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武俠修真 > 不死神凰 > 第一章 含冤受辱祖師堂

第一章 含冤受辱祖師堂

方烈

精彩節選

  「方烈,你身為名門正派,卻心懷色心,虐殺民女,更為掩蓋罪行,滅其滿門老幼十八口,簡直滅絕人性,喪心病狂!」

  「現在,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有何話說?」墨門祖師堂執法使,厲聲高喝道。

  說話者乃是一個中年修士,頭戴金冠,身穿赤霞錦袍,顯得華貴至極。

  此人眉宇間隱隱有一道紫氣升騰,一看就知道,顯然是那種已經苦修數百年,成金池,辟紫府,修道有成的紫府上人!

  修真有好幾個層次,開氣海,成金池,辟紫府,結元丹,然後便是風,火,雷三大劫!

  這期間,每一步都艱辛無比,度過雷劫成為雷劫真人最起碼也要數百,甚至上千年。

  而開闢紫府成就紫府上人,也動輒要一兩百年的苦修。這樣的修士,都算是宗門精英了,在門裡很有地位。

  只見這位執法使端坐於高堂之上,身前一張黑木方案,頭頂一塊匾額,上寫着『祖師堂』三個大字。

  在他左右下首,各有十八位金盔金甲的高大力士,個個都身高一丈開外,膀大腰圓,面目更是猙獰可憎,但是卻並非活物,乃是這座祖師堂特有的執法天兵。

  在大堂正中,則站着兩個年輕人,左邊一人,身穿華服,手持天蠶絲的摺扇,長得油頭粉面,一臉輕浮之色,此時正滿臉得意的看着右邊的男子。

  被他注視的乃是一位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的少年,劍眉朗目,滿臉剛毅。

  雖然他穿着一件青色道袍,已經被漿洗的發白了,甚至還有幾個補丁在上面,比身邊的華服闊少差了一個天上地下,但是他卻絲毫不以為意,反而昂首挺胸,一對劍眉倒豎朝天,怒視着高高在上的執法使,高聲吼道:「我方家自墨門祖師創派伊始,便追隨墨祖身邊,至今已經傳承數百代,從來沒有作姦犯科之事!先父母更是為宗門戰死沙場,堪稱滿門忠烈!現在你卻僅憑袁華這個奸佞小人一面之詞,便咬定我犯下滔天大罪!你,這又是何道理?」

  「滿門忠烈?我看是滿門傻蛋吧?」執法使滿臉不屑的道。

  「哈哈哈~」頓時,滿堂所有人都縱聲狂笑起來~

  原來,在十年前,為了花語森林上數十個大小密境,正魔兩道進行約佔,規定只能讓元丹真人以下弟子參與,輸者無條件退出。

  要知道,正道只有八大派,而魔門卻有十大魔宗,論起人數和實力,可謂是道消魔長。

  但是卻不料,當時正道出現了一個奇葩的存在,就是方烈的父親方鋼。他乃是墨門精英弟子里的領袖人物,為人極度耿直,剛正不阿!

  在這麼慘烈的戰爭里,他竟然輕信了好友,道門東崑崙劍神門下天劍子的話,甘心當了急先鋒,帶領數百墨門精銳,沖入十大魔門的大軍之中。

  結果他們就被十倍以上的魔門精英包圍,苦戰十天十夜,直到全部戰死也沒有等來所謂的援軍!

  不過,墨門不愧是天下第一守御強宗,數百弟子愣是拖了這麼久才全軍覆沒,魔族精銳在漫長的激戰里,不僅傷亡慘重,而且身心俱疲。

  於是乎,就在他們剛剛全殲墨門之後,就被養精蓄銳許久的正道大軍擊潰,領頭的就是天劍子。

  明明佔據劣勢,卻大獲全勝,天劍子頓時聲名大振,連帶整個道門也隱隱成為正道魁首。

  至於墨門,雖然犧牲最多,可是卻沒有贏得讚譽,甚至暗地裡,大家都以『傻缺』稱之!

  而十大魔門也將此戰視為奇恥大辱,並將墨門當做罪魁禍首,可謂是恨之入骨,紛紛發下狠話,只要見了墨門弟子,一概殺無赦!

  於是乎,墨門弟子從此以後就過上了里外不是人的悲催生活,就連出門都小心翼翼,甚至都不敢見人!

  而且,大戰之後,墨門弟子精英盡喪,其中大半都是八百世家裡的優秀子弟,那些弟子的父母家人,自然而然的就把所有怒火都集中到了方鋼身上,這傢伙幸虧戰死了,不然回來就得被犧牲弟子的家屬活活咬死!

  可是他一死不要緊,卻是讓兒子方烈背了黑鍋,同是八百世家的弟子,可他過的比普通弟子都不如,而且經常被人羞辱。

  現在方烈更是直接送上了公堂,弄不好連命都保不住。

  但是,方烈卻依舊繼承了父親剛烈的性子,面對滿堂嘲諷,不僅沒有畏縮,反而怒吼道:「總有一天,我會讓東崑崙和天劍子都後悔的!」

  「嘿嘿,好大的口氣?人家東崑崙上下來一隻螞蟻,都被比你強,天劍子更是劍神嫡傳,未來的掌教人選,你和人家比,連渣渣都不是,還想讓人家後悔?真是可笑至極!」李峰冷笑道:「好啦,廢話少說,現在你是有罪之身,看在你那傻缺父親的份上,只要你肯認下罪狀,我可以饒你不死,不然的話,定叫你知道祖師堂大刑的厲害!」

