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懸疑驚悚 > 布衣神相 > 第四章《賴布衣天星風水甲部》

第四章《賴布衣天星風水甲部》

細柳蘭舟

「孩子,師父回來看你了。」

緊接着,背後傳來了老乞丐的聲音。

我幾乎是下意識的就要回頭,可旋即就嚇出了一身的額冷汗,我忽然想起老乞丐臨走時的囑咐,晚上如果有人拍你的肩膀,千萬不要回頭。

如此一來,我也不敢貿然回頭了,一層豆大的汗滴從額頭滲出,我渾身都在劇烈的觳觫着。

又過了一會兒,那冰冷的手臂又在我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

「孩子,師父回來看你了,別害怕。」

一連在我的肩頭拍了兩下,這每一下下去都給我莫大的壓力,每一次我的心臟都跟着驟然一搐,心都快從嗓子眼裡跳出來了。

我謹記着老乞丐的囑咐,半夜有人拍我的肩膀,無論如何也不能回頭。

巨大的恐懼席捲之下,我竟然有些神志恍惚,身子不由自主的跟着晃來晃去。

「孩子,別慌,師父給你弄來一桶黑狗血,放你身後了。」身後又傳來那蒼老而冰冷的聲音。

「你……你究竟是誰了?」我鼓起勇氣,戰戰巍巍的問道。

身後那人並沒有回應,而是清晰的聽到呼的一聲,身後刮過了一陣冷風,吹的我脊背生寒,瞬間激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這一刻,我更加斷定拍我肩膀的一定是髒東西了,如果真的是老乞丐,那我問他話他怎麼會不回答我呢?

許久過去了,身後也一直沒有回應,強迫症作祟之下,我總是忍不住想要問頭看上一下,但是極度驚恐之下我還算清醒,深知自己絕對不可以這麼做,一旦回頭後果不堪設想。

又過了一會兒,我抱着僥倖心理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師父,是你嗎?我……我害怕。」

呼!

身後又刮過一陣冷風,依舊沒有任何的回應。

我忽然感覺到了什麼,瞪大眼睛一把捂住嘴,再也不敢說話了。

這時候,我的肩膀忽然又拍了一下,這一次拍的很輕,那手臂也不似之前那麼冰冷。

「千萬別回頭,他的聲音我也聽到了。」身後傳來老乞丐蒼老的聲音。

「師……師父,是你嗎?那桶黑狗血是你提來的嗎?」我的心裏泛起久違的驚喜,小聲問道。

「黑狗血?哪有什麼黑狗血,師父不放心,回來看看你,切記,天亮之前千萬不要回頭,我來有事兒,天亮再來看你。」說著,老乞丐便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我甚至沒有聽到他離開的腳步聲。

靠,事出反常必有妖,還好我之前沒有回頭,看來先前來的那個是髒東西,後面來的這個才是老乞丐。

「燒香,燒香,不回頭,不回頭。」

我心裏一直重複着這幾個字眼,一動不動的跪在外公的棺材前,守着米碗里的那三炷香,一刻也不敢打盹,漸漸地也就有點適應了,加上老乞丐來過一趟,心裏也不再那麼害怕。

我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夜色越發黑的深邃,這是破曉前的前奏,這漫長的一夜總算要到頭了。

我心裏懸着的大石頭落了下去,長長的出了口氣。

可便也就在這時,聽的砰的一聲巨響,後腦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大腦霎時間變成一片空白。

我能感覺到打在我後腦勺那東西很硬,像是一根棒子,之後便失去了知覺。

等我醒來的時候,已經躺在了家裡的炕上,我爺爺和我奶奶還有老乞丐都是一臉焦急的圍在我身邊。

我奶奶一瞧我醒來,激動的淚眼婆娑,爺爺那一雙渾濁的眼裡的淚花也在打轉,但硬是忍着沒有落下來。

老乞丐長長的嘆了口氣,一副百思不得其解的樣子,說道:「怪,真是奇怪,究竟是什麼人所為,難道這老鐵匠還有同夥?」

「娃,別怕,把昨晚的事情給爺爺說說。」爺爺的鬍鬚都在顫抖,心疼的摸了摸我的腦袋問道。

「我什麼都不記得了,暈倒的時候感覺腦袋被人狠狠打了一下,特別疼。」我揉了揉後腦勺,疼的咧了咧嘴。

「那這就怪了。」爺爺陷入短暫的沉思,然後又對老乞丐道:「老鐵匠應該沒有同夥才是,我了解他,是不是什麼髒東西所為?」

「不可能!」老乞丐斬釘截鐵的否定,然後吐着煙圈說道:「這絕對不可能,昨天晚上我特別殺了一條十年的老黑狗,送了一桶黑狗血過去,別說一般的鬼怪,就是那老鐵匠詐屍也避之不及。」

「什麼?」

老乞丐這話一出,我渾身毛孔乍起,直接驚得跳了起來。

「師父你說什麼?昨晚你真送了一桶黑狗血過去?」我驚恐的問道。

「是啊!」老乞丐一臉的疑惑:「怎麼了?」

「那之後來的那個人呢?他自稱是你,但是決口否認自己送過黑狗血,他說我身後沒有一桶黑狗血。」此時我已經嚇得面無血色。

我一直以為最先出現的那個是髒東西,後面出現的那個是老乞丐,卻不想,恰恰相反!

