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盡在艾小說網_艾小說為您推薦免費全本小說導航_最新小說排行榜推薦!

小說首頁 手機閱讀 掃描二維碼手機上閱讀

首頁 > 武俠修真 > 逆轉西遊 > 0007,玉兔和素娥(上)

0007,玉兔和素娥(上)

悟空

相傳,天外天有一聖境,乃三界靈氣之源,名為靈山。靈山之巔有座寺院,名為大雷音寺。此地乃佛門聖地,是三界最佳修鍊之所。

大雷音寺,大雄寶殿。

如來佛祖坐在蓮花台上,閉目凝神一籌莫展。

他有心將大乘佛法傳與世人,奈何卻一直沒有尋到合適的講經人。

天地初始即分佛道,若是佛法不能普度眾生,那今後豈不是道法的天下。

想到此處,如來佛豁然睜眼,命左右護法去請燃燈古佛和觀音菩薩。二人轉瞬即到,聽聞如來佛祖在為此事擔憂。觀音菩薩提議,從諸佛之中選出五人,自西向東為佛門宣揚大乘佛法。

燃燈古佛進言,此行需徒步向東十萬八千里,傳經人止步之處當在東土大唐。

如來佛祖聞言微微點頭,而後命燃燈古佛和觀音菩薩全權負責此事。

…………

東勝神州花果山,此地乃斗戰勝佛的道場。山頂建有一座寺院,名勝佛院。院中有殿七十二座,主殿名勝佛殿。

院內人山人海,每日來此進香之人不計其數。

有人求升官發財,有人求風調雨順,有人求早生貴子,有人求金榜題名。

正殿主位,悟空托着腮幫,享受着美味貢品,聆聽着香客們的祈願。

「求風調雨順?那是四海龍王的事兒,不歸我管。」

「求金榜題名?那是文曲星的事兒,也不歸我管。」

「求早生貴子?那是送子娘娘的事兒,我管不着。」

「求升官發財?這種事你該去找**,找我作甚。」

半天的功夫,悟空已經看完了所有人的祈願。沒一個是他能幫上忙的,急的他抓耳撓腮是坐立不安。

看到一道七彩祥雲落入院中,悟空眨眼便從主殿飛了出來。

看清來人之後,悟空拱手笑道:「觀音姐姐,不知是什麼風把您刮我這兒來了?」

觀音菩薩眉頭微皺,冷聲道:「悟空,休得無禮,今日我來是要給你一個美差。」

當下,觀音菩薩便把派人去東土大唐宣揚大乘佛法之事講了一遍。

聽完此事悟空哈哈大笑,而觀音菩薩接下來的話卻讓悟空突然變得嚴肅起來。

觀音菩薩說:「佛祖說了,誰去東土大唐傳誦大乘佛法,他就滿足誰一個願望,什麼願望都行。」

悟空說:「此話當真?」

觀音菩薩說:「千真萬確!」

悟空說:「那好,這趟活兒俺老孫接了,但不知這東土大唐距靈山有多遠?」

菩薩說:「不多不少,剛好十萬八千里。」

悟空聞言一愣,喃喃自語道:「如此說來,俺老孫一個筋斗雲豈不就完活了。」

菩薩說:「沒錯,不過想要完成這個任務,有兩個前提條件。第一,必須徒步走完這十萬八千里。第二,所到之處必須由當地國王在通關文牒之上加蓋印章。」

悟空思索片刻,仍是答應了觀音菩薩。菩薩告訴悟空,這事兒需要五個人才能完成,有一人已經內定,還有三個名額任由悟空自選。

讓悟空選,他當然會選跟自己關係好的。有這等好事,自然不能便宜了外人,好處還是要留給自己兄弟的。

…………

三天後,大雷音寺。

五人一字排開,站在大雄寶殿之上。由左至右,孫悟空,豬悟能,沙悟凈,小白龍,金蟬子。

如來佛祖高坐蓮花台上,殿內兩旁坐滿神佛。如來佛祖對五人十分滿意,許諾等他們傳經歸來,均會晉陞品階。

悟空心直口快,希望在走之前先把願望說了。等他日傳經歸來,也好讓佛祖兌現承諾。

要說聰明,三界之內無人能及悟空。空口白話說再多也沒用,還是現在就把話說明了比較穩妥。

兩旁神佛對此嗤之以鼻,如來佛並不生氣,而是讓他五人儘管開口。只要他五人傳經歸來,所許願望必將一一實現。

第一個說出願望的人是金蟬子,他希望每天都有很多很多人聽他講經。

第二個說出願望的人是小白龍,他希望事成之後能夠擁有爆棚的名氣。

第三個說出願望的人是沙悟凈,他希望傳經歸來能夠擁有自己的地盤。

第四個說出願望的人是豬悟能,他希望可以多娶幾個美若天仙的娘子。

第五個說出願望的人是孫悟空,他希望尋一處山清水秀之地自由生活。

聽完五人的願望,如來佛笑着點了點頭。他可以滿足五人的願望,不過他也要提醒五人。

從他五人離開靈山大雷音寺的那一刻起,一直到他們抵達東土大唐。這一路上會有八十一難等着他們,八十一難乃大乘佛法之奧秘所在,取自九九歸一之數。

東行之路十萬八千里,途中會有不少妖魔鬼怪。每一難都是一劫,劫後重生可謂鳳凰涅磐。

兩個條件他們都已清楚,但是東行之路何其兇險,只有親身經歷之後方有體會。

在五人離開大殿之前,佛祖再次提醒他們。

自盤古開天闢地以來,三界之中佛道之間便屬對立。雖然這些年佛道並無交集,實則佛道兩家一直在暗中較勁。今日他們前往東土大唐,一定會引起由道門掌控的天庭的注意。

天庭會對他們使用什麼招數,連佛祖也算不出來。所以他讓五人好自為之,若是遇到了什麼邁不過去的坎,大可放棄抵抗束手就擒。想必道門一定不會對佛門痛下殺手,倒那時佛祖便會出面救出他們。

走出大雄寶殿,五人一起來到偏殿。

小白龍在跟金蟬子竊竊私語,豬悟能跟沙悟凈交頭接耳,唯有悟空坐那兒發獃。

他來到這個世界有一個禮拜了,到這會兒才明白過來,他穿越了。

可他就想不明白了,難道是因為自己叫孫悟空么?還是因為他一周前去花果山旅遊了?從小到大孫悟空的偶像只有齊天大聖,曾經有無數人嘲笑他是痴心妄想。但是他一直堅信,這個世上真的有齊天大聖。

他們不信,但是他深信不疑。若非如此,他怎麼會捨得花了半個月的工資,坐高鐵去花果山水簾洞旅遊呢。可他不過是想親身體驗一下那把偶像曾經坐過的石椅,卻稀里糊塗出現在了滿是香客的勝佛殿。

無數人都記得唐僧師徒西天取經的故事,卻沒有人知道,其實當初他們走的是一個來回。故事不是從東土大唐開始,而是從靈山大雷音寺。

悟空還在發獃,一個慈眉善目的老和尚坐在他的對面。老和尚先是喊了幾聲,見悟空沒有反應,然後伸出筷子敲了敲悟空面前的碗。

「叮叮叮!」

悟空被敲擊聲驚醒,回過神來看向對面的老和尚,恭聲道:「燃燈古佛,您好!」

燃燈古佛一愣,隨即笑着沖悟空點了點頭。提醒他趕緊吃飯,吃完飯陪他去下兩盤棋。

…………

大雷音寺門外,二人擺好棋盤。

燃燈古佛先手,當頭炮。

悟空後手,把馬跳。

燃燈古佛:「悟空,你可知佛祖為何會選你們五人遠赴東土大唐?」

悟空搖了搖頭,燃燈古佛並未抬頭,卻似乎知曉悟空搖頭。

出車之後,燃燈古佛繼續說道:「天地初始分佛道,佛道之本在陰陽,陰陽奧秘在五行。三界之內無人不在此列,卻有一人除外。」

撐起士,悟空問道:「您說的這個人不會是我吧?」

燃燈古佛笑道:「聰明!」

燃燈古佛乃萬佛之祖,知曉三界中很多絕密,然天機不可泄露,但是他可以提醒悟空。畢竟在整個佛界,能夠跟他棋風對手的只有悟空一人。

一邊下棋,燃燈古佛一邊說:「聽我一句勸,不要指望佛祖能幫你們滿足願望。離開靈山以後走的越遠越好,走了就不要再回來了。」

悟空:「這是為何?」

燃燈古佛說:「不要問,問了我也不能告訴你。就憑你陪我下這五百年的棋,我也不會騙你的。」

悟空起身向燃燈古佛抱拳行禮,燃燈古佛擺了擺手,示意悟空坐下。

他提醒悟空,走了之後一定要多交朋友。尤其是本領高強的朋友,不要管他們是神是佛是仙還是妖魔鬼怪。

他知道悟空最愛自由,不然悟空也不會把下面這首詩當座右銘了。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用自由換,兩者皆可拋。」