  「可笑,方烈行事堂堂正正,何來罪過,就憑袁華一人之言,你們休想冤枉我!」方烈毫不猶豫的大罵道。

  「呵呵~」執法使李峰聞言,立刻不屑的冷笑一聲,道:「人家袁華乃是內門弟子,出身墨門八百世家之一的袁家,拜在金池上人門下修習,無論出身地位,都遠在你這個破落戶之上。你覺得,我是應該相信你這個小小的外門弟子?還是該相信內門的精英呢?」

  「哈哈,這還用問嗎?當然應該相信內門的精英弟子才是!」

  「就是,一個泥腿子一樣的屁玩意,還想和咱們平起平坐?簡直就是自不量力?」

  「區區一個螻蟻而已,竟然如此囂張?你應該明白,在我們內門弟子面前,你就是一個渣,我們說你作姦犯科,你就作姦犯科!還不老老實實認罪?」

  站在外圍的十幾個華服少年,一起不屑的嘲諷道。

  祖師堂乃是墨門審案的地方,也是上古時期大能所留的神奇所在,它的空間無限大,上面是日月星辰,下面是堅實的黑色石板,無論進來多少人都可以,一點都不覺得擁擠。

  按照墨門門規,祖師堂審案要光明正大,任何人都可以隨意旁觀,所以這次罕見的姦殺大案一出,就立刻吸引了數百低級弟子,除了前方十幾位和袁華一樣出身的內門精英之外,還有數百身穿布衣的普通外面弟子。

  他們並不敢在神聖的祖師堂隨意笑罵,但是臉上卻都帶着同情,憤怒,甚至是無奈的神色。

  偶爾也有大膽的人暗地裡悄悄議論道:「方烈我知道,大好人一個,內門的精英弟子倚仗勢力欺負我們的時候,就只有他敢為我們出頭!為此,他沒少被打,但是卻從不屈服,是個真漢子!」

  「他還收養了幾十個棄嬰,現在他祖傳的靈山都快成孤兒院!據說,為了養活這些孩子,他甚至連自己的法器都賣掉了!」

  「就是,這樣的好人,怎麼可能跑去凡間,干下姦殺的事情?更別說滅人滿門了?倒是那個袁華,經常敲詐我們的靈石,還調戲漂亮女弟子,聽說有兩女弟子就是被他糟蹋後,自盡身亡的。可惜事情卻被他背後的袁家給壓了下來,要說這件事情是他乾的,我絕不會懷疑,但是方烈?簡直就是扯淡啊?」

  「嘿嘿,你們這就不知道了吧?我聽說,前一陣,袁家看上了方烈祖傳的靈山洞府,想要低價買下來,但是方烈死活不賣,說是怕沒地方安置那些收養的弟弟妹妹。為此大大的罪了袁家,然後就出了這件事!」

  「靠,要是這樣的話,分明就是袁華故意陷害啊?如此明白的事情,執法使怎麼會一點不明白?」

  「哼,你懂什麼,今日審理此案的執法使姓李,叫李峰,也是出身墨門八百世家,和袁家是姻親!」

  「該死,那豈不是說方烈死定了?」

  「如果他低頭,袁家也不會太過分,至少會給他條活路,畢竟方家也是八百世家之一,而且父母都是宗門烈士,雖然現在沒落了,但是總不好趕盡殺絕。但是可惜,方烈此人剛烈耿直,恐怕寧死都不會低頭的!」

  「唉,好人不長命啊~」無數人低頭嘆息。

  可惜他們只敢私下低聲談論,一點影響不到上面。執法使李峰實力高絕,明明聽見了,卻完全視作耳旁風,直接冷笑道:「方烈,聽見你那些內門師兄的話沒?他們顯然都相信你啊?我再說最後一遍,看在你那死鬼老爹的份上,我也不想太過分,只要你認下此罪,我就放你一條生路,把你逐出師門也就罷了。可是如果你不識抬舉,嘿嘿,祖師堂三不服的酷刑,你是知道的,如何?」

  所謂三不服的酷刑,是指墨門的一種特殊門規,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案犯依舊不認罪,不服氣,那就可以用三種殘酷的刑罰懲治,直到他服氣為止!

  「我又沒有作姦犯科,憑什麼讓我認罪?倒是你,是非不分,顛倒黑白,才真的應該在祖師堂認罪伏法!」方烈怒聲道。

  「好小子,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啦!」執法使冷笑道。

  「來啊,我倒要看看,三不服的酷刑,能不能讓姓方的這身鋼筋鐵骨服氣!」方烈大吼道。

  「有種!」執法使直接怒吼道:「來人,罪犯死不認罪,給我打!」

  「是~」四位金甲執法天兵馬上答應一聲,然後瞬間閃到方烈身邊,其中兩個按住方烈的肩膀,另外兩個則伸手一抓,憑空抓出兩根黑紅相間的水火大棍!

  這水火大棍可不是普通的凡間之物,而是祖師堂特有的法器,上面神光盈盈,煞氣沖霄,不管多高的修為,都可以打得皮開肉綻。

  左邊那位執法天兵大聲道,「門規第一條,不得欺師滅祖!」

  隨着話音落下,他手中的水火大棍也很恨擊出,精準的打在方烈的後背上。

  只聽啪得一聲脆響,大棍落處,破舊的道袍當場碎裂,露出裏面一道血印,猩紅的鮮血隨即滲出,沿着脊背滾滾而流!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一章 含冤受辱祖師堂 第二章 大刑三不服 第三章 輪迴火道 第四章神凰涅槃經 第五章痛不欲生 第六章涅槃重生 第七章不服就打 第八章哀嚎一片 第九章審案開始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