:「繼續向前,前面窄道左拐。」

「這麼黑怎麼看得清啊!」何天樹沒好氣地說。

「用你手機開電筒。」對方冷冰冰地說。

何天樹反應還是挺快的,手機上的手電筒立馬就被摁亮了。

光雖然小了點,但已經足夠看到窄道了,何天樹沒有多想就拐了進去。此刻身後突然又想起了一身脆響。

「後面那啥啊?」何天樹被嚇了一跳連忙問電話里。

「槍聲,加了消音器。你別管,他們離你還有段距離。前面右拐。」

何天樹這回不假思索地拐了右邊巷道。

接下來何天樹完全聽從電話裏面人的指示,在巷子里左拐右穿。前一段他還能夠依稀聽到後面的追擊者腳步聲,到後面他就幾乎聽不見後邊有聲音了。

「嘿呀!大哥你可以啊!」何天樹樂道,然後他又看到前面閃起了亮光,「這回左拐還是右拐?」

「下去!」那邊冷不防回了這麼一句。

「什麼?」何天樹愣了一下。

「跳下去!窨井!合上蓋!」那邊提高了聲調喊道。

何天樹這才注意到前面兩條岔道中間竟然有個開了一半井蓋的窨井,他來不及多想,連忙把手機揣回兜里,從開縫裡把腿給伸了下去,果然踩到了井壁梯。他慢慢地往下面挪,同時飛快地抽出腰帶把自己腰部綁梯子上,接着他兩手並用地去移動那窨井蓋,這費了他不少勁,尤其是剛才還一直沒命地跑,但他只能儘力地挪。腳步聲越來越近了,他越發緊張。隨後在這黑不溜秋的窨井下面,他拼盡了最後的力氣終於將井蓋給挪上了。

當他抓着井壁梯儘可能壓低氣量喘氣時,外面的腳步聲分明已經追到並停住了。他湊近井蓋聽到上邊彷彿在說:「分頭追!」之後腳步聲便向著兩個方向遠去。

何天樹終於能夠大口喘氣了,雖然這窨井下面空氣並不好,但好歹是自由的。不過他沒來得及喘太久,兜裏手機又在叫了,聲音在封閉的井蓋下面尤其清晰:「還傻愣在這幹嘛?他們很快就會意識到不對勁回來了!現在快點爬下去,沿着水流方向走!」

何天樹自顧自地點了點頭,然後解開剛才用來固定的腰帶塞回了腰間,接着掏出手機來打開內置手電,照着下邊慢慢爬了下去。

「這地方味夠大的!」何天樹對電話里吐槽道。

「別抱怨了,馬上爬下去,待會沿着水流走大概一百米,左拐。」電話里那聲音很明顯不容置疑。

「好……」何天樹翻了一個白眼。

片刻後……

「好了我爬下去了,順着水流走對吧……啊!我剛買的新鞋啊!」

「少廢話!你鞋是新的但你命是舊的!接着跑!」

「好吧……誒,現在後邊消停了,我能不能問你幾個問題啊?」何天樹試探着問道。

「最好不是些無聊的問題。」看樣子對方不至於那麼冷漠。

「你是怎麼知道我位置的啊?」

「真是明知故問,答案就在你手裡!」

「可是如果你能夠定位我的手機的話,那**不是更能定位么?還是說……你也是**?」

「我不是。」

「那你是什麼人?」

「救你的人。**能定位到你沒關係,只要追殺你的那兩個人沒法定位就行了。」

「噢……對了,我左拐了,然後呢?」

「再往前五十米,繼續左拐。」

與此同時,剛才分頭追的那個被喚作「老大」的黑衣人突然停了下來對着耳麥喊道:「慢着別再追了!趕緊想辦法離開這裡!那小子已經被人救走了!」

「可是老大……」

「別可是了!外面現在已經被**包圍了!咱們還是自求多福吧!該怎麼做不用再強調了吧!」

「明白了老大!」

「保重,阿奎。」「老大」掛斷了電話。

之後阿奎嘆了一口氣,將耳麥取下扔到一堆垃圾裏面;手機裏面內存卡和SIM都取出來掰斷,手機也扔地上踩爛,一併踢到了垃圾堆裏面。接着他向前跑了一段,把腰間那裝了消音器的手槍也取出來卸成一堆金屬零件,分別扔到了幾堆垃圾裏面……