「將軍!」

燃燈古佛最後一次落子,臉上浮現出一抹微笑。漸漸笑出了聲,微笑後來變成了哈哈大笑。

「真沒想到啊真沒想到,跟你小子下了五百年的棋,今日終於讓我贏你一局了。」

悟空額頭浮現出三條黑線,然後拿起棋盤上的帥,一臉悲憤的問道:「古佛,我有一事不明,你能不能給我解釋解釋?」

見燃燈古佛微微點頭,悟空說道:「你的象能過河我忍了,飛象嘛。卒子沒過河就能橫着走我也忍了,屬螃蟹的嘛,車能拐彎我也認了,可你為什麼要拿我的士吃我的帥?難道他是你派來的卧底么?」

燃燈古佛聽完老臉一紅,輕聲道:「好了好了,不就是贏你一局嘛,你至於嘛。都要走了就不能讓老衲我高興高興?」

悟空無奈的點了點頭,這一點他不否認。其實這些年在靈山也真夠無聊的,白天要去花果山值班,晚上要回靈山就寢。他跟那些整天只知道打坐參禪的人聊不到一塊兒,只有跟燃燈古佛才有共同語言。

下棋是燃燈古佛教悟空的,只不過悟空的悟性太強,學了三天就只贏不輸了。燃燈古佛乃萬佛之祖,定力豈非常人能比。雖然他每天跟悟空下棋都輸,但是他有足夠的耐心和定力,一直沒有跟悟空發飆。

可今天不一樣,因為今後他再也找不到跟他旗鼓相當的棋友了。

高手是寂寞的,在悟空沒來之前,燃燈古佛的棋藝那可是佛界無敵手呢。

看着悟空認真仔細的擦拭每一顆棋子,燃燈古佛突然問道:「悟空,你真不打算回來了?」

悟空說:「不是您告訴我,要走的越遠越好嗎?」

燃燈古佛默不作聲,抬頭朝大雄寶殿的方向望去。有些話到了嘴邊,他還是不得不咽回肚子,畢竟這裡是靈山,是我佛如來的地盤。

五人要離開靈山前往東土大唐,離開佛門就必須按照世俗的規矩辦事。所以觀音菩薩給他們五人取了一個新身份。

金蟬子負責講經,是為師傅。孫悟空負責安保,是為大師兄。豬悟能負責牽馬,是為二師兄。沙悟凈負責行李,是為三師弟。小白龍負責經書,是為坐騎。

五人整裝待發,卻在離開靈山之前收到佛祖法旨。果然不出悟空所料,佛祖讓他五人離開前說出願望,實則是為了找一個處罰他們的理由。

法旨言,金蟬子師徒五人入我佛門整五百年,五百年卻不曾讓五人摒棄一切雜念。鑒於五人身為佛門弟子擅動凡心之舉,暫扣五人佛號以及金身。待五人傳經歸來之日,佛號和金身再一併奉還。

既然是代表佛門前去傳經,佛祖自然不能讓他五人太過寒酸。

佛祖送了金蟬子三件裝備,一根九環錫杖,一件錦斕袈裟,一句緊箍咒語。送了孫悟空一根定海神針,還有豪華三件套。分別是,鳳翅紫金冠,鎖子黃金甲和藕絲步雲履。為了預防悟空不服管教肆意妄為,如來佛讓觀音菩薩給悟空套了一個緊箍咒。

給了豬悟能一把九齒釘耙,給了沙悟凈一根降魔杵,送給小白龍一把龍泉劍。雖然是孫悟空負責安保,但誰也不敢保證途中會有多少意外。四人都有兵器在手,遇到危險時也好互相有個照應。

事兒還沒完,法旨最後還有幾句話。離開靈山,他五人便不可再用佛號。如來佛祖已經幫他五人取下俗名。

旃檀功德佛原名金蟬子,現賜俗名唐僧,法名唐三藏。

凈壇使者無有原名,現賜俗名朱八戒,法名豬悟能。

金身羅漢無有原名,現賜俗名沙僧,法名沙悟凈。

八部天龍廣利菩薩無有原名,現賜俗名敖烈,法名小白龍。

斗戰勝佛原名孫行者,現賜俗名孫猴,法名孫悟空。

法旨宣完,自動焚毀。

五人深知跳進了如來佛祖設好的圈套,卻只能打掉牙往肚子里咽。雖然佛號和金身被扣,但是他們五人的法力還在。只要有法力護身,他五人便不懼任何妖魔鬼怪。

一行五人跟二位尊者來到藏經閣。

阿難和迦葉瞥了唐僧一眼,不緊不慢的走進藏經閣。想他二人不過是負責藏經閣的尊者,而那旃檀功德佛乃佛門正佛。平日里他二人若想跟他說句話,人家連正眼都不瞧他倆。

如今他被收去佛號,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傳經人。這等機會阿難和迦葉豈會錯過,終於到了他倆揚眉吐氣的時候了。

大乘佛法657部,總計1335卷,他們需要將這些經書全部搬出藏經閣,這可是件不小的體力活。

打開放置經書的柜子,阿難取出一摞經書,口中念念有詞,轉身將經書放到地上。迦葉見孫悟空想要搬書,趕忙上前將其攔住。提醒悟空,大乘佛法不比其他,若想要看懂這些經書,講經人就必須親自搬書。

悟空聞言眼中寒光乍現,他是何等聰明,豈能不知迦葉的心思。可沒等悟空開口,唐僧已經擼起袖子搬起那摞放在地上的經書了。

一次

三次

十次

……

唐僧一口氣搬了三十多次,累得滿頭大汗兩腿發軟,卻被兩位尊者告知才搬了十分之一。

悟空想要找二人理論,八戒和沙僧把他攔住。小白龍上前一步,擋在阿難和迦葉的面前。他面沉如水,眼神冷冽的看向二位尊者,一字一頓道:「敢問二位尊者,我們是否可以幫忙搬書?」

面對氣勢洶洶的小白龍,阿難和迦葉絲毫不為多動,厲聲道:「說了不行就是不行,這經書只能傳經人自己搬,不然他看不懂那上面的字。」

「唰!」的一聲脆響,小白龍抽出佩劍橫放在二人咽喉,重複着上一個問題。

兩位尊者後退兩步,複述着剛才的話。唐僧從地上爬了起來,將小白龍拉到一邊,擦了擦汗繼續埋頭搬書。

八戒跟沙僧看着悟空,希望這會兒他能替唐僧出頭。先前悟空的確有這個想法,不過他掐指一算,隨即打消了那個念頭。

「大師兄,你真不打算幫師傅一把?」八戒有些耐不住性子的問。

悟空說:「想幫你自己幫去,又沒人攔你。」

沙僧說:「大師兄,要不我去跟二位尊者說說?」

悟空說:「別費心了,你不過是個羅漢,他倆不會把你放在眼裡的。」

小白龍聞言轉身就走,朝向阿難和迦葉準備再次出手。悟空一把拉住小白龍,沒好氣道:「你若真在這兒動手打人,他倆一定會去佛祖那裡告我們的。你覺得到那時佛祖會向著誰?」

佛門講究因果循環,唐僧之所以會被刁難,其實也是他自己釀下的因果。這一點悟空算到了,所以他才打消了出手幫忙的念頭。

曾幾何時,他是高高在上的旃檀功德佛,是如來佛面前的大紅人。莫說是一般的菩薩羅漢,就算是比他高若干級的燃燈古佛,他也不放在眼裡。甚至曾大言不慚,說他一人足可支撐半個佛門。

阿難和迦葉一心向佛,在靈山供職已有三千多年。二人從一開始就跟在如來佛身邊,如今又是身居看管藏經閣之要職。同樣目空一切的他倆,卻總在旃檀功德佛手上吃癟。尤其是在諸位神佛面前,旃檀功德佛已經不止一次讓他倆下不來台了。

好人有好報,惡人自有惡人磨。悟空雙手環胸靠在門口,抬手摸了摸腦袋上那個緊箍咒。若不是唐僧跟觀音菩薩合謀,他又怎麼會上這份當呢。他可以為兄弟兩肋插刀,卻不知唐僧竟然會為了一己之私插朋友兩刀。

許久之後,大乘法佛經書已經全部搬出藏經閣,五人裝好經書即刻上路。

燃燈古佛坐在寺外那棵樹下,正在研究如何破悟空給他留下的殘局。右眼皮突然跳了一下,他急忙掐指一算,召來八大金剛,命其速速追上唐僧師徒。

師徒五人剛剛離開靈山,便遇到一陣突如其來的狂風。狂風將馬背上的經書全部捲起,眨眼間風去雲散恢復平靜。經書被吹的滿地都是,五人急忙去撿經書。

就在這時,悟空第一個發現了不對勁。那幾本經書竟然沒字,連經書封面都沒有字。緊接着八戒跟沙僧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唐僧是最後一個發現的。

此時,天空出現一道金光,一封信飛入悟空手中。

悟空自然認得信上的字體,讀完之後率四人原路返回。

上次悟空沒發脾氣,那是因為他知道事出有因。阿難和迦葉刁難唐僧,那是他咎由自取。可他倆竟然傳給他們無字經書,若非燃燈古佛派人前去提醒,他們豈不是要白走那十萬八千里了。

這一次悟空沒有廢話,來到藏經閣舉棒就打。阿難和迦葉快嚇哭了,佛祖送給孫悟空的可是根定海神針鐵。別看那根神鐵能夠被孫悟空隨意揮舞,實則此鐵重達一萬三千五百斤。三界之中無論視線還是神佛,觸之即傷碰之即死。

