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懸疑驚悚 > 奇門相士 > 003 上海之行

003 上海之行

夏天的愛晴

上海。是一座國家歷史文化名城,擁有深厚的近代城市文化底蘊和眾多歷史古迹。江南傳統吳越文化與西方傳入的工業文化相融合形成上海特有的海派文化,早在宋代就有了「上海」之名,1843年後上海成為對外開放的商埠並迅速發展成為遠東第一大城市。

也就是在那時,國外的各種宗教進入上海,而正一道教在上海名勢漸微。在早起上海是個魚龍混雜的大都市,城中法國人,日本人,美國人等,各據一方。伊斯蘭教,天主教在上海盛行。正一道教勢力單薄,只能隱於山林。

改革開放以後,上海和其他地方一樣,成為五宗教並存的現象,道教也得當了很好的發展。摒棄了近代一些商業化的內容,恢復了道教信仰本來的面目。同時,積極開展國際間的友好往來,發展與台灣、香港、澳門道教界的交往和聯繫。

雖然官方文字訴說的道教已經摒棄了曾經一些商業化的內容,那只是說登得上檯面的道觀,宗師等。他們一心潛修,常年久居道觀,確實弘揚了道教信仰的文化。

但也有一些,打着道教的旗號,肯蒙拐騙,以微末的本事誇大其詞,騙財騙名聲!

這不,在上海可以說小有名氣的趙氏集團的老太爺被人坑的夠嗆。差點沒把小孫女的命給搭上。

當初在洛陽,趙老頭不得不委曲求全,任憑王老的宰割。在他的小孫女痊癒以後,祖孫三口像請大爺一般恭敬的將王家祖孫倆弄到了上海。

小王浩雖然平時也居住在洛陽市裡,他的父親有車,平時最遠的距離也就是到三爺爺家。才六歲的他第一次坐飛機,着實是刺激的夠嗆。每當飛機起飛降落時他都覺得自己不是自己了,心和魂都不知飛哪去了。

不過還好,小王浩很堅強,並沒有哭,也沒有哇哇大吐。

抵達上海後,早有專車在機場外等待。一行五人坐着車直接向趙家新買的別墅小院行去。

「王老哥,晚上打算吃的什麼,我讓下邊先給你準備着。呵呵呵…」

下了飛機,回到了上海,小孫女的病也全好了。趙老心裏踏實很多,畢竟和王老這麼多年的交情了。錢對他來說現在都是身外之物,他兒子還年輕,在奮鬥個三四十年那也是沒問題的,只要家裡人健健康康,也算是他安享晚年的幸福吧。

王老沒理會找老頭,而是笑着撫摸這着正好奇的四處打量的小王浩的腦袋,問道「小浩啊, 你想吃點什麼呀?隨便點,這的吃的,沒有你吃不到,只有你想不到!」

「啊!對!小王浩,跟趙爺爺說,你想吃什麼。算是爺爺給你接風洗塵,大膽開口!」

趙老是多聰明個人那,知道王老疼這個孫子跟什麼是的,立馬順着他的話接了過來。

小王浩第一次坐飛機,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飛機場,第一次見過這麼多的車!心思早就不知道飄到哪去了。說道吃的,小王浩的喉嚨咕嚕咕嚕的咽唾沫。想到了洛陽城的小吃,牛肉湯,羊肉燙麵角。

有些喏喏的說道:「我,我想吃牛肉湯。」

聲音很小,又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在洛陽,他們只是普通的小資家庭,父母都是上班族,從有記憶起就是上幼兒園,放假了就在村裡的三爺爺家。能吃上一碗牛肉湯那就是美味了。

「哈哈哈,好!就給我們小浩做牛肉湯。」趙老頭看着小王浩可愛的模樣,和自己的小孫女完全是兩種性格,不由的發自內心的喜歡這小子。

隨即吩咐了司機,讓家裡準備牛肉,還有其他的一些東西。王老也沒仔細聽都是些什麼,自顧的坐在車裡閉目養神。

大約半個多小時後,車輛抵達了趙家的別墅小區。

此處依上傍水,鳥語花香,確實是個不錯的清靜之地。周圍小區錯落有致,獨棟獨院綠化非常之好。而趙家的位置,更是獨一無二,建在北山的半山腰處,每日太陽初升,第一個便是灑落在他家的小院內。

只是,王老自從進入小區後,眉頭就未舒展過。無論是從行車路線,還是周圍其他小區的建築位置,心神不寧。

趙老似乎發現了王老的變化,有些擔心的問道:「王老哥,怎麼樣?你是不是發現什麼了?」

「不好說,還是先吃過東西以後在看吧。畢竟老頭子我年歲大了。一餓了就心神不寧,生怕明兒在吃不到了!呵呵呵…」

臉上雖然在笑,嘴上雖然在打趣。可心裏,卻是將此事作為頭等大事看待了。只不過,他不想讓自己多年的老友太過傷神,這事兒,絕不簡單。

來到趙老家的別墅小院,還真不是一般的奢侈!小院在半山腰二建,周圍在綠樹叢中隱藏着水泥護牆。大門朝東而開,進門是個循環水的小池塘,水塘中養着金魚,角落還有荷花。繞過魚塘,是趙家人的居所,王老臉上帶着和藹的笑意,而天眼已開,看着整個別墅三層小樓灰氣衝天。