楊奕軍在值班室里一直來回踱步等着消息,時不時就看看自己的手錶,時針早已經過了零點。在苦等兩個小時後,他手機終於響了,是小鄭打來的。

「報告楊隊!我們和西城分局的弟兄們通力合作,在巷子里抓到了一個可疑的男人,但不是昨天進局裡那個何天樹。」

「怎麼才一個?何天樹和另外一個持槍歹徒呢?」楊奕軍微微皺眉。

「沒有發現何天樹的蹤跡,另一個持槍歹徒……楊隊,實際上我們抓到的這個身上也沒有槍……」

「估計早給藏起來了!」

「楊隊,我們要不要擴大搜索範圍?何天樹和另一個人可能進了巷子里的一些老舊房子裏面……」

「等等,你們抓到那個可疑的傢伙是在什麼情況下?」

「呃……那傢伙就在巷子里慢慢地走,然後就被我們的弟兄給追上了。扣住他之後他也不說話,但也不反抗。」

「那這人估計就是個小角色,另外一個人比他重要,他這麼做就是擺明了主動讓你們抓到的。他的同夥肯定早想辦法逃了,算了,今晚先別追了,帶回來那個再說。」

「收到楊隊,不過那個何天樹呢?」

「何天樹你們先別管了,技偵組的弟兄自有辦法,收隊吧!記得好好謝謝西城那邊的兄弟,你就跟那個馮隊長說下回我個人再請他下館子!不過還是要跟他說一下,最好在巷子那一塊留幾個人。我們可能隨時還要過去一趟。對了,把那個的士司機和李寧店店主帶回來做個筆錄!」

「收到楊隊!」接下來小鄭就喊道,「集合收隊!先到巷子外面去。」

楊奕軍接下來又打了一通電話:「喂!小田啊!技偵組那邊定位得怎麼樣啊?」

「報告楊隊!技偵組對何天樹手機的定位顯示他正在霞飛路那片巷子裡頭,還沒出來,但正在沿着霞飛路朝我們局的方向移動。但是有個奇怪的情況……」

「什麼情況?」

「在一個小時前何天樹的手機信號相當強烈,但是之後就非常微弱。而技偵組這邊顯示他這一個小時一直保持着通話狀態,但那個撥給他的號碼是網絡域名,IP地址顯示就在霞飛路外圍一帶……」

「你的意思是說他一邊跑還一邊接電話?那他肯定是有幫手在背後指點,不然多半在你們還沒追到持槍歹徒的時候他就成槍下鬼了!至於信號突然微弱起來了,要麼是他隨身多了一個屏蔽裝置,要麼……」楊奕軍突然想起他以前在治安隊的時候常去那塊巷子裡頭,那裏面有……「他就在屏蔽裝置裡頭……下水管道!」

「啊!他鑽下水道了?那鄭哥他們追到他了嗎?」

「還沒有,不過先別急,你剛說他正沿着朝咱局的方向移動,那就先觀察觀察再說。有什麼異常情況隨時報告!」

「收到楊隊!」

這個電話才掛了十分鐘又打進來了:「楊隊,有新情況!何天樹的手機信號恢復到正常水平了!」

「那多半就是他離開下水道了。他現在還是沿着回局裡的方向在移動嗎?」

「正是,他正沿着回局裡的路線……而且,速度還比較快,可能是在車上!」

「你等會!我問一下!」楊奕軍連忙又撥通小鄭的電話。

「小鄭小鄭!你現在在回來的路上了嗎?有沒有咱們的兄弟找到何天樹並將他留在了車上?」

「報告楊隊!我們這些兄弟沒有一個人在路邊捎上何天樹。稍等我問問西城的兄弟,他們大部分已經在回去的路上了。」

「行了,西城那邊我來問好了,你們帶上那個被抓的傢伙快點回來。」楊奕軍說著又撥通了西城分局刑偵副隊長馮高遠的電話,「喂!老馮啊!你們那邊的兄弟有沒有在路邊捎上什麼陌生人啊?」