就在此時,燃燈古佛出現在眾人面前。他先讓悟空收起金箍棒,而後又訓斥了阿難和迦葉幾句。命二人傳真經與師徒,然後拉着悟空到一邊說了幾句悄悄話。

他知道悟空心裏有氣,但是再有氣也要忍着。因為悟空已經被套上了緊箍咒,那東西是三界中唯一能夠降服悟空的佛器。

燃燈古佛知道悟空沉不住氣,所以他特意前來提醒悟空。萬不可輕舉妄動,更不要輕易得罪佛祖。

他本就不在五行之中,而且做事情隨心所欲。佛祖給他套上這緊箍咒,實則有兩個原因。一則是想讓他安心護送金蟬子到東土大唐,二則是怕他到了大唐便一去不回。

悟空有翻天覆地的本事,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三界中獨自一人。所以佛祖怕他脫離佛門,甚至還做了最壞的打算。若只是脫離佛門尚可接受,若日後悟空加入由道門執掌的天庭,日後必是佛門一大隱患。

這次給他們的絕對是真經,阿難和迦葉沒再為難唐僧。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悟空也到了跟燃燈古佛說再見的時候了。古佛叮囑悟空,日後若仍然留在佛門,日後悟空便是下一任的萬佛之祖。若日後悟空脫離佛門,切記不要小瞧了如來佛祖的本事。

師徒二次離開靈山,來送他五人的之後燃燈古佛。

看着五人逐漸消失的背影,燃燈古佛看向本無一物的一旁,笑道:「既然來了,何不現身相送呢?」

本是一片虛無的地方,瞬間出現一尊佛像。佛像身後正在散發著淡淡金光,佛像淡淡一笑,說道:「小佛見過燃燈古佛。」

燃燈古佛雙手合十,躬身道:「佛祖不必多禮。」

此人並非他人,而是命他師徒前往東土大唐的如來佛祖。他跟燃燈古佛相識多年,論輩分他應當向燃燈古佛行禮。雖然他是佛祖如來,但燃燈乃萬佛之祖。

「你覺得他會不會回來?」

「如你所願,我覺得不會。」

「我也是這麼想的,希望緊箍咒能留住他。」

「你若真想留他,就不該給他戴上緊箍咒。」

「若讓他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以後我還怎麼管理佛門。」

酒逢知己千杯少,話不投機半句多。

燃燈古佛怎會不知如來佛的心思,但是他不認同如來對悟空的做法。還有對金蟬子和其餘三位。

非要做的這麼絕么,讓五人帶着情緒上路,日後他們必然會越來越恨如來。若是就此持續下去,恐怕他們今後會拒回靈山。

如來轉身,留下一句話。

「我敢跟你打賭,他們五人都會回來的。不管他們想不想回來,我都有辦法讓他們一定回來。」

燃燈古佛聞言嘆了口氣,徑直走向那棵大樹。

天地分陰陽,陰陽出五行,滿天神佛皆修鍊,那個不在五行中。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五行屬性,他們屬於五行之一。而三界唯有一人擁有五種屬性,且此人不在五行中。若他有天發狂,恐怕三界將迎來一場浩劫。

離開靈山,師徒五人晝夜兼程。

唐僧多半時間騎在馬背上,小白龍早已被佛祖變成了白龍馬。他不僅要托着經書,而且還要拖着走累的唐僧。

豬八戒負責牽馬,悟空負責開路,沙僧跟在隊伍後面,挑着所有人的行李。

出發後的第四天,他們遇到了一條河,河邊豎著一塊石頭,上書三個大字「通天河。」

河面很寬,水流很急,游過去是絕不可能的。雖然他們都被佛祖扣下了佛號和金身,但是他們法力還在。他們都可以用法力飛過去,可惜恐高的唐僧死活不肯。非要讓悟空去找條船,不然就不去東土大唐了。

悟空順着通天河走出很遠,碰見一個坐在河邊曬太陽的老頭。老頭面前擺着一副棋盤,正在那兒自娛自樂呢。

悟空跑過去跟老頭打招呼,方知這老頭乃通天河的主人,單名一個黿字。黿是龜的一種,老頭已經在此修鍊了一千多年。

神黿很鬱悶,他很認真的研究那副殘局。有一搭沒一搭的回答着悟空的問題,當他第二次抬頭看向悟空之時,拿在手裡的象棋突然掉在地上。

他結結巴巴的問:「您,您是斗戰勝佛?」

悟空擺手道:「現在已經不是了,佛祖收回了我的佛號,你可以喊我齊天大聖。」

神黿趕忙起身跟悟空行禮,然後請求悟空幫他一把。

原來,神黿前些日子碰到一位道友。那人是天池金魚,每日聽觀音菩薩誦經,天長日久有了道行。他偷偷跑出天池,來到這通天河跟神黿成了朋友。

神黿好客,熱情招待那人,好吃好喝好招待。本以為那人住上幾天便會離去,沒成想那人告訴神黿,他打算在通天河長住。

神黿一聽就有些不樂意了,修鍊一途講究清凈,有人叨擾這讓他如何安心修鍊呢。神黿跟那人據理力爭,而後那人便跟神黿動起了手。

神黿打不過他,最後被趕出了通天河。但那人又怕神黿去找觀音菩薩告狀,最後便跟神黿打了個賭。

那人跟神黿賭棋定輸贏,三局兩勝。若是神黿能夠贏他,那人便主動離開此地。若是神黿贏不了他,不僅這通天河歸他,神黿也不準打小報告。

悟空從耳中抽出如意金箍棒,問神黿:「那人現在何處,且讓我替你教訓教訓他。」

神黿說:「大聖息怒,此事不用大聖幫我出頭,只要大聖幫我贏了這盤棋就行。」

悟空一聽臉都綠了,這都是什麼人吶,家都被人佔了,竟然還有心思跟人下棋。不過話說回來,神黿的話也不無道理,不戰而屈人之兵方為上策。

既然如此,悟空便認真看了一遍那副殘局。而後讓神黿將那隻金魚怪叫上岸來,用悟空給他支的招贏了那金魚怪。

神黿為了感謝悟空,願意送他們師徒過通天河。而那條想要趁機逃走的金魚怪,最後被悟空所擒,喊來觀音菩薩將他帶回了天池。

通天河寬數百里,即便是神黿馱他們過河,尚需半個時辰。為了幫神黿減輕負擔,悟空駕馭着筋斗雲一飛而過。

剛才悟空已經跟神黿介紹過了幾人的身份,當神黿得知唐僧乃如來佛祖大弟子時,心情一下子變得激動起來。

他早就有一事無解多年,一直希望可以找個高人問個明白。今日有幸能夠遇上被免除佛號的唐僧,不問他個一清二楚又自能善罷甘休。

唐僧性格高傲,在靈山除了佛祖他誰都不放在眼裡。除了靈山更是如此,這會兒他雙手合十閉目養神,壓根就沒拿正眼瞧過這隻神黿。

眼看唐僧一副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樣子,神黿也犯了杵。擔心唐僧會不理他,所以他便問一直樂呵呵的朱八戒,他說,豬長老,既然你們是從靈山大雷音寺而來,能不能幫小老兒解惑一二?

八戒笑着說沒問題,神黿那句長老讓他很是受用。莫說是一個問題,就算是十個問題他也回答。

神黿說:「我在此修行已經一千兩百多年了,雖然能說人話,也能幻化人形,可惜一直未曾褪去龜殼。我想問問豬長老,我到底還要修行多長時間才能褪去龜殼呢?」

「這個。」

八戒還真被神黿的問題給問住了,他平日只關心兩件事,一個是吃,一個是睡。冷不丁問他這麼高深的問題,還真把八戒給難住了。

他剛才可是誇下海口的,說人家問十個問題都沒關係。現如今一個問題都答不上來,八戒這面子上可有點兒掛不住了。

八戒看向沙僧,後者沖他搖了搖頭。八戒整天喜歡吃了睡睡了吃,而沙僧每天就喜歡舞槍弄棒。讓他看書比殺了他還難受,這些年壓根就沒看過書。這麼高深莫測的問題,讓他重複一遍都難,更別說回答了。

唐僧迎着二人的目光,面無表情的搖了搖頭。沙僧跟八戒一愣,以為連唐僧也回答不了這個問題。

其實,在神黿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唐僧就已經開始在心裏琢磨了。

按理說,妖怪修鍊千年幻化成人形,但凡是修鍊時間達到一千年的妖怪,便已經有了隱藏其原形的本事。

可剛才他也看到了,剛才的神黿雖是一位老者,卻依然背負着碩大的龜殼。若不是他修鍊出了問題,那便是他還有未曾度過的劫數。

八戒小聲說:「師傅,難道連你也不知道?」

唐僧搖了搖頭,沙僧一臉吃驚,唐僧淡淡一笑隨即閉上雙眼。

神黿以為他們正在討論自己提出的問題,滿心歡喜的等待着他們的答案。修鍊了一千多年,不就盼着有一天能褪去原形修成正果么。若是連龜殼都無法褪去,即便再修鍊千年又有何用。

