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軍事歷史 > 我的老婆是皇帝 > 第7章 按照規矩來

第7章 按照規矩來

大辣椒


姬箐箐趴在姜平的懷裡,沒太聽懂他的意思,問道:「來什麼?」
「你跑到後宮來,不是為了臨幸我……臣嗎?」
姜平抱着她頭,突然不想撒手了。
有這麼一個漂亮的老婆,何苦一個人度過漫漫長夜。
姬箐箐臉色緋紅,強行解釋道:「朕不是這個意思,朕是來教你規矩的。」
「那為什麼白天不教,非得夜深人靜的時候了教?」
姜平笑問,雙手有些不安分的在她背後遊走。
姬箐箐似乎很是敏感,這麼小的動作,她呼出來的氣息就有些炙熱了,但還是咬着牙不肯承認。
「那還不是你走了,朕沒有機會教你嗎?
朕是批改完奏摺,才抽出時間來的。」
「你為什麼不降旨,找宮裡的人來教呢?
一定得親力親為?」
姜平看她能嘴硬到什麼時候。
「朕不放心他們,更不放心你。」
姬箐箐眼珠子亂轉,幾乎要難以自圓其說了。
不知不覺間,姬箐箐頭上的鳳冠,身上的金鳳紅袍,通通的消失不見。
驚呼之中。
姜平翻身把她壓在了身下。
「這不符合規矩。」
姬箐箐着急道。
怎麼那麼多規矩。
姜平不急,就不信都這樣了,她還跑得掉。
就讓她先說說規矩。
「按照規矩,你不能壓在我身上,只能我壓在你身上,比如這個時候。」
姬箐箐細聲說道。
就連脖子都紅了。
這樣的規矩……男人應該都會喜歡。
姜平順勢躺下,「那我們就按照規矩來。」
「朕不想和你胡來。」
「你既然要我學規矩,又不做規矩讓我看,我怎麼能學會規矩。」
「你這是狡辯。」
「那就按照我的規矩來。」
姜平翻身再度把她壓在身下,姬箐箐連忙雙手抵住了他,「還是按規矩來吧。」
偶爾胡來可以,規矩還是得立。
姬箐箐更像是在賭氣,試圖用宮裡的規矩,去降服一匹桀驁不馴的野馬。
甚至還想讓這野馬此後變得溫順懂規矩。
很快她就發現自己錯了。
學以致用並不是那麼簡單,方法就找了半天,成功路上更是艱辛,很快她就體力不支了。
姜平看她這麼咬牙堅持,微微有些心疼,抱着她坐了起來。
「陛下,請讓臣為你效力。」
姬箐箐輕輕點頭,默許了。
月色悄然浮了上來,照着月華宮,良久,一聲極其短促的吸氣聲後,一切歸於平靜。
姬箐箐柔軟的躺在姜平懷裡,問道:「平君還為朕生氣否?」
「我又不是那種小心眼男人,我就沒有生過氣好嗎?」
姜平十分理解她,她只是安全感太不足了。
這沒事,自己會讓她漸漸感受到滿滿的安全感。
除了全天下權利最大的女人。
還要讓她做最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不為別的。
她實在太讓姜平喜愛了,甘願石榴裙下死。
姬箐箐躺了一會,忽然要起身穿衣。
「怎麼了?」
姜平問道,她不是把奏摺都批完了來的么,那她的工作已經完成了。
難道還要加班?
「朕要回寢宮。」
姬箐箐說道,還有些無力。
姜平直接把她拉下來,抱在懷裡,「睡我這裡一樣的。」
「不行。」
姬箐箐掙扎着想要起來,她是靜悄悄來的,自然要靜悄悄的走。
不然天一亮。
意義就不同了。
「趙公公!」
姜平高呼了一聲。
姬箐箐捂他的嘴都沒來得及。
「陛下今晚睡月華宮了,你們自行安排吧。」
姜平高聲道。
夫妻同房是正理。
分居才不正常。
「諾!」
趙公公回了一聲,外面就徹底沒動靜了。
姬箐箐再次見識到了他的膽大妄為,這和假傳聖旨有什麼區別,甚至更過份。
都安排起朕了。
「平君,你明日會去早朝嗎?」
姬箐箐問道,雖然沒有道歉,但是她有了悔意。
內閣大學士的職位,肯定不會撤了他的。
呼!
旁邊傳來了姜平平穩的呼吸聲。
死豬!
睡這麼快。
哈欠!
姬箐箐也困意來襲,假傳聖旨都傳出去了,她再回寢宮也沒有意義,就睡在這裡了。
對於姬箐箐來說,這還是第一次和另一個人一起睡覺,還是一個男人。
這男人還是她的夫君。
格外香甜!
翌日!
姬箐箐還是要先回養心殿,換了一身衣服後,再去早朝,看到旁邊空曠的鳳椅。
她眉目間有一絲幽怨。
不止姜平沒來早朝,韓先立也託病沒有來早朝,昨天他去拜訪陳近墨,吃了一個閉門羹。
當天下午帝城中就傳出流言,說他擁兵自重,欲圖謀反。
昨日晚上韓府早早就閉了門。
這說明韓先立還是怕皇權的,項翦東征就無需擔心了。
雖說今日朝堂上沒有姜平和韓先立,但依舊熱鬧非常,老夫子陳近墨實力一噴百。
罵的百官個個面紅耳赤,羞愧難當。
