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軍事歷史 > 我的老婆是皇帝 > 第9章 挖煤煉鐵

第9章 挖煤煉鐵

大辣椒


姬箐箐低頭看了一眼他腳上的爛泥,身上也髒兮兮的,散發著惡臭的味道。
以及他說出的話。
「你去了城外?」
姬箐箐有些詫異道,以為他拿到了賞錢,出去吃喝玩樂了。
沒想到他竟然會去城外。
「你也知道城外是什麼樣子是嗎?」
姜平反問道。
女帝不昏,只是沒能力,她對北晉國的現狀很清楚,也很想改變,可是想破腦袋也找不到出路。
北晉國實在太窮了。
「告訴朕,你打算怎麼做?」
姬箐箐問道,這關乎着北晉國千萬人,絕對不可兒戲。
她至少要先了解一下,然後才能決定支不支持他。
只要可行。
別說是工部和戶部了,把六部都交到他手裡都行。
姬箐箐現在只相信他。
姜平沉思了一會,忽而笑道:「明天再告訴你,我先去洗澡。」
姬箐箐恨得牙痒痒,恨不得一揮手。
砍了!
「陛下,今天還學規矩嗎?」
姜平忽然又調轉身來問道。
「規矩自然要學,否則,那些朝中大學士,九卿還不得說你不懂禮法……」姬箐箐越說越感覺不對。
他說的規矩……是指哪一條?
姬箐箐一轉頭,就迎上了他那雙如月勾的眼睛,散發出來的光芒卻如同太陽般炙熱。
「朕乏了,規矩改日再教!」
姬箐箐臉色羞紅,模樣十分的可愛。
姜平大笑着去洗澡,再回來之時,姬箐箐已經走了。
「走這麼快,怕我把你吃了嗎?」
姜平有些失望,明明有老婆,還是要一個人睡,姬箐箐那美妙的身姿,就算什麼都不做。
抱着也很爽啊!
翌日!
姜平依舊沒來早朝,韓先立也依舊在家養病,談論的也是一些有頭沒尾的事。
唯一的大事,就是項翦東征。
東門外。
三千大軍開拔去往河東走廊,老晉人大聲叫好,殺光那些匪徒。
韓元武緊緊握住了拳頭,這些可都是他左營的精銳,女帝親自送行,他連一個老弱病殘都不敢拿出來。
就這麼被項翦帶走了。
平匪哪裡需要三千兵馬,這是拉出去遛一遛,再一回來,這三千兵馬和韓元武就徹底沒關係了。
「給我等着!」
韓元武見女帝走後,才敢抱怨了一句,帶着一身怒氣下了城樓。
「兩位愛卿留步,請隨朕來。」
姬箐箐掀開車簾,叫住了工部和戶部尚書,讓他們跟在後面。
一同進了宮,來到了養心殿。
剛進正殿,就看到姜平趴在桌子上,拿着一支筆,正仔細的寫畫著什麼。
「你們都退下,沒有朕的允許,任何不得靠近五十步。」
姬箐箐揮手道,讓趙公公侍從都出去了。
「諾!」
趙公公等人一走,門帘也放了下來,室內暗了不少。
「陛下,帝君!」
工部尚書何建,戶部尚書李承志,對姬箐箐和姜平分別行禮後。
「敢問陛下招臣來此,所謂何事?」
何健首先問道。
李承志也有同樣的疑問。
這架勢明顯就是商談國家機密了,避開了早朝,還避開了三公九卿,專門找他們兩個。
他們由不得不多想。
「平君有話和你們說。」
姬箐箐比他們還想知道,到底是為什麼事。
姜平葫蘆里的葯賣了一晚上了。
「請問帝君有何事吩咐?」
何健轉身問道,說話就沒有對姬箐箐那麼客氣了。
要不是女帝在這裡,他們或許腰都懶得彎。
除了帝君這個身份,姜平在他們眼裡,那就是一無是處。
但人家就是帝君,還偏偏得女帝寵愛。
沒辦法。
「兩位大人,請移步過來,陛下也可一旁觀看。」
姜平拱手道,把他們都請到了桌子旁邊。
首先拿出第一份輿圖,擺在了他們面前。
「本君想開一條渠,引水灌溉,北晉國便能得良田萬頃,不用再愁沒有糧食吃。」
何健和李承志紛紛轉頭,看向了女帝。
「兩位大人可直言,今日說出任何話都無罪,只要不傳出去。」
姬箐箐揮手道。
「諾!」
兩位大人對女帝拱手,便各自發表意見。
「請問帝君想在哪裡開渠?」
何健問道。
「本君請你們來,就是想問你們,兩位大人覺得哪裡開渠合適?」
姜平反過來問他們。
何健皺了皺眉,這完全是想一出是一出,連哪裡開渠都不知道,就想着開渠。
胡鬧這不是么。
當然,這些話他不敢說出來。
「不瞞帝君,臣也想過開渠。」
何建拿起筆,在輿圖上畫了一條線,從河東源頭,一直延伸都帝城東西部。
覆蓋了北晉國所有平原,若成功,必得良田萬頃。
北晉國再不愁米吃。
「何大人妙啊,既有開渠之意,為什麼不稟報陛下呢?」
姜平好奇的問道。
何建眼中越發不耐煩,但還是回答了這個問題。
「若想開此渠,至少要耗費北晉國現在四成國力,需要十年才能成功,臣擔心國力受損,故不敢稟報陛下。」
何健這另外一層的意思就是,傻子都知道開渠,但是開渠要錢要人要時間。
北晉國人有,時間有,但是最緊要的錢卻沒有。
帝君果然還是太年輕。
「那沒有更好的辦法嗎?」
姜平繼續問道。
何建搖頭,「沒有。」
「當真?」
「臣實在沒有。」
何健提高了語氣,以此表達自己的不滿。
「除非天上掉下一條渠道來,不然難啊。」
戶部尚書李成志搖頭嘆息道。
啪!
姜平一拍桌子,「李大人這個注意好,既然開不了渠,那乾脆讓天上掉下來一條好了。」