過了很長一段時間,神黿終於忍不住問了一句。八戒聞言支支吾吾解釋半天,最後也沒能說出了道兒來。

神黿越聽越是生氣,然後直接向唐僧發問。八戒是凈壇使者,不懂這些可以理解。沙僧是金身羅漢,不通這些可以接受。但你唐僧可以金蟬子,是旃檀功德佛,是我佛如來的大弟子。若你說不懂,定是故意為難於我。

唐僧一聽眉頭微皺,想要勸阻沙僧跟八戒。可他倆已經被神黿的話給激怒了,根本不聽唐僧的話,直接跟神黿吵了起來。

神黿本是為了報恩,幫他忙的是孫悟空。可人家孫悟空沒讓他馱,如今這幾人竟如此不識好歹。

神黿是越想越生氣,然後跟沙僧和八戒對罵了起來。罵著罵著八戒跟沙僧就動了手,不對,應該說是動了腳。一腳接着一腳的踩在神黿的背上,踩的神黿左右搖擺。

神黿本想信守承諾,既然答應大聖送他三人過河,就該將他三人安全送到對岸。誰知他們竟然先動了手,這次神黿再也控制不住情緒了。直接在通天河裡翻了三個跟頭,把馱在背上的三人一同丟進了通天河。

三人落入水中,白龍馬在水中游着。八戒跟沙僧嗆了好幾口水,最慘的還是唐僧。他穿的可是正兒八經的錦斕袈裟,一進水那袈裟重如泰山。拖拽着唐僧就往下沉,神黿圍着他們仨遊了好幾個來回。

神黿一邊圍着他們打轉,一邊怒斥他們三人。最後看到一道金光由遠而近,一個猛子扎入河中不再現身。

「師傅,八戒,沙師弟,這是怎麼回事?」

早已飛到對岸的悟空驟然而至,然後躍下筋斗雲跳入河中。他沒有去救唐僧,雖然唐僧不會水,但是他有法力。悟空要救的是那些泡在水裡的經書,出發前燃燈古佛可是提醒過他的,大乘佛法經書全是孤本。

若是這些書被泡爛了,他們就真不用再去什麼東土大唐了。直接回靈山領賞就行了,到時候說不定如來會怎麼整他們呢。

悟空在通天河裡游來游去,將裝有經書的箱子攏到一起。然後朝河邊游去,八戒拖着唐僧游向河邊,沙僧拖着行李跟在最後。

最先一個上岸的是白龍馬,雖然他現在變成了馬,可他畢竟是條龍。從小在水裡長大,對他而言下水就跟回家一樣。

上了岸四人仰面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氣。

悟空詢問緣由,八戒跟他說明了整件事情的經過。他一邊說還一邊咒罵那隻神黿,到最後連悟空也埋怨上了。

八戒說:「大師兄,你就不應該相信那隻神黿。」

悟空瞪了八戒一眼,然後看向唐僧,冷聲道:「其實你已經猜出來了,只不過你根本無心度他而已,對么?」

唐僧一臉平靜的點了點頭,似乎對悟空的話並不吃驚。但八戒跟沙僧都愣住了,他們都以為師傅不知道答案,現在才知道原來真的是師傅不想說。

神黿問唐僧,我何時才能褪去龜殼。

答案就在唐僧心中,但是說出來就不靈了。因為這是神黿的一個劫,如果神黿能夠度過此劫,那他便立刻褪去龜殼。如果運氣足夠好的話,他甚至可以一步登天,直接修成正果。

佛門講究隨便,修鍊也是如此。但神黿沒有那份耐心,雖然他擁有這份機緣,但是他沒能好好把握。

這些話是後來悟空跟兩個師弟說的,悟空知道八戒跟沙僧不喜歡聽這些大道理。但是他希望他們倆能夠多記住一些這樣的道理。

因為燃燈古佛曾經說過,離開靈山最好不要回來,走的越遠越好。若真是如此,那麼他們終有一天會分道揚鞭的,悟空比其他人想得遠。

他們屬於不同的性格,為人處事的方式也不同。所以他們將來一定不會待在一起,到那時如果他們需要,也不會在有人給他們講大道理了。

悟空很聰明,但從離開靈山那一刻起,他已經把他們當成了兄弟。

一起去東土大唐,一起尋一個逍遙自在。

被打濕的經書需要拿出來曬,通天河邊剛好有一塊大石頭。艷陽高照,清風陣陣,正是個曬書的好時候。

四個人七手八腳的把經書攤開,剛好把整塊石頭鋪滿。從上午到下午,不到三個時辰書全乾了。

按照箱子上的標記,四人開始把經書裝箱。悟空剛裝滿一箱,就聽身後傳來刺啦一聲。回頭一看,唐僧苦着臉拿着一本被撕爛的經書。

唐僧嘆息道:「好好的一部經書,就這麼給毀了。」

悟空勸他:「天地尚有不全,更何況這些經書呢,你就別在這瞎矯情了,趕緊裝箱趕路吧。」

唐僧聞言大為受教,四人麻溜裝箱,繼續朝東土大唐而去。

卻說四人離開通天河邊,那塊奇大無比的石頭上現出三個金光閃閃的大字,「曬經石。」

度過通天河,一行人直行向東,經過三個郡縣,連續趕了一個禮拜的路。這會兒悟空剛從外面回來,八戒就嚷着要餓死了。唐僧坐在那兒等着悟空去送吃的,八戒跑過來把悟空摘來的野果全都給抱走了。

分給沙僧幾個,然後再給唐僧幾個,剩下的八戒一人全吃完了。悟空翹着二郎腿在一旁曬太陽,耳邊傳來的唐僧的聲音。

「悟空,下一站是什麼地方?」

悟空頭也不抬的說道:「下一站是凌雲渡!」

八戒湊過來問:「猴哥,凌雲渡有妖怪么?」

悟空笑着搖了搖頭,他這幾天已經習慣八戒對他這個稱呼了。別看八戒平日里跟他不親,但只要一到飯點那一口一個猴哥叫的,簡直就跟親哥一樣了。悟空也很喜歡八戒,所以每次化緣總會給八戒帶點兒好東西。

八戒最愛吃甜食,只要是悟空負責化緣,每次都會給八戒帶幾包甜食回來。八戒跟悟空跟的關係也是越來越好了,有時他甚至恨不得跟悟空睡在一起。

第二天中午,師徒五人來到了凌雲渡。

凌雲渡跟通天河比起來簡直太窄了,但是水流比通天河川急數倍。悟空試探性的往河裡丟了一塊石頭,凌雲渡的水竟然把石頭擊成了碎末。嚇的八戒差點兒沒坐地上,嚇得唐僧在一邊唉聲嘆氣。

悟空鼓勵八戒,寶劍鋒從磨礪出,梅花香自苦寒來。既然想多娶幾個漂亮媳婦,那就該不畏艱險。到不了大唐傳不了真經,他們誰也甭想實現願望。

這話沒對八戒起什麼作用,倒是讓沙僧有所領悟。二話不說抬腳就跳,若不是悟空反應夠快,說不定這會兒沙僧已經駕鶴西去了。

「老沙你個笨蛋,我說那話是在勸八戒要勇敢,又沒說讓他跳下去找死,你想幹嘛?」

被大師兄這麼一罵,沙僧嘿嘿一笑黑臉通紅,看來他又理解錯了。

正在眾人一籌莫展之時,一葉扁舟從上游而來。船家一邊划船還一邊唱這歌,歌聲清脆洪亮,一聽就知道嗓子不錯。

船家唱:「大山的子孫喲,愛太陽嘞,太陽那個愛着喲,大山的人嘞。喲……喲喲喲,這裡的山路十八彎,這裡的水路九連環,這裡的山歌……」

美妙的歌聲從遠處傳來,一葉扁舟很快就來到了他們面前。撐船的是為年過花甲的老者,他爽朗的邀請唐僧師徒上船,願意將唐僧師徒送到對岸。

常言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前幾天才吃過通天河神黿的虧,掉進通天河不過是經書被泡。如實被扔進這凌雲渡,四人相互對視,從彼此的眼中看到了同樣的擔心。

悟空當機立斷,直接把唐僧丟上了那葉扁舟。他有火眼金睛,通天河一眼看出了那個老頭乃神黿所變。而今這個撐船老者,悟空用火眼金睛只看到了金光。金光意味着已經修成了正果,甚至說不定還是位隱世神佛。

唐僧一上船就嚇傻了,沖岸上喊道:「悟空,你快拉我上去,他這船根本就沒有底。」

八戒跟沙僧一聽趕忙伸手,卻被悟空直接攔住。先看唐僧乘坐那無底船駛向彼岸,悟空這才向他二人解釋緣由。

想過凌雲渡,必用無底船。因為這裡不是一般的渡口,而是葬身無數神佛的地方。這裡的葬身所指的不是死,而是脫胎換骨。

只不過他們現在是往回走,所以他們三個過了凌雲渡,都會被留下一些東西。至於第一個過去的唐僧,他或許會留下更多東西。

心中執念越深,就會有越多放不下的東西。過凌雲渡時,那些執念便會成為勾子,勾掉你身上多餘的東西。

悟空跟他們解釋完,一躍而起從凌雲渡上空飛了過去。他只覺得腳下一沉,而後便看到一道幻影沉入水中。如果他沒看錯的話,那道幻影才是他真正的金身。不是修鍊而得,而是在進入大雷音寺之後佛祖如來所贈。