在天空中隱隱可見灰色氣質形成的雲朵。

類似如此濃郁的死氣,只有在火葬場殯儀館才能看得到,而趙家的小院,居然已經變成了這樣。

恐怕居住在院中的人,定然身體不會好到哪去。也不知道這趙家到底得罪了什麼人以至於布下如此斷子絕孫的大陣。

心中在暗自觀察小院,王老的臉上卻笑着和從房間中走出的趙老大兒子和兒媳婦幾人打招呼。

「哈哈哈,王伯伯。好幾年不見啦,您老還是這麼老當益壯啊!」

這迎出來第一個開口說話的人是趙老的大兒子,趙學武,跟在他身邊的是他的太太和十歲大的兒子。

「是學武啊,兒子都這麼大啦,呵呵呵。不錯,不錯。」

王老領着小王浩和趙學武打招呼,看着他們一家三口,眉宇間透着灰色的氣息,雖然很淡,還不足以影響命途,但小打小鬧脾氣浮躁是在所難免的。

在看他身邊的妻子,面上的笑容有些僵硬,是在之前心中有氣所致,這兩口子應該剛剛吵過架。

「小浩,這是你大伯,和大嬸,快叫人。」

小王浩,脆聲的和二人打招呼,小樣子非常可愛。趙學武讓兒子拉着小王浩和趙瑩一起先向別墅內走去了。

趙學文的妻子,三十歲左右,身材高挑纖瘦,只是臉色有些蒼白。見到自己的女兒活蹦亂跳的,心中歡喜,只是因為激動而咳咳的咳嗽起來。在她眉宇間的灰色氣體最為濃郁。

「謝謝王伯伯對小女的救命之恩,女子來到王老的身前就要下跪。」

王老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她的胳膊,笑着說道:「我和你家老爺子是多年的老朋友了,他的好孫女有事我能袖手旁觀么。呵呵呵,既然我都來了,想答謝我就多做點好吃的就成!」

女子擦掉眼角的淚水,微笑的輕嗯了一聲,在前方引路帶着自己的老爺子和王老一同向屋內走去。

進入別墅,讓王老更加心驚。這裡簡直就和殯儀館濃郁的氣息一樣。這種地方,也就趙老頭子命硬,又是軍人出身本事三味真火旺盛,陰煞難侵,要是旁的老頭估計早就一命嗚呼了。

通過天眼,王老可以清晰的看到,在小王浩和趙瑩兩人的身體周圍,有一層別人看不到的金光保護着,房間中灰色的氣體無法入侵他們的身體,而其他人卻都在深受其害。

吃過飯後王老讓幾個孩子在院子里玩,和趙老以散步為由在小區里轉悠着。

「老趙,你最近幾年做生意有沒有得罪什麼人?」

走出小院,王老頭這才開始詢問起來。

聞言的趙老,疑惑的看了一眼,心中明了,一定是這院子讓人動了手腳。嘆息一聲說道:「你也知道,生意場如戰場。我前半輩子都在部隊里,雷厲風行,征戰沙場。從來不喜歡別人壓着我,前幾年,有個同樣做外貿生意的人,在上海做的很大,來跟我爭地盤。我靠着在上海的各層關係,使那人在上海的生意無路可走,最終破產了。」

「不過後來我才知道,那個破產的並不是那個人。而是他的一個朋友,在上海主持大局,那人聽說是個海外歸來的投資商。他的朋友因為破產而跳樓自殺了,順帶着他的妻兒也因為煤氣泄漏死在了家中。」

趙老顯得有些愧疚,哀傷。顯然,這個結果並非是他意料之中。當初他也沒想着要將此時做的這麼決。

在那之後,他的兒子趙學文從海外歸來,接收了公司。一路行來風生水起,生意也是越做越大。他也就在那件事以後告老歸田,回家哄孫女享清福了。

王老一邊聽着他的講述,一邊四處觀察着整個小區的布局。

「趙老,這次你得罪的人絕對不簡單。這個別墅,是什麼人介紹你的?」

「這是一個生意場上的老朋友介紹的,他家也住在這個小區,說地方不錯。我也找人特意來看了一下,前有水,背靠山。位置又朝陽,地方清靜。所以…」

「你被人算計了!」王老扔下一句話,山頭的位置走去。王老別看快八十的人了,身子骨卻不是一般的硬實,爬到山頂也不見他氣喘。

趙老一直追着他的腳步一起登上了山頂,此時太陽已經漸漸落山,夕陽從西北方照耀而來。在山頂有一座小涼亭,在這裡看日落還真是一種暢快的享受。

「老哥,你這話怎麼說?難道,這房子的古怪很不一般?」

王老表情嚴肅,眯着眼看着山後與山前規格坐落一致的小院。沉聲說道:

「剛剛到別墅的時候,你的兒子孫子們都在,我不便多說。現在我可以很嚴重的告訴你。如果這趟我沒來,這個家中可能除了你,在一個月之內都將死於非命。」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001 山下小院 002 驅邪 003 上海之行 004 五黃沖煞 005 無塵 006 山巔鬥法 007 結下約定 008 師門傳承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