「什麼?你說我離開後又有人冒充我回去找你?」老乞丐鄭重問道。

「嗯。」我用力點頭。

「那你有沒有跟他搭話?」老乞丐如臨大敵的問道。

「有,我以為那是你,跟他說了好幾嘴。」我忐忑的道到。

「壞了,千算萬算還是漏了一環!」老乞丐一拍大腿,大喊一聲:「快跟我來。」

然後我們就跟着老乞丐往外公家跑。

跑進外公家的院子,我定眼一瞧,外公靈堂前確實放着一桶黑狗血,散發濃郁的血腥味。

這一幕狠狠的衝擊着我的神經,如果之前我還抱有僥倖心理,那眼前的一幕無非是石錘了這一切,巨大的恐懼席捲而來,我感覺渾身的毛孔都在往外滲透着寒氣。

砰的一聲,老乞丐踹開外公的家門,他當即杵在了門口。

爺爺跟奶奶緊隨其後,也愣在了當場。

出於好奇,我跑過去一看,也傻了眼。

只見外公家的房樑上吊著一尺白綾,上面寫着一行血字:冤有頭債有主,曾經欠下我們的,我要你們一一償還。

「我們」這兩個血字深深的刺激着我的心臟,如果肇事者只是外公一個人,又何來的我們一說?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就是再傻的人也應該明白怎麼回事兒了。

這完全就是一個陰謀,從二十年前就開始布局報復的圈套,而我們一直被敵人所利用,牽着鼻子走,一步一步的走進萬劫不復的深淵。

「果……果然這是一個團伙,而且已經蓄謀已久。」就連老乞丐都是面帶驚恐,許久過去才面如死灰的轉身,對爺爺道:「走,老哥,跟我去開棺,怕是出亂子了。」

「好,你容我抽口煙緩緩。」爺爺顫抖着舉起煙鍋,伸手去布袋子里摸煙葉。

老乞丐面部的肌肉抽了抽,狠狠咽了口塗抹道:「好。」

而我,整個人已經遍體生寒,頭皮發麻。

一鍋煙抽完,老乞丐和爺爺就去開棺,老乞丐還吩咐我去把頂棚的蓋布掀起來,好讓陽光充足的照射進來,髒東西最怕陽光,到時候棺材掀起來就是真發生了什麼可怕的事情,今天陽光明媚,只要太陽照射進來,也不會鬧出什麼大亂子。

老乞丐和爺爺年齡大了,年老力衰,再加上爺爺是個瘸子,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好不容易將棺材打開。

可棺材一打開,所有人都定格在了當場。

乖乖,棺材裏空蕩蕩的,外公的屍體竟然不見了!

「這怎麼可能?」爺爺眉頭鎖起一個大疙瘩,「這棺材是密封的,而且並沒有打開的痕迹,縫隙都已經鹽封,這裏面的屍體怎麼會不翼而飛?」

「壞了,出大事兒了,孩子你快跟我回家,必須在今天一天將我派嫡傳的《賴布衣天星風水甲部》一字不差的背誦下來,否者,必死無疑。」

說著,老乞丐拉着我便走。

回到老乞丐家中,老乞丐將手抄本的破舊《賴布衣天星風水甲部》交到我手裡,讓我撐住氣,安心定神的去背誦,然後他就坐在門口的那個竹竿吊著的白紙燈籠旁邊,守護着我,免得被人打擾。

就這樣,我絞盡腦汁的在屋裡背誦,時間流逝,一眨眼就到了晚上,夜風吹拂,陰寒入骨,這《賴布衣天星風水甲部》的內容其實並不多,但都是涉及到風水玄學命理的東西,生涉的很,我對五行八卦一竅不通,無法理解,背誦的難度就格外的大,好在我天生記性要,到後半夜的時候,總算是將書中的內容硬記在腦海中,包括書中手繪的一些圖案,我都將它的脈絡熟記於心。

老乞丐說今天背會這本書,我這條命才能保住,也有可能是被逼上絕路激發了潛能,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我將整本書都記憶下來,老乞丐還特意考了考我,在確認我確實已經熟記於心之後,他欣慰的點了點頭。

我不由長出口惡氣,卻不想老乞丐依舊愁容滿面,他唉聲嘆氣的說:「你外公的屍體不見了,村子裏要出大事嘍。」

果不出其然,第二天天還沒亮,村子裏都發生了怪事兒!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一章藏七釘 第二章絕戶釘 第三章大紅壽衣 第四章《賴布衣天星風水甲部》 第五章村中怪事 第六章真真假假 第七章二狗死了 第八章外公回來了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