「沒有!要有警車捎人我肯定看得到。不過你那邊只帶了一個可疑的傢伙回去不會有事吧?那不是還跑了兩個?」馮高遠回答道。

「情況有點複雜,一時間不好說。既然你那邊沒有,那沒事了,今晚再次謝謝你們配合出動!」

「大家都穿着這身皮,乾的都是這種事,談什麼謝不謝的,真要謝你就真的照你隊員跟我說的,下個館子比什麼都強!」

「好!一定一定!下次再見!」楊奕軍點了點頭,隨後來不及考慮其他的東西就又打回到了小田那邊:「喂!小田啊!我剛才問過了,我們的人和西城那邊的人都沒有捎上一個陌生人,何天樹多半是坐上了那個給他打電話的人的車。」

「那楊隊需不需要再派出一支外勤進行追捕攔截啊?」

「別忙,現在手機的位置到哪了?」

「離局裡的距離正在逐步接近。」

「那行!估計真就是回局裡的,那我們就好好再次歡迎他吧!小田你和他接觸比較多,到時候他到了你就去好好迎接一下他,記住,該客氣就客氣,該嚴肅就嚴肅。今晚你差點害了他的命,首先要爭取獲得他的原諒,明白了嗎?」

「明白了!」田恆冰答道。

楊奕軍感覺這個晚上能做的都做了,現在只用等小鄭他們回來了。至於何天樹的話,楊奕軍覺得等他回來一定要好好會會他。

於是他坐到值班室的椅子上,又拿出何天樹的資料和筆錄情況細細地看了起來,看着看着他不禁一陣犯困。再看了一下表,估計現在到明早還能睡三四個小時,他乾脆就直接靠在椅背,合上疲憊了半宿的眼睛,開始準備拜訪周公……

此時此刻,無論是他的夢境,還是他所處的現實,都彷彿已經平淡如水,絲毫掀不起一絲波瀾……

當楊奕軍被身邊的嘈雜聲吵醒的時候,天已經亮了。他注意到值班室外面好幾輛警車已經回來了,小鄭正在門口和局裡管監禁的同事交談。楊奕軍走上前去時,小鄭看到了他連忙喊道:「楊隊您醒啦!那個可疑的人我們已經將他看起來了,到時候您隨意提審他,不過……」

「你們是不是沒有找到他非法持槍的證據?」

「是的楊隊,所以按照程序我們只能夠扣押他四十八個小時。」

「知道了,交給我吧。對了,沒有何天樹的消息嗎?」

「沒有,我們這隊出去的都沒有找到他。」

「沒事,待會我去問問小田。你忙了一晚上快去休息吧!對了,那個的士司機和李寧店店主的筆錄讓隊里其他同事跟一下,走個程序。」小鄭隨即領命而去。

楊奕軍看着小鄭走遠後,回想了一下凌晨的事情,然後就向局長辦公室走去。

當他進到辦公室的時候,裏面除了趙局長還有三個人,都坐在牆邊的沙發上,其中一個是田恆冰,還有個年輕女孩楊奕軍從來沒見過,而另外一個男的……

「何天樹!」楊奕軍頓時想起了昨晚上他看的資料,下意識喊道。而何天樹愣住了沒有回答,只是一臉警惕地看着他。

「小楊!你來啦!來,快進來坐。」趙局長招呼道。

楊奕軍的目光仍然是片刻不離何天樹,他在局長對面的椅子上坐下來之後說道:「趙局,剛才小鄭已經帶回來了一個持槍歹徒嫌疑人,我正要來跟您彙報呢。這兩位是……」

「你來得正好!我來給你介紹一下。」趙局隨即指着沙發那邊,但他首先介紹的卻不是何天樹,而是那個年輕女孩,「陳楚韻,我一個老朋友的孩子,剛從美國回來。楚韻,這是我們局刑偵隊的楊隊長。」