悟空也看到從唐僧身上掉出一道幻影,不過他那道幻影跟悟空剛才看到的大不相同。悟空本身就有修為,即便是沒有進入靈山之前,他仍有通天徹地的本事。但唐僧不同,他的修為和法力全在金身上。

八戒跟沙僧追上停在半空的悟空,他倆也看到了從唐僧身上掉出的一道幻影。那道幻影跟唐僧有八分相似,散發著紫金色的金光。一明一暗墜入水中,然後消失不見。

八戒問:「猴哥,這就是你說的要留下一些東西?」

悟空點了點頭,說道:「我以為如來會對咱們網開一面,沒想到他還留了這麼一手。」

大雄寶殿之上,如來佛要收回五人的佛號和金身。其實他只收回了佛號,因為負責收回金身的尊者是燃燈古佛的弟子。燃燈古佛沒有讓人收回他們五人的金身,所以他們五人依然擁有金身賦予的法力。

除了唐僧以外,他們四人本就身懷法力。不過什麼能夠與天地同壽,至少也能活上他三五千年。說他們戰無不勝有些誇張,但一般的妖魔鬼怪也入不了他們的眼。

讓八戒好奇的不是這無底船,而是撐船之人到底是誰。

悟空也看不出那人是誰,不過他這會兒最擔心的還是唐僧。三人一同飛到彼岸,唐僧臉色煞白的趴在岸邊。無底船和船家已經消失不見,白龍馬就待在唐僧旁邊。三人將唐僧拖到平地上,輪流給唐僧按壓心臟。

「噗!」

唐僧狠狠吐出一口水,然後不停的咳嗽。喝了一口八戒遞過來的水,唐僧終於壓下了頂到嗓子里那口氣。

悟空用火眼金睛打量唐僧,然後朝唐僧腦門上丟出一塊石子。小石子砰的發出一聲脆響,剛好砸在唐僧那張大光頭上。

盯着無緣無阻砸自己的悟空,唐僧沒好氣道:「作死呢是不是?嗯?」

悟空沒有理會唐僧的話,而是又朝唐僧腦袋上丟出一塊小石頭。這次跟上次一樣,只不過唐僧的兩隻眼睛變得通紅,似乎是要跟悟空玩兒命。

「孫猴子,你給我等着,看我今天不弄死你!」

唐僧猛地沖向悟空,被沙僧跟八戒一左一右拉住。看他這架勢,就像是被搶了玩具的熊孩子。

八戒勸悟空:「猴哥,你剛才那麼做是不對的,還不快給師傅道個歉。」

悟空伸手一指想要出聲的沙僧,然後瞪了一眼還想廢話的八戒。丟掉手裡剩下的小石子,沖他倆說道:「你倆把他鬆開,我看看他還剩多大本事。」

二人對視一眼,然後乖乖鬆開了唐僧。他倆可是聽得清清楚楚,剛才大師兄說的是剩,剩多少本事。這就讓他倆回過味來了,過凌雲渡會脫胎換骨。他們這是往回走,所以就會被留下金身。

他們原本就有法力,所以沒了金身影響不大。可唐僧本就是凡夫俗子,沒了金身會怎麼樣呢?

唐僧快步沖向悟空,一記右拳朝悟空左臉揮出,卻在即將觸及悟空左臉之時突然落空。還沒等唐僧反應過來,他只覺腳下一滑便栽倒在地。結結實實來了個狗吃屎,緊接着身體又向下滾去。

悟空一把抓住變成驢打滾的唐僧,說道:「難道你還不明白?」

唐僧後知後覺問道:「明白什麼?」

悟空說:「你的金身沒了。」

唐僧說:「沒就沒了,一個金身那有。」後面的話被唐僧硬生生咽了回去,一臉吃驚的看着悟空。

「剛才我拿石子丟你,就是想試試你還有沒有法力。你別忘了,你的法力可是一直都會在遇到危險時開啟自動防禦的。如果你還有法力,那麼剛才的石子就應該會落在你的頭上,而是被彈開才對。」

見到唐僧反應如此遲鈍,悟空只好像他解釋了剛才那麼做的原因。這是所有結果中最壞的一種,也是悟空最不想看到的。不僅僅是悟空,八戒和沙僧同樣如此。如果唐僧法力盡失,那這一路上他就會變成最大的負擔。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告訴你,我是佛祖指定的講經人。如果你們不帶上我,就算你們到了大唐也傳不了經。」唐僧說道。

悟空撓了撓耳朵,這話唐僧倒是沒有說錯。不過他剛才想的也是事實,沒了法力的唐僧就是一個特大號包袱。一想到這兒,悟空看向了站在不遠處的白龍馬。

對他們三個而言,唐僧沒了法力最多就是多看着他點兒。但是沒了法力的唐僧體力鐵定不行,到時候免不了就要麻煩小白龍了。

「嗚呼呼呼!」

小白龍一聲長鳴,似乎是在以此來表達心中的不滿。但是他們都一個樣,根本就沒得選。悟空他們如果不幹,最多也就是被佛祖剔除佛門。而如果小白龍這會敢撂挑子,恐怕他就只能是現在這副模樣了。

沒有去看哀鳴的小白龍,悟空瞥了一眼正在不斷變化的八戒和沙僧。他自己到沒啥變化,本來就是只猴子,無非也就還是只猴子而已。

過了凌雲渡,師徒五人之中只有小白龍沒啥變化,依然是那匹白龍馬。唐僧金身被奪失去了法力,變成了一個凡人。八戒從美男子變成了長嘴大耳朵的豬頭,挺着大肚子跟孕婦一樣。沙僧長出了大鬍子,看上去就像在臉上貼了一把掃把。

常言道,樹大招風,槍打出頭鳥。

既然他們師徒五人想要實現願望,那麼他們就該有付出代價的這份覺悟。雖然變得丑了點兒,但他們的心沒變。

悟空走在最前,八戒牽着白馬,唐僧高坐馬背,沙僧扛着行李。

這樣的組合方式一直維持了很長時間,悟空有時會幫沙僧扛一會兒行李。不過,沙僧就必須頂替悟空的位置,替大家開路。

悟空有火眼金睛,所過之處皆能探清看明。那裡有坑那裡有水,那裡有妖那裡藏怪。火眼金睛能夠幫他們節省不少時間,不過悟空也聽到了一些風聲。

他們帶着大乘佛法經書的事兒已經在三界傳開了,現在整個三界都盯上了他們五個。有傳言說吃了講經人的肉可以長生不老,也有人說看了大乘佛法經書便可修成正果。還有人說只要跟跟傳經人雙休,就能增長千年修為。

傳言五花八門,但所有傳言都指向了他們五個。為此,悟空制定了三套應急計劃,簡稱ABC。若是有人要搶經書,不管是誰往死里打,簡稱A計劃。若是有人要吃講經人,不管是誰往死里打,簡稱B計劃。如果有人要求雙休,咳咳咳,誰被選中誰自己看着辦,簡稱C計劃。

不知不覺中,他們師徒五人已經進入了一座郡城。郡城大門放着一個牌匾,上書六個大字「銅台府地靈縣。」

終於可以吃頓熱乎飯了,一進城就把八戒給樂壞了。這些天一直住在荒郊野嶺,他已經好多天沒睡到自然醒了。沙僧很高興,終於能夠洗了熱水澡了。這一天天的都在趕路,他已經好些天沒洗過衣服了。

從唐僧臉上看不出絲毫情緒波動,他這會兒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先前他只知道自己騰雲駕霧會暈,沒想到騎馬時間久了也會覺得暈。下了馬只覺得天旋地轉,連北都找不着了。

悟空拍着唐僧的後背,好讓他可以痛痛快快的吐一場。八戒跟沙僧去找客棧,悟空守着唐僧的白龍馬,一等就是半個時辰。

八戒跟沙僧屁顛屁顛跑了回來,說是找到一戶願意讓他們借宿的大戶人家。等悟空來到八戒口中的那個大戶人家的門口時,斜眼瞪着八戒,沒好氣道:「這家掛着白布明顯是有喪事,你好意思去打擾人家辦喪事么?」

唐僧說道:「八戒,你大師兄說得對,人家家裡正在辦喪事,此時前去借宿確實不妥。不如你們二人再去尋出人家,我跟悟空在這兒等着。」

八戒瞥了一眼臉色煞白的唐僧,看向沙僧,然後二人朝着街道的另一頭走去。

就在此時,從辦喪事的這戶人家裡走出一位老者。只見他頭戴白布兩眼紅腫,一看就知道是剛剛哭過。

老者徑直走向唐僧,盛情邀請唐僧到府上歇息。唐僧推辭,不願打擾人家。那位老者再三邀請,眼看唐僧拒不入府,老者這才不得不說出實情。

這戶人家姓寇,老者乃寇員外家的管家。自幼便跟隨寇員外走南闖北,幾十年下來積攢下諾大一份家業。

寇員外這個人心善,一心想要幫助更多的人。然後他便發下宏願,有生之年一定要齋素一萬僧人。不僅如此,等他百年之後,還會把一半家產分給窮人。

直到今天,寇員外的宏願還差四人便可實現。老管家想幫老爺達成遺願,故而誠心邀請唐僧師徒到府中歇息。

悟空聞聽此言,馬上召回了前去尋找借宿之地的八戒和沙僧。不多時二人便趕了回來,老管家一看嚇了一跳。在唐僧的詳細解說之下,老管家這才明白過來。這會兒他可是真激動,激動是因為終於能幫老爺完成遺願了。