散了早朝。
姬箐箐剛回到養心殿,就叫去人招姜平入宮。
「就說朕有要事商議。」
還專門找了一個借口。
過了沒多久。
「陛下,帝君不在月華宮,具宮女說,帝君大早就出宮了。」
趙公公回稟道。
「出宮?
!」
姬箐箐詫異,「他沒朕的手諭,是如何出宮的?」
後宮的人一般情況下,只能待在後宮裡。
想要出宮,必須得女帝降旨才行。
難不成,他偽造聖旨了?
「回稟陛下,帝君是以內閣大學士的身份出宮的。」
趙公公不把所有的事搞清楚,也不敢回來稟報女帝。
這傢伙,簡直是一個人精。
內閣大學士的身份,竟然成了他出宮的通行證。
「派人盯着月華宮,平君回來,立即向朕稟報。」
姬箐箐紛紛道,待會要好好問清楚。
出宮幹嘛的?
不會去喝花酒了吧。
他應該不至於有這個膽子。
「帝……公子,我們這樣溜出宮真的好嗎?」
紅袖很是擔心,這要是被女帝發現了,還不得鳳顏大怒。
女帝好不容才來月華宮過一次夜,日子眼看就要好起來,帝君怎麼就不知道把握機會。
非得作死!
「沒事。」
姜平絲毫不在意,他這不算溜出來,因為他敢打賭,姬箐箐第一時間就會知道。
既然她知道,怎麼能叫偷偷溜出來。
這是光明正大走出來。
帝城的街道和姜平想像中對比起來,存在一定的差距,太落後了,沒幾條平展的路,沒幾家大點的商鋪。
從皇宮出來,就像是從繁華行政區域來到了農村。
落差太明顯了。
姬箐箐不會還奢華無度吧。
「紅袖,北晉國做什麼生意的人最多?」
姜平這個身軀的記憶也是兩年沒出過宮了。
對外面不太了解,只能問紅袖。
「鐵礦和鹽。」
紅袖不暇思索的回道,其實她才奇怪帝君會問出這樣的問題。
北晉國三歲小孩都應該知道。
「這兩類都是暴利啊,怎麼還會這麼窮?」
姜平就更不理解了,古代應該最缺就是鐵礦和鹽吧。
前者打仗每時每刻都在消耗,後者關乎到萬民飲食。
兩者都是戰略儲備。
「有才華的人和能打仗的人才能賺錢,我家就是做鐵礦的,我爹因為養不起我們,才把我賣到宮裡。」
紅袖有些自卑的說道。
姜平真沒想到,紅袖家裡竟然還有礦,要在是現代社會,那她肯定是一個小富婆。
然而在這裡,竟然都養不活人,還因此被賣到宮裡去。
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姜平了解了一番,紅袖父親和兄長每日採礦,能得原礦一千多斤,再換給礦商,只能得一升到三升米。
極少能吃到一頓乾的,大部分時間都是餓着肚子幹活,不然連米粥都喝不到。
具她所說,還有更苦的百姓,一天半升米都掙不到,只能去給大戶人家幹活。
換來一碗米湯,勉強活下去。
「你家住在哪裡?」
姜平問道。
「就在城外。」
紅袖回道,要不是她家距皇宮進,她也沒機會被宮裡挑上。
雖然沒有了人生自由,但是可保每天吃飽飯。
「帶我去看看。」
姜平要親眼看看北晉國的百姓。
「啊?」
紅袖一陣詫異,「公子,我家住的地方又臟又臭,公子還是不要去為好。」
「帶路!」
姜平幾乎是用命令的語氣說道。
紅袖縮了縮脖子,不敢多言,只管在前面帶路。
出了西門。
姜平一眼看去,全是被擋在城門外的乞丐,個個餓的只剩下一張皮,雙眼絲毫精神都沒有。
不一會兒,就來到了一片居住地。
姜平還以為自己進入了原始社會,石頭累積的房子,遠遠看去就像一座座的墳包。
小孩光着身子蹲在外面,大人個個黢黑,蔽體的衣服如同破布,人們幾乎和原礦一個色。
看到姜平這麼一個長的白凈,穿着華麗衣裳的人走來,他們就像是被暫停了一樣。
獃獃的看着他。
姜平亦是凝視着他們,有幾戶正在煮飯,釜中只見湯不見米,再添上幾把苦澀的野菜。
這是北晉人民?
這就是北晉人民!
這就是特么的北晉人民!
姜平心中一股怒火正在燃燒,北晉人苦成這樣,堆積成山的奏摺里,竟然一個字都沒提。
他們是無能為力,還是刻意迴避?
姜平都替他們感到羞愧,看到一名幾乎長成人的女子還沒衣服穿,他急忙把自己的衣服脫了下來。
給她披上。
抬起頭來,他衣裳就這麼一件,可沒衣穿的人有無數!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第1章 放肆,放開朕 第2章 女帝現在很受傷 第3章 是老子寫的 第4章 她不會想殺我吧 第5章 卸磨殺驢 第6章 遇見知己了 第7章 按照規矩來 第8章 大胃口 第9章 挖煤煉鐵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