「楊隊長好!」陳楚韻微笑而不失禮貌地沖楊奕軍點了點頭,後者回禮。

「至於這位……」趙局長的表情明顯有點不太自然,「你昨晚剛看過他的資料,剛才你也認出來了。」

「何天樹,多多指教。」何天樹對楊奕軍說。

「一定。」楊奕軍回道。

「小田,你把天亮前的情況和你們楊隊再好好說說。」趙局長又沖田恆冰說。

「是的趙局!」田恆冰起身敬了個禮,然後又走到楊奕軍面前,「報告楊隊,凌晨的時候我奉您的指示,和技偵組的同事們一直關注着何天樹手機的信號移動情況,眼見他離局裡越來越近,我就出門迎接。然後我就看到這姑娘開着車載着何天樹過來了,還沒等我多問什麼,她就直接說要見趙局。我說程序上不合適,結果她直接撥通了趙局的電話,然後就……」

楊奕軍點點頭,然後對何天樹說:「不好意思何先生,讓你一晚上受了這麼大的驚嚇實在是抱歉!這是我們的疏忽,我們一定會給你一個說法讓你滿意!」

何天樹擺擺手:「剛才趙局跟我說了,這事是個意外,我不怪田警官,更不怪您,我知道昨晚您才剛回來,讓您和趙局如此費心,我才是過意不去啊。」

楊奕軍上下打量了一下何天樹,然後鼻子也抽動了一下,眯起了眼睛:「你換衣服了?」

「被楊隊您發現了!」何天樹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是這樣的,我當時買了雙新鞋進了霞飛路那巷子,然後我接到了陳姑娘的電話——當然那時候我還不認識她。她指示我在巷子里拐過來拐過去,當時我啊……」

楊奕軍伸手止住:「不用這麼詳細,到時候留着寫筆錄吧。不過既然你之前不認識她,她怎麼聯繫上你的?」

「是這樣。」趙局開口了,「楚韻的父親就是這位小何局長的大學導師。」

「原來是這樣。」楊奕軍點了點頭,然後又看向何天樹,「你接著說吧。」

「噢噢好的,我就是在巷子里為了擺脫後面那兩個人,就聽陳姑娘的鑽進了下水道,之後又從另一個窨井蓋里爬了出來,她就在外面等我呢。然後她領我去了附近一個澡堂,之後她又送了我一套新衣褲和鞋子,然後才過來……」

楊奕軍突然眯了一下眼睛:「你的舊衣褲和鞋子有沒有扔?」

「啊!當然沒有!我這人比較戀舊。」何天樹說的時候略帶一點小得意。

「沒有就好,現在在哪?」

「我擱陳姑娘的後備箱了。」

「小田你去取一下,放我辦公室里。」於是田恆冰從陳楚韻的手裡拿過車鑰匙出去了。

「對了,趙局。我剛聽您的意思是,何先生的導師是您的老朋友?」楊奕軍又看向趙局。

「不錯,我們認識很多年了,楚韻還是我看着長大的呢。」陳楚韻隨即回趙局長以一個甜美的微笑。

「這樣啊。」楊奕軍「噢」了一聲,「那趙局,您問過何先生昨晚上的細節了嗎?」

「還沒有,不過昨晚上你離開後,技偵組派到宿舍那邊查監控的隊員們有不少收穫,我讓他們直接寫了份報告,現在已經送你辦公室里去了。」趙局如是說。

「謝謝趙局。那有關於劉……」楊奕軍正要說劉星辰,但猛地看見趙局長眼神一凜同時伴隨着輕微的搖頭動作他頓時感覺到了不妥,眼角餘光瞬間還掃到一旁的陳楚韻不自然地低下了頭,他趕忙順勢換詞,「劉……留在局裡的那些現場勘驗隊員們,有沒有發現什麼新的線索?」

「啊,這個啊,小李去對比了413寢室窗外的指紋,和313室內的第三個指紋確定都是出自同一個人……對了,你現在可以帶小何局長去留一下指紋備案。楚韻這孩子找我還有點事。其他的事情你等小田回來後找他就行了,該怎麼交接你自己看着辦。」趙局長這就算是在委婉地下逐客令了。