唐僧師徒走進寇府,大廳正中擺放着一口棺材。棺材之中躺着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看樣子應該就是老管家口中的寇員外。

有一女子身披孝衣跪在堂前,面前火爐之中正在焚燒黃紙。女子輕聲抽泣,左右兩旁各站着一名丫鬟。

老管家將唐僧師徒引入正堂,等了一盞茶的功夫,年輕女子這才騰出空來。老管家向唐僧師徒介紹,這位是寇員外的女兒,寇小姐。

寇小姐長得十分水靈,一雙滴溜溜的大眼睛,嬌嫩白皙的臉蛋,櫻桃口柳葉眉,讓人真是越看越喜歡。

悟空不過是瞥了一眼,沙僧跟唐僧都差不多,唯獨八戒一直盯着人家寇小姐看。最後若不是悟空踢了八戒一腳,恐怕他還在那兒盯着人家看呢。

眾人到偏廳落座,寇小姐已經回屋。她本就是未出閣的黃花閨女,按理說就不應該拋頭露面。若不是寇員外遭遇不測,恐怕她也不用這般委屈自己。

閨房內傳出陣陣抽泣聲,寇夫人從外面趕了回來。跟眾人打過招呼,然後把老管家叫到一邊。二人小聲嘀咕了幾句,老管家離開了偏廳,寇夫人坐到了唐僧的對面。

這幾人中,只有唐僧看上去像個好人,寇夫人也是被嚇怕了,所以她這會兒只能死馬當活馬醫了。

寇夫人開口,希望唐僧師徒可以在府上多住幾日。

唐僧推脫有要事在身,打擾一夜明早便要離開。

寇夫人盛情挽留,但見唐僧去意堅決,最終不得不說了實話。

原來,寇員外是昨日遭遇的不測。而他生前發過宏願,要在有生之年齋素一萬僧人。先前還差四人,加上唐僧師徒剛好一萬。所以寇夫人想要留他們多住幾日,只是想讓他們幫忙超度一下寇員外。

當然還有一個隱情,寇夫人沒說但悟空已經猜出了端倪。眼瞅着寇夫人不打算說,悟空這會兒就不得不主動詢問了。

果不其然,隱情跟悟空想的一樣。寇員外遭遇不測,起因就在他發宏願要齋素一萬僧人。

常言道,財不外露。寇員外是正兒八經的生意人,做生意有了錢想做好事這很正常。況且以前他沒少遇到貴人,這會兒想回報社會也是好事。

發宏願齋素一萬僧人,這本是件好事。但是他太張揚了,這件事被傳的滿城皆知。樹大招風容易斷,槍打出頭容易死。

太張揚的寇員外被歹人給盯上了,對方當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伙人。他們每天都在寇員外家門口晃悠,甚至還會喬裝打扮潛入寇員外家。

摸清楚寇員外的布局,然後再摸清寇員外的生活規律。等着一切都摸清之後,那伙歹人便衝進了寇員外的府上。

大門一關二門一鎖,然後那伙歹人就開始威脅寇員外。他們讓寇員外交出所有田產,寇員外當然不會聽他們的。可就站在這時,寇員外的女兒出現在了大廳。那幫歹人一見到寇小姐就起了歹意,意圖霸佔寇小姐。

寇員外拚死保護女兒,最終只不過幫女兒爭取到幾天時間而已。寇員外被歹人所殺,那幫歹人臨走前告訴寇小姐。給她七天時間將寇員外安葬,七天後他們來接手寇家。若是敢報官,他們就讓寇家雞犬不留。

那幫歹人不僅要霸佔寇家的田產,還有霸佔寇員外的老婆和女兒。寇小姐一直在不停的哭,一部分原因是因為爹爹為她而死,另一部分原因就是覺得沒了活路。

「哼,好一夥歹人,真是該死!」

唐僧將手中茶杯狠狠放在桌上,義正言辭的斥責起了那些歹人。

坐在一旁的悟空看着唐僧唾沫橫飛,冷不丁說了一句「別嗶嗶了行么,能不能說點兒有用的?」

眾人聞言一愣,只見唐僧臉上一紅一白,最後逐漸變成了黑色。他瞪了悟空一眼,之後沒再說話。

八戒悄悄沖悟空豎起了大拇指,這要是放在以前,誰敢這麼跟唐僧說話。他可是金蟬子,是旃檀功德佛,是如來佛祖的大弟子。那會兒都只有他教訓別人的份,誰也沒膽子敢這麼訓他。

悟空沖八戒使了個眼色,心領神會的八戒突然跳了起來。先是把寇夫人嚇了一跳,不過當寇夫人聽完八戒的話,頓時覺得這個長嘴大耳朵的傢伙是那麼可愛。

剛才寇夫人聽唐僧說了那麼多,最後卻被那個毛臉雷公嘴的傢伙一句話給堵住了。這倒是讓寇夫人回過味了,她本意是想讓幾位僧人幫寇員外超度。若是他們真有本事,他們寇家豈不就有救了。

一想到這兒,寇夫人的說話的語氣比剛才更客氣了。讓人獻給四位師傅上些點心,然後又吩咐廚房趕緊去做齋飯。

無利不起早無事不登殿,眼瞅着寇夫人這麼熱情的招待他們,一直在閉目養神的悟空豁然睜眼。他沖八戒勾了勾手指,然後附在八戒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這能行么?」八戒疑惑問道。

悟空微微點頭,然後又搖了搖頭,說道:「行不行只有試過才知道,不過別怪我沒提醒你。如果這事兒真的成了。」

八戒接茬說道:「猴哥你放心吧,不管這事兒成與不成,以後你需要我做什麼儘管吩咐。上刀山下火海,你說幹啥就幹啥。」

悟空沖八戒打了一個響指,然後看向寇夫人,沉聲道:「夫人,能否讓我幫寇員外算上一卦?」

寇夫人聞言一愣,說道:「不知道小師傅要為老爺算什麼卦?」

悟空笑着說道:「我想幫寇員外算一算,看看他的陽壽是否已盡。」

寇夫人一臉錯愕,一道身影出現在寇夫人身旁,只聽她輕聲說道:「只要小師傅能夠救我爹爹,提什麼條件我都答應。」

悟空笑而不語,用胳膊倒了倒八戒。心想,我只能幫你到這兒了,接下來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唐僧一臉迷茫的看着他們,而此時坐在一旁的沙僧早就打起了盹。

說是給寇員外卜卦,那不是是悟空找的一個借口。人都已經死了,還算個屁卦。

不過他們到可以在寇家多住幾天,至少也要幫寇家解決那伙歹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寇員外雖然做事太過張揚,但是他這一家人着實不錯。路不平有人鏟,事不平有人管,這事兒悟空算是管定了。

六天後,八戒一大早就被悟空拉了出去。問他有沒有什麼計劃,他想英雄救美悟空給他機會,但他可不能直接把人打死。

這話讓八戒有些疑惑,既然那伙歹人如此可惡,為何不能讓自己替天行道呢。

悟空也不跟他廢話,只提醒他不要殺人。那些歹人都是凡人,嚇唬嚇唬他們就行。

那群歹人如期而至,呼啦啦來了二三十號人。衝進正堂就要去摟寇小姐,被突然冒出來的八戒嚇了一跳。

他們可從沒見過這等怪物,長嘴大耳朵一副貨真價實的豬頭。更恐怖的是這個豬頭會說人話,而且還拿着兵器。

歹人們被趕出了寇家,為了不讓他們斷了念頭,八戒將身體變大十倍。然後一腳踩在借口的牌坊上,高達七八丈的牌坊瞬間碎成齏粉,嚇的那幫歹人屁股尿流。一邊跑一邊哭喊着再也不敢了。

這一幕同樣也被寇小姐和寇夫人看在眼裡,寇夫人被嚇的面無血色。寇小姐同樣被嚇的面色煞白,但是她很快就回過神來。眼看八戒從外面走進大廳,寇小姐快步上前直接跪在八戒面前。

她哭着懇求八戒,希望八戒可以救救她的爹爹。只要能救活他的爹爹,她情願給八戒當牛做馬。

這下可把八戒給難為住了,讓他去趕走那些歹人不成問題。莫說是二三十號,就算是兩三千號也不在話下。但是若想讓他把寇員外起死回生,這這這,這件事八戒還真沒辦法答應,因為他根本沒那本事。

眼瞅着豬長老不肯答應,坐在一旁的寇夫人也跪在地上,懇求八戒一定要救救她們家老爺。他們家老爺一直積德行善,一輩子都沒做過壞事。如果八戒不肯幫忙,她們就一直跪着。

沙僧看着母女倆哭的那麼慘,站在一邊偷偷的抹眼淚,然後附在唐僧耳邊嘀咕了幾句。唐僧早就坐不住了,上前一把抓住八戒的手,說道:「八戒,你怎會如此鐵石心腸呢?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難道你真狠心見死不救么?」