何健和李承志茫然,帝君……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這只是感慨。
天上怎麼會掉下一條渠道來。
姬箐箐都恨不得一揮手袖子,拉出去砍了,簡直有失帝顏!
應該早問清楚的。
接着。
姜平拿起筆,在輿圖上畫了三條短線。
交給他們去看。
「這是天山?」
何健好奇,這三條短線有什麼用?
難道這就會讓天上掉下來一道渠來?
「我想請問兩位大人,河東的水你們知道是怎麼來的嗎?」
姜平沒解釋這三條線的用意,反而又問出一個問題。
「自然是從源頭而來。」
何健回道。
李承志點頭。
「那源頭的水又是哪裡來的?
為什麼河東的水夏漲冬落呢?」
姜平繼續問道。
「這……臣不知,還請帝君明示。」
何健拱手道,這問題誰知道啊,乾脆讓他自己去說。
這就是這個時代工業落後的原因,他們道理一大堆,實踐行動卻少有。
要知道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姜平雖然沒去源頭看,但是從地圖上就可以判斷出來,因為沒有第二種可能了。
「天山的冰雪融化而成,故而河東之水夏漲冬落。」
何健和李承志都表示懷疑。
但拿不出證據來。
姜平也很難跟他們解釋清楚,除非帶着他們親眼去源頭看看,總之他說的是對的。
因為他是帝君,而他們兩人是臣。
重新指回源頭三條線。
「所以只要這天然屏障上,打開三個足夠的缺口,水流就會自己流入北晉,耗時只需要一個月。」
姜平又拿起筆,在三條短線延伸處畫一個圈。
「天山引水,水流肯定不會太大,半路還有損耗,所以需要在這裡建立一個水庫,把水儲存起來,灌溉周邊。」
這就是姜平的注意,也是目前唯一的解決辦法。
灌溉全國就暫時別想了。
能讓水庫邊上變成農田,就足以北晉國百分之八十人民吃飽,減少很大一部分壓力。
最主要是快!
何健盯着輿圖看了半天,這個方案連他都挑不出任何毛病來,前提是天山真的會有水流下來。
不能保證這個,一切都是空談。
「本君拿項上人頭擔保,要沒有水下來,我割首!」
姜平為打消他們的疑慮,他也是拼了。
「平君,這不是兒戲!」
姬箐箐提醒道,也給他一個後悔的機會。
「我可以立下軍令狀!」
姜平絲毫不擔心,他相信自己腦子裡,超越他們這個時代幾千年的知識。
如此,便沒有迴旋餘地了。
「准!」
姬箐箐咬牙道。
正好。
真要是沒有水流下來,就借這機會砍了你!
沒有捨不得!
再說,耗費的人力物力極小,對國力沒有絲毫的影響。
何健和李承志一句話都不敢說,只能裝着沒聽過這些話,不然到時候沒水流下來。
還真把帝君砍了啊?
估計,他們的人頭先落地。
人家是帝君!
開渠的事就這麼定了。
姜平拿出厚厚一疊圖紙,上面畫滿了植物和水果,還標註了特點,不分緣由的交給了戶部尚書李承志,讓他負責尋找這些東西。
李承志拿在手裡一看,很多他都認識,行軍的時候吃過,特別難吃,都是野菜野果。
個頭非常小,很難果腹。
不知道帝君要這些幹嘛?
難度也不大。
李承志接受安排。
接下來,談的就是重中之重,可保北晉國三五年內強盛起來。
礦物,永遠是國家的一級儲備。
工業,則是一個國家的基礎。
姜平現在要做的就一件事。
「挖煤煉鐵!」
然後就是煉鐵成鋼,這個世界有鍊鋼的技術,但是非常落後,效率極其慢。
姜平卻有法子,短時間內批量生產,直接裝備全軍。
所以這歸於軍事機密了,不在這裡談。
就只談挖煤鍊鋼。
帝君又瘋了!
兩位大人和女帝腦子裡冒出了同樣的想法,天山引水已經很難讓人相信了。
他竟然還想挖煤。
「帝君,具臣所知,因為煤而中毒可不在少數。」
何健提醒道。
誰都知道煤礦可以燒,但是沒人敢挖,因為只要打開煤礦,就會有毒氣出來。
把人給毒死。
這是被詛咒的石頭。
強行讓百姓挖煤,那就是草菅人命,而且燃燒的時候,也出現過讓人昏迷甚至死亡的情況。
所以沒人敢挖。
「如果我有辦法,讓挖煤的人不中毒呢?
而且只要用我辦法燒煤,同樣也不會有事。」
姜平笑着說道。
「這根本不可能!」
何健擺手道,這比天山上有水流下來還難讓人相信,至少天山上確實有冰雪。
煤礦有毒,這已經是常識了。
「李大人,你說是不是?」
何健還想把李承志拉上。
然而。
李承志似乎有些游神,半會才張口。
「臣聽民間商人說,有諸侯國已經在挖煤了,並且不會中毒,只是挖煤的地方有重兵守衛,尋常人不得靠近,不知真假。」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微信閱讀

章節X

第1章 放肆,放開朕 第2章 女帝現在很受傷 第3章 是老子寫的 第4章 她不會想殺我吧 第5章 卸磨殺驢 第6章 遇見知己了 第7章 按照規矩來 第8章 大胃口 第9章 挖煤煉鐵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