「明白,趙局!何先生,跟我來一趟吧。」楊奕軍隨即要帶着何天樹離開。

「等一下!」趙局又喊了一聲,兩人回過頭來,「小楊,你昨天在313扔了一包東西……」

「噢……」楊奕軍頓時明白地笑了起來。

「這個下班後再說,走吧走吧。」趙局長裝作不在意地擺了擺手。

楊奕軍點了點頭,暗笑道:「趙局果然也惦記着我帶回來那點特產……」

當他領着何天樹走到了隊長辦公室門口時,田恆冰剛好也抱着一堆東西過來。楊奕軍連忙招呼他:「小田,那堆衣物拿給我,你帶何先生去留一下指紋備案。對了,那個陳楚韻的車鑰匙借我一下,待會你回來的時候我再拿給你。」

「這……」田恆冰看上去有點遲疑。

「行了,別讓趙局知道就行了。」楊奕軍說著湊到田恆冰旁邊,當他回身時手裡已經拿到了陳楚韻那串車鑰匙正裝作一臉無辜地晃動。

「楊隊,你……」田恆冰一臉懵逼。而在楊奕軍身後的何天樹卻若有所思。

「以前我在市局治安大隊抓蟊賊的時候,要是不能在技術層面上壓他們一頭還怎麼讓他們心服口服啊?」楊奕軍只是淡然一笑,然後拍了拍田恆冰的肩膀,「行了,你們快去吧。」說著接過他手裡的包裹。

然後楊奕軍打開自己辦公室們將包裹擱到了門邊,便拿着鑰匙向門外走去。他隱約聽到身後何天樹在小聲說:「他知道是哪輛車嗎?」

楊奕軍輕笑一聲毫不介意,這種小事還要有疑問。首先局裡所有的公車私車他都認識,另外當他走到停車場的時候,有輛特別顯眼的車就停在靠外邊的車位,而他手裡鑰匙一摁,那車就響了。

他直接走上前打開車門,果然看到了他意料當中的一些東西。

「這就夠了。」楊奕軍自顧自地點了點頭,然後就離開了。

當他趕回辦公室門口的時候,田恆冰也剛好帶着何天樹過來了:

「楊隊,何局長的指紋已經錄上了,剛才李哥拿去比對了一下,確定了那413窗外和我們313窗檯及屋內的指紋都是他的。」

「知道了,辛苦。你把車鑰匙給陳楚韻送過去吧。待會你再把昨天那命案現場報告都給我拿過來。」楊奕軍把車鑰匙拋了過去,「何先生,進來坐坐吧。」

於是何天樹就跟着楊奕軍進了隊長辦公室。

與此同時,田恆冰去局長辦公室還鑰匙。車主陳楚韻接過鑰匙什麼也沒有說,反倒是趙局長微微皺眉:「怎麼去拿箇舊衣服去了這麼久?」

「報告趙局,剛才我回來的路上楊隊讓我帶小何局長去留指紋備案,所以耽擱了。」田恆冰避重就輕地說。

「噢,是這樣,那指紋比對了嗎?」趙局長語氣和氣了起來。

「剛已經找李哥比對了,已經證實那幾處指紋都是小何局長的。」田恆冰彙報道,然後又問,「對了趙局,那些昨天的報告……」

「都拿給你們楊隊,這案子就正式交由他負責。」趙局長揮了揮手,算是又下了一道逐客令。

「趙局和那姑娘都聊些什麼呢?」田恆冰走出局長辦公室時不禁一陣遐想連篇,但他立馬搖了搖頭將一些奇怪的想法趕出腦袋,「算了,還是跟着楊隊用心破案吧,這兩天可真有意思……」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有意思的事情還遠遠沒完……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一章 捲入兇案 第二章 暫留警局 第三章 宿舍驚魂 第四章 刑偵隊長 第五章 深夜案情 第六章 逃亡追擊 第七章 辦公室內 第八章 重返小巷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