八戒一臉委屈的看向猴哥,然後對唐僧說道:「師傅,不是我老豬不幫她們,而是我根本就沒學能起死回生的本事。」

八戒說的卻是實話,雖然他有三十六變,但三十六變為天罡之術。天罡之術只能變幻一些比較大的物件,八戒連變成小物件的本事都沒有。再者說他在靈山只負責凈壇,工作內容就是把香客們擺上的貢品收起來享用。

唐僧聽完方才明白過來,然後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寇家母女。他只能像二人解釋,不是八戒不想幫忙,而是他確實沒有起死回生的辦法。

寇小姐止住哭聲,然後對一旁的老管家說道:「明日替我張貼告示,如果誰能救活我家爹爹,我就嫁給誰,並且附贈寇家一半家產作為嫁妝。」

老管家想要勸說寇小姐,話到嘴邊還是咽了回去。他是從小看着寇小姐長大的,知道她是什麼脾氣。一旦做出的決定就絕不更改,誰說都不會讓她改變主意。

悟空坐在大廳門口,仔細盯着寇府的院門。剛才大廳里所發生的一切他全聽到了,不過他這會兒沒工夫跟他們解釋。

看到三道幻影穿過院門,悟空臉上這才浮現出一抹笑意。七天回魂夜,今日剛好是寇員外回回魂之夜,只要能見到寇員外的鬼魂,這事兒就好辦多了。

八戒來到悟空身邊,低聲道:「猴哥,看來這事兒非你不可了。」

悟空說:「你不是想英雄救美么?剛才寇小姐不是已經說了,只要你能把寇員外救活,她就以身相許。這個忙我可以幫你,你覺得怎麼樣?」

八戒想都沒想就搖了搖頭,說道:「還是算了吧,雖然寇小姐挺漂亮的,但是她壓根就瞧不上我。就算她真要以身相許,跟這樣一個不喜歡自己的人在一起,對她對我而言都沒好處。」

悟空說:「你想明白了?」

八戒點了點頭,悟空輕輕呼出一口濁氣。

這事兒他終於讓他給搞定了,先前八戒說他喜歡上了寇小姐,讓悟空把英雄救美的機會讓給他。這事兒悟空答應的很爽快,前往東土大唐之路尚有十萬八千里。如果八戒能在路上找到心愛之人,留下不再受苦也是好事。

悟空給八戒留下的機會,但是他同樣是想看看八戒會不會選。悟空記得曾有本書上是這麼寫的,人這一輩子都會遇到三個人。

一個愛你的,你卻不愛的人。一個你愛的,卻不愛你的人。一個愛你的,你也愛的人。而八戒跟寇小姐就屬於第二種,八戒喜歡寇小姐,而寇小姐只是為了報恩,或者說只是一場交易。

寇員外魂歸寇家,然後悟空神魂出竅跟在他的身後。最後來到了見到了掌管冥界的地藏王菩薩,悟空跟菩薩講明事情原委。最後地藏王菩薩網開一面,讓悟空帶走了寇員外的魂魄。還陽之後,寇員外會有三十年的壽命。

悟空神魂歸竅,寇員外魂歸本體。這一切不過是一盞茶的功夫,八戒還在安慰寇小姐,而唐僧則是在安慰寇夫人。

「施主,人死不能復生,貧僧希望你還是早些讓寇員外入土為安吧。」

唐僧苦口婆心的勸說寇夫人,可人家就是不同意讓寇員外入土。寇小姐更是如此,哭的那叫一個梨花帶雨,讓八戒看着都開始心疼了。沙僧早就聽不下去了,離開客廳去找跟白龍馬作伴了。

神魂歸竅的悟空來到棺槨跟前,然後扯住唐僧的袖子,說道:「別嗶嗶了行么?說那麼多廢話有什麼用?」

唐僧額頭瞬間浮現三道黑線,轉過頭黑着臉對悟空說道:「有種你再說一遍。」

還沒等悟空開口,八戒就屁顛屁顛跑了過來,然後拉着唐僧到一邊歇息喝茶去了。伸手將寇小姐招到近前,悟空跟母女二人提了個醒。

他當然不能說實話,只能說是自己算出了寇員外陽壽未盡,所以他不過是丟了魂魄而已。不多時魂魄就會歸位,到時候寇員外就會醒來。

寇夫人壓根就不相信悟空這話,人都已經死了七天了,難不成還真會起死回生不成?她以前也只是聽人說過有得道高僧,可以幫人超度亡魂以求往生。但是她絕對不會相信,面前這個毛臉雷公嘴的傢伙會是得道高僧。

寇小姐就要比寇夫人想的多了,她本就是抱着一絲希望而苦苦堅持着的。如今聽說爹爹很快就會醒來,寇小姐根本就沒有懷疑悟空的話。

「咳咳咳!」

棺槨內傳出一陣輕咳,饒是母女倆已經有了心理準備,還是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站在一旁的老管家同樣被嚇了一跳,看到老爺從棺槨之中坐起,三人這才回過神來趕忙將寇員外從棺槨中扶了出來。

起死回生的寇員外環視大廳,然後沖唐僧拱手作揖。在聽完寇小姐的介紹之後,寇員外想要給悟空下跪磕頭,最後被悟空及時攔住。

寇員外活了,寇家喪事一夜之間變成了喜事。唐僧雖然心裏不服,但是嘴上還是把悟空好一通誇。八戒是由衷佩服猴哥,不過悟空沒告訴他自己是怎麼做到的。至於沙僧,從頭到尾他都沒有參與,在寇家住這幾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喂馬。

寇員外為了感激悟空的救命之恩,在府中大擺筵席為唐僧師徒接風。雖然他們已經來寇家七八天的,但跟寇員外坐一起吃飯還是第一次。

餐桌上,寇員外頻頻舉杯,唐僧師徒以茶代酒。豐盛的齋飯讓八戒胃口大開,唐僧也吃了不少,沙僧就更不用說了,小白龍這會兒還在馬棚吃草呢。悟空沒怎麼動筷子,不是他不想吃,而是他這會兒有些不方便。

他本該挨着唐僧跟八戒才對,可落座時被寇家母女生拉硬拽坐在此處。左邊是寇夫人,右邊是寇小姐。寇夫人一直再勸悟空多吃點兒,寇小姐則是一直在幫悟空夾菜。搞的悟空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最後他乾脆放下筷子,任由寇小姐用夾來的菜在他面前堆成一座小山。剛才唐僧已經跟寇員外說了,他們吃完飯就要上路了。寇員外盛情挽留,唐僧也沒有繼續堅持。他們倒是沒啥,可悟空已經快頂不住了。

鑒於寇家遇到的這種情況,有些話悟空必須跟寇員外說說。做好事當然是值得鼓勵的,齋素僧人也是值得表揚的。但是做好事沒必要那麼張揚,弄的好像你是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你在做好事似的。

功德功德有功自有德,沒必要一直把功德放在嘴上。行善積德也是如此,既然寇員外有心行善,何不直接在地靈縣建一座寺廟呢。請僧人到寺廟為百姓講經說法,然後為貧困百姓施粥。供養需要幫助之人,不正是一件大功德么。

聽悟空一席話,讓寇員外茅塞頓開。當場宣布要在地靈縣修建一座寺院,建成之後就在寺院門口施粥。不管是過往旅客還是行腳僧人,只要需要隨時可以前來領粥。

在眾人即將離桌之時,寇小姐附在悟空耳邊說了句話。然後紅着臉跑回了後廳,寇夫人跟寇員外相視一笑,已經猜出了女兒的心思。

悟空面無表情的離開大廳,然後跟八戒去了馬棚,把打包而來的東西放到白龍馬的面前。即是當初說好的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可不能讓人家小白龍只吃草吧。

至於寇小姐跟悟空說了什麼,悟空告訴了好奇心最強的八戒。聽到那句話的八戒很受傷,不過沒幾天他就把這事兒給忘得一乾二淨了。

唐僧師徒離開銅台府地靈縣,向東走了兩日,來到了天竺國布金寺。

布金寺在佛門的名氣很大,唐僧在不少經書上看到過這三個字。當師徒走進布金寺時,唐僧就說出了他對如來佛的承諾。他在離開靈山時曾答應佛祖,為了彰顯他去東土大唐傳經的誠心,這一路上遇寺必拜遇塔必掃。

布金寺的長老接待了唐僧師徒,然後幫唐僧師徒安排好了住處。安頓好以後,唐僧便要去清掃佛塔。

八戒不願跟着,沙僧也有些睏乏,最後只能是悟空跟他同行。對於已經是凡人的唐僧而言,掃塔是件苦差事。一級一級的掃上去,一座佛塔最少要掃一個時辰。

從日落西山一直掃到半夜,唐僧累的是腰酸背疼腿抽筋。饒是有悟空扶着,走起路來照樣是一瘸一拐的。

當他二人離開佛塔之時,卻聽到有哭泣之聲從角落傳來。悟空拿着蠟燭向角落走去,這才發現躲在哪兒哭的是個二八芳齡的女孩。女孩長得眉清目秀,只不過衣服看上去有些臟。看到悟空時女孩嚇的躲進樓梯下面,等唐僧拿起火燭走近之時,女孩一下子撲進了唐僧的懷裡。

唐僧別女孩的舉動嚇了一跳,一個重心不穩直接向後倒去。悟空一把扶住唐僧,然後幫唐僧站穩身形。唐僧想要把女孩推開,奈何女孩抱得也實在太緊了。費了唐僧好多口舌,這才讓女孩把他鬆開。

唐僧問女孩姓甚名誰家住何處,沒成想這一問嚇他一跳。女孩自稱是天竺國的公主,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來到此處,不過她來此處已經有三年了。

女孩這話莫說悟空不信,就連唐僧也表示懷疑。堂堂天竺國的公主,豈會流落在這布金寺整整三年卻無人知曉?

如果她真的是天竺國的公主,那麼天竺國的國王和王后會不派人找她么。

看着女孩信誓旦旦的樣子,悟空覺得這事兒定有蹊蹺。雖然唐僧不太情願,但最終還是接受了悟空的提議。明日讓女孩跟他們一起上路,等他們見到天竺國的國王一問便知真假。

想當初,如來佛讓他們五人執行這趟去東土大唐傳經的任務,其中有兩個條件。第一,從靈山到東土大唐,一共十萬八千里,他們必須步行前往。第二,每到一國,就必須要讓該國國王在通關文牒上蓋上本國印章。

他們既然來到了天竺國,當然就要去見天竺國的國王。只有讓他在通關文牒上蓋上天竺國的印章,他們才能去往下一個地方。

次日,天竺國皇宮正門大開,司禮官朗聲道:「宣靈山高僧唐三藏師徒上殿!」

唐僧身披錦斕袈裟,手持九環錫杖,邁着沉穩的步伐一步一個腳印的踩在紅地毯上。他昂頭挺胸的走向皇宮大殿,身後跟着悟空八戒和沙僧。

「貧僧唐三藏參見陛下!」

走進大殿之後,唐僧先向國王行了一禮。國王微笑點頭,然後給唐僧賜座。國王很好奇唐僧為何要去東土大唐,故而多問了幾個問題。而就在唐僧跟國王交談之時,悟空看到國王身後的屏風後藏有一人。

當他看清那人的模樣以後,悟空的腦海同時浮現出了無數個問號。屏風後的女子跟悟空在布金寺遇到的女子一模一樣,就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父王,這位是?」

躲在屏風的女子跑到國王面前,看了一眼唐僧然後問道。

國王笑着對女子說道:「這位是靈山來的高僧,此行是為前往東土大唐弘揚大乘佛法的。」

女子低頭打量唐僧,真真是越看越歡喜,越看越喜歡。而當她看到坐在唐僧身旁的孫悟空時,臉色突然一暗。

國王跟唐僧聊天,公主就坐在王后身邊,她一邊跟王后聊天,一邊不時的看向唐僧。最後王后跟國王小聲說了幾句,國王聽完也是一愣。回過頭來仔仔細細把唐僧打量一番,然後笑着點了點頭。

既然是女兒相中的人,國王當然會幫忙撮合。國王接過唐僧遞來的通關文牒,一邊拿起御璽準備蓋章,一邊說道:「不知道唐長老可有妻室?」

唐僧說道:「回陛下,貧僧乃出家之人,一心參悟佛法從不曾有任何雜念。」

國王笑着將通關文牒合上,轉頭看向女兒,然後對唐僧說道:「不知唐長老看我兒如何?」

唐僧說:「公主生的國色天香,卻是一代佳人。」

國王說:「哦?唐長老真這麼認為?」

唐僧笑着點頭,催促國王趕緊在通關文牒上下印。一旁的公主似乎有些不滿意了,一個勁的跟王后撒嬌,王后就開始催促國王。

八戒問悟空:「猴哥,這公主在幹嘛呢?」

悟空說:「八成是看上老唐了。」

八戒說:「猴哥你別開玩笑了,老唐現在可是個凡人。」

悟空說:「凡人怎麼了?你個豬頭,難不成你忘了那句話了。魚配魚蝦配蝦烏龜絕對不會配蛤蟆。」

八戒琢磨了一下,覺得悟空說的很有道理。

坐在一旁的沙僧突然說道:「大師兄,你說老唐能頂得住誘惑么?」

悟空說:「這可就不好說了,他的理想是要讓更多的人聽他講經。這個理想比咱們的都難實現,不過也不是不可能實現。但是他一定要頂得住誘惑,耐得住寂寞,不然啥都白扯。」

公主已經開始發飆了,死活都要把唐僧留下當駙馬。王后已經是拿她沒招了,最後只能給國王下死命令了。如果你今天不把唐僧留下,以後就準備睡客廳吧。

國王一聽這話也着急了,直接把通關文牒放到一旁,對唐僧說道:「此地離東土大唐何止萬里,風餐露宿辛苦非常。唐長老何不留在我天竺國呢,留下來做個駙馬,日後本王一定會將天竺國全交給你的。」

唐僧連連推辭,仍在繼續勸說國王趕緊在通關文牒之上下印。可惜國王壓根就沒搭理他,而是直接讓人把唐僧扣在了宮中。

悟空三人被趕出了皇宮,國王宣布擇吉日為公主和駙馬大婚。

被人從皇宮趕了出來,八戒和沙僧臉上都有些掛不住。可悟空並不生氣,非但一點兒不氣,被趕出來之後還不停的笑。

八戒拉着臉說:「猴哥,你現在還有心情笑呢?這幫犢子竟然把咱們趕了出來,你剛才就不該攔着我。」

悟空瞪了八戒一眼,要不是他剛才攔着八戒,估計這會兒八戒已經在裏面大殺四方了。八戒的兵器可有一藏之數,五千多斤的九齒釘耙,砸在凡人身上絕對是十死無生。因果自有天道,若真在這裡打死了凡人,日後八戒豈不是要遭受報應了么。

八戒不懂這個,但悟空明白。所以不管八戒理不理解,他都必須阻止八戒。被趕出來也不是件壞事,畢竟他已經用火眼金睛看過那個公主了。身上沒有一點兒妖氣,說明她不是妖怪。

沙僧悶聲道:「大師兄,你說老唐會不會被霸王硬上弓啊?」

悟空一臉匪疑所思的看着沙僧,那意思就像在說,你小子才離開靈山幾天就學壞了。

被悟空看到不好意思了,沙僧低着頭解釋道:「這些都是我從二師兄那裡學的。」

八戒一腳踹在沙僧屁股上,罵道:「你個王八犢子,你可不要血口噴人,老豬我什麼時候教你這些了?」

沙僧說:「你平時做夢時候說的。」

八戒:「……」

悟空:「……」

讓他倆這麼一鬧,悟空倒是想起一件事兒來。回到驛館找到那個女孩,悟空準備帶上她再去一趟皇宮。

當沙僧和八戒看到那女孩時,集體被嚇一跟頭。長得跟皇宮裡的公主一模一樣,甚至連說話的聲音都十分相似。

他倆被這一切給搞迷糊了,雖然悟空也不能肯定是怎麼回事,但是他有一點可以肯定,這兩個公主一定有個假的。

如果有一個是假的的話,那一定是什麼東西變得。按照這個推理,悟空開啟火眼金睛看向面前的女孩。沒有一絲妖氣,這女孩顯然也是凡人。

火眼金睛可以辨別妖魔鬼怪,但也不是全能。火眼金睛有一個弱點,若是妖魔鬼怪修成了正果,火眼金睛就看不出來的。

悟空也有這方面的設想,若是那個假公主並非來自凡間,那就一定跟天庭有關。

當務之急是讓兩個公主當場對質,所以悟空帶上女孩直奔皇宮而去。剛開始守城的士卒不讓他倆進去,當女孩摘掉面紗之後,士卒馬上跪地叩拜。就這樣,悟空跟女孩一直來到公主所在寢宮。

還真讓悟空沒有想到,皇宮裡的那位公主竟然讓老唐住在她的隔壁。悟空先去跟老唐打聲招呼,然後跟他說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別看唐僧這人廢話比較多,但是他這個人的學問很大。在靈山時他每天除了看書就是看書,學富五車對他而言並不適用,應該說他學富八車才行。

皇宮裡的公主不讓他們進入寢宮,最後還讓侍衛將他們三個拿下。這事兒最後驚動了國王和王后,他倆趕來之後也傻了眼。

兩個女孩一模一樣,都喊國王父王,喊王后母后。這下倒是難為住了國王和王后,國王和王后帶着一干人等去了大殿。

俗話說,人多力量大柴多火焰高。既然兩個人長得那麼像,單憑外貌已經很難分辨出誰是真公主誰是假公主了。

想要分辨真假公主,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問問題。問一些常人不會知道的問題,當然這個提問人應該是國王和王后。公主是他們的女兒,他們之間肯定有一些小秘密。只有他們三個知道,其他人從來沒聽說過。

主意是悟空給他們出的,至於能不能辨別出真假就不好說了。畢竟那個假公主能逃得過悟空的火眼金睛,本事自然差不到那兒去。

章節 設置 手機 書頁

上一章 | 章節目錄 | 下一章

章節X

0001,靈山雷音寺 0002,彼岸奪金身 0003,通天河神黿 0004,脫胎凌雲渡 0005,做人要低調(上) 0006,做人要低調(下) 0007,玉兔和素娥(上) 0008,玉兔和素娥(下)

設置X

保存 取消

手機閱讀X

手機掃碼閱讀